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想拯救世界啦 > 14.罕见的物种
    夏乐禾强忍着心头的不适,压低声音说道:

    “我奉尊主喻令而来,要见你们会长。”

    “哦哦哦!”绿毛连连点头,“会长正在里面会见客人,我带您进去吧?”

    客人?

    夏乐禾跟着绿毛一路来到别墅二楼的客厅。

    结果一上去,就看见老王只穿着一条健身短裤,在那里展示那身健美的肌肉。

    以及那副黄皮耗子纹身。

    会长你在做什么呀会长!

    而他对面,正坐着三位身穿灰袍,头带大帽子的神秘人。

    看上去,就像各种影视作品里的宵小歹徒一类。

    夏乐禾一瞬间就猜到了老王之前为何不肯说出实情。

    原来是在与其他黑恶势力暗通款曲!

    甚至还亮肌肉和纹身给对面看!

    看不出你这浓眉大眼的老头子,居然还是头二五仔?

    可老王见着他上来,丝毫没有黑幕被撞破的窘迫与紧张,反而大方且坦然的说道:

    “绅士大人,您来了。”

    “请容我介绍一下,这三位是来自‘奥秘苦修会’的法师。”

    夏乐禾惊了!

    居然是法师?

    还是活着的,看上去挺像那么回事的法师?

    这世上法师虽然不算多么稀罕的玩意,但比起街头武馆都能锻炼出的超凡武者,或者学校里能培养出的超能力者,他们很不接地气,显得异常低调且神秘,

    除了必要的时候,他们很少出现。

    所以人们还是很难见着法师的。

    除了个别伪装成魔术师上电视表演节目的。

    网络上一直有个津津乐道的话题:法师们平时究竟躲在哪?

    有人觉得他们躲在深山,丛林,沙漠,海底这些人迹罕至的区域。

    也有人认为他们躲在寺庙里,平时伪装成和尚,掩人耳目。

    更有人认为他们宅在家里,天天看动漫,搓炎爆。

    在经由老王的一番简单介绍后,三名黑袍人里居中的那位主动站了起来,冲着夏乐禾说道:

    “您就是新任的舞会使者吧?”

    “想不到你们还在,看来是从那次事件里缓过来了?”

    “这很好,希望我们还能像以前那样合作。”

    夏乐禾听得一愣一愣的。

    意思是,这伙法师也算是同伴?之前已经有过合作?

    难怪老王表现得坦坦荡荡,丝毫不介意被人撞破。

    但亮肌肉又是为啥?

    这难道是某种特别的待客之道?

    夏乐禾心里腹诽着,嘴上则复读着面具上那句话:

    “舞会永不落幕!”

    而那位带头的法师也连忙回应道:

    “愿平衡永存!”

    老王领着夏乐禾就坐,又连忙解释了一句:

    “奥秘苦修会之前一直是与组织接触的,后来组织暂时沉寂,他们才主动找上我们...”

    “我们只是组织的附庸,这种事多少有些逾越和忌讳,所以我一直没想好该怎么和尊主大人汇报此事...”

    “但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才会让您过来吧?那位大人果然是能够洞悉一切的伟大存在!”

    抱歉,我其实也是刚刚知道的...

    而且我知道的也没你多,连‘那次事件’究竟是啥都不知道...

    夏乐禾一肚子好奇,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发问。

    老王和那位法师看上去都对那事避讳陌生的样子,似乎是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只能以后再慢慢探寻了,眼下得先弄清楚这伙法师的来意。

    “所以,有何贵干?”

    夏乐禾轻声问了一句。

    三位法师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意见,继续由中间那位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原来他们这个奥秘苦修会,讲究苦修,追求万事万物的平衡。

    这与静谧舞会守护世界的理念有些相通的地方,所以双方才有合作空间。

    但他们内部有人不满于现状,想要追求更强的力量,于是叛逃了。

    他们三位就是为了清理门户而来。

    找上老王,是为了借助他在世俗中的势力。

    你们要抓叛徒,和我夏乐禾又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会报警吗?

    夏乐禾有些不解的想道。

    而对面则继续说道:

    “那个叛徒,偷走了我们的一件珍贵圣物,实力突飞猛进,非常危险,必须尽快回收。”

    “如果能得到绅士阁下的帮助,我们将更有把握!”

    珍贵圣物?那就是自己要回收的违禁品吗?

    夏乐禾暗自思索着,大概明白了为啥系统要让他过来帮老王了。

    虽说有了明确的目标,但那玩意却在一个危险而强大的法师手上...

    自己就一普通青年,冲上去可能就被对方一边‘抱歉’,一边‘打得不错’,一边灰飞烟灭了吧?

    而且这事看上去,不仅要虎口拔牙,还要与这伙昔日的盟友分赃...

    他们不肯报警,很可能就是考虑到这件圣物的归宿问题。

    当真是麻烦至极的事件啊...

    夏乐禾觉得阵阵头大。

    不过嘴上倒是维持着那种云淡风轻的腔调,说道:

    “我还需要知道更多,才会考虑帮不帮你们。”

    “这是理所当然的。”那位法师点点头,又继续说明了叛徒的情况。

    他如今的代号叫‘术士’,专攻死灵魔法,对此造诣颇深。

    他原本负责解决各种超凡事件中出现的死灵、冤魂、丧尸等一类脏东西,还真就干着和尚一类的事。

    叛逃之后,又加入了一个名叫‘角鹰会’的黑恶势力。

    这伙黑恶势力明面上是风头正劲的跨国财团,庞然大物,半壁江山。

    背地里却搞着见不得光的邪恶勾当,其罪行罄竹难书,人神共愤,绝对是应该被铲除的人间毒瘤。

    据说最近他们旗下,一个搞人体实验的秘密研究所遭到了袭击,简直大快人心。

    夏乐禾默默听着,保持着那副胳膊支起脑袋的姿态,表现得十分淡定。

    似乎并不为敌人的强大有所触动。

    这份淡定让那位法师感到十分欣慰。

    果然像王会长之前所说,这位绅士强大、神秘、冷静而从容...

    这就是新任使者的实力吗?

    真不愧是静谧舞者啊,即使沉寂了三十年,实力也依旧不容小觑...

    那法师在心头由衷的赞叹道,觉得如果能争取到这位绅士的帮助,这次任务肯定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