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我不想拯救世界啦 > 24.何等阴险?何等歹毒?
    夏乐禾虽然不太清楚对手为啥突然就坐以待毙了。

    但他还是大概猜到了点什么...

    因为他看见对面的绿毛少年余无双,正单膝跪在地上,紧皱着眉头,一脸便秘的样子,死死盯着那个术士。

    似乎在努力的发动能力?

    仅仅只是刚刚觉醒的能力,就对这尊强大的敌人奏效了?

    夏乐禾也没时间多想,连忙抓紧这个敌人发呆的机会,发动了真正的致命一击!

    他伸出了带着钉刺手套的左手,一把捏住了术士的头。

    术士顿时发出一连串更为凄厉而古怪的惨叫声。

    听上去不只是一个人在哀嚎...

    而是上百号人在恸哭!

    术士的身体比想象中要轻了很多,夏乐禾很轻易便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而敌人也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夏乐禾将他提在空中。

    那身紫色圣袍上面的闪亮的花纹与符号也迅速熄灭,变回了最普通的黑袍样式。

    还在勉力支撑的山都法师完全看傻了。

    自己集三人之力都无法抗衡,甚至只能勉强接下一拳的强大敌人...

    居然被绅士阁下像抓小鸡一样的拧了起来?

    他甚至都不敢挣扎...

    从他出现再到制服敌人,仅用了一分钟...

    这可以算是秒杀了。

    绅士阁下,究竟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他真的是人类吗?

    但不管怎么说,他暂时是自己这一边的...

    山都法师完成了最后的脑补,心里强行撑着的一口气总算是松了下来,顿时感觉头晕目眩,全身脱力,噗通一声倒了下去。

    而趴在地上的老王,则勉强的抬起头,看着大发神威的夏乐禾,脸上露出一副欣慰的笑容,轻声低叹道:

    “总算见识到比灵小姐还要强大的超凡者了...不枉此生!”

    “只要不停下来,组织的道理就会不断延伸!”

    说罢,他也吧唧一下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夏乐禾的眼前出现了一行系统提示:

    “正在回收违禁元素...”

    昨天他就询问过系统,究竟要怎样才算是回收了违禁品?

    系统当时的回答是:清除回收里面的违禁元素即可。

    至于承载违禁元素的物品本身,系统毫无兴趣。

    所以夏乐禾才敢接下山都法师的委托,但是又不能承诺圣袍的完整。

    而他所使用的这只钉刺手套,就是专门为了对付圣袍才选择的。

    这东西的学名叫‘否决之握’,效果是封印接触到的任何超凡物品。

    任何!

    管你是什么圣物,只要被手套碰到,便会瞬间失效。

    可一旦松手,封印就会解开,所以他必须一直捏着对面,让系统去回收违禁元素。

    手套带上后能持续6小时,冷却时间4时,售价1000金。

    是他最贵的家当了。

    而系统回收违禁元素,仅用了十几秒。

    只见术士的身体瞬间分解崩溃成骨灰状的粉末,从长袍的缝隙里漏了出来,再被风一吹,便化作尘埃,四散飞扬。

    还真就像之前那位年轻人说的一样,骨灰都被夏乐禾给扬了。

    最后,圣袍上的黑色逐渐褪去,露出了原本的深紫色,安安静静的躺在夏乐禾手中。

    看着就像一件普通的长袍。

    也不知道这样的圣袍还算不算完整?

    外表上看着还是没啥破损的。

    若是内部结构有损伤...

    就说是圣袍得了抑郁症,自残造成的吧。

    反正这事也是它暴走失控闹出来的...

    夏乐禾心里思索着甩锅的借口,又跟着收到了‘任务完成’的提示。

    系统奖励了3000点金币和300点经验,是上次任务的三倍!

    但是没有小萝莉了...

    而且系统也没有直接把他送回家。

    看来像上次那样包接包送,各种提示,还免费送了他一块反击怀表的情况,只是第一次任务的新手福利而已。

    不过这样也好,他现在还不想离开。

    还有两名执行者没解决呢!

    他连忙看了看小猴玩偶提供小地图,还是没什么动静。

    他们或许不会过来了吧?

    如果他们再杀过来的话,夏乐禾只能想办法装逼,吓退对方;或者与之周旋,等待警察过来了...

    而这一高一矮的另外两名执行者,此时依旧待在五公里外的小树林里。

    那侏儒执行者还是那副闭眼聆听的姿态。

    但突然神情一变,以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

    “术士居然栽了?”

    “风听见了他临死前的最后哀嚎...”

    “什么?!”

    原本正在盘膝打坐的壮汉执行者猛然一下窜了起来。

    “静谧舞者出现了?”

    “没有...敌方只有一些弱者和普通人。”侏儒满脸疑惑的答道。

    壮汉也同样是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术士怎么可能死在这些弱者手中?”

    “我也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

    侏儒无奈的说着,但又突然打了个机灵,连忙说道:

    “等等...普通人?”

    “普通人为什么会掺和进这种事件里?”

    “我记得研究所里那两位看守者就提及过,袭击研究所的那位静谧舞者,‘看’上去就是个‘普通人’...”

    壮汉也同样看过研究所的报告,也跟着记起了此事。

    “你的意思是,那个静谧舞者能够把自己伪装成普通人?让术士掉以轻心,然后趁机偷袭?”

    侏儒答道:

    “恐怕就是这样,我想象不出术士会在短短一分钟内突然落败的其他解释。”

    “这家伙,比我们预料得更加危险!”

    而那壮汉则愤愤不平的骂道:

    “何等阴险?何等歹毒?”

    “有种来刚正面啊!”

    “静谧舞者果然就是一群卑鄙无耻的无胆鼠辈!”

    侏儒连连摇头,劝着自己的搭档: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连警察也来凑热闹了...我们还是先撤退吧?”

    壮汉听得有点懵...

    你们伪装成普通人偷袭就算了,还要报警?

    是不是玩不起?

    静谧舞者都是这般不要脸的吗?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不想就此退却。

    执行者是组织的宝贵战力,莫名其妙的折损一员大将,他俩若是不能找回场子,回去了也没好果子吃...

    侏儒又跟着劝道:

    “不要惹是生非了,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壮汉正欲反驳几句,却猛然扭头望向小树林的深处,厉声喝道:

    “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