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穿书后她与反派大佬相互娇养 > 098 承影剑的震撼
    陈瑾初干脆扔了手中的承影剑,直接来了一个空手入白刃,双掌合十,夹住了那剑身,她想用内力将那宝剑折断,至少不让她刺得更深,否则,她就被刺穿了!上一次左手被人钉在地上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你找死!”白芷乔低声冷道。

    她忽然松开了那剑,伸出一掌向陈瑾初推过来。

    陈瑾初若是松手,那剑就刺穿她,若是不松手,白芷乔这一掌便会拍在她的胸口处!

    白芷乔果然功力大增!手里的那把剑也十分厉害。

    杜卿凝看到这一幕干着急,道:“你这捡的什么人啊!蠢死了!这一掌肯定要拍死她了!那丫头至少宗师中阶的功力。”

    司剑看了看手中的天青剑,心情很复杂,喃喃道:“兄弟,她若是被拍死,咱们也过意不去吧?”

    司书看了看陈瑾初,又悄悄打量了叶扶苏。只见叶扶苏面无表情,冷冷地看着场内。

    杜卿凝又开骂了:“你当时给她一把普通剑也能挡一挡啊,她怎么可能拔出……算了,我这是操得哪门子心!你们几个都是死人啊?酒壶给我!”

    随从把一个精致的酒壶捧给她,她仰头喝了几大口。

    圣道宗的人眼见胜利在望,脸上微微露出喜意。

    陈瑾初干脆松了手,并用力往前一顶,那宝剑直接穿过了她的肩胛骨,她的手离白芷乔的右手手腕不过是几寸的距离,只要她捏上去,以她的功力定然能将骨头捏个粉碎,白芷乔这条手就废了!

    狭路相逢勇者胜,陈瑾初在赌,赌她不舍得自己这只右手!

    果真,白芷乔急忙收回那一掌,去抓陈瑾初的手。

    陈瑾初趁着这个档口,身形后仰,就势拔出白芷乔的剑,踢出一脚。

    那一脚眼见着正中她的腹部,白芷乔急忙伸手去挡,于是这一脚结结实实踢在她的手腕中。

    白芷乔连退数步,下腹隐隐作痛,双手颤抖,那剑差点拿不住。

    陈瑾初看了看肩头,转身去捡自己扔在雪地里的剑,明明上次随手一拔就出鞘了,这次难道是叶扶苏在剑上做了手脚、在考验她?

    她快速抓起那把剑,在弯腰的瞬间,就觉得背后一道剑气。

    “唰!”

    在承影剑出鞘那一瞬,一道白光划过灰蒙蒙的天空,像是一道闪电,几乎将那天幕劈成了两半,众人离得近,对这力道的感受更加真切。

    白芷乔握着剑微微颤抖,那宝剑似不听自己使唤一般,竟有些怯场。

    陈瑾初也愣了:这是拿了个神器?又不是什么修真、仙侠小说,这不合理!

    那一股力道绝不是她本人发出来,她对自己的功力心知肚明,定然是借着这把剑才能如此造势,而且相当震撼。

    她挽了几个剑花,左肩的伤口正汩汩流着鲜血,滴在雪地上,红得刺眼,又艳得令人迷醉,周围的雪花在承影剑的剑气下变换着光影和姿态,然后汇聚如龙,朝着白芷乔扑过去。

    那雪龙之中夹杂着红艳的鲜血,而且均匀地呈现,像是一片片龙鳞,妖冶、磅礴、令人震撼!

    白芷乔本能地举剑去挡,想要将这条雪龙斩断。

    众人看了纷纷捏了一把汗。

    司剑撇撇嘴,道:“这女人练得什么剑!”

    杜卿凝道:“你捡的这个傻子想要做什么?这是杂耍?”

    顾清檀却看得真切,道:“乔儿只怕要败了。”

    皇甫檩淡淡道:“看她造化了。这剑莫非是……”

    顾清檀道:“若是我没看错,那是承影。”

    身旁的中年女子,道:“承影?上古名剑承影?”

    “是的,田师姐。”顾清檀道,“但是,承影剑消失了上千年,我也没见过。百年前曾出世,但是,无人能让其出鞘,据说,承影出鞘即饮血,凡是拔出过此剑的人都被其所伤。”

    那女子喃喃道:“果真是承影么?难怪看不清剑身”

    “这……”杜卿凝揉了揉眼睛,仔细朝场内看了看,道:“她这是拔出了承影剑?她还好好活着?”

    叶扶苏唇角勾了勾,道:“师姐不都是看到了?”

    再说场内,陈瑾初不懂什么步法、招式,但她体内有宗师境的功力在,可以按照她的意念去求快求准,

    就听“当啷”一声脆响,电石火花之间,随着白芷乔一声惊叫,她手里的宝剑被砍成了两段!

    众人惊异:还有人这么使剑的?这是把剑当刀用了?这是什么宝剑,竟然有这样的威力?

    要知道白芷乔所用之剑已经是剑中名器,却一击即断,那少女手中的宝剑定然是稀世神器了!

    白芷乔虽躲过了陈瑾初那砍过来的一剑,是的,她是举剑去砍,但却被剑气擦过,那道剑气从她的脸颊左侧一直划到她的右胸处,剑气过处,鲜血直流。    陈瑾初因为先前被刺伤,流血过多,这一击又是用了全力——她若不用全力,以她的伤势,与白芷乔持久战的话,她绝无任何胜算的把握;这会已是强弩之末,拄着承影剑,弓着腰在那里喘息。

    “啊!我的脸!我的脸!”白芷乔惊叫着,那剑太快了,剑气划在脸上的时候她还没觉察,直到脸上有血滴下来,她伸手一摸才发觉。

    “我要杀了你!”白芷乔此刻不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花,而是一朵食人花,她从袖子中伸出几枚暗器。

    陈瑾初根本躲不过,没力气跑了……

    叶扶苏冷冷地弹出两道劲气,将那两枚暗器打回去。

    那两枚暗器在白芷乔的面前闪了一下,眼见着就要射中她,太快了,而且力道甚大,她即便接得住也会为之所伤,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皇甫檩身形一闪,护在白芷乔面前,稳稳接住了那两枚暗器。

    杜卿凝跳起来骂:“你们圣道宗要不要脸?输不起就别比了,直接干架吧!还想暗箭伤人呢!”

    白芷乔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以为自己的小命要交代在这里了,半晌提不上那口真气,等她回过神来,立马开始了小白花表演,从抽泣到痛哭,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顾清檀见了这一幕,微微蹙眉,道:“她方才已经手下留情,否则,你以为你伤得只是你的脸吗?她既已手下留情,你为何还要暗箭伤人?我们圣道宗何时为了输赢这般不择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