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日月江山永为明 > 第 222章:杀伐果断的皇太孙!
    听着朱铭的喊声,乌蛮驿中的人多少有些慌乱。

    他们没想到这又是太子又是太孙的,目标竟然是朝着他们这里来的。

    乌蛮驿的官员原本还在阁楼上张望呢,好奇是什么事儿让太子爷和皇太孙一起出来了,还声势浩大地带着这么多的腾骧卫。

    没曾想,看热闹看到自己头上来了。

    “臣等,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太孙殿下,见过皇孙殿下!”

    乌蛮驿一众官员打头,率先跑出来对着朱高炽父子三人行礼,而后面的使臣们也都跟了出来。

    言语不通、礼仪不一样,所以使臣们行礼的方式都多少有些不太一样,不过绝大多数的使臣还是选择入乡随俗,随着乌蛮驿的官员行大明的礼仪。

    “倭国的使臣呢?”朱瞻垶站出来一步,走到了他老子的前面。

    如果是按照一般情况来说的话,这无疑是很失礼的一种举动,但在大明,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上到老爷子朱棣,中间的汉王赵王,下到夏原吉这种比较特殊的官员,谁没有跟太子殿下掰扯过?

    当然了,老爷子和汉王赵王除外,其他的官员也只敢在就事论事的时候跟朱高炽掰扯掰扯,别的时候是不敢的。

    真当太子爷没有脾气的?

    就算太子爷没脾气,你当皇上他老人家也没脾气的吗?

    “回殿下,他们三个是倭国的使臣。”乌蛮驿的驿长从地上起身,指了指后面人群中的三个人。

    这驿长指的是谁实际上朱瞻垶也没有看得清,不过这个不用担心,因为乌蛮驿作为大明安排各国使臣下榻的地方,自然是缺不了各种翻译的。

    但是,这倭国还真不一样。

    朝鲜和倭国,这两个是大明从属国中不太一样的国家,因为他们的文化礼仪基本上都是传承自中原。

    朝鲜就不必说了,都不用考究史料,朱瞻垶就能将新罗和大唐的事情如数家珍,毕竟他可是没少读过史书的。

    至于倭国,这个有记载最早的记录要追朔到位面之子汉光武帝刘秀的时候。

    这么多年,这两国懂得汉语的人数要远远多于大明其他的从属国,其中朝鲜的尤其多,因为朝鲜和中原的交流要比倭国更多。

    “吾等见过皇太孙殿下。”其中的一个倭国使臣明显是领头的,带着头给朱瞻垶再次行礼。

    “这些人,认识吗?”朱瞻垶招了招手,刘正等人立刻将在嘉兴府俘虏的倭奴带了上来。

    朱瞻垶一直在紧盯着那名倭国使臣,因为他想要知道这些侵扰大明沿海的倭寇到底是倭国哪一方的人。

    不出他所料,在这些倭奴被带上来的时候,这倭国使臣的脸色有了些许的变化。

    只是可惜,那倭国使臣的反应并非是朱瞻垶想要的,因为那人在见到这些人的时候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似乎是想笑的意思。

    看起来,这些倭奴应该是这倭国使臣的敌对阵营。

    要知道,倭国虽然结束了属于他们的南北朝之战,但实际上他们内部的情况仍未稳定下来。

    倭国是在洪武二十五年的时候结束了他们的南北朝战争,后小松天皇成为唯一的天皇,但倭国的内政局势并未就此安定。

    幕府。

    这个词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这也就是倭国的大将军体系,说白了天皇就是个纯纯的傀儡,真正把持朝政,行使天皇权利的是幕府的大将军。

    具体可以参照中原王朝的权臣、外戚等把持朝政,比如曹家和司马家。

    就在永乐六年的时候,这一代的幕府大将军足利义满去世,其子足利义持继承了他大将军的位子,但这个大将军的位子并不稳固。

    因为足利义持虽然是年长,但却是庶子,他还有个弟弟叫做足利义嗣,比他更受他父亲的宠爱,甚至他父亲在死之前曾经让天皇支持他的弟弟。

    这也就是倭国国内现在的情况。

    天皇与足利义嗣为一派,而幕府大将军足利义持为一派,表面平和,实际上明争暗斗却从未停止过。

    这对大明的朝贡一直都被倭国视作是有利可图的机会,天皇与足利义嗣一方和足利义持一方谁都不愿意放弃。

    换句话来说,如果他们谁能得到大明的支持,让大明出兵相助,那就会成为真正的统治者,表面和内层双层意义上的统治者。

    从这个使臣的反应上来看,这批倭奴显然是天皇和足利义嗣的人,可能是因为足利义持把持朝政导致他们没有实权,继而导致他们实力的衰弱,最后让他们把主意打到了大明的身上。

    这可不是朱瞻垶希望看到的。

    而后,这倭国使臣的反应也证明了朱瞻垶的猜想。

    “禀殿下,这些人并非是我们足利义持大将军的人,而是我们大将军的弟弟足利义嗣的人。”

    那名使臣心下暗喜,但也有些害怕,害怕朱瞻垶拿他撒气。

    “殿下有所不知,我们的幕府大将军乃是顺位继承的,而足利义嗣一直觊觎大将军之位,一直都在蠢蠢欲动。”

    “我们足利义持大将军也想斩草除根永绝后患,但毕竟是手足之情,再加上足利义嗣并没有在明面上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而且还有天皇的袒护,因此足利义持大将军也是没有办法。”

    “此番这些人应该是足利义嗣想要积蓄实力,但却又没有机会,所以才会剑走偏锋,冒犯了大明天威。”

    这名使臣也算是尽心了,竭尽全力的想要给足利义持开脱,并且还想着顺便把罪名扣到后小松天皇以及足利义嗣的头上,不过事实也的确就是这样。

    但是!

    朱瞻垶可不管那么多。

    “哦?照你这么说……”朱瞻垶突然笑了起来,给人一种很是和煦的感觉,彷佛是如沐春风一般。

    “你们的幕府大将军足利义持是受害者,是被你们的天皇以及意图篡夺大将军之位的足利义嗣所陷害的?”

    “殿下明鉴!”

    那名倭国使臣心下狂喜,但还是很好的掩饰住了,只是有些许的表情流露,很细微。

    “那么,我告诉你。”朱瞻垶微笑着,但周围所有能听懂汉语的人却都同时感觉心下一激灵。

    “我,不,管!”

    朱瞻垶拂袖转身,指着那些被押解着的倭奴,一脸怒意的看着那个使臣。

    “你跟我说你们的大将军是被陷害的?那从太祖高皇帝那里得了国王封号的是不是你们的前任大将军?后来又在建文那里以同样的手段再来一次的是不是你们?”

    “怎么,得了国王的封号,但却不想承担国王应该承担的责任?”

    “束缚不住自己的国民,却怪在了自己的政敌头上?你们的幕府大将军是怎么做的!?”

    “如果处理不了,那也很简单。”

    朱瞻垶看着已经被下得跪伏在地的倭国使臣,语气森然地说着。

    “如果你们没有那个本事,那,我们大明索性也就收回给你们的封号好了,同时也停止对你们的支持。”

    “本太孙不管你什么时候回去,记得告诉你们的大将军,处理好这件事情,补偿我大明子民的损失。”

    “若是他处理不了也没关系,找一个能处理得了的人来,亦或者……”

    “等着我大明大兵压境吧!”

    说完,朱瞻垶转过身,偏着头说道:“大明会安排人护送你到朝鲜,届时你自行返回吧。”

    “告诉你们的大将军,考虑到路途遥远,我给他半年的时间。”

    “若是不给大明子民一个说法……”

    朱瞻垶顿了顿,扬起右手。

    刘正等腾骧瞬间肃然,抽出腰间钢刀,勐然砍下!

    二百多颗头颅滚落在地,鲜血瞬间浸染了应天大街。

    “哕……”

    一时之间,干呕之声不绝于耳,不知道多少围观的百姓在看到如此血腥的场面后直接吐了一地。

    百姓们也没想到,他们就想着看个热闹,却没想到看见了如此刺激的场面。

    那倭国使臣跪在地上,战战兢兢,不住地磕头称是,连朱瞻垶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

    “真提气啊……”

    “就该这样啊……”

    “太孙英明神武,对这群畏威而不怀德的倭奴就得这样干……”

    渐渐地,百姓们反应了过来,开始窃窃私语着,而绝大部分的人都对朱瞻垶的举动表示支持。

    原因无他,感同身受而已。

    外敌入侵,这是谁都不想要遭遇的事情,因为一旦遇上,对于他们来说结果极有可能是家破人亡的。

    现在遇到了一个这么强势的储君,这让百姓们似乎是看到了未来的曙光。

    打仗,他们的确是不喜欢,但他们更不喜欢被敌人欺负,因为相较之下,打仗对他们带来的伤害要更小一些。

    渐渐地,百姓们的情绪激动了起来,甚至还有丢鞋子和臭袜子的。

    一时之间,各国使臣们四散而逃,谁也不想被湖上一脸的臭袜子,而乌蛮驿的驿长和驿卒就难受了。

    他们是乌蛮驿的人,他们的责任让他们不得不护送着这些个使臣们离开,哪怕是人人喊打的倭国使臣。

    哪怕是他们也想给那倭国使臣来两巴掌。

    随着使臣们离开,百姓们也渐渐地散去,没过多久,一群身着锦衣卫服装的人出现,开始清扫现场。

    事情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但这事情却开始慢慢的传开了。

    不只是在大明百姓之间传开了,也在使臣之间。

    所谓朝贡,其实就是礼尚往来,从属国给大明上供一些东西,然后大明再上次一些财物,这种关系之所以能够维系,一是因为大明强大,而是因为大明也有赏赐。

    可今天,朱瞻垶的做法让这些使臣们对大明的印象产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