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太古第一仙 > 第318章 你们是废物?
    “青簪!”

    这个名字,九狱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那一张冰霜覆盖的脸面,在场上万强者太熟悉了!

    不久前,青簪还在符皇身边指点江山,而此刻却竟只剩一个人头,被那云谪仙亲手扔上八卦战场,成为全场焦点……

    轰——

    八卦战场四周,陡然响起一阵震撼喧哗。

    各大狱界强者人人变色,纷纷倒吸一口凉气,使得这封闭的仙狱连温度似乎都上升了,空气变得无比燥热。

    他们齐刷刷看向云逍,眼皮狂跳。

    “符皇、烛魔等刺杀云谪仙,而云谪仙非但安然无恙,还把符皇的夫人给斩了!”

    “同时,他也彻底断了符修掌控剑墟的桥梁……”

    多数九狱修道者,一时间脑子都有些懵。

    他们预感,有大事要发生了!

    一狱之母被斩杀,最强的卍劫符狱岂会善罢甘休?

    果然就在下一刹那,那两千多符修强者当场双目猩红,脸面充血。

    “云逍!”

    他们咬牙念着这名字,两千多人齐齐往离字门方向压来,眼中杀念狂飙。

    嗡!

    许多人已然从眉心位置祭出了命符!

    “剑墟剑谪仙,残暴无道,于争霸期间公然袭杀符皇夫人,七狱有识之士,岂能坐视不管?”

    那符修群体之中,有一个妇人沉声说话,那略显老迈的面容极度扭曲、凶恶。

    “琉璃夫人说得是!规则之外,杀人偿命!”

    阳魔这边,立刻有人回应。

    “谁护之,与之同罪。”死灵海狱的队伍中,亦有怨妖幽冷说道。

    光是这三大狱界,就有七千的命海境以上强者,他们汇聚一起,准备动手。

    很显然,这琉璃夫人声望很高。

    她其实就是上一代的符皇,和天剑狱主同辈,乃是当今符皇的母亲。

    也就是说,青簪是她的儿媳。

    这一代符皇崛起太快,琉璃夫人早早传位给他,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实力不行,至今为止,她仍然保持着元神境的实力,仍是九狱界顶级强者之一!

    “云谪仙刚愎自用,引起全世界众怒,还请仙狱各位莫要在意。我等解决这恶徒后,九狱争霸仍能公平进行。”玄海龙狱那一位‘海龙皇’对着莫剑止等人道。

    这是一位蓝发巨瞳的男子,长有龙角,眼窝深陷,不怒而威。

    符皇刺杀本计划带上他,考虑之后却没带,那是因为符皇不想让青凰妖后和幽皇认为自己被踢出局了。

    而今海龙皇留在这,向仙狱莫剑止等人解释后,似乎再无人能阻拦他们的杀心。

    一场九狱界强者之战马上爆发!

    “这小子杀人就算了,还公然在这挑衅,不正是给我们灭你们的理由么?”琉璃夫人阴冷盯着云逍,心里冷笑。

    说实话,她和这儿媳矛盾众多,青簪死后,符修虽然不能宰利用她剑修的身份,但琉璃夫人心里还是高兴的!

    心里爽,加上攻杀借口,两全其美。

    “青簪,你死得其所。”琉璃夫人心里嗤笑。

    眼看厮杀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那符修沈小婵,却出现在了琉璃夫人等人眼前。

    “小婵?”琉璃夫人满脸堆笑,她悄悄看了青簪的首级一眼,对沈小婵使了个眼色,意思就是:青簪已死,你可重回卍劫符狱当界主夫人了!

    她本以为沈小婵懂她的意思,结果沈小婵一脸冷淡,声音冷酷道:“九狱争霸,禁止私怨,违者逐出仙狱,取消争霸资格!”

    琉璃夫人一滞,脸色冰冷下来,沉声道:“是他先私怨杀人!”

    “错!是你们先去离字宫暗杀他,违反我仙狱争霸规定,而今只死这一人算你们运气好。假若再犯,加倍处罚!”沈小婵毫不客气道。

    “你!”琉璃夫人死死瞪着她,冷声道:“沈小婵,我看你是公报私仇吧?你仍记恨被逐出卍劫符狱之事,才在这颠倒黑白给我们符修下绊子?你一介弃女,有什么资格代表仙狱?”

    旁边海龙皇接过话道:“琉璃夫人说的没错……再说了,仙狱不过是个裁判,权力是我们八狱赋予你们的,你们有什么资格管我们私下的仇怨?”

    “九狱争霸之外的事,我们不管,仙狱内的事,我们管定了。”沈小婵冷冷扫了他们一眼,“另外,就你们符修、海龙族,也代表不了整个九狱界。”

    那足足七千的命海境强者闻言,心中怒火更被点燃。

    就在这时候,有两方强者归来!

    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八卦战场上的青簪人头!

    一方是符皇、烛魔、白幽幽。

    另一方则是天剑狱主。

    他回来一看,云逍真的没事,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而云逍则将他女儿还给他,叮嘱道:“她受伤了,你为她疗伤。”

    “对方若撕破脸皮发难……”天剑狱主看这场面,略有忧心。

    仙狱的规则,他们说不遵守就不遵守了!

    离字宫可以杀人,八卦战场为什么不能灭光剑修?

    “无所谓,有人会出手。”云逍道。

    “哦?”

    听到这话,天剑狱主心中大定。

    不过,其他剑修还是相当紧张的!

    他们全退到云逍身边,祭出剑魄,做好了为云谪仙而死的准备!

    符皇一归,这死寂的场面,自然更加肃杀!

    只见那彩发男子站在了八卦战台上,脸面近乎撕裂,从其颤抖的手指可以看出,他的五脏六腑如同被千刀万剐。

    刺杀云谪仙?

    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青簪临死前那恐惧的眼神,无疑是符皇最残忍的鞭挞,相当于一道道带着倒刺的长鞭,抽在了符皇那颤抖的心脏上。

    “和我作对,也不算算,你一家亲人够我杀吗?”

    在这死寂之中,云逍一声轻蔑的冷笑,每一个字都如利剑穿过了符皇的胸膛。

    轰!

    阳魔、符修、玄海龙狱、死灵海狱,加起来一共八千多的命海境强者,当即怒火上头,气得几乎吐血。

    尤其是符皇。

    他一双眼眸血丝遍布,可见他对青簪是有深厚感情的,这种感情越深厚,他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就越痛。

    “杀了他!”

    这如雷霆风暴般的三个字,从那八千多人口中冲出。

    一时间,仿佛全世界的压力都镇压在那一千剑修的身上!

    他们握剑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

    不是他们怕,而是对手太多了!

    然而有趣的是,阴魔、陆妖、鲛人,似乎很难为青簪之死而怒,毕竟这事本就是行刺失败被反杀的耻辱案例!

    属实是输人品又输了剑术……

    这一批陆妖和阴魔,加起来大约有四千左右,他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没敢下场。

    “妖后,我们要不要也喊一声?”好些老妖去问青凰妖后。

    “喊什么?行刺都不带我,喊个毛。”青凰妖后白了他们一眼。

    很显然,对于自己被排除在外的事,她很不爽。

    那是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

    “八千对一千,还有四千围观……”

    青凰妖后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那八千人魔妖已然如火山,只等一个引子点爆了。

    就在这一刻,一个愤然之声忽然在陆妖群体当中响起。

    “洪荒妖狱的兄弟们,跟我一起上,灭了这一帮道貌岸然的剑修!”

    这声音有些陌生,一个个陆妖们看去,发现说话的赫然是一只狐妖。

    “月仙?”青凰妖后怔住了。

    她还没说话,那狐妖就站在了队伍前方,怒视云逍道:“云谪仙,你仗着仙狱规则,以一狱之力,公然挑衅我七狱强者,你做出如此无脑行径,是因为你真以为仙狱有限制九狱界民愤的能力吗?”

    “难道没有么?”云逍冷笑看着月仙。

    “呵呵……”月仙嗤笑,怜悯得看着云逍,摇头道:“堂堂剑谪仙,天赋卓然,脖子以下世界级,要是长个脑子就好了。”

    他这嘲讽之眼,引起了非常大的反响。

    “没错!仙狱就这几个人,凭什么限制我们?”

    “杀人偿命没错!”

    他们那杀气升腾的目光,烧向了全体剑修。

    这些人魔妖必然认为,助纣为虐者死,更没错。

    “月仙说得对,这云谪仙未免天真得可笑!”

    “他完了,他引起众怒了!”

    一时间,连洪荒妖狱都被带出了上千个强妖,站到了月仙身后。

    他们想着只要云谪仙一死,未来就是月仙的天下。

    “如此有损天道之人,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月仙厉吼一声,生怕七狱不敢动手,竟主动朝着上千剑修杀去!

    轰轰轰!

    它猛然化作四尾狐妖,行动之间,大地震动,气势惊人。

    “妖孽狗胆!”

    上千剑修猛然抬手,杀出无数剑魄,如同暴雨般绞杀月仙。

    “可耻!”

    月仙猛然翻滚闪避,在这密集的剑雨当中狼狈逃窜。

    “还不敢杀?你们都是废物吗?!”

    月仙猛然抬头,怒视那八千多强者。

    这一声吼,火,被彻底点燃了!

    在符皇、烛魔等还没正式下令的情况下,他们背后数千人怒到极致,陡然前冲。

    这种火山爆发般的压抑,只要有人带头,立刻就会带动全场,点爆怒火。

    符修、阳魔、海妖怒血上头!

    轰轰轰!

    他们暂停九狱争霸,接近上万人马朝着一千剑修奔行,声势震天,杀气滔天!

    整个九狱界强者都聚集在此,同时引动神威,暴乱程度可见一斑!

    轰隆!

    哪怕未曾交锋,这仙狱都轰然震动起来,相当于年兽震吼!

    “云逍,彻底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