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四合院,开局奖励十万元 > 242.联络木鱼
    杨柯手里端了一个大碗,里面是半碗稀饭,里面挑了几根咸菜,慢悠悠地走到了院门口,看几个蹲在路灯地下的几个老头下棋。



    甭看天已经晚了,但是围着下棋的老头们还真不少。许大茂刚站在后面,老头们就发现了。



    大家只不过看了他一眼,都低头看棋,没人搭理他。只有后院的老韩大爷和许大茂是邻居,笑着问道:“大茂,今天怎么这么又闲工夫,明天不用上班啊。”



    “不用,明天请了假了。”许大茂喝了一口稀饭笑道。



    “什么事啊还用请假?”老韩大爷笑道。



    “明天去趟法门寺。”



    “去那干嘛,现在哪还有和尚啊。”



    “和尚有什么用,找找那里的木鱼还在不在?”许大茂笑道。



    “木鱼?要干嘛?刚去厨房就学了一个红烧木鱼吗?”



    韩大爷这话说的俏皮,引得大爷们一阵轻笑。



    “据说法门寺的木鱼比金陵悯忠寺的木鱼还灵呢。”许大茂不理会老韩大爷的调侃,接茬说道。



    一个围观的老者好像一愣,若有若无地回头看去。



    “许大茂,你怎么屡教不改呢!不许你你在这里散播封建迷信。”;另一个老头回过了头,原来是居委会的治保主任王大爷,王大爷说话的时候,还有意无意的扯了扯胳膊上的袖标。



    那名围观的老者连忙说道:“嗨,老王,干嘛这么较真。许大茂这孩子是搞封建迷信的主吗?他就是这么一说。”



    老王看有人说话,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说道:“孙老师,你不是不知道,我在咱们居委会负着一点小责。听见这种没有胡扯八道不能不管不是。”



    “对对对,该管必须得管,要不然他们不得上天啊!”孙老师连忙说道。



    许大茂说完了这话,也不理会老王大爷和孙老师,站在那里无语地看了一会儿下棋,端着大碗回了院子。



    夜晚了,路灯下的大爷们说着笑着回了家,韩大爷进了四合院正好在院里碰见三大爷,笑着说道:“你说这个许大茂,居然还想起了法门寺摸木鱼,你说这是哪朝哪代的事了。”



    三大爷对这种话题,基本上都是只笑不说话。韩大爷见状,摇了摇走了。



    等到韩大爷不见了人影,三大爷这才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个许大茂,真是嫌自己事情不够多,韩大爷知道的事情,那还不全院都知道啊!”



    万籁俱寂。



    四合院某一户中闪出来了一个人,穿着雨衣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脸上一个大口罩更是看不清他的面目。



    当当当。



    仅仅响了三声,许大茂躺在那里微一愣神,随即起身摸出手枪闪身门后,将手枪背在身后,低声喝问:“谁!”



    “木鱼。”



    许大茂赶紧开门,木鱼闪身进来。



    “找我什么事?”



    “我要和香江联络。”



    “为什么?”



    “甄别一个人。”



    “谁?”



    “肖彬。”



    “甄别他什么?”



    “一些情况。”



    “为什么?”



    “有用。”



    许大茂和木鱼语速很快,说到了这时,木鱼停了下来,想了一下说道:“你要拉肖彬下水?”



    许大茂不语。



    “肖彬底细你知道吗?”木鱼又问道。



    “我有他的把柄!”



    “肖彬去过香江?”木鱼一愣,随即问道。



    许大茂不语。



    “你自己使用电台,还是我帮你发报?”



    “你发就行,就发速查肖彬即可。”许大茂说道。



    “多大奎被送进去,现在他掌握的那部电台已经不能用了,不过我还有一部备用的。”木鱼低沉地声音说道。



    《控卫在此》



    “要快,离行动时间越来越近了。”



    “好吧,我尽量。”木鱼说到这里接着说道:“下回要见我,别用这种方法了。”



    “关键是我没有你的联络方式啊。”许大茂振振有词的说道。



    “门口6路汽车站那里有个邮筒,想见我了在上面画个十字,晚上我就和你见面,敲门声一声之后隔一拍随后两声。别出声再问了。”



    “这就对了,像之前那样,一点都不专业。”许大茂轻笑了一声说道。



    不是想牵着我的鼻子走吗,这一下反客为主了吧。



    “还有事吗?”木鱼又问。



    “会做炸酱面吗?”许大茂突然问道。



    木鱼一愣,狐疑地盯着许大茂不语。



    “没事,就是想吃苏三做的炸酱面了,你不知道五花肉小碗干炸之后它有多香。”许大茂一副神往的神色说道。



    “别再胡思乱想了!另外没事别联络!”



    木鱼说完,闪身出门。



    肖彬第二天刚起来,许大茂就在外面喊他:“二子,走了,一起上班去。”



    “你先去吧,我还没洗呢。”肖彬微微一笑说道。



    看来这个法子不错,自己什么都不用做,他就主动送上门了。



    “那就快着点,大老爷们洗漱多快啊,被跟个娘们似的。”许大茂大声说道。



    “许大茂,你今天不是要去法门寺摸木鱼吗?这事可别带着我们家二子,我们家二子老实,你可别给带偏了。”付爱平从厨房里探出了头说道。



    许大茂尴尬地一笑地说道:“没有,我昨天就是开开玩笑而已,不会去的,阿姨您放心。”



    付爱平不搭理他,肖望海从屋里走了出来说道:“许大茂自己上班去吧,我们家肖彬不和你一路。”



    许大茂一愣。,肖彬心里暗暗叫苦。



    当然了自己父母这是为了自己着想,不想让自己和许大茂接触。



    许大茂这厮在院里名声简直太坏了,没有一个大人愿意自己的孩子和他在一起。这也情有可原。



    “等我一会儿,这就来了。”肖彬背了小包,急忙跑了出来。



    “你不等傻柱了?平时不都是你俩一路吗。”肖望海问道。



    “不等了,我和许大茂先走了。”肖彬大声说道。



    “这就对了,傻柱有什么好,再说了你也不能一辈子都待在食堂啊,那多没出息啊!等到过一段时间,我就调回放映队,到时候把你给给调过去,跟着我学技术,以后当个放映员,这样多好。”



    “真的啊?”肖彬兴奋地问道。



    两个人勾肩搭背走向轧钢厂,宛如一对亲兄弟。



    轧钢厂食堂。



    许大茂翘着二郎腿坐在傻柱经常坐的位置,手里端着自己的小茶缸悠闲地喝着茶水。



    “咱们四九城的高碎我还真心喝不习惯,说得挺好听,有什么的,不过是些茶叶末子而已,要我说,喝茶还得是好茶瞧见了没,六安瓜片,专门找朋友给带的!”许大茂得意洋洋地说道。



    “那是,大茂哥有钱!咱们四合院里最有钱就是大茂哥了。”肖彬一边卖力的擦着柜子,一边说道。



    “瞧着他,那边有个泥点,还有那边,再代上一抹布。”许大茂指挥着肖彬干活。



    “诶诶。”肖彬连声答应。



    马华等人有些发愣,不明白的看向他们。



    肖彬是傻柱的兄弟,这在厨房众所周知,而许大茂是傻柱的死对头这也不是秘密,况且大家都知道食堂里面,傻柱虽然不是主任,但是他说话可不比主任差。甚至比主任还要算数呢。



    现在肖彬居然这样拍许大茂马屁,实在让他们想不通。



    恩坑!



    厨房门口响起了一声咳嗽,傻柱阴沉着脸站在门口不说话。



    “哎幼,傻柱来了。”许大茂回头,笑着说道。



    “怎么回事啊?肖彬怎么在打扫卫生,你怎么跟个大爷似的?”



    “哪啊,这是你来晚了。一贯迟到早退,我也就不批评你了,但是你这样血口喷人就不对了。我可是忙了一上午,刚刚才坐在这里喝了口茶,人家肖彬愿意助人为乐,你管的着吗。”



    许大茂说到这里,冷冷地看了一眼肖彬说道:“是不是啊肖彬。”



    肖彬尴尬地笑道:“是啊,是啊。”



    “肖彬,怎么回事?”傻柱冷冷地问道。



    肖彬神色说不出来的难看,看了一眼许大茂,许大茂不看他,得意地将眼睛望向屋顶,肖彬犹豫了一下说道:“是啊,咱们都是邻居,低头不见······”



    “邻你大爷!”傻柱狠狠地骂道。



    肖彬一愣,苦笑着住了口。



    “什么素质,张嘴就骂人,傻柱就不能进步一点让我们看看!”许大茂得意洋洋地翘着二郎腿说道。



    “赶紧给我滚起来!那是老子的座!信不信现在老子就抽你!”傻柱冷说道。



    许大茂屁股像是安了弹黄一样跳了起来,说道:“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可别乱来!”



    “赶紧滚蛋!看见你丫就烦。”傻柱一脸厌恶神色骂道。



    “柱子哥······”



    “你也滚蛋,以后甭搭理我!”肖彬刚说了三个字,傻柱也是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甭和他这没文化的人一般见识!”许大茂一拉肖彬说道。



    一天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就到了下班时候。



    “二子,走吧,哥哥今天请你去吃饭。”许大茂故意大声说道。



    “还是算了吧。”肖彬为难地说道。



    “算什么算!一起吃个饭怎么了!”许大茂无所谓的说道。



    “真去吃饭啊?”肖彬脸色很难看。



    “怎么了,你有事?”许大茂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能有什么事。”肖彬苦笑着说道,和许大茂一路走了。



    傻柱闷闷不乐地回了家,他想不明白,肖彬怎么就和许大茂走到了一路!



    林丽看出来傻柱情绪不对,吃饭时候就笑着问道:“什么事给我们傻大爷气成这样了?”



    傻柱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林丽见状也就不再询问这件事,而是奇怪地问道:“今天肖彬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傻柱原本不想和林丽说这件事,此刻经林丽这样一说,再也忍受不住,大声地将事情和林丽说了。



    林丽听了居然没有生气,而是想了一想说道:“其实罗乐一直都不相信肖彬身上发生的所有事,他认为其中可能另有缘故。”



    傻柱听了一愣,眼睛勐然一亮,难道肖彬是为了某一件特殊的任务?



    之前的刘建武,现在的许大茂!



    现在回想起来,以肖彬的性格,当时和路建州打架,自己就觉得有些不可能。



    难道这些都是假象?



    傻柱再也坐不住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不行,我得找二子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丽一把拉住了傻柱,嗔怪地说道:“一点都沉不住气,跟个孩子似的,怪不得人家都叫你傻柱。你现在问肖彬,人家能告诉啊!”



    “也是啊。”傻柱自言自语地重又坐了下来。



    “那现在怎么办?”傻柱犹豫地问道。



    “你还不如人家罗乐呢,人家都知道静观其变,你还傻乎乎的问怎么办!”林丽摇摇头说道。



    “那咱们也静观其变?”



    “当然了,这个时候不添乱就是帮忙了。”林丽笑道。



    “帮什么忙?”门口传来一大爷的声音。



    说着话,一大爷笑着进了屋。



    “一大爷,您怎么跟个特务似的,走路一点声音也没有。要说我这八极拳练得时间也不短了,算的上耳聪目明了,怎么一点也没听到你的声音!”傻柱笑着和一大爷打招呼。



    一大爷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说道:“傻柱,这个时候你不敢胡说。让人听见不是玩的。”



    “有什么啊,一句玩笑都不让开?”傻柱无所谓地说道。



    一大爷近一段时间倒是可以的和傻柱搞好关系,净捡傻柱喜欢的话说,所以两家关系处的还算可以。



    “一大爷有什么事吗?”傻柱笑问道。



    “这不是买了一只鸡,你一大妈不会做,想让你给指导指导。”一大爷客气地说道。



    “好啊,没问题,稍等会我就过去。”



    “好啊,在家等你哈。”一大爷说完出了门。



    “你干嘛那样说一大爷。”林丽等一大爷走了说道。



    “我怎么说一大爷了?”



    “说他像特务。”林丽说了也不由得笑了。



    “刚才一大爷走路真的挺轻的,我居然都没有听到!”傻柱认真地说道。



    “你听不见不很正常,有时候我叫你三五十声你都听不见。”林丽笑道。



    “那不一样。”傻柱摇了摇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