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一个喷嚏毁灭一个魔法文明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被放逐者(万字大章求订阅)
    深夜,位于费伦大陆中北部月之海最西端的散提尔堡一座高塔内。

    传奇法师曼松正坐在椅子上,默默听取着手下克拉丽斯的报告。

    作为散提尔堡的领主,散塔林会的创始人兼最高领袖,他并不像其他的邪恶阵营家伙那样轻易动怒。

    不然的话,光是散塔林会黑暗情报网重要的扩张行动,几次三番被竖琴手同盟破坏,并且遭到魔法女神选民们的干预,就能把他活活的气死。

    更何况眼下散提尔堡内倒向希瑞克教会的人越来越多,同时这伙人对于依旧信奉暴政之神班恩的派系也表现出了强烈的敌对倾向。

    仅仅是维持内部稳定,确保散提尔堡这个基本盘不会因为内乱崩溃,就要耗费相当多的精力跟心思。

    同样的,曼松还要预防希瑞克教会那些野心勃勃年轻人窥探自己手中的权力。

    毕竟他自己当初能成为这座城市的领主,靠的就是阴谋和暗杀,非常清楚来自黑暗中的淬毒匕首有多么致命。

    “主人,这个自称索斯的家伙显然拥有与外表年轻完全不相符的冷酷和阴险。

    而且他还是剧毒与疾病女神塔洛娜的选民,被神明所深深宠爱的那种。

    我认为与他为敌是不明智的。

    刚好相反!

    介于他所表现出来的偏邪恶倾向,合作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最重要的是,如果争取到了这样一个盟友,就意味着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转移来自竖琴手同盟、北地领主联盟的注意力。

    毕竟这些自诩善良正义的家伙,绝对不可能忽视一个拥有瞬间毁灭一座城市力量的可怕存在。

    除此之外,索斯还跟希瑞克教会有不可调和的冲突。

    我们可以借他之手处理掉一些内部不稳定因素。”

    为了避免因为任务失败导致的惩罚,克拉丽斯一股脑把自己想到的东西全部说了出来。

    此时此刻,她看起来是如此的紧张,以至于后背的汗水把丝绸长袍浸透都一无所知。

    曼松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介于行动出现了太多意外,我就不追求你的责任了。不过记住,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听到这句话,克拉丽斯全身上下绷紧的神经与肌肉瞬间放松下来,差点没直接瘫软在地上,赶忙弯下腰深深的鞠了一躬:“感谢您的仁慈。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不过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曼松那标志性的冷酷声音。

    “记得把那两个提供错误情报的蠢货处理掉。”

    瞬间!

    克拉丽斯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以最快速度回应道:“明白!我保证会让他们品尝到这个世界最痛苦、最残忍的死亡方式。”

    目送这个女人用逃命一样的速度冲出法师塔大门,站在一旁留着黑色长发的男人终于忍不住笑着说道:“老师,您好像把她吓得不轻呢。不过这次失败的确不是克拉丽斯的责任。就算是我,在面对那样的敌人时恐怕也只能勉强自保。”

    “好了,席曼蒙,我没有除掉克拉丽斯的打算,你大可不必拐弯抹角替她求情。

    现在我想知道的是这个索斯究竟是谁?

    他什么时候成为了剧毒与瘟疫女神塔洛娜的选民?

    为什么像这样的家伙,我们的情报网络之前连一丁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曼松双手交叉摆放在胸前,

    两只眼睛闪烁着幽暗深邃的光芒。

    因为让他感到恼怒的不是一次任务的失败,更不是装在箱子里那个谋杀之神巴尔的心脏被毁掉了。

    而是散塔林会遍布费伦大陆的情报网络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失误。

    被称之为席曼蒙的男人始终保持着优雅的仪态,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这位索斯阁下比我预料中要谨慎的多。

    他一直都给自己加持了【回避侦测】。

    所以我刚才施展预言系魔法进行探知,并未得到太多有用的情报。

    反倒是尝试召唤死在他手中人的灵魂,意外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哦?是什么?说出来听听。”曼松顿时来了兴致。

    席曼蒙摸着下巴上那一小撮山羊胡,一脸认真的分析道:“首先我们可以确定,索斯第一次出现跟黑暗情报网探子提供的消息一样,是在一座位于竞速海峡南方的荒岛上。

    在那里,他使用毒素和大规模唤醒死灵的方式,成功击败并杀光了哈莱特的手下。

    第二次出手是帮助卡林港一名盗贼公会的首领,对下水道里的鼠人进行了一次大屠杀。

    手段是使用死灵系魔法仪式,先把老鼠转化成为僵尸鼠,然后再往它们体内灌注负能量,使其成为一个移动的负能炸弹。

    不得不说,在对于死灵的运用上,这个人展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天赋、技巧和创造力。

    第三次出手是源自于哈莱特手下一名亲信的叛乱。

    作为报复,索斯杀光了这名叛乱者和他所有的手下,并将对方的财富洗劫一空。

    根据穆克灵魂给出的信息,他使用了某种强大的魔法,将一名叫做叶利尼娅的半精灵刺客转化成了幽影生物。

    并利用幽影生物特性,借助夜晚的掩护不断杀死活人然后转化成新的幽影,直至将整栋房子清理干净。

    不出意外的话,索斯手上现在应该掌握着一支数量不低的幽影大军。

    我怀疑在迈拉特玛城外与怪物大军对抗的时候,他就背着所有人偷偷放出了幽影大军,并将那些杀死的怪物也统统转化成新的幽影。

    至于他成为塔洛娜选民的时间,应该就在离开迈拉特玛到进入扎泽司泊的这趟旅程中。

    我有理由相信,在泰瑟尔堡废墟附近爆发的战斗,就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是不是有神明降临了化身,暂时还不得而知。

    不过我已经下令让卡林港的人员行动起来,应该很快就能从那个叫做艾罗琳的年轻圣武士嘴里得到确认。”

    不得不说,这位曼松最信任的徒弟,同时也是散塔林会黑暗情报网负责日常运作的核心,的确有两把刷子。

    几乎把左思来到费伦大陆的经历调查的一清二楚。

    只有涉及到纠缠符记和神明的时候,他才会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如此说来,这位新诞生的选民似乎是个报复心理很强且相当危险人物?”

    曼松也果断加入了对左思行为和力量的分析中。

    因为在费伦大陆,凡是被神宠爱并赐予选民力量的凡人,就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他的童年好友兼竞争者,暴政之神班恩的选民――傅佐尔?钱伯瑞,便是最好的证明。

    即便是身为传奇法师的曼松,也不敢保证能在正面战斗中百分之百击败这位强大的牧师。

    席曼蒙毫不犹豫的回答:“的确是个相当危险的人物。就在一个小时前,我派人去侦查了一下拜龙教在星旋山脉的据点,发现里边已经被彻底清空了。”

    “清空?那条被转化成龙巫妖的翠绿梦魇呢?”曼松脸色微微一变。

    “要么是被杀死了,要么是被对方夺走命匣受到威胁和控制。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在强调索斯的危险。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于他的选民能力和底牌知道的太少了。就连克拉丽丝提到的那种可怕的能量爆发,其真正威力与杀伤也是一个谜。”席曼蒙一脸严肃的强调道。

    曼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看来与这样的人为敌的确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尤其在我们暂时没有什么核心利益冲突的情况下。”

    席曼蒙则继续补充道:“不仅如此。索斯似乎也没有与我们为敌的意思,不然以他那强烈的报复心理,应该不会放克拉丽斯回来。刚好相反,我认为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和解信号,同时也是在警告我们不要再去烦他。”

    “你在情报搜集与分析领域还是一如既往的出色。这样吧,就由你来负责与这位新选民进行接触,顺便借机搞清楚他的一切情况。”

    曼松稍加考虑后很快便做出了决定。

    因为他最近一段时间太忙了,如果不是这件事情涉及到已故谋杀之神巴尔的心脏,以及剧毒与瘟疫女神塔洛娜的选民,甚至都不会亲自过问。

    “请放心,我会找一个恰当的时机去拜访一下这位索斯阁下。”

    说罢,席曼蒙用十分优雅的动作鞠了一躬,然后施展传送法术消失在原地。

    而曼松则拿起散提尔堡内部最新出炉的高层名单,在其中几个人后边画上了x。

    就在四十多分钟之前,这几个人都暗地里秘密改信了希瑞克,不再值得信任。

    很显然,光从名单上那密密麻麻的x就能看得出,希瑞克教会取代班恩成为散提尔堡的主流信仰已经成了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

    毕竟邪恶阵营的凡人往往都很现实,也很短视、自私。

    当一个神死去无法再赐予神术和力量,没办法庇护他们死后的灵魂,改信也就成了一件必然的事情。

    ……

    与此同时,远在卡林港的纠缠符记首领――拉贡,也从刚回来的艾罗琳口中得知了关于左思成为剧毒与瘟疫女神选民的事情。

    眼下,这位巫妖正拿着手下送来的情报陷入沉思。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他才再次开口问道:“这个消息准确吗?索斯为什么会被塔洛娜看中?他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特殊之处?”

    “主人,这个消息百分百准确。至于索斯为什么会被选中,我也不太清楚。根据那个年轻圣武士的描述,她透过类似梦境一样的视角看到了一些片段,只记得苦难之神降临后的部分。至于之前发生了什么,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艾本尼?阿勃一股脑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从眼神中透露出来的震惊不难看出,他也有点不敢相信左思竟然在离开卡林港之后没多久,竟然就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变化。

    这也直接导致了想要将左思吸纳进组织的计划才刚开始就彻底破产。

    要知道纠缠符记可是不会吸纳任何神明的信徒,更不用提像选民这种能够代表神明意志的特殊存在。

    因为那会大大增加组织暴露的风险。

    “去通知香格拉,让他想办法去运作一下,务必搞清楚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拉贡直截了当下达了命令。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如您所愿!”

    艾本尼?阿勃二话不说,立刻触碰另外一个传送符文,直接前往了另外一位符记之主香格拉的老巢。

    虽然纠缠符记的主要势力集中在卡林杉,可在北方的泰瑟尔王国、安姆帝国、博德之门,甚至深水城一带都设有秘密据点。

    在某些地方甚至成功控制了一些商会、本地官僚和贵族。

    只不过暂时还做不到像在卡林杉一样一手遮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

    另外一边,位于月之海南岸科曼索地区的阴影谷中,几名竖琴手同盟的高层正聚集在一起,商讨由贾希拉和卡立德送来的重要消息。

    将写满蝇头小字的字条挨个传阅过之后,为首的男人率先开口说道:“诸位,相信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发生在泰瑟尔堡废墟附近的重大事件,以及那位被剧毒与疾病女神塔洛娜钦点为选民的索斯。都说说看,我们接下来要对其采取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既然有苦难之神伊尔玛特作保,我觉得没必要担心。而且请报上明确说明了,这个人本身对塔洛娜教会的行为和教义一点都不感兴趣。”

    另外一个人满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端起酒杯仰头就狠狠灌了一大口。

    不过坐在他旁边的一名女性却立马反驳道:“你乐观过头了!

    再怎么说,这个叫做索斯的家伙都是一个极度危险分子。

    看看他的经历和所作所为,简直跟我们对抗的那些邪恶之徒没有任何区别,都是一样的冷酷无情且心狠手辣。

    更何况,他身体里被赋予的可怕病毒、细菌跟剧毒物质,足以轻松杀死成千上万的人、毁灭一座又一座城市。

    我认为应该对其进行严密的监控。

    一旦发现有异常就立刻采取行动,最好使用禁锢术将其永久隔离起来。”

    在场唯一的侏儒听到这番“离经叛道”的话,用力敲了敲桌子,大声提醒道:“喂!喂!喂!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们竖琴手可是个善良的组织,怎么可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对一个没有犯下任何罪行的人下手。

    哪怕他是塔洛娜的选民。

    而且据我所知,这个年轻人还在经过迈拉特玛的时候,帮忙当地领主解决了一条邪恶的龙红,以及他麾下的怪物大军。”

    可女人却一脸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别忘了,选民代表的可是神o的意志。你们觉得能被塔洛娜选中的人,本身会跟剧毒、瘟疫、疾病这些可怕的东西没有半点关系?”

    “这是在狡辩!就跟你上一次建议把那些营救出来的巴尔之子全部囚禁起来,亦或是丢到异位面去一样,都太过极端了。”

    一名穿着魔法皮甲、看起来像是游侠打扮的中年女性厉声呵斥道。

    眼见这些家伙又开始因为理念和意见不合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最开始说话的男人把目光投向了一旁坐在火炉旁边抽着烟斗的老人。

    “伊尔明斯特阁下,您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我?”

    这位魔法女神的第一选民吐出一口呛人的白色烟雾,笑着摇了摇头:“我早就已经不再掺和竖琴手同盟的管理了。不过对于这位叫做索斯的年轻人,我倒是相当的感兴趣。因为不久之前魔法女神亲自告知我,他将一些前所未有的魔法知识和力量带到了这个世界。”

    “前所未有的魔法知识和力量?带到了这个世界?”

    身为整天跟散塔林会、红袍巫师、拜龙教、路斯坎奥术兄弟会之类邪恶组织斗智斗勇的竖琴手高层,男人瞬间就抓住了两个关键词。

    因为即便是从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都意味着左思极有可能是来自另外一个位面或者晶壁。

    “没错。他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而是一名拥有非常罕见天赋和能力的外来者。事实上不光是苦难之神伊尔玛特和剧毒与疾病女神塔洛娜注意到了他,包括知识之神、魔法女神、工艺与段造之神等等许多神明,都在暗中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伊尔明斯特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身为费伦大陆可能是对神这种生物拥有最深刻理解的凡人,他太清楚包括自家女神在内,为什么如此多的神会对这个年轻人如此上心。

    知识之神欧格玛感兴趣的是左思头脑中那些来自其他世界的知识;

    魔法女神午夜感兴趣的则是其对于魔法能量截然不同的运用方式;

    工艺与段造之神贡德感兴趣的是那些从未见过的工艺技术,以及各种来自异世界稀奇古怪的发明。

    总之,凡是涉及到自身的神职领域,神就会不可避免变得偏执,且对此格外痴迷。

    当年初代魔法女神也就是因为好奇,想要看看“卡尔萨斯化身”这个空前绝后的十二环法术究竟是什么效果。

    结果没有阻止大奥术师卡尔萨斯完成整个施法过程,最终导致了自己不得不通过自杀转生来挽救失控的魔网。

    所以伊尔明斯特明白,在这些神对左思失去兴趣之前,这些竖琴手高层的争论没有任何意义。

    而且他自己也很好奇,左思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和特殊能力来到了费伦。

    想到这,这位活了一千多岁的老人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自己心爱的手杖,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

    无论是为了信仰的魔法女神,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都决定亲自走一趟。

    ……

    左思显然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一个受到各方势力乃至诸神关注的对象。

    自从安全穿过“幸运谷”,离开危机四伏的星旋山脉后,商队就进入了大名鼎鼎的维尔达斯森林。

    这里是费伦大陆除了永聚岛之外,为数不多仍旧居住着大量精灵的地方。

    由于泰瑟尔王国之前几代君主对待精灵恶劣的态度,导致居住在森林里的精灵对于人类没有任何好感。

    如果有谁敢贸然闯入他们的领地,这些尖耳朵的家伙将会毫不留情的将其杀死。

    幸好,德鲁伊们在关键时刻站出来,缓解了人类与精灵之间激烈的矛盾跟仇恨。

    否则的话,估计没有几个商队敢走这条路,那根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无论是精灵们神出鬼没的斥候、游侠、魔射手,还是他们独树一帜的强大魔法体系,都能轻松歼灭一支全副武装的人类军队。

    而且精灵还把自己的家园和城市,通过强大的魔法隐藏起来,外人甚至根本找不到入口在什么地方。

    望着马车两侧茂密原始且一望无际的维尔达斯森林,左思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名字。

    琼?艾瑞尼卡斯和巴荻。

    这两个重量级人物原本的故乡就在这片森林深处,跟卡立德和贾希拉一样,都会在未来巴尔之子的冒险旅途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左思不是很确定对方现在究竟是还留在精灵之城――索丹尼斯拉,还是已经因为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被放逐了出去。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阿斯卡特拉的下水道跟墓园将会成为不折不扣的危险地带,日后进行探索的时候需要格外小心。

    最重要的是,左思对精灵们独有的魔法体系十分感兴趣。

    尤其艾瑞尼卡斯还是一名传奇法师,掌握着海量的知识、强大的魔法克隆技术和数不清的法术,甚至差一点就成功让自己从凡人转变成为神明。

    如果能通过交易或者合作的方式获得这些知识,那就再好不过了。

    就在左思考虑要如何进行操作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立刻探出头询问:“发生了什么?”

    “主人,是一队精灵巡逻队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坐在车顶的狼人少女赶忙垂下脑袋回答道。

    “精灵巡逻队?理由呢?”

    左思推开门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他实在想不出,这支商队有什么值得精灵们如此大动干戈的。

    沿着漫长的车队缓缓向前走了有大概两百多米后,他终于意识到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

    只见一名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女精灵,手里紧握宛如艺术品一样的精美长剑,死死盯着被奇物心灵控制的黑暗精灵俘虏,目光中充满了赤裸裸毫不掩饰的厌恶跟憎恨。

    在她身后的另外十几个精灵也都是差不多类似的反应,纷纷举起武器将其围在中间。

    从他们的长相、穿戴跟打扮来看,应该都是典型的“绿精灵”,也就是木精灵,偶尔也被人叫做森林精灵。

    木精灵是“王冠战争”时期艾瑞凡达帝国和伊利斯瑞王国的继承者,跟其他精灵同族并没有什么不同,也曾经建立过庞大的城市和辉煌的文明。

    但随着最后建立的国家被摧毁,他们渐渐失去了建造宏伟城市的热情,开始转而崇拜大自然的力量。

    更喜欢在人迹罕至的茂密森林里,通过一些法术利用树木、藤蔓和其他植物建造一种贴近自然的树上之城。

    在木精灵看来,那些文明的标志,尤其是高大的城墙和坚固的要塞,最终都会被漫长的时间所侵蚀、征服,只有伟大的自然才是不朽的。

    毫无疑问!

    从木精灵巡逻队激烈的反应不难判断出,这绝对是黑暗精灵与地表精灵之间长达一万年刻骨铭心仇恨的延续。

    同时也是黑暗精灵在地表世界臭名昭著的最真实写照。

    哪怕他们没有犯下任何罪行,仅仅只是顶着一身黑皮,就会立刻引来无数的麻烦跟敌意。

    “你们必须交出这个恶毒卓尔!”

    为首的女精灵用不容置疑的口吻提出了要求。

    能看得出,她忍耐的相当辛苦,恨不能立刻把眼前的黑暗精灵大卸八块。

    “理由呢?这个黑暗精灵犯了什么错?你总不能莫名其妙就把她带走吧?”

    左思从人群中走出来,示意一旁拔出武器戒备的佣兵们稍安勿躁。

    与此同时,他还故意把跟在商队最后边的钢铁魔像召唤过来,以增加对这些尖耳朵的威慑力。

    虽然左思并不希望在维尔达斯森林跟这些有主场优势的精灵发生冲突。

    但如果对方铁了心的不讲理,那也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女精灵警惕的瞥了一眼双脚深深陷入泥土中的钢铁魔像,立刻问道:“她是你的同伴?”

    左思轻轻摇了摇头:“不,不是。她是我的俘虏、财产和研究对象。”

    “俘虏?可我没有看到她身上有任何绳索或者镣铐。别告诉我,你们就这样把一个危险歹毒的卓尔不加限制的留在身边。”

    女精灵显然并不相信刚才的话,甚至语气中还带了那么一点点的讽刺。

    “谁告诉你她身上没有限制的?有时候无形的镣铐,要比有形的镣铐更加管用。”

    说着,左思径直走到黑暗精灵的身边,直截了当下达了命令:“跪下!”

    瞬间!

    上一秒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黑暗精灵,下一秒就以一种无比卑微的姿态跪了下来。

    整个过程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甚至就连眼神和情绪波动都没有。

    或者说,她的意识早已被奇物的心灵异能困在了一个不存在的虚假幻象中,根本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状态。

    眼下的行为,完全都是在幻象指引下做出来的。

    事实上,通过心灵能力控制一个人,跟使用魔法和神术控制一个人,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概念。

    后者是使用暴力强行入侵大脑、压制一个人的主观意识,使其不得不屈服于施法者下达的命令。

    而前者则是通过将主观意识困在类似梦境一样的虚幻世界中,通过引导来让对方做出施法者所希望的行为。

    虽然结果都是一样的,但原理跟过程却没有太多相似之处。

    “你……你们用魔法魅惑了她?”

    女精灵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虽然木精灵并不像其他精灵种族那样擅长和喜爱奥术魔法,但作为费伦大陆上为数不多的木精灵城市――索丹尼斯拉,还是有不少法师存在的。

    因此她能分辨出中了魅惑法术的人是什么样子。

    要知道黑暗精灵可是一群无比高傲、自大的家伙,充满了强烈的优越感,并且认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种族。

    至于别的种族统统都是低等的,天生就应该被他们征服、奴役和屠杀。

    所以一个黑暗精灵也许会向地位更高的同族下跪,但绝对不会向其他任何种族下跪。

    左思略微点了下头:“没错。我说过,她是我的俘虏、财产和研究对象。”

    “那你打算怎么对待她?当做奴隶?”

    另外一名相貌颇为英俊的男性精灵开口询问道。

    在得知黑暗精灵不是队伍中的一员,而是类似于奴隶一样的存在后,在场所有木精灵的敌意都瞬间减轻了许多。

    一些家伙甚至毫不掩饰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很简单。我希望从她的口中得知更多关于幽暗地域的情报,顺便研究一下那黝黑的皮肤究竟是怎样产生魔法抗性的。当然,如果遇到敌对施法者的话,我也不介意用她来当人肉盾牌。”

    左思没有掩饰什么,大大方方说出了自己对这个黑暗精灵的“使用”方法。

    自从有了奇物的帮助,他早就已经搞清楚了这个被当做奴隶贩卖的卓尔精灵身份,还有其来到地表后干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情。

    这家伙实际上是从深水城地下庞大地脉迷城里逃出来的,紧跟着潜入附近居民的家中将其全家老幼统统杀死,把财物洗劫一空。

    之所以会被奴隶贩子抓住,其实是在前往头骨港进行交易的时候,不小心露出自己标志性的黝黑皮肤,结果马上就被敲了闷棍。

    “人肉盾牌?这还真是个天才般的想法!”

    男精灵忍不住吹了声口哨,以表达自己此刻愉悦的情绪。

    对地表精灵而言,没什么比看到一个黑暗精灵正在遭受苦难更能让他们感到心情舒畅了。

    为首的女精灵则同样收起武器,单手抚胸优雅的鞠了一躬:“我为自己刚才鲁莽和失礼的行为道歉。我还以为你们跟这个黑暗精灵是一伙的呢。”

    眼见误会已经解除,左思也露出了理解跟和善的笑容:“没关系。我明白你们对于黑暗精灵发自灵魂深处的仇恨。如果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请让开吧,商队还要赶路呢。”

    “当然!”

    女精灵立刻打了个手势,示意巡逻队的成员让开道路。

    很快,庞大的车队便再次缓缓动了起来,沿着这条可能是整个维尔达斯森林唯一可以通行的道路继续前进。

    目送商队消失在远处茂密的树林中,另外一名女精灵才开口问道:“队长,你刚才为什么不坚持让对方交出那个该死的卓尔?”

    “笨蛋!你难道没看到他们有一个巨大的钢铁魔像吗?一旦发生冲突,那玩意能轻松把我们全部都撕成碎片。”

    旁边的男精灵抬起手轻轻敲了一下前者的脑袋。

    可女精灵明显不服气,立刻反驳道:“钢铁魔像又能怎么样?这里可是森林!那个笨重的大家伙根本不可能追得上我们。”

    “魔像的确追不上,但控制它的法师能。难道你忘记前不久发生了什么吗?奥术施法者都是一群危险的疯子,所以除非必要最好不要激怒他们。”巡逻队长郑重其事的告诫身边所有人。

    “可并不是所有法师都有艾瑞尼……”

    还没等女精灵把话说完,就听到巡逻队长的厉声呵止:“闭嘴!别说出那个名字!用被放逐者称呼他。”

    “抱……抱歉。”

    女精灵明显被吓了一跳,赶忙低头认错。

    可巡逻队长并没有轻易放过她,表情严肃的继续训斥道:“记住,那两个人因为犯下不可饶恕的大罪,已经被剥夺了精灵血统与身份,作为精灵时的名字也不能再用了。而且最好不要在任何公开场合提起他们,那会让你陷入麻烦。”

    “嗯,我记住了。”

    “队长,放松点,这里又不是索丹尼斯拉。”

    “那也不行!我可不希望我的队员被祭祀们带走进行审问。”

    ……

    就在这些木精灵离开道路返回森林中继续巡逻的时候,远在安姆的首都阿斯卡特拉,一男一女两个人正躲在暗无天日的墓园区地下深处,进行着极为邪恶、恐怖的魔法仪式。

    其中女人正一脸苍老、憔悴的躺在一具棺材里,身边全部都是散发着刺鼻腥味的粘稠血液。

    在巨大血池的旁边,密密麻麻摆满了横七竖八被残忍杀并抽干血液的尸体。

    其中既有人类、侏儒、半身人、精灵、半精灵、矮人这种生活在城市里的居民,也有兽人、半兽人、豺狼人、大地精、食人魔之类的怪物。

    总数量高达两三百之多。

    “巴荻,你准备好了吗?一旦走出这一步可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男人站在巨大的魔法阵中央,用不带一丝情感的语气问。

    “是的,我亲爱的艾瑞尼卡斯,快点开始吧。我受够了这种虚弱和衰老。那群该死的杂碎夺走的并不仅仅是我们精灵的外表,还有其内在的生命本质跟灵魂。我发誓!迟早要让索丹尼斯拉为此付出代价,血的代价。”

    被称之为巴荻的女人咬牙切齿,眼睛里透露出无穷的恨意。

    名为艾瑞尼卡斯的男人则瞪着一双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睛回应道:“放心,我们有的是时间来策划这场复仇。而且复仇的对象也不仅仅只是索丹尼斯拉一座城市,还有他们所信仰的神。”

    等最后一个字脱口而出的刹那,他开始高声吟唱生涩的咒语,将血池中海量的血浆一股脑灌注进棺材里。

    躺在里边的巴荻仿佛感受到了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剧烈痛苦,整个人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惨叫声回荡在巨大空旷的地下墓室,她那苍老虚弱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年轻,甚至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惨白。

    与此同时,恐怖的负能量随着血液一起涌入身体,直接导致其生命的本质发生了变化。

    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巴荻已经不再是个活着的生灵,而是一个强大可怕的不死生物――吸血鬼。

    由于她是通过死灵系魔法仪式进行的转化,并非被其他吸血鬼转化,因此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获得极为恐怖的力量,而且无须担心会受到上级吸血鬼的控制。

    感受着重新恢复力量的身体,巴荻伸出舌头舔了舔鲜艳到不正常的红色嘴唇,咧开嘴露出两颗标志性的尖牙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没错!这就是我想要的!对鲜血无尽的饥渴会强化我的复仇执念!现在,就让我去找几个精灵来作为重生后的第一顿饭吧。”

    说罢,巴荻披上为自己准备可以对抗阳光的魔法斗篷,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身体瞬间化作一只蝙蝠,以极快的速度飞出地下墓穴。

    目送她离开后,艾瑞尼卡斯这才摸了摸自己那同样正在快速衰老的脸庞,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我也该去执行自己的计划了。阿斯卡特拉渥金商场的下水道是个不错的地方。既方便打听消息,又能随时获取到足够的资源,非常适合建立据点……”

    很快,这个男人也施展传送魔法消失得无影无踪。

    至于地上受害者的尸体,他从始至终连看都没看一眼,仿佛那只不过是一堆废弃的实验材料,亦或是需要被清理掉的垃圾。

    不用问也知道,这两个人就是因为想要窃取木精灵生命之树的力量,结果被发现遭到惩罚和放逐的琼?艾瑞尼卡斯,以及他的“好”姐妹巴荻。

    尽管被强行剥夺了精灵的生命本质和灵魂,身体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衰老。

    可他们仍旧是强大且令人望而生畏的法师,拥有丰富的知识跟施法能力,能够轻而易举逃避死亡。

    只不过巴荻选择了将自己变成吸血鬼,而艾瑞尼卡斯则有另外的打算。

    因为后者知道变成不死生物的弊端,同时内心深处也有一些无法放下的强烈执念。

    就这样,两个被索丹尼斯拉放逐的罪人,开始了他们邪恶的复仇计划。

    估计精灵女王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一时的心慈手软,将会给整个族群带来多么可怕的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