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 第156章 婚礼,你是此生唯一
    女孩绝美的容颜在面纱下若隐若现,长长的曳地裙摆随着她轻盈的脚步,如云起伏。

    宛若误坠入尘世的精灵仙子。

    沈寒御看着她,瞳眸漆黑深沉,像是深不见底的幽潭。

    桑浅浅被他看得不自在,对着镜子打量了下,好像没什么问题,挺正常的啊。

    她有点疑惑,“不好看吗?”

    这套高定的婚纱款式之前是她选的,还选了很久呢。

    沈寒御喉结滚了滚,嗓音有点哑,“好看。”

    桑浅浅松口气,嫣然一笑,“你刚那么看着我,我还以为有什么问题呢。”

    她侧头和店员说话,沈寒御的目光一瞬不瞬地追随着她。

    凝视久了,只觉心脏都发紧,四肢百骸血液的流动,都加速了几分。

    曾经梦寐以求的婚礼,而今终于就要成真。

    原来极致的幸福感,也会让人感到眩晕。

    ......

    试完婚纱,桑浅浅又去取了戒指。

    先前沈寒御送她的那颗粉钻,被设计成了一枚精美绝伦的钻戒,戴在桑浅浅葱白般的手指上,华光璀璨。

    最后,她跟着沈寒御去看了婚礼现场。

    淡紫色百花主题的布置唯美浪漫,梦幻至极,恍若仙境。

    这曾经是桑浅浅选定的主题,在沈寒御做的那个动漫短片上,她就见过。

    但她没想到,沈寒御竟是完美地将动漫中的场景,复刻到了现实中,连光影色彩,都是分毫不差。

    桑浅浅惊喜,又震撼,“寒御,你怎么做到的?这个还原成这样,很难很难吧?”

    沈寒御眼中带了些许笑意,“是你想要的,就能做到。”

    他看着她的眼神专注宠溺至极,好像她就是他的全世界,漆黑眸底清晰倒映着她的模样。

    被他这样的眼神凝视着,桑浅浅心跳都漏了半拍。

    这偌大的婚礼现场,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此刻的距离,又很近很近,近得呼吸可闻。

    男人抬手,大掌轻轻捧住她的脸,好像捧着这世上最珍贵的,易碎的珍宝。

    他低头,唇轻轻落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

    顺着额头,落在她的眉眼,脸蛋上,最后,辗转到她的唇边。

    温热的呼吸洒在桑浅浅的肌肤上,伴随着那些轻柔至极却又带了无限深情的吻。

    桑浅浅只觉有些站不住,本能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颈。

    男人好像被她的动作刺激到般,毫不犹豫地扣住她的后脑勺,深深吻了下来。

    ......

    等两人吃过晚饭。

    回到御溪台时,已然是很晚。

    “今晚是你最后一次针灸了。”

    桑浅浅含笑,“明天开始,我可就再也不用晚上来找你了。”

    沈寒御唇角微勾,“的确,不过后天晚上开始,你就要住在我这里了。”

    后天,是她和他的婚礼。

    这句话,本来没什么,结完婚他们就是夫妻,夫妻住在一起,本就天经地义。

    可他顿了顿,又意味深长补充了一句:“我再也不用忍了。”

    桑浅浅耳根悄然爬上一缕红晕。

    脑海里不知为何,就想起那个噩梦里,他每次在床上,温柔又强势地与她亲近时的画面。

    好多次都把她弄哭,也不肯停下。

    桑浅浅低头,假装没听见沈寒御这句话,“躺下,我要针灸了。”

    ......

    翌日,桑浅浅和沈寒御去机场接桑鹏程。

    一路上,少不得又问了沈寒御许多问题,还亲自去看了趟婚礼现场,这才满意。

    等他回到桑家别墅,看到瞿江,看到几乎原样不动的外院内宅。

    看着沈寒御的眼神,比当初桑明朗的还要复杂。

    这里毕竟是桑家的老宅,是他们一家人,曾生活过数十年的地方。

    承载了太多温情与回忆。

    本以为这个地方早就面目全非,没想到,仍是和五年前一样。

    桑鹏程眼角都带了点湿润,“寒御,你有心了。”

    到此刻,才算是真的信了,沈寒御说五年前,就喜欢浅浅的话。

    又感慨,又唏嘘。

    这世上,竟真有人痴情至此,而女儿,竟是有幸遇到了。

    他这个做父亲的,也终于可以彻底放心了。

    云黎是晚上到的明城。

    她因为接连采访到容毅和沈寒御两个大佬,如今在杂志社被提升成首席记者,除了要采访,还要带新人,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因为来得晚,没法提前去看婚礼场地,但看了粉钻戒指,她觉得也值了。

    “沈总当初送你粉钻,是不是就想着娶你回家?”

    云黎小心翼翼捧着这枚戒指观摩,笑着打趣,“他可真是藏得够深的。”

    桑浅浅也笑了,沈寒御可不是藏得深。

    之前替他针灸,相处那么久,她愣是半点迹象都没看出来。

    “浅浅,这是什么?”

    云黎突然举起戒指,在灯下细看,“这里头好像刻了字。”

    昨天试戴戒指的时候,桑浅浅都没注意,这会儿认真看了下,还真有字。

    很小的几个英文字母:“no  o  you”。

    你是唯一,无人及你。

    桑浅浅的心,好像被什么撞了撞。

    就好像当初,看到他做的那个婚礼小动漫,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柔软。

    一个感情深沉内敛的人,突然不经意流露的浪漫,往往最是能打动人心。

    “沈总是真的很爱你啊。”

    云黎羡慕嫉妒恨,“浅浅,你真的好幸福。什么时候,我才能遇到一个像沈总这样深情的人。”

    桑浅浅安慰她,“会的。缘分来了,挡都挡不住。”

    三个月前,她踏入phoenix办公大楼,去找沈寒御时。

    那时何曾想到,三个月后,她会嫁给他。

    云黎眸光黯淡些许,下一刻却露出个笑容,点头,“借你吉言,明天你的手捧花,一定要扔给我哦。”

    ......

    九月秋阳微暖,天高云阔,晴日朗朗。

    是个极好的天气。

    化妆室内,桑浅浅换上洁白的婚纱,妆容明艳娇美,唇角抿出浅笑。

    美得不可方物。

    “不怪沈总花那么多心思追你,我要是个男人,我都想娶你。”

    云黎将手捧花递给她,眼中是由衷的惊艳,“浅浅,你真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

    桑浅浅笑着捏了捏她的脸颊,“等你穿上我这身衣服,你也不差......”

    “浅浅。”

    桑明朗便在这时走进来,俊眉微微蹙着,“谢时安来了。”

    ------题外话------

    我再也不轻易承诺了...昨晚我又没忍住看忘了...晚点还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