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小都督 > 第五十一章 苏香凝的打算
    “一千...两千...三千...”

    几天后的暮色时分,万宝楼后方的工作室里,曹华靠在椅子上数着一沓银票。刘四爷点头哈腰,在后边摇着折扇。

    第二批不到百只的簪子,每只百两定价,抛开成本和给伙计的分润,净利润大概有五千两之巨,再加上永安公主定做的簪子,曹华离腰缠万贯又近了一步。

    演了场大戏后,他自然安分守己不再找自个麻烦。那些个书生和官家小姐见曹贼果然‘怂了’,激动的是热泪盈眶,都快把万宝楼大门挤破只为求一只‘草尖’簪子,现在文人聚会谁头上不带点绿,都会被排挤当做外人。

    这钱挣的,曹贼都不好意思!

    刘四爷在背后扇着折扇,脸色的佩服发自肺腑:“曹公果然心思缜密,此移花接木倒转乾坤之计谋,小的佩服之心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这才到哪儿!”

    曹华数着崭新银票:“现在靠山有了名声也有了,但供给跟不上。光卖高端货虽然挣钱但终究没法把生意做大,去多找一批工匠,下一步开始打低端市场,我们的目标是让整个京城的女人都戴我万宝楼的首饰。”

    刘四爷混迹三教九流,对生意不是没有见解,闻言微微迟疑:“便宜货被李王沈三家牢牢把持,这是他们的命门,怕是不好撼动。”

    既然走低端便要在做工和成本之间做取舍,王李沈三家扎根已久,以物美价廉深得人心,想要撼动不容易。

    曹华自然知道这个问题,只是摇头轻笑:“让一个人买十次,和让十个人买一次效果一样,我有办法。”

    刘四爷微微一愣,倒是有些不解,毕竟首饰这东西,寻常人家有个两件能戴出门的便能用一辈子,一般都是生辰、婚典等才会购置新首饰,那会一次性买那么多闲置起来。只是曹公深谋远虑十步一算,他自然不好多问,跟着干便是。

    数完银票,曹华取出一张递给他:“带着兄弟们出去潇洒一下,不过别喝多,说漏嘴的下场你懂的。”

    “我懂!”

    刘四爷点头接过银票转身出了门。

    ------

    工作台上,曹华长长松了口气,沉思片刻,拿起一块玉胚开始仔细打磨。

    说起来,莫名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多了些公事,其他时间倒是差不多。每天‘铺子、侯府、典魁司’三点一线来回,大部分时间也是坐在台子上打磨这些小玩意,挣了钱投资,投资了挣钱,与以前好像也没有啥区别。

    府上三个侍女日渐熟络现在也能开开玩笑,但终究年纪都小,他不想干‘坐上来自己动’的事情,只是把她们当做三个小妹子,平平淡淡,但总得来说也算逍遥无虑,只要朝廷不给他找麻烦便是神仙般的日子。

    正胡思乱想着,铺子的后门有人敲门。

    “苏公子,在吗?”

    “在。”

    他停下手头活计打开房门。

    苏香凝穿着青绿罗衫,提着个小食盒,在门外欠身一礼:“这么晚来打扰公子,实在抱歉。”

    平时曹华极少露面,黑羽卫过来苏香凝担心了好久,见铺子没事才放心下来,瞧见窗纸上的侧影,她自然是想过来聊几句。

    只是过来就过来,提着食盒做甚?

    曹华心有余悸,双手扶着门板不留空隙,大有拒之门外的意思:“姑娘,你这是...”他可不想再被齁死一次。

    苏香凝微微颔首,略显不好意思:“上次..实在得罪公子了,明明那么难吃你还全吃完了,事后想和你道歉,却找不见你人。”她提起手中食盒,笑容温婉:“所以,我炒了两个小菜,想补偿公子。”

    夜色悠悠,昏黄灯火照映女子脸颊,眉眼弯弯笑意盈盈,樱桃小口润如红玉。

    曹华眨了眨眼睛:“要不...姑娘换个方式补偿?”

    “嗯?”苏香凝满眼茫然,显然不明白月下美人品玉箫这类风雅趣事。

    曹华摇头轻笑,登门拜访,总不能把人拦在门口,终究还是让出了道路。

    清开小方桌上的杂物,邀请苏香凝就坐,屋里狭小不通风有些闷。

    苏香凝在桌上打开食盒,取出两盘小菜和一壶清酒:“手艺不好,公子不要怪罪才是。”

    曹华犹豫稍许,还是拿起筷子尝了一口,之后脸色便猛的一僵!

    苏香凝正在斟酒,瞧见这表情小手一哆嗦,差点把酒杯碰到。她脸色顿时变了几分,白里透红,一直红到耳根:“对..对不起...我尝了下,很好吃,没想到还是不合公子胃口...”

    “逗你玩的,很好吃。”

    曹华呵呵一笑,又夹了几筷子。两碟小菜算不上佳肴,但也是正常水准,跟上次的豆花一比,简直是人间少有的美味。

    苏香凝颇为气恼,眼神嗔恼的撇了书生一眼,却见对面的书生笑得更开心,结果把自个噎住拍着胸口咳了半天。连她都忍不住“噗..”的笑出声,察觉失态又连忙掩住嘴唇,微微颔首,略显抱怨:“很好笑吗?”

    “是有点,再和上次那样,估计以后没人敢娶姑娘。”

    苏香凝抿了抿嘴,本想说‘本就没人娶’又觉得不好,迟疑少许,还是继续道:“我..我以前在茗楼,去年才赎身出来,能像公子一样开个小铺子就心满意足了。”

    曹华笑声一顿:“这有什么,像苏姑娘这样的大把人抢着要。不过自食其力是好事情,凭姑娘的手艺,只要不做豆花混个温饱没问题。”

    苏香凝抬起眼帘,却又是摇了摇头,将酒杯斟满递过去:“要的人倒是挺多....”

    没头没尾,下面的话没说出来。想收她添房的人挺多,可无非是瞧上了她的姿色,真心喜欢的有几个。不过本就是出生青楼,她那有资格要求明媒正娶。念及此处,她忽然又展颜一笑:“公子说的对,我其实最想和雨儿那样有个自己的小铺子,万事不求人。”

    曹华吃着饭菜连连点头:“有钱能使鬼推磨,成了小富婆大不了找个赘婿,干嘛非要嫁入豪门受气,路是自己选的。”

    “啊?!”苏香凝错愕,还是第一次从男子嘴里听道这种说法。她脸色古怪许久,才小声道:“苏公子不会是入赘的吧...”说道这里,她又觉得不好连忙停了下来。

    曹华抬了抬眉毛:“我这么大本事,需要入赘?”

    “倒也是。”苏香凝腼腆一笑,好奇打量着络腮胡子的书生:“尊夫人,应当挺漂亮吧?”

    “嗯!国色天香。”

    “那里人啊?也是杭州的嘛?”

    “.....”

    曹华抬起头来,迟疑片刻说道:“蜀中。”他可不想把谎越扯越大,反问道:“姑娘问这个做甚?”

    苏香凝勾着耳畔发丝,笑容随意:“好奇,公子这么好的文采和本事,着实让人佩服的...嗯..妾身亲眼看到万宝楼开门,短短一个多月时间把生意弄火红,这种本事羡慕不来...能配上公子的女人,应当也是很厉害的...”

    “过奖过奖,你要是想做生意,可以多向我请教..咳咳咳..”

    曹华正说着话,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脸色猛然涨红,捂着喉咙不停干咳。

    苏香凝错愕,咬着下唇满脸尴尬,想要过去帮忙却又不好伸手。只得小心解释:“我自己酿的米酒,闻起来挺香...”

    “我..咳咳..我还以为是工业酒精勾兑的...”

    曹华捂着喉咙一副难受模样。

    苏香凝虽然听不懂,但也知道是说酒难喝,脸色更加不好意思了。

    咳了片刻,苏香凝见他的脸色好转些,想了想,才小声说道:“我的铺子过几天开业,就在两家铺子中间,到时候还望公子过来捧个场。”

    她本钱不够没找到合适铺子,便弄了几张小桌在两家铺子中间的地方弄个早餐摊子,今天过来也有和万宝楼打招呼的意思。

    见曹华点头,她颔首微笑,想了想又说到:“还有上次公子说的‘分销商’,我可不可以先摆地摊...”

    “没问题。”

    曹华呵呵一笑,拿起酒壶给她满上,敲着桌子看着她,大有喝了这杯酒生意就谈成了的意思。

    “啊...”

    苏香凝悄脸一苦,出生风月场合,自然免不了喝酒,可方才书生那么难受,她那里敢喝。

    但毕竟是自己酿的,她抿了抿嘴深吸口气,稍作犹豫还是端起酒杯,以袖遮面一饮而尽,然后闭着眼满脸惊恐。

    甜甜的。

    苏香凝身体崩了许久,也没有感觉到不适,还以为自己的味觉出了啥问题。抬眼看去,才发现那书生笑容古怪。她顿时恼火,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喃声道:“公子好生无聊,就知道取笑妾身。”

    吴音软糯,带着些许撒娇意味,苏香凝反应过来后,脸色微微一红,瞧见对面的书生没察觉,才安心一些。

    想了想,苏香凝又试探性问道:“过几天端午,沈雨要我陪着去金明池赏景,公子...有没有空?”

    曹华略微寻思了下:“端午节可能有事,不一定去。”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