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被奶甜太子缠上后,我的冷艳人设全崩了 > 第60章 承受不住的桃花运,去下一个地点!
    夏知忆已经提前出发到下一个地点了。

    下一次的录制现场在一个滨海城市,要坐飞机才能到达。

    节目组已经提前得知了嘉宾的选择,暂时还没有公布,确定的是需要两位女嘉宾补位。

    因为夏知忆的职业特殊,颜值又是突出,总导迫不及待就安排了她第一个补位。

    到了录制地点,夏知忆被安顿到节目组安排的酒店。

    她心里想着明天萧景辞见到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不禁轻笑出声。

    害怕影响明天的状态,她洗了个澡,准备早早上床睡觉。

    从浴室出来,发现了王霞的未接来电,夏知忆暗暗想着,会不会是小薇弟弟寄过来的快递。

    回拨过去,证实夏知忆想的没错,果然是快递到了。

    疑云重重,想到不久前她还用叶芸找人拍的床照威胁过小薇,她在自杀前会有什么东西交给自己呢?

    其中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现在的快递都是层层安检,保险起见,夏知忆还是让王霞拿去安检机过了一下,确认无虞才拜托她先帮自己收着。

    不管答案是什么,都要节目录制结束以后回去揭晓了。

    篝火野营到尾声的时候,总导演要开始公布女嘉宾的去留和积分情况了。

    为了节目效果,总导演吊足了胃口,惹得众人都面色紧张。

    除了萧景辞和乐心。

    萧景辞早就知道了答案,无论什么情况,他都不会选择心动的,让他心动的人唯有一人。

    这一切乐心已经洞察到了,她对萧景辞心有好感,又清楚的明白他不会对自己动心,姜心远又完全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池霖和张子昂两组的粉红泡泡她也看在眼里。

    继续留下已经没了意义,所以她果断的选择了积分,做好了回家的准备。

    姜心远还不知道这些,他蜜汁自信的认为乐心会选择他,还抻着脖子期待呢。

    剩下的两组心里更是忐忑,这节目真的应了池霖的那句话。

    无论对方选择什么,只要自己选择了心动,就等于交出了主动权,只能听从对方的选择。

    好在,他们四个人的心动都没有被辜负,两组双向奔赴,进入下一期游戏。

    一直喊着说这个游戏是舔狗的地狱的池霖,最后还是选择了心动。

    朱虹就没有那么好运了,萧景辞并没有给她任何幻想的余地,就差把他不会选择心动写在脸上了。

    可她还是抱着一丝侥幸选择了心动。

    就算没有被选择,把那些换不了多少钱的积分交给萧景辞也是好的。

    姜心远听见乐心选了积分,整个人都定在了原地。

    常年因为绯闻霸占热搜榜,花名在外的的他,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等反应过来,吵吵闹闹的要退赛。

    在萧景辞和节目组的规劝下,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过了今晚,短暂相遇的人,有的就要散入人海,有的就要生出更深的羁绊。

    一切尘埃落定,众人各有心事,节目组拿来了啤酒,围着篝火,烤肉啤酒好不惬意,冲刷掉了一天的疲累。

    酒过三巡,几人皆有醉意,尤其是朱虹,脸颊染上了红霞,姜心远喝了一点酒以后话就更多了,絮絮叨叨的听到萧景辞都有点耳鸣。

    啤酒苦涩,萧景辞喝的不太习惯,他很难理解现代世界的人为什么这么喜欢苦味的东西,要是拿到手机以后,他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问问夏知忆。

    已经两天没跟她联系了,想到这里,萧景辞感觉啤酒更苦涩了几分。

    晚上,几个人在帐篷里度过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晚上,借着酒劲,八个人开始了卧谈会,这也是节目组的安排,一直紧绷着的乐心,趁着酒劲,有意无意的就往萧景辞身边凑。

    她对萧景辞没有选择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萧景辞身上的肌肉紧紧绷着,随着乐心往身边凑的节奏,不停的往姜心远身边挪动。

    最后为了和乐心保持社交距离,更是和姜心远成了亲密距离。

    摄像组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话题素材,怼着两个紧紧相依的美男子就是一顿特写。

    让萧景辞没想到的是,这样的“桃花运”还没有结束。

    按照节目安排,他们在卧谈会之后,还要在我帐篷里度过一个夜晚。

    怕引起粉丝和嘉宾的不满,这一晚倒是准备好了气垫床和防蚊喷雾。

    借着一点酒精带来的迷醉感,萧景辞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隐约感觉有人贴近他,带着冰凉的指尖在他的胳膊上游走,一点点靠近他的胸口。

    这鬼祟又试探的动作唤醒了萧景辞在书中睡梦中差点被人暗害的回忆。

    他一个打听从床上起身,清明瞬间占据了大脑,蓦地一把抓住来者的手臂,眼神中满是狠戾,一双凤目垂雪。

    “什么人!”

    朱虹显然被这一句吓得酒都醒了,清冷的脸涨的通红,眼睛里噙着泪水,万分后悔自己的冲动。

    怎么就喝了点酒就没忍住跑来揩油了。

    这白天还一脸乖巧的萧景辞怎么变了样,周身散发的冷峻气息让朱虹想到了书中描写的修罗。

    “对、对不起,我喝多了。”

    “出去!”

    她眼中含泪,狠狠的咬着下唇幽怨的看了一眼萧景辞,哭着从帐篷跑出去了。

    以至于第二天一早大家再次出发的时候,她都没有再出现,听总导演说,她已经提前一步离开了。

    这段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节目组安排了众人去洗澡休息了半天,就来到了机场准备往下一个地点出发。

    几个人的行程都是保密的,还是被人探出了风声,来了不少送机的粉丝。

    池霖坐拥两千万粉丝,送机的粉丝数量不言而喻。

    姜心远自是不必说,他的歌正是大火的时候,粉丝数量也是相当可观。

    张子昂的选秀节目热度才刚散了不久,他又是靠粉丝打投出道的,粉丝的数量和黏性都不比两位前辈差多少。

    这三个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还会停下脚步和粉丝聊几句,一般的礼物花束小零食什么的也会高兴的收下。

    萧景辞相比他们三个,对这样的场面就生涩多了。

    他现在微博粉丝数量也是直线上涨,可微博上的一串数字总是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撼。

    鱼刺的数量并没有被其他三人压下去,他们拿着手幅一路追着,一遍遍尖叫着喊着萧景辞的名字。

    过安检的时候,四家粉丝堵在前面,又是叮嘱又是挥手。

    萧景辞终于有了自己好像真的火了的感觉。

    他一双凤目柔和,专门摘下口罩对着手里拿着他名字的手幅的粉丝们挥了挥手。

    引得一阵阵尖叫。

    等上了飞机,还没有起飞的时候,萧景辞趁机给夏知忆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都是无人接听。

    这让萧景辞隐隐的担心了起来,他又拨了几遍还是没人接,就切到微信界面发了好几条微信。

    【姐姐,你怎么不接电话?】

    【姐姐,我又要坐飞机了,害怕!】

    【姐姐,你是昨晚熬夜追剧了还没起来吗,有没有按时吃饭啊!】

    姐姐、姐姐、姐姐。

    一直到甜美笑容的空姐来提醒他关闭手机,萧景辞才停了下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给夏知忆发了十几条自说自话的微信了。

    飞机起飞,萧景辞低声惊呼了一声,紧紧地抓住了姜心远的手臂。

    果然,还是会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