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元婴老祖穿成炮灰真千金后 > 第62章,大分家
    谭翔麟的腿,已经有宁州最好的大夫弄好了。

    大夫有擅长,比如十三科,大方脉、小方脉、妇人、针灸、眼、口齿、咽喉、接骨、金镞、按摩、祝由等,擅长接骨的不一定擅长妇人,擅长针灸的不一定擅长按摩。

    野蔓擅长的,是里外、根基,更有灵气。

    她用灵气给男主治,够好了吧?换十个大夫来都没毛病。

    这和吴家麟孙那有点像。

    治疗的过程有点痛,目的都是把人治好。

    看看谭翔麟现在的样子,外行也能看出他很不错。

    火光照的够亮,大家可以看的够清楚。

    虽然谭季文出了不少汗,被蹂丶躏过了,但现在的舒服是最重要的。

    有大夫立即怒赞:“不愧是神医!”

    “谭生现在不用担心了!”

    小厮抬着桌子过来,准备的笔墨纸砚。

    野蔓正经的开方子。

    有人就担心,会有粪之类的。

    几个儒生过来瞧,似乎:“和刘大夫开的方子差不多。”

    那围观的大夫说:“都是治腿,能差多少?至于神医的妙处,又岂是尔等能看明白?”

    几个儒生没敢争,把方子给贾神医看。

    有人冷笑:“不知道是假神医吗?他能看出什么?”

    野蔓不管他们怎么看,她是拿着盒子走了。

    这回没人拦。

    胡家还在和吴家纠缠,有吴家护着神医,找麻烦都得掂量再掂量。

    大家继续看谭季文。不得不说,神医有本事。

    有本事,就敢拒绝皓子,将他弄成傻子。

    有人跑去问一声:“皓子会怎么样?”

    野蔓好奇:“不是有神医吗?治不好都是医术太差,该潜心钻研了。”

    神医为了他们的技术也是操碎了心。

    还有人勇敢的来问:“没有皓子,谁向孟太后举荐你?”

    野蔓将盒子上的毒弄一点、送他。

    这被毒的、立即就不好了。

    边上有人笑道:“这毒是胡家下的,快去找胡家。”

    野蔓点头:“记得多要一些,分我一点。”

    几个住客栈的、路过宁州的、躲在屋角,就看有趣极了。

    野蔓回到自己院子,月亮下山,这就该黑了。

    王素宁将门一关。

    丁源在外边,只留一盏灯,暗暗的。在风里摇动,没有太明显的光暗。

    夜,变得安详。

    野蔓将大缸、几个小点的缸、还有坛子、罐子等、都整理好,收进空间里。

    空间占了一角,以后有东西,往这些容器里边放就行。

    有的有盖,有的没有,需要自己配一个,暂时没储水,这以后再说。

    盯着这边的太多,不过,黑暗中乱的,谁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一夜,虽然有宵禁,但夜里、很多人并没睡着。

    做绿豆糕的一家子,对于外边的事也没空打听。

    一家人忙到天明,五百斤绿豆糕总算是做出来。

    一早,丁源又起来挑水、劈柴,今儿不用喂驴。

    那对年轻的夫妇,跟在丁源后边,静悄悄的分几趟挑过来。

    这会儿算最安静了。

    王素宁起来,打着哈欠,看着香喷喷的绿豆糕,就来上一块。

    好吃!她在知春馆吃了不少糕点,这个不是最、精致的,但味道更好。

    扭头、看主子靠在门口、打哈欠。

    她那一头枯草,非常有特色。

    野蔓随手抓一把,这枯草养的不错。

    王素宁没明白:“主子脸都圆了,头发怎么一点没变?”

    野蔓打着哈欠:“你懂什么?头顶可是顶重要的。”

    王素宁也不是全不懂:“知春馆好像有义髻。”

    野蔓看这主意还不错:“去找冯妈妈要几个?”

    王素宁眨着漂亮的眼睛,不过:“主子要扮男子。”

    那姑娘的义髻用不上。就算要着以后用,知春馆的款式应该不同。

    野蔓想着:“男子应该也有。”

    可能。王素宁见过男子头发少的。而男子对形象追求、一点不输女子。

    以为只有女子爱美?像谭翔麟那种,绝对会偷偷搞。

    虽然女子是给男子看的,男子也有需要看的。

    王素宁去厨房,打热水来服侍主子。

    回到明间,总觉得哪儿不对?空气里还有绿豆糕的味道。

    作为聪明的丫鬟,就不要问了。反正主子不会短她吃的。

    野蔓将头发梳好,再是杂草,也有整齐的权利。

    王素宁服侍主子,对她有些明白了,给她戴好头巾。

    野蔓喊丁源:“去订二百个包子,一百个肉的,一百个素的,要好、加钱。”

    丁源麻溜的去跑腿。

    野蔓坐下来,弄那根竹子。

    王素宁在一边做衣服。

    外边有阳光照进来,这天儿好极了。

    只是,王素宁看主子弄的这是什么?

    丁源跑了回来,看客官弄竹剑竹刀?他可以帮忙打磨。

    野蔓看这小子就是好用。看他对竹刀有兴趣?大概是男子的本能。

    老祖高兴了,说:“教你两招。”

    丁源愣一下,他需要学吗?

    王素宁喊:“我要学。”

    野蔓点头:“以后教你。”

    王素宁喜滋滋。虽然女红要学,但学点武艺,也是不错。

    她这几天做顺手了,女红进步很大,只有将主子伺候好,才能更得用。

    就像丁源,就是话少活多,别的那机灵的、主子都不怎么用。

    有小厮跑来、在门外喊神医:“那皓子不是傻了?吴家那个二房、让神医去救他。”

    野蔓问:“二房还有谁?”

    小厮笑的乖:“参将给二房撑腰。”

    另一个摸过来八卦的、不是小二、就是宁州城没事玩的:“石太君要将二房分出去。或者是将二房赶出去。好像要给长房的六个孙子也分了。”

    野蔓点头:“那挺好啊。”

    小伙也支持:“大房的情况特殊,以后多半是麟孙承重。”

    麟孙虽然出自吴老三,但他确实是石太君嫡长曾孙。

    小厮也明白了:“大房、二房、三房、若是石太君不在、肯定要闹不清,加上那个二房捣乱。”

    那二房还大了辈分。

    小伙点头:“所以,将那二房踢出去。这长房、石太君都给安排明白。”

    就算石太君有什么要给子孙,那也是她的事,而不是吴家的事。

    老太君自己有本事,那二房都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