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和离后,替嫁医妃带崽宠冠全京城 > 120嗷~墨韶华,你属狗的!
    白荏苒心中有很多疑惑,比如墨韶华母亲的身份,再比如他亲生父亲的身份。

    她虽疑惑,却也没有问,只是安静的陪在他身边,低头看着两人同步的脚步。

    她感觉,墨韶华似乎很爱他的母亲,舒卿应该也是很爱墨韶华的,但是两人相处方式很淡漠。

    哪怕是两个陌生人,都没有他们这般疏离。

    时间缓缓流逝,白荏苒不小心踩了个石子,身体歪倒,被墨韶华搂紧。

    他将手中的火把放到白荏苒手中,弯腰将她抱了起来。

    他低头,眼底带着温柔的笑意看着她,“我母亲她,一直都是那般,她很喜欢苒儿。”

    白荏苒有些累了,将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嗯,我不会介意得的,你不用跟我解释。”

    对自己儿子都那般隐忍着爱意,对别人又怎么会热情。

    墨韶华眉头皱着,似是在做什么决定。

    过了一会,他苦笑了声,对白荏苒道:“我的父亲也不是承德帝。”

    “我的父亲是前太子,也就是承德帝的亲哥哥……”

    安静的暗道中只有墨韶华低沉的声音。

    墨韶华与她讲了他的身世,还有承德帝和他父母之间的恩怨。

    当年,承德帝和太子还有舒卿青梅竹马,三人一同长大,关系极好。

    后来,太子与舒卿两情相悦,求了先皇赐婚。

    承德帝爱慕舒卿,可却隐藏的极好,因爱生恨,却恨的是自己的亲兄弟。

    只能怪太子太过于信任他,最终死在了他的手中。

    那时候,舒卿和太子已经育有一两岁的儿子了。

    舒卿想随前太子去了,可是舍不下腹中的孩子,还有那个两岁的儿子。

    太子死后,承德帝强行将舒卿囚禁占有了。

    没过多少日子,先皇病逝,承德帝登基为帝,将身子已经重了的舒卿秘密囚禁于此。

    舒卿用了些办法,让墨韶华“早产”了。

    墨韶华生下之后,承德帝将他接回宫,给了当时假孕的淑妃抚养。

    他还以对先太子情深义重,孩子无父无母为名,将墨韶华那个未见过面的哥哥接到了身边。

    他用两个孩子以及丞相府所有人的性命,牵制着舒卿,不让她求死。

    舒卿为了家人苟延残喘,却再也没与承德帝说过一句话。

    可不到半年的时间,墨韶华那个原本身体健康的哥哥却夭折了。

    不用怀疑,那孩子的死,定然是因为承德帝容不下他。

    墨韶华因为父亲不明的原因,承德帝又无法查出真相,便一直活到了至今。

    承德帝也曾偷偷与他滴血认亲过。

    虽说最后的结果是他想要的,可他疑心太重,依旧一直对墨韶华的身世猜忌着。

    他既希望墨韶华死,又怕错杀,便一直这般想将他宠废。

    白荏苒安静的窝在墨韶华的怀中,听着他语气平淡的讲着自己的身世,将脸埋的更深了。

    杀夫辱母,还害死了唯一的亲哥哥,他心中该有多恨!

    她很心疼墨韶华,特别的心疼,想将他抱在怀中好好宠着,守护他不再受到伤害。

    “别担心我,我不伤心,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世。”

    墨韶华低头望向白荏苒,深邃的眸中有种还是害怕的情绪在涌动。

    “苒儿,你不要嫌弃我。”

    他的语气有些伤心,有种白荏苒从来没想过会出现在他身上的自卑。

    白荏苒愣了一会,忽的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对着他翻了个大白眼,“你在放什么屁,你长这么好看,我怎么会嫌弃你。”

    她下手有些重,墨韶华脸上传来痛意,却开怀的笑了起来,“原来,苒儿喜欢的只是我的脸。”

    “那不然呢?喜欢你放荡不羁,风流浪荡,还是喜欢你内心黑暗,心思深沉,麻木不仁?肯定是喜欢你的脸呀。”

    她说的理所当然,可是眼底却透着暖意,双手抱紧了墨韶华的脖子。

    她确实喜欢他的脸,但也喜欢他的放荡不羁,喜欢他的心思深沉,喜欢他看她时温柔的眼神。

    “那我可要好好保养我这张迷惑了你的脸。”

    墨韶华笑的极其好看,那双深邃的眸中映照着火光,泛着暖意。

    在这一瞬间,白荏苒真正的感觉到,他彻底的进入了她的心中。

    两人出了暗道,墨韶华关上暗道的门。

    他抱着白荏苒,把她放到了窗边的软榻上,温柔在她额头印了个吻,“苒儿累了吧,先躺会,我让人准备些糕点茶水过来。”

    白荏苒在软榻上翻身侧躺,手撑着头,对着墨韶华挑眉,“我不喝茶,我喝白水。”

    “苒儿不爱喝茶?”

    墨韶华弯腰,在她圆润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眼神宠溺的望着她。

    白荏苒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下来,在他唇上亲了一笑,眼底涌出笑意,唇靠在他耳边,低声与他说道:“其实,我们有了孩子。”

    墨韶华倏然愣住了,震惊的望向白荏苒的眼睛,想从她眸中看出她是不是在与他玩笑?

    她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的,坦坦荡荡的,还带着几分迷人的笑意。

    她脸上的神情告诉他,她不是在逗他玩。

    他抱住白荏苒,却小心的避开她的肚子,感觉眼眶有些发烫,心头像是被填满了般,有种难言的饱胀感。

    他感动的同时,心中却又生出几分不安来。

    日后,他要更加小心呵护他心尖上的人了。

    他耳边响起白荏苒调皮的声音,“本来咱俩都离婚了,我想带着孩子跑的,可是我娘身体不好,我也不能丢下她,我又刚开了医馆,还有那良田和宅子,也不是一下子能处理好的,越想越麻烦,索性不跑了。”

    当时她不跑还有个原因,就是墨韶华的人,从她离开王府,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

    她自己跑倒还是有希望的,带着江氏实在是不易。

    可她又舍不得那好不容易得来的娘。

    再说了,她占了原主的身体,不能对人家娘不管不顾吧。

    “后来吧,我又想着,要不给孩子找个便宜爹,可良心上又过意不去……嗷~墨韶华,你属狗的!”

    白荏苒一脚踹开墨韶华,摸着被他咬的有些疼的耳朵,恶狠狠的瞪着他。

    “我给苒儿揉揉。”

    他坐到软榻边,温热的手摸上了白荏苒的耳朵,满眼哀怨的看着她,“苒儿还想改嫁,还要让我的孩子叫别人爹。”

    “哟,你又是休书,又是让我赶紧滚的,难不成我还要为了你一辈子不嫁人呀?”

    白荏苒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虽然算不得真的风流,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我不计前嫌,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勉强跟你在一起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