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其他小说 > 我和丧尸皇在古代养崽崽 > 第62章 黑衣人:当时我害怕极了
    “顾叔叔,我想给你们做顿早饭,谢谢你们昨晚收留了我。”

    顾偃宁想,也好,这样棉棉就不要做早饭了。只不过,这只人类崽崽,会做饭吗?

    顾偃宁狐疑地看着秦浅浅。

    “我家都是我做饭的,我做饭很好吃!您尝过就知道了!”

    顾偃宁不置可否,带秦浅浅去了厨房。

    秦浅浅说了自己要的东西,顾偃宁将那些东西翻出开给她后就离开了。

    顾偃宁一走,秦浅浅松了口气。

    顾叔叔气场实在太强了,她参加世界比赛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过。

    秦浅浅到了自己的主场,异常耀眼。

    她准备做咸骨瘦肉粥、三丝炒面、肠粉、麦香包、红豆糕和萝卜糕。

    她做的是广式早餐。其实,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她还想做虎皮凤爪,这才是广式早餐的点睛之笔。

    她有一个朋友说过,看一个广东茶楼正不正宗,关键是看他家的凤爪做得还不好。正宗的虎皮凤爪,皮烂于骨,放进嘴里一嗦,出来的就只有骨头,勾芡不能太多,否则即便是味道不错,口感也不佳。

    虎皮凤爪的做法复杂,还要提前一个月做酱汁。今日是来不及做了。

    肠粉和萝卜糕都需要用到米浆,秦浅浅拉不动磨石,就硬着头皮去喊顾偃宁帮忙。

    顾偃宁没说什么,将磨石洗干净,然后将大牛拉出来,套了磨石的绳在他身上,将鞭子递给秦浅浅,而他自己则重新回到姜棉房前,靠在外墙上。

    秦浅浅看了眼手上的鞭子,再看了眼面前比她高壮许多的大牛,咽了口唾沫。

    “大牛,我不打你,你能自己拉磨吗?”

    大牛懒洋洋地掀起眼皮子,铜铃大的牛眼跟秦浅浅来了个对视,它鼻子“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气。蹄子哒哒地打着地面,但就是不走一步。

    秦浅浅在想,要不要抽它一鞭子的时候,大牛朝着牛棚的方向“哞哞”了两声。

    秦浅浅看向牛棚,懂了。

    她颠颠地去抱起草了,放在大牛跟前。

    大牛卷走一撮草,就自顾拉起磨来。

    秦浅浅一喜,她去洗了手,在磨石眼上放米。

    一人一牛配合得十分好。

    姜棉是闻着香味起来的。她侧头看了眼旁边,三宝还在,秦浅浅已经起了。

    看来是秦浅浅在做早饭。

    姜棉对这个勤劳的崽崽很有好感。

    姜棉洗漱好就出门。

    “嗬嗬!”棉棉,你起来啦!

    顾偃宁凑在姜棉跟前,吧唧一下亲在她的唇上。

    “嗬嗬。”早安吻。

    他可是等了一晚上,才把这早安吻送出去的。

    姜棉原本还有些迷迷糊糊,现在瞬间清醒了。

    还早安吻,怕不是在暗暗报昨晚那晚安吻的仇吧。

    “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以往不是都和大宝一起起的吗?”姜棉毫不客气地掐着顾偃宁的脸,嗯,手感还挺好。

    “嗬嗬。”我昨晚抓到刺客了。

    “刺客?”姜棉有些惊讶,“你确定不是小偷吗?”

    “嗬嗬。”肯定不是,他带了一把大刀。

    “嗬嗬。”我带你去找他。

    顾偃宁打开顾大雷屋子的房门,姜棉被里面的情形给迷惑了。

    “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个丧尸隔着衣服“啃”一个黑衣人。他们还知道节制,没有将人真的咬了。

    而那个黑衣人,已经快要吓死了。

    一帮大男人,对他这个大男人,动手动脚。他快要恶心死了!

    他本来想着自我了结的,哪知刚准备咬了嘴里的毒囊,下巴就被这群丧心病狂的人给卸了。

    刚摸到他的大刀打算给自己一个痛快,手也被他们给卸了。

    刚想以头抢地,这群人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将他倒拎着,像是倒米一样将他甩来甩去。

    现在,他们终于玩够了,又开始啃他了。

    而他,已经无力反抗。

    姜棉将顾大雷他们挥开,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黑衣人。

    黑衣人像是看到了曙光,“啊啊啊!”

    “谁让你来我家杀人的?”

    “啊啊啊啊!”

    黑衣人要泪奔了,他说不出话啊。

    姜棉见状,将他的下巴复位。

    黑衣人动了动酸得不行的下巴,“窝四撒嗖,窝四不会粗卖窝组顾的!”

    姜棉将黑衣人的下巴再次卸了,她站起来,“既然这样,顾大雷,动手吧。”

    顾大雷听了姜棉的话,便朝着黑衣人走近。

    黑衣人以为顾大雷要羞辱他,他忙挪动身子,眼看顾大雷越来越近,他“啊啊啊”地大喊起来。

    他说他说!

    死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干净地死去。

    “大雷,让他说。”

    顾大雷将黑衣人的下巴复原。

    “是柳家,柳家给了银钱,让我来杀你们。”因为知道这家人挺能打,便请了云烟阁杀手排行第十六的他。可怜他还没开始动手,就被人给捉了。

    姜棉眼睛眯起,“给了你多少钱?”

    “一百两。”

    姜棉嗤笑一声,“钱呢?”

    “在我身上的钱袋子里,他们只给了五十两。”

    顾大雷从黑衣人怀里搜出了一个钱袋子,钱袋子里除了五十两银子,还有好几张百两面值的银票。

    姜棉将它们都收入囊中。

    黑衣人看得心痛不已。

    只是黑衣人没能心痛多久,因为他很快就成了顾大雷的同类。

    出了顾大雷他们的屋子,姜棉心情颇佳。

    “顾偃宁,你这批小弟,智商都很不错!能听懂人的话,让他们做什么就懂得做什么,不比以前的七阶丧尸差。”

    “嗬嗬。”我也觉得他们挺聪明的。

    以前五阶以下的丧尸,都听不懂人话,现在初阶的都听得懂了,不错不错。

    -

    “浅浅?怎么是你?”大宝揉着眼睛,出现在厨房门口,看见正在做早饭的小小人儿,有些惊讶。

    “顾岂!你起床了啊,我这有做好的红豆糕,你要不要尝一尝?”

    大宝听到自己的大名,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别喊我顾岂,喊我大宝就行了。”

    “啊、啊?”秦浅浅不是很能将书中那运筹帷幄的男子跟大宝两个字联系在一起,她决定转移话题,“你要不要吃个红豆糕?”

    大宝点头。

    红豆糕不是很甜,却带有一番清香。

    “好吃吗?”

    大宝点头,挺好吃的。

    秦浅浅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那你再尝尝这个萝卜糕。”秦浅浅将一块萝卜糕递给他。

    大宝看着秦浅浅自己笑得慈祥,如果他眼睛没花的话,秦浅浅脸上的笑容确实是慈祥的笑容,心里只觉得怪异。他接过秦浅浅的萝卜糕,是咸口的。

    “我帮你烧火吧。”

    “好啊!我刚好做肠粉!”

    秦浅浅找来一个圆形簸箕,洗干净,铺上一层白布,便把米浆淋上去,随后放上几勺剁碎腌制好的瘦肉,便放进锅里,盖上了锅盖。

    姜棉找来时,秦浅浅已经做好了一份肠粉了。

    “爹,娘。”

    “顾叔叔,姜姨,你们来啦,来尝尝我做的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