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遇见小幸福 > 第一百一十一章我搬砖也可以养活自己的
    陈晓宇在房间里听到了一些陈建忠和护士姐姐的谈话,又看到了爸爸着急的样子,担忧的问道:“爸,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孟叔叔他们出事了?”

    “别胡思乱想,等会救护车回来了就知道发生什么了。”陈建忠在心里已经严重的怀疑出事的警察就是孟国华一伙人了,就是不知道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陈建忠和陈晓宇都因为刚刚的事情,让两人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父子两都不再说话,病房里变得安静了起来。

    时间飞快的流逝,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出去的救护车还没有回来,而陈晓宇的点滴却快要见地了。

    “我去叫护士过来帮你拔针!”陈建忠虽然有些心绪不定,但还是时刻关注着儿子的,这时候看到点滴快要结束了,赶紧站起来说了一句就走出啊病房。

    陈晓宇的心情也有些复杂,现在的事情似乎变得更加的复杂了起来,没有想到只是约一顿饭,竟然出了那么多的事情,早知道就不该答应可馨学姐的。

    “唉,不知道小雪有没有被吓到,她胆子那么小,从小就怕事,今天竟然还动了手,都把别人打出血了,这时候不知道会不会在做噩梦。”陈晓宇又有些担心妹妹陈晓雪,胆小的她今天可是在离开医院以前都一直在哭,这次的事情很可能会给她留下一些阴影。

    等会儿回去以后,如果陈晓雪还没休息的话,还得好好的开导安慰一下她,不能让这些事情影响到她。

    还有一个相当严峻的事情,那就是回去以后必须先找套试题做一下,看看脑子是不是就此坏掉了。

    陈晓宇暗暗的打定注意,妹妹的心理辅导和自己脑子的问题是现在当务之急的,回去以后必须第一时间确定有没有问题。

    “陈晓宇对吧,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护士姐姐进来了,神情有点恍惚,但是职业素养挺好,进来第一时间就先询问了一下陈晓宇的情况。

    “头感觉好多了,就是肚子有点饿!”陈晓宇看这个护士姐姐和爸爸两人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于是想开一个玩笑,然而……

    “肚子饿很正经的,因为你刚刚进来的时候吐了太多了,回去以后先熬点粥喝一下,不要吃太油腻的东西,还有注意休息,然后每隔一天回来复查一次。”护士姐姐没有听出陈晓宇的幽默,陈建忠也一脸严肃的听着护士姐姐的叮嘱,不想遗落一个字。

    “好的,我记住了,谢谢你!”陈建忠帮陈晓宇按住针头的地方,然后向护士道谢。

    “谢谢姐姐!”陈晓宇也没有再起逗他们开心的想法了,礼貌的道谢以后安静的看着这个心情似乎很是沉重的护士姐姐离开。

    “爸,我们是现在就回家吗还是再等等?”陈晓宇有些纠结,如果回家的话,因为腿上有擦伤肯定不能自己走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爸爸背他,但是他现在都那么大个人了,还让爸爸背着感觉有点难为情。

    “我们再等一会儿吧?”陈建忠沉吟了一下,看着陈晓宇有些不忍的说道。

    “嗯,好的,我们就等救护车回来了看看情况再说。”陈晓宇没有反对爸爸的提议,孟凡是他最好的朋友,孟可馨也是妹妹的朋友,他们的爸爸据说也和爸爸成了知己,这样的情况下,当然得知道那个孟叔叔的是不是安然无恙才能走了。

    “小宇,你真懂事,你和妹妹都很懂事!”陈建忠摸了摸陈晓宇的头,微笑着说道。

    “爸,别乱摸我的头,现在我都还不确定它是否完好无损!”被陈建忠玩摸头杀,陈晓宇下意识的避开了一下,然后一脸不满的说道。

    “哈哈,儿子,你的头保证没有任何问题,还是和过去一样聪明伶俐的。”陈建忠终于还是被儿子逗笑了,笑着笑着却又有点心酸。

    “希望这样吧,不然我这辈子可能就废了,不过也没有关系,我身体那么好,干工地也能够赚钱养活自己的。”陈晓宇对自己的未来似乎相当的乐观,连最差的后路都考虑好了。

    “干工地可没有那么好干哦!”陈建忠听到儿子的话,顿时乐了,他感觉儿子的这个想法有些危险啊,可不能让他以为在工地上干活是最容易的。

    “爸,您是不是瞧不起我啊,要不要我把身上的肌肉给您看看,算了,我就给您说一个事情吧,我一只手提一块二十多公斤的那种水泥砖,可以一口气上五楼,脸不红气不喘的那种。”陈晓宇说着本来想要炫耀一下自己的手臂上的那几块小小的肌肉的,但是微微动了动,发现自己擦伤的地方痛得不行,就只有说曾经做过的他觉得很光荣的事情当做证明了。

    “一只手提一块砖上五楼?你在哪里提的?”陈建忠有些不相信,虽然老母亲付兰花养孩子的宗旨是朴素,但是应该不可能让陈晓宇去搬砖的。

    “一个同学家里,她家住在最顶楼,想要在房顶上建一个花坛,我就去帮忙了!爸,您不知道,她家那个花坛所有的砖全部都是我搬上去的,不费吹灰之力!”陈晓宇一脸得意的说着,似乎这是一个很值得吹嘘的事情。

    “哟,看不出来哦,我儿子还有那么一手,那你那个同学的父母还有他自己呢,怎么全部都让你一个人搬了?”陈建忠笑着夸奖了儿子一句,接着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唉,说起这个事情,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听到陈建忠的问话,陈晓宇突然有些伤感了的说道。

    “嗯?什么意思?”陈建忠看到儿子突然伤感了起来,不解的问道。

    “我那个同学今年刚刚开学的时候请了好久的假了,她爸爸得了强直性脊柱炎,好像有些严重就去昆明治疗了,她也请假去照顾她爸爸了!”陈晓宇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似乎有些难过,声音相当的低沉,最后又看着陈建忠问道,“爸,我同学说强直性脊柱炎很癌症一样,是治不好的,是不是真的啊?”

    “强直性脊柱炎?我还没听说过这个病,改天找人咨询一下,那你同学的妈妈呢?”陈建忠思索了一下,发现自己还真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病。

    “她爸爸妈妈离婚了,好像也是因为这个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