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再次登门
    方林岩接下来继续道:

    “那瓶圣力药剂已经被我喝了,然后反刍陨金我也有大用处,这两件东西就都算作我的战利品,有反对的吗?”

    秃鹫和山羊都一起摇头。

    最后,方林岩将幸运卡牌:小王推给了山羊:

    “那么这件装备是山羊的了,有人反对吗??”

    山羊嘿嘿的笑着,直接就将幸运卡牌小王抓了起来,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这时候方林岩才道:

    “上古信物这件东西价值巨大,明显比其余的战利品要高一个档次,拿出去卖掉的话,恐怕会是一个天价。”

    “不过拿到它的时候,秃鹫你也同样出了力,并且你现在已经加入咱们小队,你变强也相当于是小队的实力变强,所以我和山羊都不反对你拿到它。”

    “我拿了两件战利品,价值也不算少了,山羊却只拿到了一张幸运卡牌,所以接下来秃鹫你得想办法弥补一下山羊的损失,你这边有问题吗?”

    秃鹫利浦尔此时已经兴奋得浑身上下都在微微发抖,说实话,他真的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可以染指如此强大的道具。

    这可是瞬间能让自己脱胎换骨,变成稀有二阶职业影舞者的强悍道具啊!

    听到了方林岩这么说,秃鹫利浦尔立即很干脆的道:

    “没问题!头儿,我现在就只是缺基础属性精神了,我待会儿主线任务的奖励,还有下个世界的所有收益都拿出来补偿你们,除了与智力有关的东西,其余的一概不要!”

    方林岩点点头道:

    “山羊你觉得呢?”

    山羊正在把玩着幸运卡牌:小王,然后心不在焉的道:

    “我都没问题的,我听头儿你安排。”

    方林岩便道:

    “好的,那么我们就来说一说接下来这些无法带出本世界的贵重物怎么处理,你们有好的建议吗?”

    山羊道:

    “我的建议是分开处理,免得被一锅端了。”

    秃鹫道:

    “我倒是知道土图加星港当中,有好几家古老的私人银行的信用其实都很靠谱的。”

    “比如谢支汉银行,足足都有七百多年的历史,这种银行将自己的声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比如土图加星港当中的那位领袖马萨尔的财富当年就被保存在了谢支汉银行当中,这笔财富并不比双子大厦的房契逊色,而且当时马萨尔就只留下来了一个儿子,堪称是四面皆敌,而马萨尔的儿子后来还失踪了。”

    “在这种情况下,谢支汉银行的人依然像是一条忠实的老狗那样,承受住了巨大的压力为马萨尔守护着这笔巨大的财富,直到马萨尔失踪的儿子归来,然后拿出了信物和当年约定的口令,这才物归原主。”

    听到了秃鹫的话以后,方林岩顿时就意动道:

    “如果真的如此靠谱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试试啊,反正就算出什么问题也不是亏不起,你们觉得怎么样?”

    秃鹫和山羊商议了一下,然后查资料进行了了解,于是便很快的筛选出了三家银行。

    这三家银行就像是秃鹫说的那样,都是历史悠久,十分重视自身的信用维护。

    甚至有一家金雀花银行为了赔偿客人的损失,不惜整整两代人前仆后继的还债,为此耗尽心血,一度被当成商场上的正面例子来进行宣传赞美。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方林岩眉头微皱,因为他赫然感觉到自己放出去的机械矛隼不大对劲。

    此前它明明是在空中滑翔着的,忽然之间就像是有一层无形的力量将其彻底禁锢住,令其只能在固定的十几平方米内活动。

    按理说此时就应该迎来对方雷霆万钧的一击了,可是周围的一切都很正常:

    河水在安静的流淌着,

    夏蝉伸出口器刺入树皮,吮吸一口树汁后继续开始求偶的叫声,

    远处的吉普赛篷车边,篝火燃得异常的旺盛,还有身穿波西米亚风格绚丽裙衫的女子在欢笑跳舞.....

    似乎还出现了有节奏的轻微鼓掌声音。

    方林岩轻轻的嘘出了一口气:

    “既然现在都还没有动手,那么就应该是在示威亮肌肉了......”

    然后,方林岩就见到了一个熟人的身影出现在了视野里面,

    这个人正是血骑士克雷斯波,他双手摊开,嘴角带着微笑朝着这边走来,

    而他的身后则是跟随着另外一名看起来很是眼熟的人:那名看起来很有贵族风范,彬彬有礼的老人。

    猎王的管家:阿尔特巴!

    这时候,山羊和秃鹫两人也是发觉了异状,立即大吃一惊,很干脆的站起身来。

    方林岩却摇摇头道:

    “不用紧张,他们如果是来找麻烦的话,早就动手了,走吧,对方既然做足了礼节,那么我们也不能失了风度。”

    于是接下来方林岩也是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山羊和秃鹫迎接了出去,

    走出汽车旅店门二十米之后,方林岩率先大步上前,先和血骑士克雷斯波撞了撞拳行了个礼,然后来到了阿尔特巴面前与之握手,同时笑道:

    “阿尔特巴先生深夜来访,肯定是有要事要找我吧。”

    阿尔特巴微笑道:

    “是的,因为上一次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打听了一下之后,特地拜托了一下克雷斯波先生带领我们前来,免得我连致歉的机会都没有。”

    方林岩耸耸肩道:

    “其实,无论是契约者还是殖猎者,都只是空间的棋子而已,需要遵循上位者的意志去互相厮杀。”

    “若论彼此之间的私仇,却真的是淡得很,所以无论如何,既然阿尔特巴先生礼貌前来,我还是愿意以礼相待,因为我相信一句话,没有永恒的爱恨,只有永恒的利益。”

    阿尔特巴微微鼓掌,颔首微笑道:

    “非常精彩的论述,其实今天贸然前来,首先是想要送上一件小礼物,以表歉意。”

    说着阿尔特巴便将手朝着后方一伸,已经拿过来了一个仿佛不锈钢陀螺的小玩意儿,表面闪耀着淡淡的紫色光芒。

    “我想,现在扳手先生最关注的,应该就是我们怎么找到你的。”

    方林岩点点头道:

    “没错,这件事关乎我们整个团队的生死,当然要密切关注。”

    阿尔特巴道:

    “这是因为猎王大人的一个朋友拥有一件道具,叫做索伦之眼的碎片,隔一段时间就能追踪目标的大致方位。”

    “当然,要想使用这件道具,肯定代价也很高。”

    说到了这里,阿尔特巴递出了手心当中的这小玩意儿:

    “这是安洛特干扰器,它是一件一次性道具,激活以后在十二个小时内,都可以将一百平方米内的指定人物屏蔽掉,使其无法被进行任何形式的追踪。”

    “这也是我奉命送上的一件小礼物,无论我们最后谈得怎么样,它都是你的。”

    “猎王大人说,这估计也是您现在最需要的一件东西。”

    方林岩笑了笑,直接就接了下来收下了,阿尔特巴有些讶异的道:

    “您就这么收下了?不用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里面有问题?”

    方林岩很干脆的笑道:

    “我虽然没有见到过猎王大人,不过,能够用你这样的人做管家的,至少是一个非常非常骄傲的人。哪怕是之前对我下手的时候,也是直接在明处动手,还不忘通知我一声。”

    “这样的一个人,若是在生死关头或者说面对强敌的时候可能会违背原则,但是在对待我这样的无名小卒的时候,肯定是不屑于玩什么小动作的。”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阿尔特巴终于真诚的微笑了起来,之前他脸上的笑容是礼节性的面具,不过这一次看得出来,此时的微笑才是他心中真实的内心表达想法。

    方林岩这时候继续道:

    “阿尔特巴先生这一次来找我,想必还是为了盾牌掌握这本技能书吧?”

    “而且,因为我之前已经展示出来了拥有支配墨耳忒斯的能力,所以强来并不是什么好主意,猎王大人这一次应该给了你不小的权限来办这件事,我说得应该没错吧?”

    阿尔特巴微微点了点头,面色有些凝重了,因为在谈判当中最忌讳的,就是被对方猜到了底牌。

    但方林岩的下一句话就让阿尔特巴有些如释重负。

    “三个条件。”

    “只需要满足我三个条件,这本盾牌掌握技能书就是猎王大人的。”

    阿尔特巴点点头,郑重的道:

    “好,你说。”

    方林岩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个条件,我要那支谎言之笔。”

    阿尔特巴微微一愣,不是因为方林岩这个条件苛刻,而是因为这个条件宽松。

    其实谎言之笔貌似品阶很高,但最大的用处,就是用来豁免掉任务失败的惩罚,除此之外,能派得上用场的时候很少,所以是不折不扣的冷门道具。

    并且谎言之笔现在已经被多次使用,剩余下来的使用次数顶多就只有两三次,甚至运气不好也就只能使用一次。

    于是他很干脆的道: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