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一百零八章 悍然斩杀!
    盖丘山在倒计时完毕之后倏然突前,他手中已经重新握持上了那一把晦暗无光的匕首。

    在他突前的时候,整个人在瞬间模糊了一下,仿佛空间都在瞬间被割裂,锋芒毕露!

    然后就听到了仙妮亚哀叫一声,腹部竟是多了一条长达七八厘米的伤口,伤口皮肉翻卷,却并没有流出任何鲜血,只是伤口处的血肉都被笼罩上了一层死灰的颜色,看起来就充满了压抑感。

    盖丘山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残忍的微笑,

    是的,他喜欢这种匕首切割过人肉体的感觉,也喜欢听到这种旁人因为痛苦传出的哀号声,而这把匕首上面附带的麻痹诅咒和痛苦诅咒,更是会令仙妮亚的移动速度再次降低。

    说实话,之前仙妮亚那六亲不认的一箭,捅得连盖丘山的心里面都生出了不适的感觉!

    所以这个本性残忍的家伙已经决定,至少要杀仙妮亚半个小时,才能让他重新变得兴奋起来!

    再次受伤以后,可以看得出来仙妮亚果断的使用了治疗药水,只是治疗药水虽然能恢复生命,却无法驱散伤口处的负面效果,她的奔跑速度再次减慢了不少,已经完全无法甩开盖丘山若跗骨之蛆一般的追踪了。

    她勉强避开了盖丘山的又一次划击,可是避开了匕首,另外一边却空门大露,被盖丘山猛的一记鞭腿就抽在了左肋下,甚至能听到瘆人的骨折声,至少断掉了两条肋骨。

    仙妮亚中了这一腿之后,死死的咬着下唇,双目当中却骤然闪耀出一种兴奋而狂热的光芒,在骤然之间借着这一腿之力飞跃了起来,

    然后.....凌空转身!!

    她在半空当中旋身的时候,那条破破烂烂的波西米亚长裙也是随之旋动,在阳光下,这条长裙就像是一朵灿烂斑斓的鲜花那样为之开放。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她的手中,竟然多了一把黑鞘赤纹的武士刀,刀柄上竟是写着“菊一文字则宗”六个字!

    刀身周围闪耀着银色光芒,

    这.......赫然是一件银色剧情装备!

    随着她的旋身,手中的“菊一文字则宗”也是在瞬间以弧形被拔出,紧接着一大半雪亮的刀刃都直接蒸发了似的,消失在了半空中,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长达五六米的雪亮弧形光轮,对准了盖丘山迎面飞来!

    此时盖丘山刚刚才踹出一记鞭腿还没收脚,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道五六米长的弧形雪亮光轮已经是斩到了他的面前。

    这一瞬间,猎人就变成了猎物!

    面对如此危机,盖丘山瞳孔收缩到了极致,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恐惧的嘶吼,只来得及将匕首挡在了前方。

    然而这是匕首并不是盾牌,那雪亮弧形光轮没有丝毫阻碍,从他的胸腹之间一掠而过,紧接着就斩向了后方的一栋石楼,将这石楼都斜斜的切成了两段,轰然倒塌之后才湮灭在这世上。

    不仅如此,雪亮弧形光轮透过盖丘山胸腹的同时,上面更是仿佛带着极强的寒气似的,直接将盖丘山冻结在了厚厚的冰层里面。

    仙妮亚的身形也是随之在瞬间消失,再出现的时候已是在盖丘山的面前!

    她握持的“菊一文字则宗”是一张底牌,用攻击冻住盖丘山是第二张底牌,此时使用的这“心灵传动”卷轴........则是第三张底牌!

    这一瞬间,三张底牌尽出,这就是要图穷匕见彻底梭哈!

    然后仙妮亚面容扭曲,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嘶吼,将手中雪亮的半截断刃一挥,

    ......怒目圆睁的盖丘山便被一刀两断,一道血泉直冲天际!!

    ***

    事实上,盖丘山是一个极其谨慎的人,

    谨慎到了他的身上若是没有三张底牌的话,那么绝对不会停下来与人交战的。

    截止到他被仙妮亚干掉,他的身上依然有两张可以反败为胜的底牌没有用出来,可是,死亡来得真的是太突然了,盖丘山几乎是在瞬间被秒杀,根本连用出底牌的时间都没有!

    看着面前盖丘山的被斩首的无头尸体和首级迅速变得透明,化作数据流消失,仙妮亚终于失态的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得歇斯底里,笑得甚至带着疯狂,全然没有了之前的优雅华丽。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的仙妮亚整个人都朦胧在了一片血色的光芒当中,她这样散发着红光走在大街上,简直就像是夏夜里的萤火虫那样的鲜明出众,想要不引起别人的注意都不行呢。

    整整过了十几秒之后,仙妮亚才平复了心情,有些玩味的看着十几米外默不作声的方林岩道:

    “嗯?扳手,你做事真的很是出人意料呢,我还以为你会抓紧时间逃走的?”

    方林岩微微摇了摇头:

    “我一逃的话,你就肯定会第一时间追上来,与其这样,还不如站在原地不动更省心。”

    仙妮亚微笑了起来:

    “真是聪明,我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其实,我刚才斩出来的那一记秘剑拔刀斩是同时瞄准了盖丘山和你的呢,并且我算准了你在猝不及防下也是避不过去,可是,你却仿佛早知道我会出手似的,提前一步就闪避了过去,嗯?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方林岩默然了一会儿道:

    “因为我早就知道,你近战非常强悍。”

    仙妮亚摇头道:

    “你不可能知道的,因为看过我出刀的试炼者无一例外,全部都死了,我很确信这一点。”

    方林岩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道:

    “若我记得没错的话,你最初的时候跟着的老大是疯狗吧?”

    仙妮亚道:

    “对。”

    方林岩接着道:

    “疯狗当时树大招风,在老巢皮革仓库遇袭,你明明是疯狗的核心成员却幸免于难,你对外的说辞是因为有事情迟到了.........可是,你当时根本就没有迟到!你是准时到达了的,然后,硬生生的用刀杀出了一条血路逃了出去,让前来围剿的人都死了三个,我没说错吧?”

    仙妮亚点了点头道:

    “是的。”

    方林岩道:

    “真巧的是,我进入世界以后,跟着混的就是一个叫卢肯上尉的家伙,大概是因为钢拳兄弟会当时人手不够的缘故,所以那一次围剿的时候将他也抽调了去,而回来以后他就说起来了这件事。”

    “本来我对这件事并没有上心的,但后来我加入了团队以后,发觉你居然有可能会和这件事有交集,所以就仔细的去调查了一番,结果显示你确实说了谎!而且,被你杀掉的那三个人的实力非常强,这就只能说明,你的刀术之强悍,很可能在弓术之上。”

    “说起来大概也真是巧,被你杀掉的那三个人都是属于实力强但是性格桀骜不驯的外围成员,并没有归入钢拳兄弟会的正式编制当中,所以后来领队者上报伤亡的时候,有可能是出于要显示能力(哥带队出去零伤亡就扫平了一次叛乱),有可能根本就没将这种外围成员当成自己人,所以就没有上报他们三人的死,否则的话,依照欧米的能力应该能看出蹊跷来的,那么盖丘山或许就不不会中招了。”

    仙妮亚“哦”了一声,恍然道:

    “原来是这样,你不说出来的话,我还真的不明白其中的原委呢。”

    方林岩看着沐浴在了浓郁血色光芒当中的仙妮亚,忽然道:

    “我也有一个问题,之前的盖丘山哪怕是残废了,其剩余下来的生命值也应该是在四位数以上,你只用了两刀就杀了他,这样恐怖的伤害,再配合你现在身上的异状,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

    “你应该是做了杀人犯这个里程碑的吧,我只做到了凶手这一步,要求杀掉亲手杀死十名人类(其中必须包含五名人类女性或儿童)的时候就做不下去了,你接下来做了多少步?又杀了多少人?”

    仙妮亚用手掠了掠散落的发丝,巧笑嫣然的道:

    “也没多少,几百个人吧,我现在也只是将称号提升到了人类之敌而已,距离最后一步种族灭绝者还早呢。”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道:

    “倘若我没猜错的话,你之所以要杀野猫,应该也是与这个称号有关。”

    仙妮亚嘻嘻一笑道:

    “你可真是聪明,聪明得我都有些不忍心杀你了,是的!获得了人类之敌的称号以后,就拥有了一个独特的能力,血气吸收!”

    “这能力非常强悍,只要你杀掉一名契约者,就可以将其死亡时候散佚的血气吸收,暂时储存起来一段时间(30分钟),在这段时间里面,你可以用吸收来的血气强化某一次攻击,使这一次攻击必然会出现三倍暴击!”(血气吸收的CD时间是24小时)

    方林岩看着仙妮亚手中的那一柄断掉的长刀,知道这应该是一把仿品了,真正的菊一文字则宗是在历史上都斩出了自身赫赫威名的武器!应该不会因为发动一个技能就断掉,但也一定价值不菲。

    方林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切前因后果都在他的心中徐徐流淌而过,

    这样说起来的话,盖丘山死得真的是一点儿都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