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一百二十章 鉴定
    他说完了这句话以后,周围的一干人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将他看着,千分之一毫米的加工公差代表着什么?相当于误差不会超过一根头发丝的五十分之一!而教科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人的手工锉削精度极限是千分之十毫米。

    也就是说,方林岩的这项能力是甚至超越了普通人极限的五倍!!!

    在一帮人“你就吹牛逼”吧的眼神里面,方林岩也不想多说什么,很干脆的准备转身离开。不过精明的唐老板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走他,因为方林岩之前给顾少的三百块报价给他留下来了深刻的印象......

    所以唐老板非常热情的招呼着方林岩进去坐一会儿,反正也没事。

    听到了唐老板这句话,方林岩愣了愣,这才想起来自己跑来这里的目的,并且自己目前的状况肯定是缺钱的,于是便道:

    “呃,我来这边其实还是有点事,是这样的,阿凯你认识吧?”

    唐老板愣了愣道:

    “爆能改装的那小子?认识啊,不过他现在应该跑路了吧。”

    方林岩道:

    “是这样的,之前我和阿凯是认识的,他两个月之前说貌似很缺一批缺少ACSchnitzer特制的升程凸轮轴的零件,所以我就做了几个来找他,可是他现在这样子估计是对我的货没兴趣了.......”

    唐老板听了方林岩的话,顿时就是眼前一亮道:

    “当然缺当然缺!最近貌似上面查得紧,欧洲那边的货源都断了差不多三个月了,ACS的零件现在比正常情况下涨了三倍!”

    说到这里,唐老板顿时迟疑了起来:

    “不过这零件是你自己做的?不是ACS原厂的?”

    方林岩淡淡的道:

    “我不敢说比原厂的强,但至少也不会比原厂的差。”

    唐老板眼睛转了转,正要说话,方林岩已经从背包里面拿了个袋子出来,还散发着淡淡的葱油味儿,因为这是他早上买包子时候送的袋子,里面装的就是三个他自己做出来的升程凸轮轴的零件。

    方林岩直接将袋子放到了桌面上道:

    “唐老板,你先拿这三个去试试看,您也是行家,货对不对,一上手就能掂量出来,咱们先不说钱,我下次过来的时候,再说后面的事儿,您看怎么样?”

    方林岩既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他还有之前修理顾少的车辆这件事做铺垫,唐老板一巴掌就将旁边望眼欲穿的邓总监扒拉开,笑呵呵的将东西收了起来,一个劲儿的要留方林岩吃饭。

    方林岩留下来和他们吃了个工作餐之后,心里面挂念着事情,和唐老鸭交换了电话号码后,便很干脆的摆手推辞离开,便回家继续沉迷于无人机和机枪炮台的改装当中了。

    ***

    第二天方林岩照例又是晚睡晚起,沉浸于美妙的搞机过程中,直到饿了才想到要去吃饭,这时候都下午两点了。

    但他刚刚走到楼下的时候,身上携带的智能手机却响了,方林岩接起来以后,却发觉是唐老板打来的,先问了几个昨天的技术问题之后,便发了个地址过来,说是他找朋友问到的。

    这时候方林岩才想了起来,昨天中午一起吃工作餐的时候,方林岩就询问唐老板知不知道哪里有很专业的皮革商,自己的长辈有一个看起来很是名贵的钱包被划了条口子,这个钱包对他的纪念意义非常重,所以耿耿于怀甚至影响到了身体的健康,所以想要想法子将这钱包补上。

    当时方林岩是觉得唐老板这个人应该是长袖善舞,在社会上交际很广阔的这种人,反正现在自己都算是他的半个员工了,也用不着和他客气所以干脆就找他帮忙了。

    没想到唐老板还真上了心,在电话里面就直接给了他一个地址,说那里有好几家典当行,而典当行里面则是有专门鉴定皮草的专家,不过唐老板在里面也没有熟人,方林岩就只能自己进去问了。

    挂断电话以后,细心的唐老板怕方林岩记不住,还特地给他发了一条记录地址的短信过来,看着这条短信,方林岩恋恋不舍的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家门........那种宅男对自己房间的眷恋,个中滋味不亲身经历怎么能体会得到啊。

    然后方林岩微微叹了口气,只能转身去了公交站台,预备先去三公里外的地铁站,然后再从地铁站过去目的地。

    整整两个半小时以后,转了三次地铁的方林岩来到了目的地,他现在所住的地方是泰城的东南角,而目的地这里乃是泰城的西北角,恰好是在对角线的位置,这里的地名叫做观舶区,属于白天冷清晚上热闹的那种。

    本地最大的红灯区,酒吧一条街,赌场都是云集于此,人口密度最高,当然,治安肯定也是最糟糕的。

    出了地铁以后,方林岩快步前行,没多久就来到了标记着十九大道的路牌这里,然后就发现了他要找的店铺:帕文质押行。

    这一处质押行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因为它一左一右都是两家豪华赌场,正前方则是一家停车场都足足有足球场大小的夜总会,气派至极。

    毫无疑问这几家店都是不折不扣的销金窟,不过正因为开销大的缘故,所以客人难免就有手头紧的时候,于是就会来照顾这家质押行生意了。

    因为现在还是下午,所以质押行虽然开着门,却也显得相当的冷清,方林岩也没有贸然进入,摇了摇旁边的黄铜铃铛,便有一个身穿西装背心的侍者走了出来,也不问来意就微笑着请他进去。

    走进去以后,方林岩发觉这里面居然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宽敞明朗装饰得和会客室一样。

    沙发是真皮的,头顶上的水晶吊灯起码都值个几十万,对面的落地玻璃长窗旁边的天鹅绒窗帘也是名贵非常,阳光也是从外面照射了进来,墙壁上还有带角的鹿角装饰,整个布局都给人以休闲,温馨,随意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的放松了下来。

    紧接着,侍者又笑容满面的端来了一个托盘,上面是一杯浓香扑鼻的咖啡,旁边还有半杯牛奶,方糖。

    方林岩很是淡然的接了过来,将牛奶和方糖都倒了进去,搅拌了一下喝了两口,侍者这才微笑道:

    “先生,请问您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方林岩便开门见山的道:

    “我有事情想要找一位皮革方面的行家请教鉴定一下。”

    侍者在这里干了好多年,什么人没见过?听了以后只当时方林岩要典卖东西的遮羞布台词而已,便微笑道:

    “好的,您请稍等。”

    方林岩道:

    “好的。”

    大概只是隔了几分钟,从里面就走出来了一位头发有些乱蓬蓬的中年男子,还叼着一个烟斗,他身上的穿着有些随意,不过举手投足当中的那种贵族的散漫气质却是十分明显,他进来以后直接就很吩咐侍者去倒水,然后看了方林岩一眼道:

    “我叫邓兰特,在这家质押行干了三十六年,一旦有皮革方面的货物都是由我出面估价的,所以我的收费不低,一次五千块,你自己考虑一下。”

    方林岩愣了愣道:

    “好,没问题。”

    邓兰特便直接伸出了手,方林岩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掏钱。

    收钱以后,邓兰特便道:

    “好,把你要我估价的东西拿出来。”

    方林岩便将随身携带的灵魂装备:饥饿的兰尼斯特提利昂先生拿了出来,放到了桌面上。

    此时的它处于封印状态,只要不沾染到鲜血,那么就不会有那可怕的诅咒产生,哪怕是常人都可以触摸。

    邓兰特本来很是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就要拿起旁边侍者新送来的咖啡喝一口,可是,他在转头过去喝咖啡的时候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明明嘴唇都沾到了咖啡,却一下子就将咖啡放下了,他放得是如此的急切,以至于连咖啡荡出来了不少都没注意到。

    然后邓兰特坐到了桌子面前,眯缝着眼睛多看了几眼便直接去了后面用清水洗手,又拿起来一块雪白的毛巾将手慢慢的擦干,这才重新郑重的用双手捧起来了这只黑色钱包用放大镜查看。

    仔细看了一会儿之后,又特意拿到了阳光下再次查看,这才慢慢的走了回来将钱包放下道:

    “你的这只钱包很不简单。”

    方林岩笑了笑道:

    “或许吧。”

    邓兰特凝视着钱包道:

    “它第一眼看起来颇为简单朴素,很容易就被当成廉价的地摊货,实际上走的却是简约含蓄的风格,起到的其实是以少胜多、以简胜繁的效果。”

    说到这里,邓兰特慢慢的伸出手,用左手的小指头慢慢的在钱包上摩挲着:

    “一旦上手之后,就能感觉到它的天生不凡-------表面的黑色皮革相当的柔软滑腻,触感一流,仔细看去就能发觉,皮革的面珠细致,皮性组织纤维象初生婴儿皮肤,皮质嫩滑,厚度适中,胎纹清晰,手感好、弹性好,柔韧性特别强。“

    “当然,这其实只是一款优秀钱包最基本的特质而已,连手感都不好的钱包,就像是带着梅毒的bitch,根本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它真正名贵的地方还是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