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七章 搞钱
    对于怎么在一穷二白的状态下搞到钱,方林岩之前就仔细考虑过,已经有了心得。

    他此时恢复了行动以后,直接从二楼楼台上跳了下去,很顺利的就落到了地面上,然后就对准了前方船只频繁停靠的码头区域小跑了过去。

    只用了五分钟不到的时候,方林岩就来到了码头区域,然后目光停留在了一处招牌上:

    “巨锚酒吧?嗯,不错,就是这里了。”

    此时虽然还未到上客的高峰期,可是这个酒吧当中的上座率至少都到达了八成。

    在推开酒吧的活页门的时候,方林岩看到了旁边的一张警局的告示,看制式和颜色应该与刚进入世界时那张同款,此时靠得近便顺带看了一眼。

    原来上面说最近白教堂区域有杀人犯作案,若是有人掌握了相关线索,或者是直接目击,那么请来警察局说明情况,倘若贡献出来的消息最后被确认对破案有用,那么一位叫做杜立德的先生为此提供了三镑十一先令的奖金。

    对于这件事方林岩只是一扫而过,并未留意。

    酒吧当中迎面而来的就是热气和粗鲁叫喊声组成的声浪,几盏斑驳的铜制烛台让里面的光线不算那么昏暗,不过墙壁上面半脱落的装潢,还有脚下嘎吱嘎吱作响的木地板充分说明了这个酒吧已经有一定的年头了。

    方林岩抽动了一下鼻子,对于酒吧里面这种体臭混合烈酒的气息显然很不适应,他适应了一下光线,发觉这里的吧台旁边有一个庞大的船锚,想必这就是酒吧名字的由来。

    吧台旁边悬挂的水草和海带装饰也是颇有心意,而干瘪的蒜头串则是此时每个酒吧的特色标配,因为传闻这玩意儿可以让吸血鬼厌恶,还能遏制瘟疫。

    或许是圣诞将至,酒吧里面的过节氛围还是颇为浓郁的,圣诞树已经支在了一角,当然上面还没有悬挂着的礼物,就连酒吧的年轻女招待都开始COS有着双马尾的小麋鹿。

    此时在这里喝酒的家伙,十有八九都是码头的装修工和船员。这帮粗鲁的家伙在喝上两杯的同时,总是会给自己找些乐子的,比如说顺手伸进女招待的短裙里面惹来一声惊叫,又比如来一把昆特牌或者玩一玩骰子。

    方林岩很快就选定了自己的猎物:

    一桌子扯着喉咙大喊的粗鲁大汉。

    他们大概是因为兴奋的缘故聚集在一起,好几个人都解掉了衬衫的扣子,露出了浓密的胸毛和汗津津的胸膛,正在用骰子和纸牌进行着热烈的赌博。

    方林岩故意走到了这桌子的旁边,然后叫住了穿梭的女招待:

    “美丽的小姐,非常抱歉要打扰您一下,请问德哈令先生来了吗?他约我晚上六点的时候在这里见面,可是现在已经是六点一刻了。”

    女招待看着方林岩淡淡的道:

    “先生,真遗憾,我并不认识你口中的德哈令先生。”

    方林岩叹了口气,知道女招待的冷淡肯定是因为自己的3点魅力了.......没办法,剧情人物就认这个。

    说实话,并且自己还要感谢铁树枝干额外加了一点魅力。否则的话,只怕女招待连话都不会多说。

    “啊?”方林岩立即做出了沮丧无比的表情:“噢上帝啊,我的兄弟还等着我把这颗大溪地黑珍珠换成金镑带回去!德哈令先生答应了会拿三十镑来购买这颗黑美人儿的!”

    (注:早期英国用储备黄金制造货币,英镑的含金量极高(接近100%),英帝国后来就把早期的“金镑”收回,添加非贵重金属重新铸造,所以后期的英镑含金量不断下降,早期一金镑价值大约为一英镑重的黄金,福尔摩斯探案集里面有记载,一个教师的年工资是30镑。1英镑=20先令=240便士,与现在粗暴换算的话,那么一先令为160元,一便士是13元。)

    女招待本来对方林岩毫无兴趣,不过一百镑的数字还是迅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因为这相当于她差不多十几年的收入了,紧接着她的目光就投向了方林岩的掌心当中,忍不住夸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天啊,它真美。”

    原来方林岩手心当中,真的是有一颗类似于黑珍珠的东西,它指头大小,浑圆剔透,通体黑色,充满了神秘感。

    这正是方林岩干掉仙妮亚之后找到的神秘东西,具备持有者死亡后必然掉落的属性。貌似必须要成为了空间正式招募的契约者才有资格鉴定,根据方林岩推测很可能是能换取功勋值的未知奇物,但并不妨碍方林岩此时拿它当成鱼饵。

    很显然,方林岩与酒吧女招待的对白立即吸引了其余人的注意力,周围这些喝得醉醺醺的家伙显然愿意找些乐子,有好几个人看到了方林岩手中的“黑珍珠”都发出了惊叹,甚至还有一个好心的老头子提醒方林岩:

    “小伙子,这样的贵重东西应该出现在第五街道的那些珠宝店的柜台上,如果我是你的话,立即就将它收起来马上离开。”

    方林岩感激的道:

    “是的,先生,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德哈令先生约好了我在这里见面的啊。”

    老头子叹息了一声正要说话,冷不防旁边就挤过来了一个膘肥体壮的家伙,额头上缠着黑色的布带,敞着怀露出了毛茸茸的胸毛,鼻子却是朝着右边歪的,二话不说直接就伸手对准方林岩手中的黑珍珠抓了过来,骂骂咧咧的道:

    “哪个狗娘养的又在这里卖假货?”

    这家伙一口就将方林岩手中的黑珍珠定义成了“假货”,显然打的就是抢到以后就不认账的主意。

    不过,这歪鼻子大汉本来就喝得醉醺醺的,反应必然降低,加上方林岩的敏捷达到了9点,已经差点就是普通人的一倍了,所以他这一抓怎么可能得手?

    方林岩一缩手,就将“黑珍珠”给拿了回去,放进了怀里,遗憾的叹了口气道:

    “算了,既然德哈令先生不在,我就走了。”

    然后方林岩便对女招待道:

    “美丽的女士,如果德哈令先生来了的话,请您告诉他,我明天这个时候会再来,让他等着我,如果交易达成了,我会用五镑表示我的小小谢意。”

    说完了以后方林岩故意惋惜的叹了口气道:

    “可惜这里好像没有二十一点玩,否则的话我还可以玩几把等他。”

    女招待听到了五镑的感谢费以后,眼前顿时一亮!立即觉得面前这年轻人变得分外帅气了起来,她立刻毫不犹豫的道:

    “怎么会呢?先生,二十一点是我们酒吧里面的主流玩法了。”

    她还没说完,已经被那歪鼻子大汉一把扒拉开去,然后这家伙挤出了一个自认为最有亲和力的笑容道:

    “兄弟,我们这边正要开玩二十一点,来一起吧。”

    方林岩用怀疑的眼神道:

    “我可不喜欢玩欠债局!当场现金结清?”

    歪鼻子大汉立即大声道:

    “当然!我可是有名的诚实索普!”

    说着便示意旁边的手下凑钱,很快便凑了差不多两镑左右的零钱出来。

    方林岩点了点头,便坐下和他们开始牌局,顺手就将看起来鼓鼓囊囊的黑色钱包“兰尼斯特提利昂先生”放到了旁边,咳咳,尽管里面是空的。

    虽然方林岩并没有拿出现金,但是这帮心怀叵测的家伙却分明想要赢光他身上的钱,进而谋求价值连城的黑珍珠,也根本没有要求他打开钱包验资。

    在索普和他的爪牙看来,他们几个人和方林岩这个一看就是菜鸟的家伙玩牌,要不了几分钟就能让他光着屁股哭爹喊娘的离开酒吧,并且留下身上之前的东西。

    可是,索普却不知道,在方林岩所处的那个信息爆炸的年代里面,二十一点已经被分析研究到了极致!

    一位传奇的赌徒/天才数学家爱德华索普就是从二十一点入手,横扫拉斯维加斯的各大赌场,甚至为二十一点制作出来了著名的数学模型,那就是凯利公式。

    这玩意儿能对21点游戏中每次下注的多少进行量化计算,胜算大的时候下注多,胜算小的时候下注少,拉斯维加斯甚至将他列入了黑名单。

    方林岩恰好就在网上玩过二十一点(背着徐叔偷偷的),他虽然称不上数学家,但他拥有足够的冷静和智慧,能准确的记出打出来的每张牌,能用凯利公式在瞬间进行心算........也就代表着此时他在玩二十一点上几乎是无敌的。

    时间就在赌局的输输赢赢当中迅速流逝,大概十几分钟之后,索普一干人就面面相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这群人竟然被一个菜鸟在牌桌上给血洗了!输得连裤袋里面最后一个便士都交了出去。

    关键是旁边围观的人还很多,他们连耍赖都没办法。毕竟现在可是众目睽睽,真的做出翻脸耍赖这种事的话,肯定会被到处嘲笑宣扬一番,一旦赌品败坏名声臭了那么以后就别想在这附近玩牌了......看到熟人也抬不起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