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八章 还有谁?
    偏偏这时候,方林岩居然还做了一件很拉仇恨的事情,他叹了口气道:

    “早知道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码头附近的家伙果然满脑子都是肌肉,赢得太轻松了真没意思。”

    这一下真的是开地图炮嘲讽了,整个酒吧大部分的赌徒都阴沉着脸站起来,有几个喷着酒气的家伙甚至直接来抓方林岩的领口,却被他反手打开,然后大声道:

    “我有说错吗?你们这是输不起要动手了,然后进一步证明脑子里面真的全部都是肌肉吗?”

    一个头发花白的鹰钩鼻老头站了出来,阴冷的道:

    “小子,你以为自己赢了几把就是赌王安德森了(本世界的一位赌博高手),这里是巨锚酒吧,可不是你可以随便来撒野的地方!”

    方林岩反唇相讥道:

    “就算是安德森出现在这里,我也能击败他!如果你觉得我在胡说八道,那么为什么不停止你那可笑而拙劣的耍嘴皮子行为,坐到这里来击败我!”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索普这几个人立即用看死人一样的眼光看着方林岩。

    很显然,方林岩犀利的反驳让这鹰钩鼻老头生气了,他的两边脸颊露出来了不正常的红晕,然后顺手拿起来了旁边的圆顶礼帽走了过来,坐到了方林岩的面前,用一种冷酷的语气道:

    “那么,如你所愿。不过,小子,最近半年很久都没有人惹我这么生气过了,所以如果你输了的话,我要你的鼻子!我会让泰晤士河里面的鱼在清晨来临之前有点东西垫垫肚子!”

    方林岩满不在意的道:

    “没问题,老头,如果你赢了的话,我的鼻子就是你的。可是,我对你的鼻子没有任何兴趣啊,你得换个赌注。”

    鹰钩鼻老头掏出了一个钱袋,拍在了桌子上,一字一句的道:

    “这里面有十镑!”

    方林岩比了个手势,然后让他打开,鹰钩鼻老头大怒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觉得我,伟大的杰登船长在骗你吗?”

    方林岩扬扬眉毛:

    “先生,这是规矩,你去俱乐部玩过牌吗?”

    鹰钩鼻老头眼中的狠辣光芒一闪而逝,很干脆的就将钱袋里面的英镑倒了出来,让这些可爱的东西叮叮当当的滚了一桌子,然后对着旁边比了个手势。

    于是另外一个挽着袖子,颇为强壮的中年男子也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漠然的丢出了六镑:

    “小子,我大副戈登也要和你赌,我要你的大拇指!”

    方林岩吹了一声口哨:

    “很好,如果在接下来的赌局当中我付不出账的话,我的鼻子和大拇指就是你们的了.......那么还有哪位先生对我身上的器官有兴趣的?”

    隔了几秒钟之后,方林岩挽起了自己的袖子,做了一个开始赌局的手势。

    然后.....这一次方林岩只用了十五分钟,就将这两个家伙面前的金镑给赢了过来!

    这帮赌徒自以为是总结出来的高明赌术,在领先了数百年的先进概率学和数学总结出来的公式面前,完全就像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秃头男人遇到了身穿包臀裙S型曲线的志玲.人妻.娃娃音.姐姐那样,迅速一泻千里,溃不成军。

    方林岩耸耸肩,将大副戈登面前最后的两个先令抓了过来,顺手抛给了旁边的女招待,然后站起来整了整领结,摊开手诚恳的道:

    “还有谁?”

    酒吧里面一片安静。

    方林岩遗憾的叹了口气道:

    “既然没有人了,而德哈令先生貌似真的是打算失约,那么我就很遗憾的告辞了。”

    说完了之后,方林岩就施施然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他离开的时候,立即有好几个人的眼神都充满了恶意和贪婪,甚至大副戈登都要忍不住立即冲上去,却被杰登这老头子拦住,低声道:

    “别急,跟上他就行。”

    接下来方林岩就大摇大摆的出了门,全然不顾身后跟随着的好几个鬼鬼祟祟,杀气腾腾的大汉。

    ***

    此时天色已晚,方林岩故意在朝着旁边的小巷里面快步走去,貌似想要通过复杂的地形来甩开其余的人。

    但他似乎忘记了一件事,追着他的这些人都是一群地头蛇,有好几个人甚至从小就在这里渡过了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所以若论熟悉程度肯定没可能比他们强。

    “啊哈,这个蠢货居然选择了一条死胡同!”索普看到了周围熟悉的景物以后,率先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我们可以慢一点了,只要堵住这个口子就好,他就会像一条被抛到岸上的约克郡鲶鱼似的,慌乱跳动,到处寻找活路,最后跪在我们面前痛哭流涕的求饶。”

    很快的,方林岩就被堵在了死巷的巷底,膘肥体壮的索普手里面拿着一把杀鱼刀,站在了旁边并没有上前,而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

    大概只是过了两分钟,戴着圆顶礼帽的鹰钩鼻老头杰登船长和他的大副戈登也是走上前来,用一种看待陷阱底部正在挣扎的小白兔眼神看向了方林岩,戈登的手里面还拿着一把钳子,恶狠狠的看了过来。

    方林岩看起来有些慌张,强自镇定的道:

    “你们想要干什么,愿赌服输,我可是正大光明的在很多人面前赢了你们的钱!”

    杰登船长这老头阴测测的道:

    “嗯,对,我承认。所以我现在打算把你身上的钱赢回来,哦,对了,还有你这个小机灵鬼身上的那个可爱鼻子和黑珍珠。”

    方林岩道:

    “抱歉,我现在有事不想和你赌。”

    杰登船长道:

    “这可由不得你。”

    方林岩眼中露出了一抹没人注意的诡秘神色道:

    “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强迫我进行赌博,那可不是什么合法的事情。”

    杰登船长讥刺一笑道:

    “呵呵,合法?我从十七岁登上梅瑟威号那艘捕奴船之后,就不知道什么是法律。”

    强壮的戈登不耐烦的直接走上前去,手里面提着一把大钳子:

    “小子,听着,本来我只打算要你身上的那颗黑珍珠,但是鉴于你刚才让我很不开心,所以还要用它剪断你两根手指,如果你还不肯配合,那么下半辈子就只能和铁钩假肢做朋友了。”

    方林岩有些惊惶的倒退了一步,直到背部碰到了死巷的墙壁,这才看起来有些嘴硬的道:

    “你竟然想要直接抢劫了?你动我一下试试?”

    戈登挑了挑眉毛,露出了好笑的神色,大步走上前去,一巴掌就猛抽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直接就打在了方林岩的脸上:

    “试试就试试!”

    这时候,挨了一巴掌的方林岩却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意:

    “很好,很好,你们公开声明抢劫,并且现在还动手对我造成了人身伤害,无论是遵循哪个国家的法律,我接下来的行为也算是正当防卫了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戈登看到了方林岩嘴角的那抹笑意顿时觉得很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落入了什么阴谋似的,所以他二话不说又扬起巴掌狠抽了过去,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打掉面前这混蛋几颗牙,让他呼天喊地在地上哭喊。

    可是在他挥出巴掌的一瞬间,居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种独特的“哒哒哒哒”的声音,很有节奏很有连续性,同时戈登更是发觉,面前那个刚刚还挨了一巴掌的家伙陡然伸手,一把就抓住了自己的手腕,一转一拧!

    顿时,戈登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情不自禁的跪倒在地,因为他只觉得手腕处传来了撕裂也似的疼痛,不仅是这样,根本就使不上力,被直接卸脱臼了。

    这时候,其余的人也都纷纷倒地,痛苦的呻吟着,在短短的几秒钟内,后方竟是传来了暴风骤雨也似的弹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击倒在地,不幸中的万幸是,貌似中弹的部位都在腿部,只是让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已。

    关键是他们现在都不知道隐匿在黑暗当中射击的是什么东西,在这帮人的印象里面,能轰出这样的密集火力网的,至少都得需要一个中队的人手,并且还标配的是布伦维克后装燧发枪!

    他们当然不知道那只是方林岩先前顺手一抛,隐藏在了旁边黑暗当中的机枪塔而已。

    面对痛苦跪倒的戈登,方林岩顺势屈膝一顶,便撞在了他的鼻子上,让他直接倒地,捂住了鼻子在地上翻滚着。

    然后方林岩就顺手拿起来戈登提着的钳子,走到了大腿中弹,倒在了地上痛苦叫骂着的杰登船长面前道:

    “我这个人很讲究公平,你不是想要我的鼻子吗?那我作为回礼,也剪掉你的鼻子就扯平了。”

    说完以后就直接用这把大钳子夹住了他的鼻子,这个貌似强势而阴险的老头子立即发出了惨叫声,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喊叫道:

    “OK,OK,你赢了!你这个该死的魔鬼,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方林岩松开了钳子,然后很直白的道:

    “杰登船长,时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无价的,我本来是想要赶快去俱乐部再来两把桥牌,可是你们这帮家伙却耽搁了我整整两个小时,影响了我美好的心情,所以你们难道不应该良心发现,自愿给我来点赔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