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七章 巨树范德维奇
    听到了方林岩强势无比的回答,欧米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但是攥着水壶的手指关节却已经直接发了白,显然内心绝对不像是表面上的那样平静。

    事实上,方林岩的人只要一撤,欧米三人面临的形势立即就异常恶劣了,那就是响尾蛇组织和契约者盟友的联手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哪怕是拿到了那一滴血,只怕也根本带不走!

    这其实就是典型的主弱客强的例子。

    方林岩的控制欲本来就很强,两人在小事上有所冲突的话,他可以一笑而过,但在可能危害到团队根本利益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可能让步的,这已经是原则性问题了。

    “等等,有分歧的话,可以再商量嘛。”

    这时候,见到两人出现了分歧,并且还貌似闹得很僵,麦斯立即就出来打圆场,毕竟双方迄今为止还是合作得很愉快的。

    方林岩也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的回答有些太直接了一些,于是微微一笑道:

    “我这不是正在商量吗?”

    最后双方虽然为了顾及欧米的面子,没有明确说要立即行动,但在休息得差不多了以后,也就开始准备出发了。

    冷静下来过后,欧米也很清楚的认识到了形势不如人,倘若真的是闹翻了的话,那么损失最大的还真的是她的团队,于是也只能叹息一声,默许了这件事。

    接下来一干人便在哈坎的带领下,重新朝着中央巨树的树干位置走了过去,便恰好经过了埋设之前那枚活着的巨树之卵的地方,于是方林岩便将之挖掘了出来。

    这个巨树之卵貌似在泥土里面陷入了休眠状态,不过被挖出来了以后就醒来了,看到了方林岩以后颇为开心,身上的须状根都不停的卷曲扭动着,挠得方林岩的手心里面痒痒的。

    同时,这个大块头的种子居然还能发出很奇特的“咿咿呀呀”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小猫开心时候喉咙里面发出的“呼噜”声一样。

    方林岩找了个盒子出来,在里面装满泥土,将这种子埋了进去,它也毫无反抗的意思任由方林岩摆弄。

    见到了这一切之后,众人也是有些啧啧称奇,山羊忍不住笑道:

    “这玩意儿还真好玩,若不是明知道带不出去,我也去捡一个来玩玩。”

    方林岩笑道:

    “谁说带不出去,我的这个种子被认证为未知奇物呢。”

    “哈?”山羊惊奇的道:“我不信,共享一下信息给我看看?”

    方林岩果断共享了出来。

    见到了这一枚巨树之卵居然都能被认证为未知奇物,至少至少也能卖1点功勋值吧?

    于是一干人也是啧啧称奇,并且立即就开始到处寻找了起来,毕竟这玩意儿看起来到处都是啊!

    不过他们找了一圈之后,发觉还真不是想象当中那么容易的好找。

    首先方林岩这个巨树之卵块头就不一样,非常之大,他们找到的至少都要比这家伙小一半。

    其次,只要是掉下来的巨树之卵,几乎都是第一时间被巨树下面突出的的须根给刺透,然后吸吮殆尽,不要说是能够当成是未知奇物了,就连活的都很难找到。

    方林岩将自己找到的这棵巨树之卵的情况一说,众人都是些人精,立即就推断了出来,要想达成未知奇物级别的巨树之卵,有几个很严苛的条件。

    第一,在掉落下来后,其下方的地面应该是广范围石质的,这样的话,巨树本体的根系蔓延起来将之下方的石层穿透才会更加费事,让这种子获得更多的喘息时间。

    第二,这枚种子掉下来以后不久,就有一头变异穿山甲死在了它的身上,这玩意儿流淌出来的鲜血,腐烂体液就能给它提供充足的营养,使其茁壮成长。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这枚种子自身只怕就是一枚非常特殊的基因突变种子。

    聊了这种子一会儿,话题然后就渐渐的转移到了头顶的这颗庞大无比的巨树上,哈坎想了想以后道:

    “我记得哈士奇在一个研究所当中收集到过关于这株树的资料,好像和军方有关。”

    山羊奇道:

    “军方?他们感兴趣的不应该是武器吗?”

    哈坎道:

    “是的,军方的某位大佬小时候看到的故事当中,就有着新几内亚恐怖的食人树传说,由此一直保持着好奇的心态。”

    “哪怕是当他年纪大了,也觉得这玩意儿似乎是相当厉害的生物武器呢,在花园里面栽上一颗,等到目标路过的时候,便可以杀人于无形当中!”

    方林岩耸耸肩道:

    “这可真是异想天开。”

    哈坎耸耸肩道:

    “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是。但是对于一位能决定研究基金流向的将军来说,却是研究员必须要重视的课题了。”

    “因为将军的心情如果不大好的话,那么接下来的几亿美元研究经费拨发下来的过程,就绝对像是顽固性便秘那样令人烦恼,甚至部分资金被挪用给其余部门也是有可能的,因为将军之前就这么干过。”

    山羊道:

    “我明白了,所以这里的研究员就只能乖乖就范?”

    哈坎道:

    “事实上,哈士奇给出的资料反馈,当将军表示了自己的意愿之后,第三天这边的研究所就成立了一个课题,叫做范德维奇计划。”

    方林岩忽然道:

    “那么这位可敬的将军名字一定叫做范德维奇了。”

    哈坎打了个响指道:

    “正解。”

    然后他身上的手机突然自行传出了声音:

    “范德维奇计划一共进行了三年,因为范德维奇将军一共就在那个职位上呆了三年,他离职的时候,研究员们兴高采烈的解散了这个小组。”

    “不过在我看来,范德维奇计划当中还是出现了一些有价值的产品的,比如生长速度达到了每天半米的基因改造芭蕉树。”

    此时说话的,显然就是哈坎的人工智能哈士奇了,那个明明形象是烧香的熊猫,却要用狗的名字的逗比。

    这时候方林岩却忍不住插嘴道:

    “好吧,然而我并不觉得每天能长半米高的芭蕉树有什么用啊。”

    哈士奇道:

    “根据他们的调查,超过70%的素食恐龙都喜欢吃芭蕉树的叶子。”

    方林岩:

    “.......就这?好吧,您继续。”

    哈士奇正想得意的继续补充,却冷不防哈坎直接将手机开启静音模式,然后接着道:

    “不用理它,我们继续........”(哈士奇:主人你怎么能这样?泪目!我要拆家了啊!啊啊啊啊!)

    “这颗巨树,其实就是范德维奇计划的副产品,准确的来说,研究员就使用它来糊弄了范德维奇三年。”

    “所以这颗巨树其实也拥有传说中的食人树的特质:吃荤(包括人类),流血,拥有像是触手一样的蠕动须根。”

    被哈坎这么一说,方林岩顿时觉得貌似还真的像这么一回事呢,他顺手拔出了行军刀,划断了一条垂落的气生根,然后发觉断口处果然流淌出血色液体。

    不过仔细看去就知道,这树液也就是微红,说像血夸张了,并且闻起来还有一种仿佛苹果一样的独特香味,不过对它的味道是否像苹果,方林岩表示毫无兴趣。

    哈坎接着道:

    “范德维奇滚蛋以后,这颗树肯定就被遗忘了,没有人再去浪费时间在这个半成品上,也没有人给它注射抑制剂之类的东西,结果它越长越大,最后就变成了此时的样子。”

    “在政府做出决定,全面封存本岛的时候,它已经和现在差不多大了。对了,研究员给这颗树起的名字也叫范德维奇,恩,这可不是什么好话,意思是在讽刺那个老家伙就是一个废弃的试验品而已。”

    一干人一面说,一面前行,不知不觉已经再次来到了巨树范德维奇的主干下面,来到了这里以后,真的是再一次感觉到了它的庞大,只是这主干的占地面积,估计都达到了两个篮球场的大小。

    来到了这里以后,哈坎却从手中掏出了一个探测器,这玩意儿会不停的发出“滴滴”的声音,然后开始围着巨树的主干绕圈,等到那声音开始响得密集了的时候,就往那个方向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