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九十二章 不能力敌
    是的,方林岩被打飞了以后眼前一黑,他在做普通人的时候,已经习惯了默默的咬着牙忍耐痛苦,所以此时的断臂之痛虽然令他眼前一黑,却也下意识的做出了最强势的反击!

    好在樱龙之握是戴在了右手上的,立即就一翻腕,于是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就对准了它反击而来!

    血红色的电光落到了血腥玛丽的那层灰白色的外皮上之后,居然就化成了万千电蛇,直接消散而去,看起来竟然是被直接抵抗掉了,

    不过其余人不知道的是,这电光当中还蕴藏着一股藏而不露的暴戾气息,顿时就冲入到了血腥玛丽的脑海当中,恍惚当中,它的眼前出现了幻象:

    仿佛有粉红色的樱花残瓣凋零落下,远方的烟雨里面,残破的樱花花瓣纷落而下,有一株巍峨虬结的古樱,带着无尽的忧伤和压郁矗立在天地之间。

    忽然,古樱之上,腾起了一道无法形容的妖异身影,那身影若龙,若蛇,手中更是握持着一把翡色七支刀!高高举起以后对准了血腥玛丽直劈了下来!

    这一刀落下,更是仿佛引发了漫天雷霆!似乎天地之间的戾气,杀气,都聚集在这一刀上,要将面前的一切都劈成两段。

    面对这一刀,血腥玛丽甚至浑然忘记了这是在幻象当中,陡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狂叫,全力挥出了一爪!!

    而在这一爪挥出之后,依然是朴实无华,但所有的幻象在瞬间全部破灭,

    不仅如此,地面上更是出现了一条长达十几米的长长抓痕,凡是在这条抓痕上的东西,无论是岩石,苔藓,全部都是一分为二!切面平滑无比!!

    血腥玛丽看向了众人,那双赤红色的眼神里面开始多了几分凝重,但这时候,一个低沉中略带着一些嘶哑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想要她活,还是想要她死?”

    血腥玛丽遽然回头,顿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声!原来中了一枪的简.莫泰斯身后,已经悄然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秃鹫这个不折不扣的刺客。

    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抵在了简.莫泰斯的眼皮上,只要血腥玛丽一动,这一匕首就肯定是毫不犹疑的深深刺下去,直没至脑。

    简.莫泰斯就算是拥有恐龙也似的变态体质,割喉的重创能挺过去,但是直接破眼入脑的伤害,也绝对没办法硬扛。

    方林岩为大家争取到了宝贵的那么几秒钟时间之后,秃鹫是第二个清醒过来的,立即就意识到了现在的破局关键并不在于血腥玛丽,而是简.莫泰斯身上,所以立即就对准了她摸了过去。

    血腥玛丽虽然实力强悍无比,但也正是因为它的强悍,所以并不会刻意掩饰什么,简.莫泰斯与其的亲密关系,哪怕是瞎子也看得出来,那么当然就要从这里入手。

    简.莫泰斯本来就中了方林岩一枪,这一枪方林岩并没有瞄准要害,但痛楚加流血对她来说,却也是基本消耗了大部分力量,此时被秃鹫挟持住,顿时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时候方林岩一干人等见到血腥玛丽愤怒嘶吼,却没有任何要攻击的意思,心中立即就是一动,知道事情成了。

    方林岩他们最忌讳的,就是这血腥玛丽智慧不够,兽性尤存,一见到简.莫泰斯被挟持,立即不管不顾的疯狂动手,这样一来的话,秃鹫除了杀人下手之外别无选择。

    到时候就算是将简.莫泰斯杀了,但就凭方林岩一发龙嗽闪劈过去,血腥玛丽动也不动的抗下来,他们这群人在这血腥玛丽面前,只怕是一个都活不下来。

    此时的血腥玛丽对于方林岩他们团队来说,还真的是高不可攀的存在,能够形成绝对的压制!估计团队平均的实力要能更进一步达到殖猎者的水准,这才能有全身而退的本事。

    在这种情况下,秃鹫利浦尔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看着血腥玛丽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

    “你杀我们,她就死。”

    “你放我们走,她就留下来活。”

    这时候,简.莫泰斯看样子气得浑身发抖,咬着牙刚刚想要喊叫什么,估计是别管我杀了他们的话。

    但方林岩他们什么人?

    麦斯此时也是及时清醒了过来,在血腥玛丽停下来的时候,就直接举着盾挡在了血腥玛丽和秃鹫之间。

    而秃鹫左边胳膊狠狠一勒简.莫泰斯的喉咙,她立即就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见到了这一幕,血腥玛丽猛的一尾巴就抽在了旁边的一块巨大岩石上,这岩石立即爆碎了开来!

    它在原地来回的踱着步,烦躁无比的发出了诡异的“嘎嘎”叫声,听起来就和鸭子叫似的。

    眼见得事不宜迟,方林岩默不作声的拾起自己的断臂,然后撞了一下欧米将她从精神震慑当中唤醒出来,默不作声的转身就走。

    现在这局面很明显,既然联合在一起也打不过这血腥玛丽,在场的人越少越好,免得刺激到它,直接留下秃鹫和麦斯断后就行。

    这时候,麦斯先当着血腥玛丽的面拿起了一块卵石,五指一收就将之捏碎!这样很直观了展示了自己的力量有多强。

    紧接着他从秃鹫手里面接过了简.莫泰斯,左手掐住了简.莫泰斯的脖子,右手则是将其拦腰抱了起来,他天生神力,就这么抱着简.莫泰斯毫不费力,仿佛抱小孩似的。

    然后麦斯一面后退一面对着血腥玛丽道:

    “我们离开,就马上放人。”

    血腥玛丽看样子听懂了麦斯的话,便亦步亦趋的跟随着。

    但看它的样子烦躁无比,不时就突兀的一爪子对准了旁边的石壁抠了过去,哗啦的一声就是一道长达三四米的可怕的抓痕,深达半米!

    又或者说是狠狠一尾巴抽在了旁边的石头上,这石头直接就飞了出去,快逾子弹!

    此时毫无疑问,这局面是暂时缓和了下来,不过一旦有什么变数,那么立即就会风起云涌。

    方林岩他们这时候撤离的目的地就是刚才离开的水潭那里,血腥玛丽自身恐水,方林岩一干人戴上氧气面罩跳进地下河,生还的机会很高的。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草草给自己包扎了一下,然后就来接应麦斯了。

    他此时想得很清楚,自己这群人要全身而退,首先得确保简.莫泰斯没办法说话,不能节外生枝。

    但是更重要的,就是眼前这血腥玛丽的情绪随时都可能失控,一定要安抚下来。

    它身上更多的应该就是那种暴戾的兽性而不是人性,此时对简.莫泰斯的感觉还能勉强维系住,但兽性却在无时不刻的冲击着理智的堤坝,随时都可能溃决。

    而方林岩他们此时就像是在一座活火山口上,必须要小心翼翼,才能保全自身!所以,方林岩必须要做些什么,安抚一下血腥玛丽,否则的话很难坚持。

    来到了麦斯的旁边以后,方林岩就与麦斯并肩而行,不过却是倒退着走的,他很坦然的看向了血腥玛丽的眼睛道:

    “嘿,你能听懂我的话对吧,我知道你能听懂的,你可真是了不起,来,我请你吃点好吃的。”

    他一面说,一面就将之前拿到的特制盐砖给拿了出来,然后掰下一小块,顺手抛到了血腥玛丽的面前。

    血腥玛丽焦躁的一脚就踩了上去,同时发出了威胁性的低吼。

    不过方林岩持之不懈的笑脸相迎,然后不停的说着话,最终还是让血腥玛丽心生好奇,伸出鼻子闻了闻,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最后很干脆的吃了下去,还吧唧了几下嘴,看样子吃得很香甜的样子。

    果然,这家伙的味觉习惯和普通的恐龙还是没有太大变化的。

    方林岩见到了这家伙肯吃自己丢下来的东西,心中立即“咯噔”一声,知道这是个绝好的开始。

    不过这也是正常,血腥玛丽在这里相当于是被关了好几年了,吃的东西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种,无非就是上门自寻死路的那几种恐龙而已,估计早就腻得不能再腻了。

    这盐砖乃是特别针对恐龙口味的定制,血腥玛丽说到底还是一头恐龙,觉得好吃肯定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