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九十四章 怂货
    大家早在一个小时前就能与这大家伙正面接触了!若是早知道的话,早就完事儿了。

    结果搞得现在一个个都被血腥玛丽搞得和灰孙子似的,方林岩还断掉了一条胳膊!

    不过谁也想不到的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居然在屁股后面撵着跑,这上哪说理去?

    其实这也是机缘巧合的问题,原来这头变异蜣螂因为身体过重的原因,所以一旦吃饱喝足了,那就喜欢跑到水里面呆着去。

    原因是水中的浮力可以缓解其体重过大的压力,让内脏器官得到一定的修养,负担减轻许多。

    结果这家伙下水以后没多久,就遇到方林岩他们触动了机关,直接搞得那个小水电站溃坝了!结果不用说,这大块头就懵懵懂懂的顺着河流被冲了下来。

    也是它浑身上下那一身甲壳坚逾钢铁,否则的话只怕当场在洪流当中翻滚冲击,最后被生生撞死在洪水里面。

    等到洪峰平息了下来以后,变异蜣螂好不容易挣扎着上了岸,在水里面对抗洪流肯定能量消耗很大,于是就饿坏了开始往回爬,

    爬到了方林岩上岸那里以后,变异蜣螂灵敏的嗅觉闻到的不是方林岩的气味,而是侵入到了实验区里面的血腥玛丽的子嗣的味道。

    这家伙也没什么太大的智慧可言,只知道在自己最喜欢的食物附近也有类似的味道,于是当然就不要命的撞墙和撞门。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多说了,双方误打误撞,方林岩他们以为这家伙是撵着自己来的,却是真正的自作多情........

    在这变异蜣螂的眼里面,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血腥玛丽的一颗粪蛋子重要!

    双方商量一番之后,立即就分成了两批,现在看起来这头变异蜣螂虽然块头很大,但只要不去故意伤害它,或者抢夺它的食物,那么就温顺得很,眼中只有粪蛋!

    不仅如此,山羊大着胆子上前踹了一脚,居然这家伙怂得一逼,直接像乌龟那样,脚爪紧缩,脑袋一埋,居然开始装死了!

    不过很快的这怂货发觉山羊没有后续手段了,于是食欲又战胜了恐惧,重新爬了起来大吃特吃。

    而这也很符合蜣螂这种昆虫本来的性格,不像是食肉步甲啊,蝎子,蜈蚣之类的,略微一拨弄就凶暴得很。

    这时候,方林岩和麦斯两人就按照原定计划,直接带着简.莫泰斯去之前的地下暗河位置,其余的人就留下来,想办法从那变异蜣螂身上寻找他们要的东西。

    不过欧米应该也是有相关情报,这种事情做起来无非就是按图索骥,应该寻找起来不难。

    方林岩亲眼看到秃鹫爬到了那巨型蜣螂的背上,这家伙却还在专心吃东西,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于是就顿时就放心的引着血腥玛丽朝着那边过去了。

    不过,等到方林岩两人带着简.莫泰斯快要来到了那条地下暗河边上的时候,血腥玛丽忽然暴躁了起来,发出了短促暴怒的嘶吼声,麦斯立即停下了脚步,然后与方林岩交流道:

    “似乎它不怎么想要我们过去?”

    方林岩道:

    “还有二十米多远呢,这家伙怕水怕到这种程度?你再试探一下?

    于是麦斯再次作势欲走,结果血腥玛丽陡然伸出了爪子,在旁边狠划了一记,立即就见到了石尘纷飞,旁边的石壁上“哗啦”一声,出现了三条深深的爪痕!

    很显然,这就是最后警告了,再动的话,就直接动手!

    此时,简.莫泰斯突然咬着牙道:

    “你们不用试探了,它是不会靠近这种大河或者湖泊的,这是基因层面的压制!”

    “而且,它比你们想象的要骄傲的多,只要答应的事儿,绝对不会反悔。”

    她忽然说话,乃是麦斯的一时疏忽,立即就要重新捂住她的嘴,不过见到这女人此时还是知道了目前的处境,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便任由她了。

    方林岩虽然断掉了一条手臂,但是行事还是十分从容,听到了简.莫泰斯的话以后,笑了笑道:

    “其实你欠我一个人情的,简.莫泰斯小姐。”

    简.莫泰斯冷冷的道:

    “什么人情?”

    她本来以为方林岩说的是将她从囚禁里面救出来那件事,便要好好驳斥一番,结果却没想到方林岩淡淡的道:

    “刚才那一枪,我瞄的可是你的脑袋,不过后面仔细想了想,这才换成了右边胸口。”

    被方林岩这么一说,简.莫泰斯毕竟只是个性格暴躁的普通女人,立即就回想起被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的感觉,甚至中枪那一瞬间几乎死亡的恐怖也是涌上心头,浑身上下颤抖了一下,居然不敢顶嘴了。

    当然,她可以嘴硬,说是老娘死了你们都要死。

    但是简.莫泰斯心里面很清楚,自己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敌人全家死绝又怎样啊!为自己复仇说起来好听,那当然能不死还是最好呀。

    方林岩这时候却又语气缓和的道:

    “既然血腥玛丽恐惧后方河流的话,那么我们在这里放人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不过简.莫泰斯你要记住一件事,血腥玛丽是拥有能杀掉我们的能力,但是,我们同样也有干掉你的能力!”

    说完了之后,方林岩直接对血腥玛丽道: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就直接放人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们一件事,那就是我们放人了以后,至少今天之内,你不可以再对我们动手。”

    “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如果你听懂了我的意思,那么请给我一个回应。”

    血腥玛丽不耐烦的用前爪扒拉了一下地面,然后昂着头发出了一声难听的嘶吼,算是答应了。

    接下来方林岩就示意麦斯将人放开,两人开始慢慢的往后退,简.莫泰斯的体质确实是异于常人,中枪之后的她,居然能被放下来就能踉踉跄跄的前走。

    放人之后,血腥玛丽依然站在了原地没动,看样子确实是不愿意靠近河流。

    直到简.莫泰斯来到了它的身边,血腥玛丽这时候才用脑袋拱了拱她,发出了一声轻嘶,听那声音就十分愉悦,简.莫泰斯则是伸手抱住了它的脖子。

    一人一兽直接头抵着头,看起来一副温情脉脉的样子。

    这时候,欧米已经在团队频道当中道:

    “东西到手了!是被直接放在了那大家伙的头部甲壳的一个凹陷里面。”

    方林岩道:

    “刚才我们到了河边以后,血腥玛丽的反应非常狂躁,我们怕它下一秒会直接失控,所以只能放人,在放人之前也与之进行了沟通,现在看起来应该是沟通得比较成功。”

    欧米道:

    “好的,收到。”

    在团队频道当中沟通妥当了之后,方林岩忽然对准备远去的简.莫泰斯扬声道:

    “喂,简.莫泰斯小姐,你自身的体质特殊,看得出来哪怕是枪伤也能扛得住,但我用的子弹却并不是普通子弹,中枪之后或许能扛一时,但两三天以后伤口感染的话就很难过了。”

    “如果我们的人能安然撤走的话,那么你来找我,我就负责给你把子弹取出来,并且顺带给你留一些药物和生活用品,否则的话,你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洞里面呆多久?一周,一个月?还是一年?”

    “而且,哪怕是拥有血腥玛丽这样的朋友,也绝对不代表高枕无忧。你既然刚才是全程保持清醒的那么就应该知道,我们来岛上的时候,坐的直升飞机就是被战斗机给轰爆了的,一名狙击手就能爆你的头,更不要说是飞机了。”

    简.莫泰斯的身体僵了僵,沉默了一会儿,咬着牙道:

    “好。”

    ***

    二十分钟以后,

    秃鹫开始给简.莫泰斯动手术取子弹,

    事实上,这件事其实应该方林岩来做的,因为他具备最优秀外科医生的所有硬件条件:

    比如足够稳定的手,比如一站就是几个小时的专注力,比如强大的心理素质,又比如训练场当中可以模拟出来的大量可以用于解剖的尸体。

    这样的话,只需要进行一番系统的学习,那就能事半功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