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九章 送货上门的书?
    其实卧室里面出现小木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问题就在于费力德坦雅女士是一名独眼巨人,天生就对大地亲近,所以她亲手打造的这一栋阁楼里面,几乎全部都是石头家具。

    放眼看去,石桌石凳石头橱柜石床,在这种情况下,这只小木箱当然就像是夏夜里面的萤火虫那样引人注目了。

    等到方林岩靠近以后就发现,这只木箱之所以显得小,完全是因为周围的东西都很大的缘故。

    其实对于方林岩来说,这木箱完全就是正常的大小,应该就是正常的人类打造的。

    他的手一放上去之后,立即就发觉木箱的材质很是有些奇特.......触手处冰凉当中带着坚硬,摸起来更像是玉石的触感,不仅如此,箱子还格外的沉重。因此方林岩直接联想到了阴沉木这种介于化石和木材之间的东西。而木箱上面还写着几个字:

    “灾祸与幸运之箱。”

    遗憾的是,这几个字是用古代的拉丁文写成的,所以方林岩并不认识.....

    打开了木箱以后,方林岩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箱子里面竟全部都是翻涌滚动的白色雾气,根本看不清楚里面具体有什么东西。他并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一咬牙就将手深入到了那白色雾气当中去掏摸了起来。

    结果方林岩立即发现了一件很骇人的事情!

    自己的手一伸入箱子里面的白色雾气之后,生命值就已经在迅速下降!下降的速度真的是异常恐怖,顶多只需要十秒钟生命值就会归零。

    不仅如此,这箱子里面更是运用了空间扩展技术,看起来一只手可以轻松摸到底部,但实际上却绝非如此,方林岩伸手进去左右晃荡了一下,立即就觉得里面的空间简直宽阔似大海,估计自己跳进去都填不满其中万一。

    眼见得自己的生命值疯狂下降,方林岩只能无奈的将手从中拔出来,没料到他虽然在里面没有摸到东西,可是却在抽手出来的时候猛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下方冲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叼住了自己的手指!

    不过,现在方林岩还是骷髅形态,手指依然是一根白骨,所以哪怕是被叼住了也并不会痛,只是本能的加快了抽手的速度。

    而他将手迅速抽出了雾气之后,立即就见到了有一件东西仿佛被钓起来的鱼一样,从半空当中划出了一条抛物线,然后吧嗒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这.......这个是?”

    方林岩显然有些吃惊。

    因为自己的骨头手指居然从这箱子里面钓出来了一本书!

    这本书看起来只有砖头大小,有着典型的十七世纪的大部头风格,书封面和书脊都很厚实,深黑的底色配上烫金的纹理,旁边还有常春藤的装饰,看起来就很是庄重华贵,而在书的封面上,则是有一张妖异的脸。

    这张脸肌肤呈现出不正常的青黑色,一只耳朵已经被割掉,另外一只耳朵只剩余下来了一半,连里面惨白色的骨质都露出来,看起来居然像是被什么凶猛的野兽直接咬掉了似的。

    其双眼紧闭,但仔细看去的话就能发觉其双眼是残忍的被针线缝合了起来,用的还是那种很粗的麻线,线头周围还有隐隐约约的鲜血渗出。

    其口部看起来就更是有些瘆人了,上下的牙床都往外明显的凸起,哪怕是在平静的时候也无法闭合,上下牙齿白森森的仿佛锉刀一样,看起来更像是那种吸血蝙蝠的牙齿。

    方林岩见状都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伸出了自己的骨头手指看了看,发觉果然食指的指骨上面都多了一圈深深的刻印,显然是被这本书给咬出来的。

    忽然之间,这本书封面上的那张脸说话了,声音听起来生硬而幽深: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终于获得了一丝亡灵的气息摆脱了那个该死的囚牢!”

    “跪下!献出你的忠诚吧,你这只卑微的亡灵生命,供奉我吧!我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方林岩:

    “.......这是什么鬼?”

    很显然,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研究这口气大得惊人的家伙,至于跪下膜拜之类的更是将之当成放屁,直接就将之抓起来往储藏空间里面一塞,然后盖上箱子将之放回原来的地方,转身就直接逃了出去。

    为什么方林岩逃得这么快,当然是因为听到外面医生的号叫声已经消失,估计快要完事儿了。

    ***

    事实上,方林岩的推测是错误的。

    因为医生虽然确实是一个精壮而健康的男人,但面对强大的女巨人来说,还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让她满意下来的。

    所以,事实上医生摆脱这场噩梦的时间是在六个小时以后,女巨人终于恢复了原有的体型,嘴角带着一丝满意的笑容沉沉睡去,鼾声如雷。

    医生面容枯槁,艰难的光着屁股咬着牙站了起来,双目含泪,看起来似乎已经直接老了二十岁,然后从旁边折断了一根树枝当做拐杖,勉强支撑着一瘸一拐的行走着。他的走路姿势也很奇特,双腿诡异的叉得很开,一不留神还“啪嗒”的摔了一跤,依然坚强的爬了起来,双腿颤抖着继续走......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费力德坦雅女士张开了独眼,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然后醒来了,只觉得神清气爽,难得的好状况。

    不过,费力德坦雅女士忽然一惊,因为她发觉自己身上的告警魔法印记已经被触发了,顿时紧张无比的冲入到了自己的洞窟当中。

    等到她发现隐藏阁楼的魔法被破除了之后,更是发狂了也似的冲到了阁楼上去,然后一拳砸在了自己做的石头桌子上,这石头桌子顿时从中间裂开,里面的凹陷处滚出来了一颗貌不起眼的土黄色石头珠子,看到了这颗石头珠子还在。

    费力德坦雅女士顿时就抱着它呵呵呵的憨厚大笑了起来,把玩了一会儿之后又重新将之放到了石头桌子中的凹陷里面,然后她打了个响指,本来分成两瓣的石头桌子就重新严丝合缝的粘在了一起,堪称天衣无缝。

    接下来费力德坦雅女士又清点了一下自己的收藏品,发觉只是丢失了一些施法材料和一两件似乎是从其余的怪物巢穴里面掠夺来的东西,便不以为意的呵呵呵笑了,完全都不放在心上。

    至于方林岩之前动过的那口木箱,是她六十三岁的成年礼上朋友送的礼物,让她没事给手指上附带一个护体神盾之类的魔法,然后将手指伸进箱子,让里面的腐蚀之力不停的侵袭护体神盾这个魔法,费力德坦雅女士则是保持专注维系这个魔法进而锻炼自身的魔力。

    事实上,费力德坦雅女士对这个玩具失去兴趣已经足足有好几年的时间了,理由很简单,因为将自己的手指伸进去会很痛。

    这只木箱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床上,只是因为费力德坦雅女士觉得这玩意儿当成枕头比较好使,仅此而已。

    方林岩在距离凯斯内斯镇还有数百米之后,就主动取消了自己的骷髅形态,然后陷入到了生命值和魔法值上限同时降低一半的尴尬负面状态当中.....好在这负面效果只持续一个小时,否则的话他就可以考虑结束这一次的冒险之旅了。

    此时他本来想用飞路粉直接返回的,奈何现在已经是囊中羞涩,只剩了500多通用点,并且现在这状态返回去了也做不了什么事情,便干脆去了火车站的站台打听了一下列车的时间,知道只需要等十分钟以后就有车回伦敦,不过是一趟慢车,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回伦敦,便直接选择了坐车的方式。

    在等车坐车的空闲时间,方林岩觉得自己也可以趁机休息一下,毕竟从进入世界之后自己就一直连轴转,哪怕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啊。

    很快的,一辆冒着白色蒸汽的火车就轰隆轰隆的开了过来,火车虽然显得型号陈旧落后,但是车身车头却都被打扫得十分干净,堪称一尘不染。

    方林岩上了火车以后发觉自己所在的包厢当中空无一人,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趴在了身前的桌子上睡觉,顺便还将背后的连体罩帽盖上,很快就呼呼睡去进入了梦乡。

    等到方林岩一觉醒来的时候,火车已经进入到了伦敦市区当中,本来就不快的速度显得越发的龟速了。

    他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个脸,然后给穿梭于车厢之间的餐车厨娘打了个招呼,让她给自己泡一杯浓一些的黑咖啡,便重新回到了自己的火车包厢里面坐好。

    趁着这个机会,方林岩便查看了一下自己放置在储藏空间里面的那本奇特的魔法书,这家伙进入到了储物空间当中之后,便貌似进入到了冬眠状态然后不说话了。

    方林岩此时看了看仅存的五百多点通用点,咬咬牙然后直接对它使用了一个侦察上去,顿时就获得了一系列的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