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五十八章 追忆
    听到了特克斯神父的话,方林岩顿时哈哈一笑,

    特克斯神父立即反应了过来,脸色都为之涨得通红,指着方林岩却说不出话来。

    不过这个时候,旁边墙壁上挂着的画像当中,却忽然传出了一个淡然的声音:

    “特克斯,你让扳手来我这里吧。看来他确实是掌握了一些信息。”

    方林岩顿时转头看去,惊奇的发觉发出声音的竟然是画中的人。

    这幅画上的内容是一个老人站在了修道院高处观景阳台上,眺望远方升起的朝阳,此时方林岩仔细看去,那个老人的脸容居然和自己救出来的莫莱格尼大主教很是相似,而声音正是从画中的老人口中发出,见到方林岩看了过来,画中的老人居然还微微颔首打了个招呼。

    见到这一幕,方林岩这才明白了过来。莫莱格尼大主教既然能通过这幅画说话,那么就有很大的概率能旁听,难怪自己随便设了个套,特克斯神父就慌忙无比的落了进去。

    现在看起来,神父的辩解并不仅仅是针对自己,只怕更多的是要说给莫莱格尼大主教听的,可见大主教平时的积威很重,应该是将特克斯神父压制得很厉害这种。

    听到了莫莱格尼大主教发出了指示后,特克斯神父顿时不说话了,对着画像深深鞠了一躬,然后就默不作声的站起来,对准了方林岩比出了一个手势,让他跟随在自己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了凌晨寒冷的夜风当中,周围都是古旧失修的建筑,脚下的道路虽然铺上了青色的石板,却是坑坑洼洼的,稍微不注意就会晃荡一下,然后下方的积水喷射出来将裤腿彻底打湿,四下里的灌木也是影影倬倬的,仿佛鬼怪一样在风里面不停的摇曳着。

    不仅如此,大概是因为教堂已经是处于城市边缘,颇为偏僻,所以夜里还有猫头鹰之类的鸟类活动,不时都会发出一声凄厉的号叫声,令人情不自禁的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大概走了五分钟左右,就开始来到了一座塔楼前方,特克斯神父带路到了这里之后,就对着塔楼跪倒在地做出了忏悔的姿态,仿佛一座雕像似的。

    紧接着,塔楼前面的门直接就嘎吱一声打开了,方林岩拾阶而上,来到了二楼以后,便发觉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会客室的模样:

    地板上新铺上的红地毯,墙壁上临时挂起的几幅深色调抽象派大师名画,贴着柱子摆放的晶亮盔甲架,还有旁边拥有着浓厚巴伐利亚风格的帷幔和流苏,将这简陋的塔楼房间装点出了一种宫廷会客室的豪华感。

    莫莱格尼大主教就端坐在了一张写字台后方,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了过来,貌似和蔼,却是不怒自威。

    方林岩走上去,深深的鞠躬道:

    “非常荣幸能再次见到冕下。”

    此时方林岩的恭敬乃是发自内心的,因为这是对强者最基本的尊重,他可没有忘记,面前的这位貌似风烛残年的老人,可是在封闭的环境下干掉了两头强大的死亡之虫,还让它们死无全尸!

    莫莱格尼大主教微笑道:

    “冕下这个称呼并不适合我,其实,在二十年之前,我更喜欢被人叫做上帝之鞭。”

    大主教说得风轻云淡,但方林岩却读出了这四个字当中的惊心动魄。

    神职人员喜欢将那些异端称为迷途的羔羊,自身的定位则是上帝的牧羊人,而上帝之鞭的意思,便是由至高无上的上帝握持,用来狠狠惩戒那些不听话的羔羊的工具。

    只有那些非常强大,并且立下了赫赫功勋的强人,才能得到这个荣耀的称呼!

    方林岩很认真的道:

    “阁下,我是带着友谊而来,否则的话,就不会在发现了征兆之后封锁一切消息,独自来到这里,而是会直接去魔法部或者泰晤士报的报社。”

    “我内心坚信,沐浴在主的荣光之下的各位牧者,必然是在做正义的事情,所以来到这里其实只是想要获得一个真相,以免往后的岁月里面辗转反折,良心不安。”

    莫莱格尼大主教点了点头道:

    “好,你要真相,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不过知道了真相以后,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

    方林岩道:

    “既然大人开口,那么我自然是义不容辞。”

    莫莱格尼大主教沉默了一会儿,端起了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道:

    “这件事的开头,要从六十年前说起了........我那时候还只是个少年而已,跟随着当时的迪兰大主教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这个任务的内容让当时只有17岁的我非常愤怒,因为竟然有妄人插手进了了神的领域,探索生死的禁忌!”

    “现在还记得,我们行动的那天晚上天空当中划过一道又一道的闪电,暴雨简直就像是泰晤士河决堤一样直接从半空当中疯狂泼洒下来,我们身上的油布雨披毫无用处,在几秒钟内就让全身上下都湿透了,不时都传来了大树被狂风吹断的可怕咔嚓声音。”

    “可是,迪兰大主教却告诉我们,只有在这样雷雨交加的夜晚,我们要抓的人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他的实验室里面,否则的话,平时根本就别想见到他的人!”

    “然后我们进入到了他的实验室里面,这个人完全的醉心于他的研究,表现出极度狂热的态度,对我们的到来完全都没有理会。”

    “然后,我就见到了终身难忘的一幕,在试验台上,这个人用大量的尸块缝合出来的一个巨型怪物,在雷电的持续轰击当中居然被赋予了生命,然后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我的朋友,维克多.费兰肯斯坦!”

    听到了这个名字,方林岩顿时呆了呆,他万万都没料到,居然从莫莱格尼大主教的口中听到了这样的一个名字。

    莫莱格尼大主教面容古井不波,看着摇曳的烛火道:

    “那一次,是维克多.费兰肯斯坦这个名字第一次走入到我的生活当中。他被抓住不仅不认罪,更是用非常坚决的态度告诉我们,他一定会继续从事自己的研究,哪怕是死亡也不能让他放弃对知识的追求。”

    “接下来,我就听说维克多.费兰肯斯坦遭受火刑的消息。”

    “当时,我以为他只是被我抓住的犯人之一,会迅速的消失在我的生活里面,而他也确实消失了整整十五年。”

    “在我三十二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人心碎的事情,我已经决定要终身侍奉主,所以当返回家乡看望父母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将对下一代的感情投注在了侄子小科雷的身上。”

    “他长得白白胖胖的,很爱笑,手背上一戳就是一个小小的凹陷,并且只要有我在的时候就和我特别亲近,长得也像我,体内也有着我们家族的血脉,所以在我的心目当中,小科雷就是我的儿子。”

    “但是半年之后,同乡人给我捎来了一条噩耗,小科雷得了白喉估计不行了,我当时脑海里面一片空白,还没有离开修道院的时候,就在走路时候狠狠的摔了三跤,鼻血长流,旁边的人看我的眼色都十分古怪。”

    “我把这些事情抛在了脑后,心里面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小科雷救下来。”

    “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赶回去以后,小科雷差不多都奄奄一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旁边的人都说没救了。”

    “我抱着小科雷出了门,发狂似的去找洛特医生给他放血,还打算用颠茄叶,盐加上三盎司蓖麻油给他灌肠,可惜在出门之后不久,他的身体就开始变冷。”

    “我的理智告诉我,小科雷已经死了,在我出门的时候就死了,可是我不甘心啊,我真的很不甘心。”

    “在他身上,我投注了太多的感情,父爱,缺失的亲情,还有弥补我这一生都不能拥有自己子嗣的遗憾,小科雷死了,我的人生仿佛都失去了色彩。”

    “偏偏在这个时候,迪兰大主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问我想不想救活小科雷,但这有可能会犯下大罪。”

    “我毫不犹豫的告诉他,只要能让小科雷活过来,所有的大罪都归于我的身上。”

    此时听到了这里,方林岩差不多都已经猜到了下面发生的事情,诸多伟人在生与死的面前都看不开,甚至神灵都是人类为了战胜死亡的恐惧而塑造出来的精神鸦片。

    因此莫莱格尼大主教此时做出的选择其实并不难以理解,换成了方林岩自身,多半也不会例外。

    老人在怀念往事的时候,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沉浸其中的,因为那会让他们想起昔日的青春岁月......隔了好一会儿,莫莱格尼大主教才从沉思当中退了出来,继续轻声的道:

    “然后迪兰大主教就带我去了一座废弃的城堡,在那里,我又一次见到了维克多.费兰肯斯坦.......本来早就应该在火刑架上化为灰烬的他看起来气色还不错,除了已经谢顶了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