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章 操控
    有道是名正言顺,大主教这些年为了掩饰维克多.费兰肯斯坦也是相当吃力,此时方林岩提出来的这个说法,却突破了他僵化住的思维模式,进而找到了一丝将其运作洗白的曙光。

    不过,这也让方林岩在莫莱格尼大主教心中的地位更加重要了起来,因为他现在知道得太多了。

    若不是莫莱格尼大主教很清楚方林岩单独前来多半是留有后手,所以他不敢冒险,否则的话应该就会直接灭口了........可是,要就这么放他走了的话,也绝对不可能。

    所以,莫莱格尼大主教和蔼的笑了笑道:

    “你现在知道真相了吧?”

    方林岩道:

    “嗯,了解了。”

    莫莱格尼大主教便淡淡的道:

    “我之前就说过,你若是知道了真相的话,那么要帮我做一件事。”

    “我本来是觉得你这个人很有能力,想让你来做个司铎,不过现在改变主意了。”

    “之前控制芬克思这件事,都是特克斯在做,可是因为你的关系,他被迫让芬克思自杀,然后强行断开了和芬克思之间的精神连接,因此在精神上受损不小,这件事你难逃其咎吧?”

    听到了这话,方林岩只能苦笑道:

    “是的,大人,对此我表示非常遗憾和抱歉。”

    莫莱格尼大主教叹了一口气道:

    “我今年已经七十四岁,所以很清楚的知道,那些真诚而虚无的道歉是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所以为了弥补你之前捅下来的篓子,我要你做的这件事其实也很简单,你只需要将特克斯即将完成的工作做完而已。”

    方林岩愣了愣道:

    “请原谅我的冒昧,阁下......我不是很明白您的意思。”

    莫莱格尼大主教淡淡的道:

    “今天特克斯操控芬克思的目的,就是要处理一名很可能被感染的舞娘丽莎,可是才出发不到二十分钟,就被你们给拦住,然后他就只能被迫毁掉那头最新调制出来的芬克思,强行退出连接.......”

    “那么这件事总得要人去做吧!否则的话,被黑魔法师拿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那只怕更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好在我们还有一头处于休眠当中,并且恢复得很好的芬克思,虽然它没有最新调制出来的那头强大,但我觉得你是有这个能力来操控芬克思来做这件事的,你觉得怎么样呢?”

    方林岩心中很清楚,这位行事霸道的大主教貌似在用商量的口吻说话,其实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本钱来拒绝莫莱格尼大主教的提议,只能无可奈何的苦笑道:

    “好吧!既然是我捅出来的篓子,那么自然应该是由我来弥补,不过我未必能操控你们的.....芬克思啊,如果我做不到这一点,那就不能怪我了吧。”

    莫莱格尼大主教笑了笑,和蔼的道:

    “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我当然不会强人所难。”

    ***

    五分钟之后,

    方林岩就来到了塔楼的顶层,

    在前往顶层的时候,方林岩才从大主教与其余的人交谈当中知道,原来在西敏寺陷落的时候,莫莱格尼大主教当时所谓的受伤失陷都只是托词。

    真相是大主教为了掩护维克多.费兰肯斯坦这位科学怪人,所以不惜带着手下断后,因此才身受重伤,被迫撤到安全的地方固守防御。

    值得一提的是,维克多.费兰肯斯坦并非是方林岩印象当中不修边幅,痴迷于研究的油腻邋遢男子。

    方林岩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几乎以为是见到了一位仪表堂堂的英国伯爵。

    他身穿一袭驼绒灰的风衣,里面是给人以华丽优雅的天鹅绒布料,内里的红色衬衣与维克多.费兰肯斯坦身上老牌贵族的风格相得益彰。

    莫莱格尼大主教与之耳语一番之后,维克多.费兰肯斯坦先生微笑了起来,对着方林岩伸出了手道:

    “扳手先生,幸会,欢迎来到我的实验室。”

    是的,此时的塔楼顶端已经被明显的改造过,变成了一处炼金实验室-------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而维克多.费兰肯斯坦对外的身份则是一名资深的炼金术师。而他在这方面的造诣也确实当得起这样的称呼。

    面对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的热情,方林岩立即道:

    “这是我的荣幸,先生。”

    一番介绍之后,话题就被迅速的扯回到了正事上。

    方林岩被带到了一张桌子的前方,桌面上赫然有着一个碗口大小的水晶球。

    这东西被广泛应用于炼金,占卜,吉普赛的神秘活动当中,可以说是相当常见,就算是有人故意来这里想要找毛病,也只能从旁边墙壁和凳子上的灰尘入手,没办法在水晶球上鸡蛋里面挑骨头。

    可是,当维克多.费兰肯斯坦从旁边的吸管里面挤出了一滴神秘的金色液体落在水晶球上以后,一切就顿时变得截然不同了起来。

    这枚水晶球在接触到了那一滴神秘的金色液体之后,表面居然喀嚓喀嚓的出现了大量的裂纹,看起来就像是被摔碎了似的。

    不过,紧接着水晶球裂开的表皮就像是煮熟的碎蛋壳那样“哗啦哗啦”的从上面往下落,露出了藏匿在里面的真实面貌!

    那里面竟然藏匿着一团血红色的雾气,这雾气就像是有着自己的生命那样,自行的飘动着,浮荡着,然后就朝着方林岩的脸上慢慢的挪移了过来。

    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方林岩吃了一惊,正想要躲避,却听到莫莱格尼大主教淡淡的道:

    “别怕,这是正常的,如果真的觉得太紧张的话,你可以闭上眼睛。”

    方林岩强自忍耐,任这团血红色的雾气慢慢靠拢,然后将他的头部完全包裹在了其中。

    这时候,方林岩收到了来自联合试炼徽章的提示:

    “你遭受到了神秘力量的影响,你的MP值将会从现在起缓慢下降,此项异常状况有可能会对你的身体状况产生不可测的负面影响,请及时摆脱。”

    方林岩在心中暗骂道自己倘若能摆脱还用你说吗?旁边有两个老怪物虎视眈眈的,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好好配合,只能在心中道:

    “一旦出现任何异常状况及时通知我。”

    此时方林岩虽然眼前都是一片血红色,但听觉还是在的,已经听到了维克多.费兰肯斯坦先生很满意的轻声道:

    “情况非常稳定,他的潜力比特克斯强很多。”

    莫莱格尼大主教有些吃惊道:

    “真的吗?特克斯可是在十岁的时候通过了魔法学校测试的人,并且给他测试资质的还是那顶绝对不会出错的魔法帽子!这个流浪者竟然比特克斯还强?”

    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点点头,举起了手中的一支温度计模样的东西,上面正在不停的变幻着颜色,变幻颜色的频率很类似于心跳的节奏。

    “是的,我的老朋友,我的这支魔法测量剂可不会说谎。”

    “真是太棒了,在充足的魔力下,今天晚上我可能会得到一组关于芬克思全新的数据!这组数据将是支撑我下一个研究阶段的基石!”

    说到这里之后,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的声音当中已经有了几分狂热,然后来到了方林岩的旁边,对着他轻声道:

    “冷静,放松,我的朋友。芬克斯在十年前就已经诞生了,迄今为止已经是非常完善的产物,经过了几十个人的操控和测试,非常安全。”

    方林岩虽然看不见,还是在嘴角处挤出了一丝微笑,点了点头。

    然后方林岩就感觉到双手当中被塞进了一个质地有些光滑的圆球,在他的感觉当中,这玩意儿有些类似于水晶球。

    维克多.费兰肯斯坦很温和的低声道:

    “你握住这个球试试?没关系,哪只手都可以,双手捧着也行,非常好,有没有感到不舒服?如果没有的话,尝试把你的精神力和这个球连接。”

    “嗯!如果你没有做过类似的测试的话,那么就放空脑海过滤杂念,把这个球想象成你的身体的一部分,你在尝试将自己的血液注入进去,对,对,对,就是这样,非常好。”

    方林岩看不到的是,他手中握住的这个球竟然是一个质地貌似是琥珀的圆球,颜色呈现出淡黄色,表面光滑透明,但最关键的是在这半透明的圆球中央,居然还有一个龇牙咧嘴的人头。

    这个人头出奇的小,顶多就只有一个苹果的大小。

    看起来就像是亚马逊河流域那些野蛮的吃人部族斩掉了敌人脑袋以后,再用他们部族的秘术将头颅缩小,制作出来的战利品。

    关键是,这个人的眉心当中还有第三只眼睛,而他的三只眼睛全部都是睁开的,眼神当中并没有体现出死前痛苦挣扎疯狂,相反是淡然而宁静的,还带着漠然的喜悦,就像是游子归家的感受。

    在方林岩将精神力一点一点注入到了手心当中的这只水晶球里面以后,他整个人就开始渐渐的进入到了睡着之前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