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一章 任务
    紧接着,他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正是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的:

    “下面,开始建立精神连接。”

    这个声音传来了之后,方林岩心中猛然一激灵,然后就感觉到不对了!因为他发觉此时自己的眼前居然有一个个的细小水泡浮现了出来,貌似整个人都在水下似的,可是呼吸却出奇的顺畅。

    紧接着他就发觉自己的视野变得宽敞异常,倘若说人类的视野是180度的话,那么他此时的视野至少都是300度!只有后脑勺位置一小块区域是盲区。

    然后方林岩就看到了自己抬起来的双手......那赫然是一对畸变了的锋锐刀足!

    “我靠,这么快就连接好了?”方林岩表示非常震惊:“这位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真是有点料啊!”

    他开始尝试爬出水池,发觉这里乃是个二十平方米的石制房间,房间的大半空间都被自己爬出来的那个水池给占据了。

    旁边还有一面镜子,方林岩爬行过去对着镜子一看,顿时就在里面看到了一只怪物。

    不过因为之前就已经近距离接触过这种新的实验体“芬克思”,所以没费什么力气方林岩就接受了自己的新形象,不就是只螳螂,蝗虫,蟑螂的混合体嘛。

    总之在方林岩的感觉里面,这玩意儿就是个类似于坦克,机甲之类的载具,当然,属于更高端的那种。

    根据方林岩的推测,这玩意儿应该是维克多.费兰肯斯坦这位才华横溢的炼金师结合自然科学,炼金术,魔法这三者搞出来的大杂烩,乃是他的巅峰之作了。

    芬克思腹部之所以会有与特克斯神父一样的六芒星,乃是因为特克斯神父自身太弱的缘故,这六芒星其实是一种强化法阵,可以让他在连接的时候负担更小,进入状态更快。

    此时方林岩的精神远比特克斯神父这个乐色高,那么当然就不需要这玩意儿了。

    这时候方林岩的耳边又开始传来了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的语声:

    “你现在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以同时伸出自己的两只足刀,这样有什么问题我就能第一时间帮你处理,很好,看来没问题,那么你现在尝试一下推开前方的门走出去。”

    方林岩依言照做,离开了这个房间,发觉自己推开的那扇门消失了,自己背后不过只是一根看起来很普通的石头柱子罢了,这应该是一种很高明的魔法障眼法了。

    而周围的景象则是有些阴森恐怖,因为在长长的简陋通道两边,用石头堆砌出来了无数个像是蜂巢的小格子,每个小格子里面都放置着一团东西-------那是用裹尸布裹着的尸体!

    这些尸体有的已经化成了森森白骨,有的却还正在腐烂,因此空气里面有着可怕的味道。

    对于活人来说,这里几乎就像是地狱一样,不过对于那些饥饿的猫,狗,老鼠之类的生物来说,这里则更像是偶尔能吃到大餐的食堂。

    这里就是伦敦的地下公墓。

    早在十八世纪中叶的时候,这座由罗马人建立的庞大都市人口就超过了一百五十万人。

    日不落帝国的鼎盛时期,世界各地的财富都在往此处聚集,只是这里有钱人虽然很多,但是穷人更多,这些穷人死后根本就没有墓地埋葬,所以教会和政府就会联合起来做一些公益性的事情,让这些可怜人入土为安。

    在地下挖掘出来的这些免费公墓,就是伦敦当中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死后的归属,有的人一家三四代都会进入其中,他们生前未必能和睦相处,但死后却可以朝夕相伴。

    当然,更重要的是,教会历来都是在生死方面占据权威性的优势,小孩出生以后必不可少的仪式就是受洗,死后的葬礼更是必须要有神父来主持,甚至连墓地都是以越靠近教堂的位置越好。

    所以,依照现在的莫莱格尼大主教的权势,他要在这种公墓当中做手脚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

    大概只是往前方行进出去了二十几米,狭窄局促的墓穴通道突然被扩宽,出现了一处颇为宽敞的大厅,这里乃是伦敦独具特色的地下管网的交汇处,墓道,报废的地铁通道,还有下水道在这里交织而过。

    在这里方林岩获得了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的指示,让他操控芬克思的身体做一些进攻,防御,突击,奔跑的基本动作,并且告诉他一些突破了人类固有思维的攻击模式。

    比如芬克思的尾部实际上是有毒针的,所以会有一个撅臀顶刺的攻击模式-------但人类倘若用这样的模式来发起攻击无疑只能让敌人狂笑,基佬欢呼。

    不过这只芬克思因为是在一年之前制造出来的,所以并没有之前特克斯神父操控那只功能强大,比如光学折射效果和音波攻击。

    在做这些测试的时候,方林岩也是渐渐的沉浸了进去,因为他发觉自己此时操控的芬克思真的是威力惊人,瞬间爆发速度甚至连肉眼都难以看清楚,根据方林岩的推断,估计敏捷值在三十点以上。

    不仅如此,这怪物还能做出一些人类根本做不出来的诡异动作,背部的翅膀还能进行滑翔,攻击方式虽然只有足刀划击,毒针刺击两种,但架不住速度快啊。

    尤其是芬克思还是在黑夜当中作战,它被特别调制过的复眼更是可以丝毫都不受到黑暗的影响,可以说让战斗力再次提升10%。

    芬克思还有两种形态可以切换,一种是直立行走的人类形态,就类似于螳螂被激怒时候直立起上半身的样子,这样的话披上了一件黑斗篷戴上面具在夜间行走,看起来就和普通的人类差不多,不过这种形态下很难使用毒针,另外一种形态就是原本的虫类形态了。

    当然,这家伙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脆皮,世事无完美,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不过,更加投入的还是维克多.费兰肯斯坦博士,他已经开始在旁边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写下了各种参数,一面写一面还不停的发出了各种惊叹的声音!有时候还在摇头叹息,发出了一些诸如“为什么不早点想到这一点”的感慨。

    在适应了这个新玩具五分钟以后,方林岩脖子上面悬挂着的联合试炼徽章再次一震,姗姗来迟的提示处于出现在了他的视网膜上。

    “试炼者ZB419号,你目前正处于操控原始生物兵器芬克思的过程当中。”

    “芬克思目前拥有生物能量732点,进行移动,攻击,或者受伤都会令生物能量减少,一旦其体内的生物能量降低到20%以下,其自我意识就会因为恐惧而苏醒,你将会陷入混乱状态,精神将永久下降1-3点。”

    “一旦在连接状态下芬克思被杀,你们之间的神经连接并无保护,那么你将会陷入精神重创状态,你的精神将永久下降3-5点。”

    “你自身的状态还不能支持长期的精神连接状态,并且此类生物兵器还相当原始,所以连接时间不宜超过三个小时,否则精神力上限将会永久下降10点,之后每多连接10分钟,精神力上限都会永久降低5点。”

    “.......”

    看着这上面一系列的提示,方林岩只觉得自己的脸都要青了,亏得自己还天真的以为这只是一场游戏呢!现在看起来稍微不注意那就要血亏啊,因为这他娘的动不动惩罚就是永久减少属性,这可真是太要命了。

    所以,看着还剩余下来一百七十八分钟三十六秒的倒计时,方林岩就仿佛火烧尾巴的兔子那样,狼狈无比的朝着前方窜了出去。

    当然,在维克多.费兰肯斯坦的眼里面,这应该是兴奋和迫不及待了。

    来到了地面上以后,维克多.费兰肯斯坦便只是在旁边负责研究和记录数据了,取而代之的则是特克斯神父,他此时虽然精神看起来非常差,却也要负责给方林岩进行通讯,干指路导航之类的杂活儿。

    这一次方林岩的任务有两个。

    第一个是先进行例行巡逻,依次去白教堂区域的几个酒吧和舞场探查,看一看有没有新的感染者出现。

    第二个任务,则是在探查完以后,时间差不多也推进到了凌晨一两点,那时候再去“净化”那个可怜的舞娘丽莎

    很快的,方林岩就在特克斯的指示下。先进行例行巡逻,前往一处叫做蓝月亮的酒吧,然后再前往下一处,最后在地图上完美的绕出来了一个“C”字母的形状!这样的话半点弯路也不会走,可以说是最为劳心劳力了。

    但沉吟了一下,方林岩就反问了一句特克斯道:

    “你这样有规律的执行任务持续了多久了?”

    特克斯愣了愣,茫然的道:

    “七次,还是八次?”

    方林岩叹了一口气道:

    “你们的运气真是不错,真的。说实话,掰着手指数一数吧,看看想要找你们麻烦的人有多少!”

    “灰烬集会所的黑魔法师,苏格兰场,受害者的家伙,贪图赏金的流浪汉,此时还要加上我们这群来自于喜马拉雅的外来者。”

    “若我没猜错的话,今天你遇到袭击的那地方,应该也呆了七八次了吧。”

    “特克斯神父,你这样就仿佛上班签字报道一样的行动模式,相信早就被其余的人给摸透了,若不是维克多先生发明的这只造物太强悍,你不会一直到今天才被逮住,你那僵化的思维模式必须得缓一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