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十八章 神秘半人马
    这些幸运儿捞了一大笔之后就闪人了。

    不过开采以后的废矿区就在地图上标注了出来,

    而这帮家伙在这鬼地方呆了半年,肯定也建立了完备的防御设施,此时冒险队的人进去以后,简单整修以后就能安全入驻。

    山羊身上的联络器已经有了信号,正在开始尝试与营地当中的值守者联系,否则的话贸然靠近营地搞不好会中陷阱或者直接被哨卫攻击。

    两人正在通话器当中开始交流信息的时候,方林岩却在无意中观察到了一具趴在了旁边山岗上的黑影,顿时眉头都为之一皱!

    因为那是一具诡异而庞大的身影,好像正在高地上朝着营地方向观望,似乎完美的融入了黑暗当中,若不是方林岩身为契约者,眼睛的余光恰好看到了其轮廓,普通人真的是难以察觉。

    方林岩顿时挥了挥手,让队伍停了下来,同时道:

    “小心,有情况。”

    山羊愕然道:

    “什么?”

    营地当中的联络员已经换成了值班的塔伦,他很是关注方林岩他们,因此这时候也是在追问道。

    “有问题吗伙计,雷达上显示你们停下来了?”

    方林岩皱眉道:

    “那边似乎有奇怪的东西在窥探我们的营地,我打算过去看看!”

    塔伦立即急声道:

    “伙计,你确定那不是座狼什么的?太危险了,夜间可是本土生物的主场,我看还是别去的好。”

    说实话,塔伦这家伙这一次倒还是真心实意,因为方林岩他们这伙人此时在剩余下来的人手当中算是精锐了。

    既懂焊接,又能侦查,并且还能提出很中肯的意见,虽然方林岩他们出事了或许可以省掉一大笔佣金,但塔伦也不希望他们现在出事,因为这代表团队力量再次受损,搞得他自己的生存几率都会随之下降的!

    方林岩眯缝着眼睛眺望了一下道:

    “应该不是,座狼都是成群出现的。”

    塔伦听了以后,有些无奈的道:

    “呃!好吧,那你小心些,有情况就赶紧逃走,我这就安排人来接应你们。”

    “行!”

    很快的,方林岩三人就直接绕到那生物的后面,从后方看去,这有些类似于一头巨大的野兽,头上的双角十分明显,似乎像是牛,又像是羊。

    想到烤羊肉串的滋味,方林岩顿时就打算将之留下来了,而见那黑影的四肢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身后拖着一根蓬松长尾,正在朝着营地窥探着。

    不过,方林岩三人才靠近到了五十米之内,甚至秃鹫的影分身也刚摸到三十米左右,那黑影便猛然回头,动作十分矫健敏捷。

    这时候方林岩才发觉,原来它并不是野兽,而是一头类人型的智慧生物!

    这家伙面色苍老,长发凌乱,仿佛是洗剪吹非主流的造型,头边竖了对似精灵般的顺风耳,上半身裹着绿萝植物乃是人形,而下半身却是光秃秃的马身,肩上还披着贝壳之类的甲胃。

    最醒目的,还是其右手上提着一把看似普通的长矛。

    这长矛的矛柄末端,居然还有几片绿叶。不过,长矛的矛尖处看起来很钝,视线落上去却给人“非常危险”的感觉,仿佛潜意识都在提醒自身坚决不能被触碰到。

    “这是......半人马?”

    方林岩脑海当中顿时浮现出来了这样的一个名词。

    此时凑近了仔细看去,这头老半人马其大腿、上身、胳膊都有多处疤痕,一看就应该是身经百战,甚至身上还有几道新鲜伤口,好在这些伤口已经结出血咖,饶是如此,看上去还是相当凄惨。

    从老者的一条瘸腿,兼手持的那柄长矛来看,其角色应该属于某族的猎人又或是荒野卫士,貌似刚刚经历过一场惊险的恶战。

    一瞬间,方林岩的脑海里面掠过了不少念头,最后终于问了出来:

    “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这头老半人马凝视了方林岩一会儿,然后淡淡的道:

    “年轻的人类,我在你们的身上看到了死亡的气息。”

    方林岩顿时脸色有些难看:

    “是吗?想要我命的人多了,但是现在我还活得好好的,倒是那些想我死的人,几乎都已经死掉了。”

    老半人马平静的道:

    “别激动,我知道你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过没关系,我叫瓦登,是半人马一族的人,风之女神告诉我这里有着熟悉的气味,我本以为找着了失散的同伴,但没想到在这扎营的却是人类。”

    “你们身上有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应该是刚刚猎杀了不少座狼,这也是我会停留下来和你们交谈的原因,你们知道吗?这些凶残的家伙是有主人的!”

    听到了瓦登的话,方林岩顿时心中,因为他们确实是刚刚才猎杀了食腐座狼的狼王鬼嚎!并且空间当中之前还有明确的提示,说是自己等人身上被沾染了灵魂印记,容易被本世界的某些智慧生物发觉。

    这时候,秃鹫也是在团队频道当中共享出来了一系列的资料,这是他们在乘坐飞船来星球的路上收集到的,这其中就有半人马的相关信息。

    在本位面当中,半人马曾经拥有辉煌的历史,甚至可以依靠神秘的位面之门在各个星球上迁移,因此哪怕此时已经没落,却依然能在广阔宇宙的各个星球上找到其物种。

    泰因行星上确实存在过这一智慧物种,而不少神话故事中也提到过他们,称他们为大贤者,但自从这颗植被茂绿的星球荒凉一片后,便再没人见过他们。

    传说半人马是树神后代,又被称为牧树人,他们中大有精通奇特能力的家伙存在,半人马对植物情有独钟,貌似还拥有在荒凉地表催生万物的能力。

    这时候,方林岩的目光也被瓦登脖子的一块项链给吸引过去。

    那条项链是由交错的藤条编制而成,乃是一串植物,项链下有一颗饼状的吊坠,小而圆,严格来讲那是块灰色的石子,吊坠上雕刻着的居然也是荆棘!看起来和狼王脖子上的那项链非常相似。

    很显然,这个瓦登和狼王之间也应该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所以,方林岩眯缝了一下眼睛道:

    “狼群食人,觉得自己完全是天经地义,我们要杀狼也是逼不得已。不过做了就做了,你要为那头狼复仇也是理所当然,我们接着就是。”

    瓦登显然留意到了方林岩打量的目光,淡淡的道:

    “别紧张,人类,我若是有敌意的话,那么第一时间就出手了,我戴着的这个吊坠和狼群的身份之坠看起来相似,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山羊走上去仔细看了看道:

    “好像是有一点,我见过的项链上的荆棘上有着花朵,而他这荆棘上的是果实。”

    瓦登微微惊奇的道:

    “你们看来还真的详细看过鬼嚎的吊坠啊?果实可以让路过的旅人采摘食用,解渴充饥,也代表着牺牲和拯救,这也是我们马格拉姆教派的信条。”

    “而鬼嚎却是吉尔吉斯教派驯服的强大生物,会开出花朵的荆棘有很多,但是最著名的,还是黑色鼠李,这花朵带着剧毒,但是气味却令人迷醉,用利益诱惑外人陷入死地,这也与马格拉姆教派的行为准则类似。”

    这时候,山羊掏出了鬼嚎的那条项链辨认了一下道:

    “好像真的是这样的呢。”

    而就在下一秒,鬼嚎的吊坠竟微微的亮起了银光,貌似萤火虫一般舞动起来,而瓦登脖子上的吊坠居然也同样如此。

    不仅如此,一阵难以形容的声音徐徐传入三人的脑中,似风声,似铃声,似雨水滴落的声音......完全就像是天籁一样。

    两个吊坠上的石块同时悬浮了起来,凌空靠到了一起,令人忍不住想要上前伸手触摸,就仿佛刚出生的婴儿凭借本能去寻找母亲的奶嘴那样,令他不能自已。

    只可惜两颗石头闪耀了一阵后,便褪去了光晕,就此暗淡无光,重回常态,掉落在了地上。

    瓦登吃惊的道:

    “奇怪了,这个吊坠为什么会与我的产生共鸣?”

    它快步上前,拾起了两个石块仔细看了看,震惊的道:

    “难道这是鬼嚎的吊坠?”

    方林岩道:

    “是啊,你闻到的血腥气味就是它的。”

    瓦登摇摇头道:

    “真是令人难以置信!能告诉我你们是怎么杀死它的吗?”

    方林岩道:

    “如果你先告诉我们一件事的话。”

    瓦登道:

    “什么事?”

    方林岩道: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你和鬼嚎是什么关系?”

    瓦登用惆怅的语声道:

    “五十年前,在大地上有一个异常强大的牧树人部族,叫做吉姆部族,但是后来这个部族因为理念的不同,外加两名继承人谁也不服谁,产生了极大的纷争。”

    “最后,强大的吉姆部族分裂成了马格拉姆部族和吉尔吉斯部族,并且这种理念上的分裂,很容易造成极端事件,所以双方在分裂的时候就相互残杀,结下了血海深仇。”

    “但是,两个部族本来源出一体,所以在很多方面都异常相似,我的身份很是复杂,算是马格拉姆部族的人,而鬼嚎这家伙,则是被吉尔吉斯部族驯服的兽灵!所以,你们干掉了鬼嚎其实对我来说毫无芥蒂。”

    方林岩笑笑道:

    “那就最好不过了,我们其实也是抱着和平的心态来的,并不想要在这里谋求什么利益,杀戮什么生灵,我们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带一个在这里迷路的朋友回家。”

    方林岩一面说,一面示意秃鹫去将那鬼嚎项链上的那石块拿回来。

    瓦登听到了方林岩的话以后愣了愣道:

    “鬼嚎项链上的这块灵魂石看起来还有些意思呢,你们能送给我吗?”

    方林岩微笑道:

    “虽然我很想答应您,可是我的一位朋友非常喜欢打猎,我已经答应将之当成是战利品送给了他.......所以很抱歉。”

    瓦登看起来并不怎么想要将“灵魂石”还回来,但是方林岩三人身上的血腥气息可是在提醒着它,这三个人类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连鬼嚎这样的兽灵都干掉了!

    所以瓦登还是带着遗憾的将灵魂石还了回去,然后就要直接转身离开,方林岩看着它的身影,微微眯缝起了眼睛,暗道这家伙难道真的不上当?

    直到瓦登即将消失在了黑夜当中,方林岩才皱了皱眉,出声道:

    “尊敬的长老阁下,请等一等。”

    瓦登转身道:

    “什么事?”

    方林岩道:

    “似乎您对这块灵魂石很有兴趣?”

    瓦登道:

    “很有兴趣谈不上,只是它居然能与我的吊坠产生共鸣,所以我想要研究一下。”

    方林岩道:

    “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一位失散的朋友,如果您能帮我们找到他,那么这块灵魂石就是您的。”

    瓦登沉思了一会儿道:

    “我可以告诉你最近的水源在什么地方,我也可以款待你们这些外来的客人一顿丰盛的晚餐,我甚至可以指点你们哪里有着昂贵的金属矿产.......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但是,风的精灵在提示我,您的朋友身上,牵扯着大量的命运丝线!这就不是我能轻易触碰的东西了,我能有预感,干预进入这件事的代价远大于这颗灵魂石,所以,先生,我非常抱歉。”

    方林岩微微点头道:

    “好吧,那就这样,再见。”

    他说完了之后,便直接转身离开,本来方林岩根据自己多年的丰富的购物经验判断,这老东西会在最后一刻叫住自己。

    没想到......这一次他的推断居然错了!至始至终这老东西都没有回头,回头的反而是方林岩,而他却是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了一片黑暗,瓦登竟然走得比他们还快!

    ***

    回到了营地当中之后,发觉这里面已经架起了几个熊熊燃烧的大火堆,生火用的材堆,自然是从飞船上的拆卸来的可燃物,富含焦油之类的皮革,以及少许的燃油。

    整个营地也是整理得有模有样的,并且因为附近就有水源的缘故,甚至还搭建起来了两个简单浴室,营地当中的成员也是有了洗澡的机会-------当然,得先排队。

    方林岩一干人受到了值班的塔伦的热切欢迎,迎接进帐篷以后每个人都递上了一杯热咖啡,毕竟方林岩之前修复歌利亚的行为可以说是帮了他的大忙了。

    不过说到现在救援团队目前的情况,塔伦也是只能摇头叹气,因为有道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整个救援团队真的是出师不利。

    来到星球上已经超过了二十个小时,可是此时不要说救人了,甚至连丘陵巨人的毛都没摸到一根,这叫人真的是郁闷无比啊。

    接着塔伦叹了一口气,又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纳拉齐营地那边也传来了最新的情报,说是雇佣我们的马士基航运集团的总裁格雷特,也就是瑞恩的老爸突发重病,现在正在抢救。”

    “他本来身体非常健康,一下子出了这件事,旁人猜测多半是太过担忧爱子安危。”

    山羊听了塔伦的话,愣了愣道:

    “这家伙出事的话,那么我们这一次救人的奖励岂不是要泡汤?”

    塔伦摇摇头道:

    “雇佣合同有在工会备案,基础金额肯定不会有问题,不过格雷特口头许诺的奖金就难说了。”

    秃鹫也脸色凝重的查询了一下相关资料,然后道:

    “如果瑞恩是一支股票的话,那么现在一定会直接跌停板。”

    方林岩道:

    “怎么说?”

    秃鹫道:

    “我之前在来路上顺手下载了马士基航运集团的所有资料,刚刚查询到格雷特先生在女人方面并不自律,所以瑞恩先生的兄弟姐妹挺多的,被法律认可的就有七个。”

    山羊听出了秃鹫话中的未尽之意:

    “那就是说,还有没有被法律认可的了?”

    秃鹫道:

    “是的,总裁先生如果加上私生子女的话,后代突破了两位数......我想,肯定有很多人希望瑞恩先生回不去。”

    山羊摇摇头:

    “这可真是个雪上加霜的消息。”

    塔伦此时点点头道:

    “没错,尤其是在现在我们开局不利,还死不少人的情况下。”

    方林岩道:

    “死了多少人?”

    塔伦犹豫了一下,考虑到此时方林岩他们也一起共过患难,同过生死,所以塔伦也不将他们当外人了,直接将详细的数字都说了出来:

    这么磕磕碰碰到现在,团队已经空难加意外累计都死掉了六个人,并且还拖带着八名伤员。

    聊到这里,塔伦长叹了一声道:

    “之前我们曾经开了个小会,我觉得德亚科看起来已经有了要放弃的意思了。”

    方林岩听了以后顿时皱眉道:

    “怎么会这样?现在怎么能走,走了的话,那岂不是代表着血本无归了?”

    塔伦点点头道:

    “是的。”

    然后他示意方林岩三人靠过来,将旁边的投影仪打开道:

    “你自己看吧,当时开会的时候起码也是有二三十个人在,也不存在保密之类的,你们若是在的话,也一定会被邀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