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九章 遗迹
    方林岩脸黑了起来,好在他这时候忽然发现,枯萎的大树上居然刻着一个几不可辨的符号,这个符号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上面那部分是一个◇,下面则是一个+号,

    并且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符号之前是没有的,应该是和大树上面新生出来的芽有关,冒芽了以后这符号也出现了。

    看了这个符号后,方林岩再次进行了搜寻,然后愣了愣,

    这个符号,枯掉的大树,鹰类的枯骨,

    难道是她?

    在心中得出了一个大致的范围后,方林岩要了张毛毯,徐徐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他,已经学会了在任何可以休息的时候积攒精力。

    飞机降落以后,这时候头等舱终于发挥出来了自己的优势,方林岩直接背着一个双肩包然后从专用通道首先冲出了机舱,办完了那些必须的手续之后,方林岩就去等出租车。

    此时的他左手踹在了裤兜里面,握着卷起来的“古神凝视”的卷轴,已经可以感应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大概只有三四十公里了,于是查询了一下地图后心里就有了底,便上了出租车直接对司机道:

    “帕特农神庙。”

    结果他说了这句话以后,发觉这司机依旧一脸懵逼的将他看着,方林岩顿时有些尴尬,寻思自己是不是先前说太快,于是便放慢语速再说了一遍。

    结果那司机依然是一脸懵逼,方林岩这时候才回忆起来,雅典本地的人应该是讲希腊语的,不过其身为欧盟大国,所以英语在这边也被大多数人接收。

    现在看起来,咳咳,这司机大哥应该就是那小部分人之一,

    结果就在这时候,打开了僵局的还是那司机大哥,他熟练的拿出了手机点开了一个APP,然后用生硬的语音道:

    “拆拉?脚盆?卡瑞?”

    方林岩仔细去听,急忙道:

    “拆啦,拆啦!俺们拆啦!”

    司机大哥于是又在APP上点了一下,应该是选择翻译语种,接着便叽里呱啦的对着手机说了一大通,然后点了一下,给方林岩递了过来,手机里面生硬单调的翻译语声就随之出现,亏得还是普通话。

    方林岩松了一口长气,然后赶紧说了自己要去的地方,顺便要了那个APP的名字,感觉着车辆开始徐徐启动,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这位司机大哥也是热心,在等车的时候还利用翻译软件和方林岩不停聊天,大概就是告诉他,每天下午五点帕特农神庙就关闭了,现在赶过去太晚,不如直接入住酒店一大早再去。

    早上朝阳初升,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帕特农神庙上的时候,那种景色壮丽恢弘,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能低声唱: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不过司机大哥接下来的话就让方林岩明白,尽管他今天的行程长达数万公里,依然比不过出租车大哥的套路,

    因为司机大哥话锋一转,就说自己知道一家距离帕特农神庙只有几百米的私人小旅馆,很干净卫生还便宜,类似于民宿之类的,如果方林岩愿意去的话可以给他八折优惠顺带包一顿价值一百五十八欧元早餐。

    方林岩现在的钱包就像是刚**的.....腊梅,只要轻轻触碰就会鲜血直流,所以听到了免费的价值一百五十八欧元的早餐就觉得一阵心悸------老板难道是做慈善的吗!肯定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于是面对司机大哥滔滔不绝的推销,方林岩选择了装睡.......鲁迅大师不是说过吗,没有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不过面对方林岩这种不领情的毒瘤,司机大哥表示自己有一百种办法收回先前的口水成本,所以在到地方收车费的时候选择多收一百欧元------这也是他带方林岩过去那处小旅店后会得到的回扣。

    面对这种不公正的待遇,方林岩表示自己无暇浪费口水,所以下车以后背起双肩包就跑,司机大哥顿时瞪大了双眼,不甘心的拔腿就追。

    结果方林岩这时候顺便就给他展示了一下自己基础耐力LV3的强大,就像是遛狗似的逗着他跑出了三条街,不慌不忙的让司机大哥始终处于“有点希望能追上”的位置上。

    最后这位缺乏锻炼的司机大哥在坚持了两公里以后,已经是觉得眼前发黑金星直冒,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爆炸了,只能疯狂喘息着停住了脚步,偏偏停下来以后还觉得恶心得不行,忍不住一张嘴哇哇大吐,把晚饭都全部倒了出来。

    最后等他有气无力的回到出租车上的时候,更是痛苦的发现因为离开的时候太匆忙,车门都没关,自己放在车上的手机和现金都全部不见了......

    欲哭无泪的司机心里面当然充满了熊熊怒火,好不容易开车去找到朋友借了个手机报警,结果报警电话都打了五次才接通,对面的接警员一听说是车费逃单,顿时就兴趣缺缺,敷衍了几句就话不投机半句多直接挂掉。

    开什么玩笑,种花家这边的捕快效率算是非常高的了,打电话过去说是出租车车费逃单,估计也是不了了之。

    何况希腊这边的捕快更是懒惰十倍,准点下班绝不加班自然不必说,秉持能坐着绝对不站着的人更是比比皆是,若不是遇到什么人命大案,休想让他们重视起来。

    其实司机大哥真心应该庆幸今天遇到了方林岩,倘若是和盖丘山,医生这种人有缘千里来相会,那么今天就不是跑两公里吐一吐,掉个手机和现金的事儿了.......

    ***

    在飞机上闷了十来个小时以后,方林岩带着司机小跑了几公里反而觉得身体舒服了许多,脊背上出了点微汗,浑身上下血脉滞涩的感觉一扫而空。然后他拿出了地图看了看,发觉自己正在雅典的市中心区域,距离自己的目标也就是一两公里,便乔装打扮了一番,按照导航直接走了过去。

    大概走了一公里多,方林岩便将这块儿的地势给琢磨明白了,

    当还没有人居住的时候,这里就显示出得天独厚的态势,有着渔获丰饶的爱情海海湾,有着万里挑一的深水良港,周围是大片大片丰饶的平原,适合种植金灿灿的小麦,平原上的丘陵则适合橄榄树和无花果生长。

    欧洲的文明喜欢在险要的山上修建城堡之类的东西,在公元前五百八十年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在这里靠近海岸线的一座丘陵上修建城邦,这座丘陵海拔一百五十六米,貌似和什么峰,什么山一比的话要秒成渣,讲真还不如人家的零头。

    但它距离大海只有四公里,所以与附近地势的绝对高差相比起来就惊人了,网络上的数据显示,其绝对高差有两个数据,一个是122米,一个是107米,就算是取最小的数据算,也相当于是现在三十层以上的高楼。

    可以说在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它必然都是一览众山小的存在,哪怕是现代,你只要置身于雅典市区范围内,抬头眺望,几乎都能见到这座悠远古老的遗迹。

    而在冷兵器战斗的古代,这样一座建立在险峻地势上的城邦,也同样是进攻者的噩梦。

    因为城邦的东,南,北面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极其险峻的悬崖峭壁,想要攀爬估计依照之前的科技水平来说都是九死一生,只能从相对平缓的西面发起进攻,其攻打的难度可想而知。

    最初修筑出雅典卫城的统治者在完工以后,俯瞰爱情海法利隆湾,坐拥阿提卡平原,虎踞巴尔干半岛,心中生出的感觉多半想必应是:此乃王霸基业也!

    在之后的几千年内,甚至直到现在,整个雅典城市也是环绕着这座雅典卫城来建设的。

    此时方林岩便来到了这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卫城门口。

    毋庸置疑,这时候肯定是没办法循着正规的途径进入了,并且看起来西面的值守力度也是相当的强,不仅有着多名警卫人员,还有一条德国黑背。

    不仅如此,方林岩放出无人机以后还看到了大门上贴有清晰的标识,上面用多国文字清晰的写着雅典卫城暂停开放的消息。

    其实说实话,此时方林岩若是要硬闯也是没问题的,但这里是他隶属的现实世界,不客气的说根基都在这个地方,所以自然要秉持低调的风格,想了想以后,干脆临时去到了街上的商店里面买了一双手套,尝试从旁边的山崖上攀援上去。

    换成数个月之前的方林岩,他要想做这件事可以说是难于登天。

    但他现在拥有的基础属性已经相当高,与登山相关的力量,敏捷,体力都基本相当于专业运动员,还有数据化身体的稳定发挥,所以硬件是肯定合格的。

    而雅典市内的光污染其实是相当严重的,方林岩用无人机围着雅典卫城飞行考察了一圈之后,感觉攀援雅典卫城旁边的山体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就攀登难度来说,属于那种初学者都能来挑战一下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