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章 这不可能!
    当然,任何事都是有利有弊的,

    朗度的缺点就是虽然爆发力强,却很依靠技能来打伤害,就拿毒咬来说,其计算方式是固定伤害+(敏捷X2),然后还要附带负面效果,CD时间却是两分钟,并且还很耗费MP。

    所以,朗度的一套技能连续爆发完之后,续航能力就很差了。

    什么?你说普通攻击?

    普通攻击要打出高伤害,高力量值是绝对不可以少的,

    而适合战士,刺客使用的近战高伤害武器,无一例外也都需要高力量值为装备前提。

    当然,在前期的时候,朗度还能用手雷啊,枪械来弥补过度一下,

    但是到了中期的时候,攻击力高的枪械,往往都对基础射击的等级有要求。

    所以这个弊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只能依靠一把需求而攻击力强大的近战武器来解决。

    当然,这种武器估计也应该是很罕见的了,价格一定感人。

    ***

    “砰!”的一声闷响声传来。

    朗度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这志在必得的一扎,居然落了个空,直接刺在了旁边的床板上。

    将本来雪白蓬松的羽绒被划了一条大口子,里面的白色絮状物顿时漏了出来。

    问题是他这一刀明明是瞄准了对方的心脏部位去的啊。

    此时的朗度还是有些不信邪,手腕一翻,匕首顺势朝着前方抹出来了一道弧形的惨绿色光芒,这一招叫做血涌,没有固定伤害,直接会对敌人造成等同于(敏捷值X2)的伤害,关键是还有一条说明:

    倘若此时目标处于中毒状态,那么“血涌”将会必然产生暴击!

    倘若此时目标处于正常状态,那么“血涌”将会使其中毒。

    面对朗度的这一抹,目标终于动了,但动的弧度远不如朗度想象当中的大,因此这一击在朗度眼里面依然是志在必得的。

    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是,他的这一扎再次落空,这时候朗度终于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对方就像是水里的鱼儿那样,确实是在这里面前,但是要打中他的话,必须要计算出一个提前量出来,否则的话就会被自己的眼睛所欺骗。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朗度立即怪叫一声,立即用右手护住了脸,左手已经掏出了一枚手雷轰然引爆!

    在巨响声和火光声当中,朗度自身被炸开受伤,只是他也欣慰的见到了对方同样也是被炸得有些灰头土脸的,鼻血都流淌了出来。

    而鼻血在落地之前,有一个很明显而诡异的偏斜角度,发觉了这一点之后,朗度立即认识到对方身上拥有某种光学欺骗手段,让自己的眼睛变得不可靠。

    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再次猛扑了上去,右手握持匕首,左手握持手雷。

    很显然,面对一个只有区区六点体力的对手,朗度觉得哪怕是一直以伤换伤也挺好的。

    并且根据他自己总结出来的对战法系职业的经验,自己只需要像是一条疯狗似的,追着法师一直咬就行了,对方自然就会手忙脚乱然后半个技能都放不出来,最后惨死在自己的刀下。

    朗度当然也很清楚,会出现这种一面倒的状况,有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因为他面对的都是试炼者中的法系职业有关,这些人本来就还没能来得及适应战斗,加上新手拿到了法系保命类道具,技能也不齐全。

    一旦以后法系职业成长了起来,转职以后获得了自身的关键性技能之后,那么这种情况显然就能够得到改善。

    不过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朗度尽管连续两个技能打空,但他觉得已经成功找到了破局的方法,所以依然坚信这一场战斗的胜利者必然是自己!

    可是朗度没料到的是,在他扑向面前这个叫做温奇的家伙的同时,对方居然也二话不说的扑了过来!这令朗度都为之有些愕然,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出这个只有六点体力的可怜家伙的底气从何而来,要和自己近身肉搏对攻。

    所以朗度很干脆的举起匕首,一刀就插向了貌似旁边的空处,

    但这一刀落下去之后,居然奇迹一般的扎在了对方的肩头。

    这一刀的伤害因为有着PVP(试炼者之间互相攻击)的50%削弱,所以伤害并不高,但朗度的心中却涌现出来了一股狂喜之意。

    因为匕首上可是涂抹了麻痹毒素,能大幅度的降低敌人的移动速度,同时还对敌人造成轻微伤害。

    而朗度的技能想要打出爆发性伤害的话,那么必须要敌人处于中毒状态下才行。

    这个喜讯立即让朗度爆发出了更强烈的斗志,挥舞匕首就开始与敌人进行肉搏战,并且凭借娴熟的经验顺利占据了上风!在对方抵抗了几秒以后,他甚至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敌人出现了慌乱的情绪。

    这样的利好消息,让朗度更有信心在三分钟内结束战斗,然后赶赴party继续与那位卡萨德拉女士来一场浪漫的公海之旅-------虽然卡萨德拉女士并不是一个优秀的女伴。

    但就在朗度一匕首捅进敌人小腹的时候,他猛然也觉得背后剧痛,百忙当中转头望过去顿时大吃一惊。

    原来背后的衣柜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打开,里面竟然隐藏了一具呈现出蓝黑金属色的机枪塔,机枪塔的枪口还在冒着青烟,显然是它抽冷子给了自己一枪。

    不仅如此,接着朗度的身体猛然的一震,整个人都僵直了一瞬间,正是他遭受到了第二次伤害。

    “见鬼,爆炸子弹!这家伙竟然都有这样的底牌了?”

    中枪之后,朗度作为一个心机城府都很深的家伙,立即就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难道,对手是有备而来?”

    这个念头一生,朗度立即脊背上涌出了一股寒意,他一咬牙,手中的冰刃已经在空中划出了诡异的绿十字,他威力最大的一招已经施展了出来:

    “逆十字杀!”

    若是敌人在中毒的情况下,逆十字杀将会对其造成巨量的伤害,并且附带强有力的晕眩效果。

    晕眩效果持续时间长达三秒。

    此时朗度已经知道自己没有退路,所以干脆拿出了杀手锏,相当于直接将自己的筹码丢了出来梭哈,而对于方林岩而言,却也是他必须要接的一把豪赌!

    ***

    说实话,此时的战局完全是出乎方林岩意料之外的,

    他根本没料到敌人居然如此敏锐,仅仅攻击了自己两次,就摸索出来了折光的折射率,掌握到了成功攻击到自己的办法。

    除此之外,这种凶险无比的面对面肉搏,也是让方林岩感觉到非常的不适应-----敌人那把锐利奇特若冰刃的匕首举起,落下,刀刃抹过皮肤,顺畅的切开下面的血肉组织的感觉让人非常不好。

    不仅如此,随之而来的痛苦当中,还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麻木感觉。

    两个男人喘息着滚倒在床上,气喘吁吁,滚烫的鼻息甚至能喷到对方的脸上,同时手,肘,膝盖,额头等等一切可以伤人的部位都可以利用起来给敌人造成伤害!

    这就是凶险无比的近身搏杀!一个失误或是走神就很可能就会导致咽喉被割开,那把冰刃也似的毒匕直刺入眼睛!

    两人在短时间内就连续交手,完全就是那种令人窒息的在刀锋上跳舞的战斗,一个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

    在此时,方林岩居然产生了“茫然”和“慌乱”这两种根本就不应该在此时出现的情绪,而方林岩自身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在这种情况下,他有些沮丧的知道自己败了。

    但是,他的眼中闪耀过一抹精光,

    是的,我在近战方面败了,但是我没有输!

    “FIRE!”方林岩在心中默默的下达了开火的指令,然后在下一秒,就开启了雅典娜之佑!!同时给自己更换上了教授称号。

    这一瞬间,方林岩自身的生命值虽然锐减到只剩余下来十来点的地步,但他的魔法值上限已经高达270点,敌人必须突破这层护盾后,才能给予他伤害。

    此时在朗度的眼中,本来即将在自己的逆十字斩下哀嚎死去的对手,身上陡然闪耀出来了一团光芒,背后竟然还有隐隐约约的橄榄树幻像出现,紧接着他的身体周围居然瞬间出现了一个半透明的护盾!

    这护盾貌似脆弱,但表面就像是肥皂泡那样,居然有一层诡秘的血色在不停的流动着!

    然后朗度的逆十字斩,就狠狠的落到了这一层半透明的血色护盾上。

    “什么!这伤害.......怎么会这么低!!”

    下一秒,朗度就大吃了一惊,被自己打出来的伤害数字给吓到了,这让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可能!!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啊。”

    朗度几乎抓狂的失声大喊了出来。

    要知道,他平时为了积累近战经验,甚至与团队当中一位主打防御,手持重盾的家伙经常的对练,那家伙的防御力甚至接近二十点,可是自己在他身上打出来的伤害数字,也比现在的这个区区六点体力的家伙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