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十一章 渔翁得利
    面对掉落道具的诱惑,斧头男义无反顾的放弃了。

    毫无疑问他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此时的这霸体状态只有十秒钟的持续时间,而要想取到刀兵策的话,就得从赵家两兄弟身边硬闯过去!

    届时就算是能拿到这玩意儿,霸体状态也被浪费了一大半,接下来还要面对敌人的联手攻击!

    毫无疑问,斧头男的逃走令得赵家两兄弟一愣,然后就二话不说衔尾直追了过去。

    随着赵家两兄弟被引开,那名手持银色小盾的契约者立即眼前一亮,从掩蔽处冲了出来,瞭望塔上的弓手连射了两箭,都被他用发着光的银色小盾轻易荡开。

    很显然,这家伙之前在隐藏实力,而他此时的目标则是直指那本刀兵策!想要拿到那本书之后再夺路而逃。

    不过,这家伙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十分残酷,在靠到足够近的距离以后,这本刀兵策却纹丝不动,并不能被其收入囊中,而这名契约者也收到了残酷的提示:

    “此物品的归属权并不属于你,你必须等到保护时间结束才能将之收入囊中。”

    “目前保护时间剩余:12秒。”

    面对这样的提示,契约者发觉赵家两兄弟并没有回来的迹象,便很干脆的绕向了旁边,退入到了弓箭手的射击死角当中。

    这计划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抓住机会拖过12秒,拿了刀兵策再走。

    可是这家伙退后两步之后,好不容易闪过了射来的一箭,猛然浑身一震,整个人都朝着前面一扑,同时眼前发黑在原地晕眩了数秒,后脑勺处感觉到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流淌下来......

    等到他清醒过来以后,才发觉袭击自己的赫然是一把单手狼牙锤!

    这把狼牙锤看起来打造得很是简陋,就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带刺铁球后面加上了一个木头柄,却直接造成了不俗的伤害,外加晕眩和流血两大负面特效。

    而这名契约者刚刚回过神来以后,便发觉一个硕大的肉球居然已经对准了自己撞击了过来,并且已经是近在咫尺。

    正是那名存在感很低的蛮兵铁针骤然发难!

    他趁着这名银盾契约者的注意力被箭楼上的神射手吸引的时候,先是抛掷出了手中的狼牙锤,划出了一道弧线狠狠的砸在了敌人的后脑勺上,使其流血和晕眩三秒。

    然后就俯下身体,似一个小坦克似的对准了这个倒霉的契约者冲撞了过去。

    之前赵熊赵锤的冲击给人的感觉像是坦克,推土机那样的压制型冲撞,

    而铁针此时的冲撞,则摆明了是要用头盔和肩膀上的尖刺伤人,或许在气势上没有那么惊人,但就像是一颗迎面高速飞来的石头,同样能让人鼻青脸肿,痛苦难当!

    因为整整晕眩了三秒,银盾契约者根本来不及防御,直接就被铁针撞了个正着,

    这一撞之下,他和铁针同时往反方向跌出,只是银盾契约者被撞击到了胸口处,已经多了好几个血洞,鲜血滋滋的往外直冒!

    更要命的是,银盾契约者还从死角处被撞到了院子的中央,进入了上面呆着的弓箭手的攻击范围内,因此他刚刚稳住身形想要爬起来,可是瞭望塔上的神射手显然与铁针配合无间。

    他早就蓄势待发,换上了精铁打造的狼牙箭,上面还涂抹上了毒液,直接弯弓搭箭,一箭洞穿了这倒霉家伙的咽喉!

    一个可怕的红色数字从他的头顶冒了出来。

    276(暴击)!

    不仅如此,这家伙身上除了流血状态之后,还被挂上了中毒状态!

    加上他前面还被铁针一锤子+一撞打掉了不少生命值,因此直接触发了团队技能,“唰”的一声直接被传走了。

    很显然,这名弓箭手并不甘心,立即开始东张西望起来,准备给这个该死的入侵敌人补上最后一击。

    只是就在这时候,一道血红色的闪电从天而降,狠狠的劈在了弓箭手的头顶,令他顿时进入了1.5秒的晕眩状态。

    当弓箭手从晕眩状态恢复过来的时候,三枚连珠火球已经对准了他这边旋转着高速袭来,“轰轰轰”的却是在简陋瞭望塔的支架上炸开!

    顿时,这脆弱的木头支架直接“喀嚓”一声断掉,整个瞭望塔的支柱也是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声,随之缓缓歪倒,上面的弓手只能狼狈的跳了下去。

    毫无疑问,这就是山羊和方林岩配合搞出来的一番好戏了。

    没有方林岩帮忙晕眩弓手的话,山羊只要一现身吟唱,搞不好马上就飞来一支利箭教他做人。

    不用怀疑,黄金主线世界的难度确保了这名弓手射出的箭支只要命中,就一定能打断他的施法。

    一击得手之后,挡在方林岩和山羊之间的,就只有铁针这个蛮兵精锐了!

    这时候,方林岩深吸了一口气,很干脆的就对准了铁针直接冲了过去,而这矮胖子毫无畏惧,从腰间又掏出了一把狼牙锤对准了方林岩投来!

    方林岩不闪不避,那狼牙锤从他的身体上一透而过,啪啦的一声砸在了旁边的柱子上。

    这正是方林岩的被动技能,折光立功了,

    铁针的狼牙锤投掷习惯瞄准敌人的脑袋,或许这样才方便打出晕眩伤害,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根本不能算坏习惯的习惯,却被方林岩捕捉到了,直接利用了起来。

    下一秒,铁针就被方林岩逼到了面前,直接发动了咏春:连环日字冲拳!

    惊人的拳影在瞬间挥了出去,铁针在这一瞬间仿佛被置身于狂风暴雨当中,整个人都在踉跄抽搐着,等他刚刚清醒过来以后,又被山羊一发连珠火球轰在了后脑勺上。

    这样的攻击,一下子就让这家伙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然后铁针这蛮兵居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骚操作:

    他居然将手伸进了旁边的兽皮口袋里面,然后掏出了一个拳头大小,上面居然还冒出了滋滋火星的黑色球状物,准备对准了方林岩丢过来?

    这玩意儿怎么看都有些像是火器?

    在铁针即将出手的时候,方林岩目光一闪,身后浮现出了橄榄树的幻象。断喝了一声道:

    “定!”

    正是他施展出来了二阶神术:言灵术!

    结果铁针果然中招,立即就呆滞住了,毕竟它也就只是个精英而已,直接晕眩了一秒钟。

    抓住了这个机会,方林岩依靠自己LV10的基础近战,一把就抓住了铁针的手腕,然后强行将这玩意儿塞回他的怀中去,同时一脚将之踹开!

    “轰”的一声闷响,这倒霉家伙被自己的武器炸得满身焦黑,瘫倒在了地上,直接失去了生命,一股黑烟直接升腾了起来,并且还掉落了一把黑色品质的钥匙。

    这时候,山羊才惊喜的道:

    “我靠,这家伙还是个精英,生命值怎么这么少?”

    “哇,他直接给我加了100点曹营声望,15点战功!”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我都告诉过你,这个世界的这种杂兵类敌人应该是很脆的,但是攻击也很高,若是因为觉得他们好干掉,所以掉以轻心的话,之前那两个傻子的下场你都看到了?”

    他一面说,一面顺手给山羊丢过去一套平民衣服:

    “赶紧换上,别让人第一时间就能认出我们是曹操的人。”

    山羊耸耸肩道:

    “OK,OK,我知道了。”

    这时候,方林岩已经直接拿了铁针掉落的黑色钥匙,当然旁边那一本“刀兵策”也不会放过,然后就带着山羊匆匆离去。

    因为少了瞭望塔,外加那名耿直的殖猎者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所以两人的行动可以说是相当顺利。

    方林岩甚至还有余暇去看了看之前触发临时事件的小院子,那个韩翁已经倒在了血泊当中,死不瞑目,两个孩子不知去向。

    不过此时军队的战报里面都会写上劫掠了多少“子女金帛”,也就是说,在这乱世里面,孩子,女人其地位是和金,银,布,帛一致的,并不会被当成人看,而是一种可以支配的财富。

    所以那两个孩子未必会被杀,最可能的下场,就是被卖给人做奴仆。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并没有觉得后悔啊,懊恼啊,也没有什么愤怒的感觉,因为乱世当中,人命贱如狗是很正常的。

    不过,有两句话却一下子浮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修桥补路无尸骸,杀人放火金腰带!

    这就是乱世最逼真的写照!

    两人尽管十分小心,但是在冲出大宅的时候,还是被几名庄丁发现了,顿时就叫嚷着逼了过来,

    但是这几名庄丁的叫嚷在乱成一锅粥的村子里面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

    方林岩直接断后,让山羊快走,然后顺手抄起了旁边的一块石头威胁性的砸倒了一名庄丁,剩余的人立即放缓了追赶的脚步,看着两人成功逃走。

    见到了这一幕,山羊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我们为什么不干掉他们?”

    方林岩淡淡的道:

    “根据我的观察,要想对这些家伙大开杀戒并不难,然而问题就在于,一旦杀的人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引来更强的援军。”

    “之前我离开的时候,看到一个弯刀男连续干掉了四名庄丁,结果就在支援而来的猎户手上吃了大亏。”

    “那名殖猎者短时间内将那些刀盾手全部干掉,就惹出来了赵家两兄弟。”

    “所以,我觉得除非有把握一次性将他们全部干掉,否则的话,还是低调一点的好,我们要么就别动手,一旦动手的话,那就得捞一票大的!”

    听了方林岩的分析,山羊也提不出什么异议,毕竟方林岩掌握的信息比他多得多,而山羊的职业就决定了他怂在后面做一个输出炮台就行了。

    此时两人又重新摸进了一处民宅,然后很意外的发觉这里面居然还留下了一个老头子,这时候就由山羊上去套话了。

    有可能是基于山羊的魅力值,当然方林岩觉得更大的可能是基于自己拿出来的那一枚银锭,这个叫做秦大爷的村民还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原来这里叫做上溪村,在旁边五里外还有个下溪村------方林岩和山羊觉得麦斯和秃鹫两人应该就在那地方。

    在两天之前,刘备军突然下令,说是曹贼即将南下,遇庄屠庄,逢人杀人,为了拯救一方平安,所以愿意保护大家去江陵那边过好日子。

    这样的命令说得容易,但这时代信息并不流通,绝大部分农夫这辈子都没出过县里面。

    而且官渡之战以后,曹操在北方也收敛了不少,所以民众觉得不就是换个交税的对象呗,抗拒心很强,离乡背井的谁愿意去啊?

    这时候唱白脸的一干人就登场了,主要就是以刘备新招揽的蛮兵为主,这帮家伙操着当地居民根本听不懂的口音,动不动就揪住人暴打一顿。

    然后唱红脸的人就站出来劝说村中大户,说是蛮兵不懂事,只知道执行军令,再犟下去的话,那么就要动刀杀人了。

    同时还去收买村里面的赤贫户,让他们带头出来先走,说是肯走的话给钱给粮包田地。

    这样连骗带哄,村子里面就走了一部分人,然后便抓住了领头的杀了几个。

    这时候血淋淋的刀子架在脖子上,周围的乡亲要么已经走了,要么已经被直接吓到不敢说话,在这种情况下,还敢犟的就是之前韩家大宅的下场,被直接栽赃成曹贼奸细,然后抄家灭族。

    有道是水至清则无鱼,这其中的好处当然是大半都便宜了中间的经办人,当然,刘备一方也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

    所以,就正如方林岩他们见到的那样,刘备军撤离的时候,绝对不是秋毫无犯,更不是依靠“仁义”之名号召了十几万百姓,那就是用上了手段的裹挟和劫掠。

    当然,曹操军同样也是虎狼,这些被盘剥过的可怜民众落到他们手里面以后,同样会被敲骨吸髓,搞不好还有人被当成奴仆发卖给荆州其余的地方作为佃户之类的,榨干最后一滴价值。

    这个秦大爷能留下来,是因为他本来就穷,无儿无女,并且还身染恶疾,旁边人都不敢接近他,同时也可怜他,所以就让他在这里自生自灭了。

    弄明白了前因后果之后,方林岩和山羊又和秃鹫两人联络了一下,然后就准备开启铁针掉落的钥匙,还有看看那刀兵策的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