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十五章 大战骑兵
    不仅如此,与普通的刀盾手相比起来,这五名召唤出来的精悍士兵全部都是左撇子,左刀右盾,这样的话攻出的角度格外刁钻,令人防不胜防。

    有这五名刀盾手出现,成功的拦住了骑兵的冲击,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方林岩首先就冲上去缠住了为首的哨长,务必不会给他以再次奔跑冲击起来的机会。

    这五名刀盾手则配合山羊,秃鹫开始围攻另外一名骑兵。

    这家伙尽管施展出来了一个“突进”技能,在瞬间加速想要先摆脱这困难的局面,奈何胯下的劣马不争气,直接被山羊一发连珠火球轰得惊吓不已,直接将他摔下马来。

    而骑兵没有了马儿,那肯定就是落魄的凤凰不如鸡,所有属性大幅度下降,因此也是最先被杀的。

    这名骑兵在被围攻的时候,方林岩的龙嗽闪已经再次冷却,然后对之前中过招的那家伙补了一电,立即就召唤出了淤美加树傀!

    这次召唤出来的树傀很符合方林岩的心意,身上的树人特征很明显,移动速度虽然很慢,就和普通人走路一样,并且还不能奔跑。

    但是,其攻击方式则是将双臂枝条插入地下,然后从敌人的脚下刺出刺根,无声无息发起袭击,攻击距离差不多能达到十米!攻击方式也是格外隐蔽。

    顷刻之间,那名纵马跳过来的哨长也是惨遭毒手,不过比起其余的人来,他额外多了一个技能,那就是凝气斩,将自身的气劲聚集在了武器上,瞬间爆发出惊人的杀伤力。

    这名哨长落马之前,就抄起旁边的马刀想要杀出一条血路,对准了前方一刀劈下。

    方林岩果断闪过,让旁边的刀盾兵正面挨上这一刀。

    换成是普通士兵的话,这名哨长多半就能心想事成,可惜他遇到的是用“撒豆成兵”术制造出来的傀儡,没有疲倦疼痛畏惧那种。

    结果这一刀虽然凌厉无比,将面前的刀盾手的盾牌都劈开了,一只手臂也是随之断掉。

    但是,这刀盾手依然面无表情的挡在了那里,伤口处平滑一片也没有流血,甚至还反砍了一刀!因此哨长就被拦截了下来。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现在还是九个(算上淤美加傀儡)围攻一个?于是很快的,就连这名哨长也被乱刀分尸,掉落下一把钥匙。

    而当他死掉以后,剩余下来的三名骑兵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撤离,毕竟他们这一次出来的目的,就是哨探而不是杀敌。

    此时距离方林岩他们最远的,就是率先被山羊用连珠火球轰下马来的那家伙了。

    只是他的坐骑被火球糊脸之后,剧痛之下又感应到了高阶生物的压制气息,直接就发狂逃走,这名骑兵要想撵上坐骑让其平复下来的话,得追出几百米开外。

    因此这家伙看起来距离战场最远,逃起来却是最慢。

    另外两名想要跳跃河沟的骑兵就更倒霉了,连人带马摔落在了里面的淤泥当中不停挣扎扑腾。

    要想骑马走的话,就得先将几百斤的坐骑从泥水里面弄出来再说,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麦斯在不停的干扰?

    四人配合无间,立即就留下了刀盾兵,淤美加傀儡配合麦斯骚扰河沟里面的敌人。

    而方林岩,秃鹫,山羊直接越过河沟,对那名已经变成了步兵的骑兵发起攻击!

    这名骑兵倒也是训练有素,发觉敌人追赶的速度远比自己快的时候,很干脆的不再逃走,拔出刀来,面目狰狞的怒吼道:

    “来啊!爷爷就算是死,今天也要找个垫背的!”

    然后他就被一连串火球直接糊在了脸上!等到头昏脑涨好不容易爬起身来,方林岩又是一闪电劈在他脑袋上.......秃鹫这时候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二话不说就举起武器一阵乱捅。

    这样的战斗已经不能说是混战,只能叫做围殴,除非这名骑兵拥有强大的爆发能力和翻盘能力,否则的话,只有一个死字。

    干掉了这家伙以后,三人正要折返回来对陷在河沟里面的两名骑兵下手,却见到了远处居然已经烟尘翻腾,再次冲来了一队骑兵,四人见状立即心中一紧。

    方林岩仔细的看了看,立即大声道:

    “秃鹫带张续先撤上山,我们断后!”

    然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知道此时是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别看之前对付第一组骑兵的时候十分轻松,似乎连皮都没擦破,但那已经是整个团队心血合力的结果!实际上团队的压力已经到了极限,一旦有问题出现的话,那么就会十分严重。

    这一次方林岩将断后的地点选在了旁边的一处小树林当中。

    这地方说是树林,其实也就是十来颗树稀稀拉拉的长在了一起,其中最大的能有两人合抱,最小的只有碗口大小,树和树当中的间隙也至少可以让两名骑兵毫无阻碍的并肩驰骋。

    可是仓促之间,也就只能将战场选择这里,好歹能让冲锋起来的骑兵不至于肆无忌惮。

    而山羊的意思,则是继续将战场选在那条河沟边,用老办法故技重施,他的这提议看起来没有问题,却有一个前提,那是敌人只有这么多!

    方林岩一直都在计算时间,从他们遇到第一波骑兵起,到后续的第二波援军赶来的精确时间是五分十六秒。

    可是,在之前准备充分的情况下,他们也只是干掉了三名骑兵,将另外两名困住并且只是干掉了一大半的生命值。

    如果接下来继续扼守河沟的话,那么下一个五分十六秒,他们就要负责干掉七名敌人!

    很显然,就目前他们的实力,除非动用底牌,否则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随着敌人一波一波的增援来袭,前线累积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们就只会在这里被活活耗死。

    河沟距离山上还有五六百米。

    所以,方林岩选择抓紧时间撤退到距离山脚只有不到三百米的小树林,然后不追求杀伤,一波将来袭的五名骑兵打废或者打退,接下来就能借着这机会,一鼓作气冲上山去。

    之所以选择让秃鹫去护送张续,就是因为秃鹫的速度快。

    并且说实话,对付平地上的骑兵冲阵的时候,秃鹫拥有的手段是最少的。

    接着方林岩和山羊两人对准了还陷在沟壑里面的战马下了狠手,攻击的乃是马蹄的位置,确保它就算还能动,走起路来也将是一瘸一拐的,然后就火速后撤。

    等他们两人来到了小树林前方的时候,后方的五名骑兵已经呈现出锋矢阵型,联袂冲击而至!

    好在这时候方林岩和山羊两人抓紧时间吃了些恢复类的食物,虽然不算最佳状态,但也恢复了八成。

    在骑兵路过河沟的时候,方林岩本来还希望对方会分出一骑来照看同僚,遗憾的这个愿望并没能实现......

    看着奔驰而来的五名敌人,方林岩已经锁定了背后箭壶当中插着“赵”字小旗的哨长,而山羊则是自由发挥,此时亲身面对了骑兵的冲击之后,方林岩才深切的认识到了“射人先射马”这五个字当中的含义。

    血红色的闪电劈落而下,直接将一匹战马电得浑身麻痹,僵硬无比的摔飞了出去。

    方林岩可以清楚的见到,在摔飞以后落地的瞬间,一条马腿呈现出诡异的弯折现象,很显然直接废掉了。

    这马儿估计是平时有一条腿就有伤,这一次摔倒好死不死的又是伤腿中招,一时半会儿应该死不了,但也别想骑乘了!

    尤其是其主人还是一名哨长,直接就将其实力废掉了一大半。

    山羊此时也是射出了连珠火球,他此时也是有了经验,看准了两名骑兵靠得较近的时候轰出来这一发火球。

    结果被正面命中的马儿被轰得失去平衡倒地不必说,连旁边那名骑兵的坐骑也被火焰波及到了一部分。

    淡淡的硫磺气息混合龙血的威严,直接让这匹受伤很轻的马儿也是失控了,惊嘶狂叫,居然无视主人的安抚和操控,直接对着旁边落荒而逃,就算是这名骑兵马术再高,估计安抚好坐骑也要十几秒钟。

    这样一来的话,方林岩他们要面对的敌人也就只有两人,可以说是大幅度降低了压力!

    就在两名骑兵高速奔驰而至的时候,麦斯已经从树上擎着盾牌跳了下来,双脚重重踩踏到地面的时候,英勇跳跃产生的气浪也是随之扩散,将其速度减掉了50%。

    然后麦斯挡在了其中一人的面前,方林岩也是二话不说就对准了另外一骑迎了上去,麦斯使用的是盾牌来进行格挡,方林岩则是举起了自己的左手。

    他这是要利用“东丈的缠手绳”当中的特性来进行招架。

    (注:当穿戴上东丈的缠手绳的时候,其左手手掌将会被强大的力场保护,被缠绕的地方只会被暗金(含暗金)级别以上的武器伤害,可以轻易的招架格挡敌人的攻击。)

    这时候,方林岩和麦斯两人都不能退,因为后面就是正在吟唱下一个法术的山羊,依照这该死的世界的尿性,冲锋起来的骑兵攻击力之高必然会非常离谱,一旦出了暴击的话,那么搞不好山羊都会被秒杀!

    至于为什么不用刀盾兵在前面扛,则是因为很显然扛不住,考虑到后面很可能还有第三波,第四波敌人,这五名刀盾兵在接下来的追击山地战当中,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当啷”的一声巨响,正面硬怼骑兵冲锋的麦斯头上直接爆出了一个“374”的数字,这一击对他来说已是惊人的高伤害了,不仅如此,麦斯更是被撞得朝着后面倒退了三四米,陷入到了2秒的晕眩当中,要知道,这还是在骑兵被减速了50%的情况下!

    与麦斯的不动如山相比起来,方林岩则是看准了对方刺来的骑枪枪尖,反手就是一撩!

    这也是方林岩个人属性强悍的原因,换成是其余人敢像方林岩这么干,下场多半是胸膛直接被尖锐的骑枪枪尖刺穿。

    荡开了这一刺之后,方林岩直接和身扑出,双手揽住了面前的骑兵,然后将他直接拽下马来,两人在泥尘里面翻滚了好几圈,已经直接开始互殴了起来。

    不过,方林岩荡开那一刺的时候虽然没有受到伤害,飞扑而出被马匹正面撞到,也是直接弹出了157点伤害,然后与骑兵一起翻滚坠马下来,同样也是遭受到了200点左右伤害。

    好在这些伤害都被体表的雅典娜之佑吸收了个七七八八,所以对他自身的影响并不大。

    只是若现在还有一名空闲下来的骑兵的话,那么局势就相当恶劣了,纵马过来随随便便的戳方林岩一枪,也能轻易打出三四百的伤害值出来。

    哪怕是依照现在方林岩的实力,也禁不住几下这样的骑枪平刺伤害。

    这时候,山羊已经吟唱完毕,再次打出了连珠火球,这一次瞄准的乃是与麦斯正面碰撞的骑兵。毫无疑问,这一发连珠火球直接就将之打了个正着。

    马儿被火球砸中之后,吃痛之下也是直接受惊,淅沥沥的一声长嘶将主人摔下马背,朝着旁边远远的逃了开去。

    麦斯这时候也是踏前一步,高举塔盾直接砸了下来,将被摔了个七荤八素的那名骑兵砸得直接趴了下来,然后便转头看向了方林岩那边想要过去帮手。

    结果麦斯这时候才发觉,与方林岩纠缠在一起的那名骑兵情况更加不妙,因为旁边闲着的那五名刀盾兵外加一头淤美加傀儡都直接围了上去痛打落水狗。

    刀盾兵的单体输出再低,六口刀一起劈下去,也能斩出乱刀分尸的感觉,那名骑兵挨了几下,顿时惨叫出声。

    这时候山羊在团队频道当中道:

    “差不多了,要不要撤?”

    根据之前方林岩的意思,这时候就是撤离的最佳时机了,给与前来的敌人骑兵以迎头一棒,打得他们眼前直冒金星的同时,更是士气全无。

    现在三人一起撤离,让五名刀盾兵断后,估计敌人至少要等两分钟才能组织起合适的攻势来,而有这两分钟,已经足够方林岩三人安全撤离到山上了。

    当然,五名刀盾兵肯定只能战略放弃了。

    方林岩关注了一下战况,发觉远处的小河沟里面,那两名骑兵还在其中挣扎,而新冲锋过来的这支五人马队也是陷入了混乱当中,确实是撤离的好时机。

    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

    “撤吧。”

    不过,这时候秃鹫却兴奋的道:

    “头儿,别!不用撤了,之前我在下溪村那边就遇到了一位熟人,当时他看起来很是有些落魄的样子,于是我就邀请他过来一起临时搭个伴儿。”

    “不过这家伙当时看起来还有些顾虑,说是要考虑考虑,不过就在二十分钟之前他好像忽然想通了,直接联系我问我们在哪里,这时候他已经和我成功汇合,我们这就过来支援!马上就来帮你们了。”

    听到了秃鹫的话以后,方林岩虽然知道秃鹫的眼光肯定不错的,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对方实力怎么样?”

    秃鹫哈哈一笑道:

    “你放心,没问题的!”

    听到了秃鹫这老油条的保证,方林岩也就没了后顾之忧,便立即在团队频道当中大声道:

    “OK,麦斯你去牵制其余的敌人,其余的人集火我这边这个,争取将之迅速干掉。”

    很快的,与方林岩缠斗在一起的这名骑兵就被干掉了,甚至就连与麦斯缠斗在一起的那家伙也是被揍了个半死。

    但是一照面就被打落马下的哨长,已经将其余的两名骑兵叫了过来,三人再次组成了一个品字形状的锋矢阵型,朝着这边狂奔而来。

    方林岩看了山羊一眼,两人合作已久,立即就一前一后的站住,只等敌人冲入射程当中便要再次故技重施,将敌人直接打下马去。

    但就在这时候,变数出现了!

    方林岩的射程较远,又是瞬发技能,不仅如此,更是皮糙肉厚,敢于直接与奔驰的骑兵对冲,硬生生将之拽下马来,敌人拿他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太大办法的。

    但是,秃鹫的连珠火球乃是有吟唱时间的,又是脆皮,因此敌人应该早就看准了他这个突破口,居然见到他开始吟唱以后,为首的哨长从旁边掏出了一柄木矛,对准了他猛掷而来!

    并且那木矛的尾部还有清晰的光芒,显然这一发掷矛乃是技能!从这些骑兵一开始就不动用这样的能力就看得出来,这技能搞不好释放的代价颇大。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矛,说实话山羊完全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一时间处于吟唱当中的他根本就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一矛直接洞穿胸膛!

    而这一矛更是余势不衰,带着他然后整个人都朝着后方飞出了十来米,然后直接扎在了后方的一株大树上,长矛的矛尾竟然还在不停颤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