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三十五章 隐藏主线任务
    方林岩点点头道:

    “了解,这是应该的.......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就是飞往地图上标记的那地方了?”

    德尔托道:

    “是的......不过根据现有的资料显示,倘若那里真的是维罗妮卡实验室遗址的话,飞机是没办法直接到达的。”

    “因为那附近地磁紊乱,类似于传说中的百慕大一样,方圆几十公里内电子设备会不时出现闪断,故障等情况,坠机的概率很大,只能通过陆地到达。”

    方林岩此时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件事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了,他得在脑海里面捋一捋。

    起因是达克兰公司遭受到了很多契约者的攻击,同时还有一家/或者N家庞大公司在暗中捣鬼。

    本来契约者和另外捣鬼的公司之间并没有协议,一起发起进攻看起来也只是一件巧合,但达克兰公司的高层并不这么想,于是就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击。

    反击毋庸置疑很成功,他们活捉了一个行事高调,叫做萨德的契约者。

    萨德应该是拿到了一个支线任务或者隐藏任务,其目的地应该就在西亚。

    有的人在进行分析的时候,就喜欢随手拿一张纸写写画画的,就和写的时候做大纲差不多吧。

    而且电影里面警察要去什么地方进行战术行动的时候,也会先画图分析制定计划。

    萨德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的保密意识,更不觉得自己会被顺藤摸瓜找出来,结果这一份萨德自己写写画画弄出来的东西,就落到了达克兰公司的手里面。

    嗯,这件事对于方林岩的意义,就相当于他这个试炼者接下来要和达克兰公司的剧情人物一起组队,然后去另外一名契约者的任务目的地探险.......

    听起来貌似有点怪,不过从逻辑方面来说还是说得过去的。

    与此同时,方林岩的眼前便出现了一系列的提示:

    “试炼者ZB419号,恭喜你触发隐藏主线任务:代号.维罗妮卡!”

    “任务内容:获得神秘研究所当中的奇特芯片。”

    “任务难度:A级。”

    “任务惩罚:扣除通用点5000点,基础属性值随机减1。”

    “你可以选择接受此隐藏主线任务,或者说继续等待正常路线的主线任务。”

    看到了任务惩罚以后,方林岩眼前一亮,此时他已经大致摸清楚了相关的规律,惩罚越重,就代表奖励越重!

    并且任务惩罚是基础属性值随机减1,也就意味着加基础属性的几率很大,这正是自己目前需要的啊。

    此时看来,这个隐藏主线任务:废弃的神秘研究所显然是依波的机缘,没想到被自己轻巧的拿了过来!

    只是这样的任务多半都是团队任务,自己既然触发了这个任务,就意味着站在了依波现有团队的对立面上。

    不过对此方林岩已经习惯了,他一路走来,冒獠牙之名,夺朗度的印记,几乎都是踩着别人的尸体上位,血淋淋的一路走来,又何尝畏惧过竞争?

    大概两个小时以后,直升机开始下降,最后趁着黑暗落在了一处植被茂盛的森林当中,有两辆黑色的商务车默不作声的开了过来,拉上了一干人就走,然后上了高速公路。

    这时候方林岩也是有些困了,靠在了舒适的后座上面养起神来,陷入到了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中。

    这时候,他听到了前方的德尔托开始和人小声交谈了起来:

    “快到了是吧?机票订好了吗?”

    “是焦森他在安排,应该没问题的,我们先去阿拉斯加州,然后转私人飞机过去,虽然这条路线更远,可是更隐蔽。”

    “嗯,这样最好了,我们多绕一点没关系,关键是不能泄密,这里可是芬奇尔公司的地盘,我们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

    大概过了四十分钟,车辆就下了高速然后开进了城际公路,最后汇入了滚滚车流当中,这时候基本可以确定行踪没有暴露了,否则的话没道理不在人少的地方下手。

    车上的人明显轻松了起来,开始互相小声交谈,不时还发出了一两声窃窃私语。

    忽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却忽然响了起来,那声音甚至将车窗都震得微微颤动。

    “轰!轰……!”

    受到惊扰,方林岩困意顿醒,顺着那巨响传出的方向望去,他的瞳孔快速收缩,将远方的景象尽收眼底,脸上神情顿时一紧。

    原来远处的一幢写字楼上,骤然冒起了滚滚的黑烟,整整有半层都被冲天的火光吞没,在深邃的夜晚当中仿佛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惊恐尖叫声,不时响起的爆炸声立即让这里成为了焦点。

    司机的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朝前走走停停的开出了几百米,便将车停了下来很干脆的道:

    “先生很抱歉,继续向前开的话过不去了。”

    这时候,德尔托却显得有些失态了,打开车门跳下车就朝着出事的地方跑了过去,方林岩急忙开车门去追,此时的德尔托可是他的上司,不容有失。

    等方林岩追随着德尔托到了出事地点的时候,发觉这里只是被简单的围了起来而已,两名巡警正在声嘶力竭的驱散人群维持秩序,消防人员,救护车等等都被堵在了外面过不来。

    此时方林岩靠近了之后抬起头朝上看,越发觉得火势汹涌灾情严重,火焰翻腾喧嚣,直扑出了窗外十几米,看起来张牙舞爪,令人震撼。

    好在这时候已经有几架无人消防飞行器飞到了现场,喷射出大量的泡沫,但比起汹涌的火势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普通人想必是惊慌失措了,但对于经历过太多事情方林岩来说,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很快就深呼吸了几口气平静了下来,拽住大口喘息着的德尔托就来到了一旁,低声道:

    “老板,看你的表情,接应我们的人就在里面?”

    德尔托松了松领口,眼神凶恶得似乎要吃人似的,默默的点了点头。

    方林岩想了想,走到了旁边的便利店里面拿了两份桶状爆米花出来,将一份递给了德尔托低声道:

    “老板,这里不是我们的主场,作案的人有可能会停留在现场,用这个遮住脸。”

    德尔托点了点头,接过了爆米花,深呼吸了几口气,保持了冷静。

    大概十分钟以后,上面已经有人往外面抬伤员了,陆续抬出来了五六个人之后,德尔托忽然浑身一震,目光看向了最新抬出来的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

    这男子满脸都是鲜血,鬓角旁边被划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全身散发着一股焦臭的气味,好在此时他已经得到了急救,鼻孔里面插了氧气管,命应该是保住了。

    此时这男子被抬出来了之后,也是艰难的歪着头在人群中寻找熟人,忽然与德尔托的眼神对在了一起,呼吸急促了起来。

    眼见得他要被抬走,方林岩心中一动,立即悲呼一声,对准了前方的一名担架上昏迷不醒的女人冲了上去:

    “天哪!Nina阿姨,您怎么变成这样了?”

    此时当然有人拦阻,但这帮人怎么会是方林岩力量的对手,自然就被轻松挤开,因此方林岩立即就造成了一场小小的混乱,成功的挡住了路。德尔托关注的那名伤员的担架也顺理成章被堵住了。

    抓住了这个机会,那名伤员看着德尔托,已经用垂落在担架上的手指吃力的在空中虚划着,这样的小动作很难被注意到,德尔托则是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全神贯注的.......用手机拍摄了起来。

    两人交流完毕以后,德尔托默默转身离开,方林岩见到了这一幕,也是骂骂咧咧的被保安拉开了。

    他们弄出来的这些事,在乱成一锅粥的爆炸现场简直就像是一朵掀起的水花,瞬间就被荡平了,根本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重新上车以后,德尔托顺手就将之前拍摄下来的视频递给了旁边的人:

    “焦森给我们安排的路线不能走了!好在我见到了他的助手塔司特,你们马上用加密频道联系情报部门,将这段视频发给他们,看塔司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德尔托从前面的位置转过身来,对方林岩赞许的道:

    “温奇,刚才做得好。”

    是的,方林岩之前做的事情,就很符合德尔托的心意。

    德尔托位高权重,一声令下,自然有很多人为他做事,但这些手下忠心有余,变通不足,很多时候就失之呆板。

    就像是刚才,德尔托根本就没办法发号施令,这帮人就在旁边忠实的站着,方林岩却能在此时读懂他的心思,并且立即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这就是德尔托此时所渴求的东西。

    很快的,情报部门就发来了回复,说塔司特发回的消息很重要,有几条线已经不能用了。

    现在他们可以直接去机场,公司通过另外的渠道安排了他们的行程。

    这一次没有闹出来任何幺蛾子,顺利登机,只是透过机窗就能见到,远处地平线附近的天穹里面闪耀着一道道电光,显然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给即将进行的行动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