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三十八章 赌场
    那么问题就来了,你要请向导,总得先告诉向导自己要去的地方,并且地址还要精确。

    也就是说,向导其实是知道那神秘实验室的确切地址的。

    偏偏这个向导西威尔还有些不靠谱,拿到了他们的预支款以后就直接开始浪,先去狂嫖以后,接着就去滥赌,输了个精光不说,还出千被人抓住打了个半死,现在被关在了血色骰子赌场里面。

    血色骰子的老板麦迪森也不是好惹的,手下不仅养着一批枪手,还与入驻此地的弯刀第二号人物,哈萨德关系密切。

    德尔托现在最担忧的就是这个向导西威尔被抓起来以后被严刑拷打,或者使用吐真剂,然后在盘问之下将疑似维罗妮卡实验室的位置说了出来,那才是真的令人绝望。

    所以,德尔托现在也只能做出决断,让方林岩先行前往线路管控室其实就是为了布局,先行封锁该区域的通讯。

    接下来肯定不消说,那就是闯入到血色骰子赌场当中用武力救人,将向导西威尔救出来以后立即上路,直接前往疑似维罗妮卡实验室的地方。

    有一句话叫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此时方林岩对德尔托还是很佩服的,在这个时候做这样的决定,是需要相当程度的勇气。

    既然德尔托要方林岩上山德士的车前去支援,那么此时双方利益一致,方林岩也是立即前往。

    此时山德士开来的交通工具乃是被改造过的特种车辆,全车上下都进行了密封,能在极端天气下行驶,坚固得仿佛像是一辆装甲车一样,还拥有“黑蝠”超声强化监测系统,可以在能见度为零的时候继续前进。

    然而此时哪怕是置身于这辆坚固的全地形车当中,方林岩依然有提心吊胆的感觉。

    因为这风沙实在是太大了,根据屏幕上面读数的显示,风力甚至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八级以上,而小镇附近更是接近于戈壁滩的地形,到处都是砂砾和拳头大小的石头,被狂风吹动起来,打在了坚固的车身上都是“啪嗒啪嗒”的作响,就像是外面有十几个人在用大锤猛敲似的。

    方林岩忍不住询问山德士道:

    “这样的鬼天气,估计一年到头也很难出现吧?”

    山德士一面驾驶车辆,一面摇摇头道:

    “这个不好说,一年当中起码也有七八十天是这鬼样子的。再说了,你以为现在这状况就到头了?啧啧,还早得很呢。”

    方林岩吃惊的道:

    “这样的极端恶劣天气还不算到头?”

    山德士嗤笑道:

    “差得远呢!这样的沙尘暴天气也就是个中等而已,我见过的最狂猛的沙尘暴是十年前,那玩意儿吹起来的时候,连旁边的丘陵都能直接削掉一小层山头!更要命的是紧接着又出现了六级地震,救援足足过了半年才来。”

    此时方林岩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自己之前见到的小镇地图上,贸易区,军营和精炼厂之间,足足都相隔五六公里。

    不是当时的建造者不想将之修在一起,而是因为这鬼地方的极端恶劣天气太过凶残。

    这里能避风的空地就那么大,若是强行将三个地方合在一起,那么根本就建设不起来。

    很快的,车辆就开始拐入到了一条山谷当中,这里的风势骤然变小了很多,已经降低到了五六级的程度,路上可以见到稀稀落落的行人,还有店铺暗淡的霓虹灯招牌灯光。

    山德士将车拐入到了一条小巷当中停了下来,然后道:

    “前方拐角过去就是赌场,我的这辆车太扎眼了,不能直接过去。”

    车停下来了以后,方林岩发觉大概是因为风沙带来的干扰太大的缘故,一时间都联系不上德尔托,便点了利姆的名,让他陪同自己先进去赌场里面转转侦查一番。

    顺带还让一同前来的石田掏了一万美金给自己当做活动经费,理由十分充分,去赌场里面不换几千美金筹码,那不是等着去露馅儿的吗-------这笔钱估计是石田自己掏的腰包,所以脸色相当难看。

    然后方林岩带着利姆下车,走到了前方的街角处佯作等人的样子,观察了一会儿血色骰子这家赌场,戴上了一顶遮蔽风沙的帽子,并且还用围巾包住了脸走进了赌场当中。

    赌场内的气氛跟冷清的街道截然不同,穿过大门后是两道隔风的沉重帘子,方林岩给了站在帘子旁边的人一笔小费,看门的人就将帘子撩起来请他进入。

    走进去以后,方林岩就感觉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可以见到里边摆着几十桌赌台,无论赌客想玩什么,都能在这儿找到合口味的赌法,排列有序的十几台老虎机摆放在左侧,零零碎碎的坐着几名客人,赌场的右侧则是玩飞镖,轮盘赌的地方,在这间赌场的中央甚至都还有一个小吧台,里面可以点选酒水。

    然后就看了一下价目表,发觉这里并不是依靠酒水赚钱,所以价格定得很便宜,几乎就是个成本价。他这时候正好有些口渴,便干脆坐了下来点了一杯“波摩”威士忌来喝。

    一喝之下方林岩就有些愕然,他其实已经做好了喝到掺水的酒的心理准备,没想到味道却是出奇的醇厚,竟是不折不扣的正品。

    要知道,哪怕是在纽约这样的大都市,这种品质的“波摩”威士忌需要八十块一杯,这里竟然差不多也就是一百块一杯,考虑到这里偏远的路程,真的是良心价了。

    此时外面风沙的很大,方林岩的这幅装扮几乎是街头行人的标配,所以并不引人注目。他借着喝酒的时机,便开始打量赌场当中的大致状况。

    在这样的鬼天气里面,赌场的上座率居然还是不错的,至少有三四十个客人。

    方林岩甚至发现这些客人当中有五六个军人,他们虽然身穿便装,但身上的特殊的气质以及平头发型使其很容易被辨认出来,并且身上还有一种肆无忌惮的味道,显然横行霸道惯了。

    方林岩喝完酒了以后,便站了起来,很快就有一位女司仪走了过来,只见她满脸都是职业性的笑容,衣着也是相当暴露:

    “这位客人,需要宝贝儿帮忙兑换筹码吗?现在可是八五折哦。”

    说完又故意压低了一下胸口,并且抛了个媚眼过来。

    过来这里消费的家伙要么就是矿工,要么就是士兵,这些人乃是草地上五次的实用主义者,以量大管饱为原则。

    所以这女司仪也是做出了风骚入骨的姿态,毕竟这里的客人就吃这么一套。

    此时就是动用活动经费的时候了,方林岩让她帮忙换取了两千块的筹码,然后分给了利姆一千块的筹码之后,就去了军人扎堆的那张赌桌旁佯作赌博,顺带看看能不能探听到一些消息。

    哪知这些军人的口风很紧,专心赌钱,过了许久,都没有吐露任何情报,他就不指望能在这儿打探什么了。

    就在这时候,方林岩忽然感觉到浑身上下有些不对劲,就像是有蜘蛛丝粘在了身上脸上以上,似乎无关紧要,但实质上却很是有些烦人,若不是将之除掉总是有些不舒坦。

    紧接着,他的视网膜上就传来了提示:

    “尊敬的上士,你刚刚遭受到了范围侦查技:活体雷达的影响。”

    “对方的军衔为:预备役少校。”

    “对方的感知为:9点。”

    “你豁免了对方的范围侦查技能:活体雷达,你在对方的眼中被显示为普通剧情人物。”

    得到了这个提示之后,方林岩的心中顿时一惊。

    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这里都已经出现了契约者,并且开始利用范围侦查技能:活体雷达来排查奸细!好在自己无论是军衔还是感知都完爆对手,所以才能轻松潜伏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本来打算进来绕一圈就走的,此时知道了有契约者混杂其中,便干脆留了下来。

    德尔托一干人可以说是必然会来这里救人,到时候自己浑水摸鱼岂不是轻轻松松,顺带也探一探达克兰公司的真正实力,现在转身返回的话,倘若让自己能者多劳来个断后之类的活儿,那岂不是要错过好时机?

    绕着附近的赌桌转上了几圈,输掉了五六百美金的筹码,方林岩仍然一无所获,便找了一台老虎机坐下,饶有兴趣的玩了起来,这一次却是真正的投入进去玩耍起来,即便是有人之前心中生疑一直在关注他,此时也决计找不出半点破绽来。

    方林岩赌了一会儿,但不幸的是,那台老虎机的程序正处于吸金阶段,离返点还差挺长的饱和距离,所以没有赌博经验的方林岩,一上去就被这台大老虎给啃得不要不要,总归是输多赢少。

    他表现得也和新手赌徒一模一样,为自己的下注而懊恼,赢了就吹口哨大声欢呼,输了就骂骂咧咧的,一切的情绪都写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