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六章 底牌
    龙嗽闪!

    一股难以形容的剧痛从被闪电劈中的地方传来,

    加上之前挨的那一拳头,飞镖发觉自己在短短两秒钟内,生命值狂泄54点+流血伤害10点,心中顿时就生出了一股无可遏制的寒意来。

    因为他从其中嗅到了阴谋的感觉。

    对于方林岩来说,自己这一套连招:钢铁冲击(21点)+血色之矛(27点)+龙嗽闪(7点)打出来的实际伤害是比理论伤害要少的,主要是钢铁冲击未能暴击。

    不过,他也完成了事前计划好的“瓮中捉鳖”的计划,将飞镖堵在了面前这间狭小斗室内。

    此时的飞镖咬着牙,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抹了一把额头上流淌下来的鲜血,忽然看着方林岩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

    “有意思,真有意思!!”

    方林岩这时候眼观心,心观鼻,完全不听对方在说什么,而是在关注着龙嗽闪的冷却时间,他现在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要将淤美加树傀召唤出来。

    它的被动减速能力,对压制飞镖的速度异常关键。

    这时候,飞镖依然信心满满,因为他对自己的攻击力很有信心,而对方恰好是被自己完美克制的贫血职业。

    所以下一秒飞镖就直扑而上,手中的断剑就像是野兽獠牙一样闪耀着寒芒,他相信面前的这个沉默的男子在自己的面前活不过三秒钟!

    面对飞镖的扑击,方林岩的应对态度是以不变应万变,对方再次对准自己直刺而来,那么他的回应也很直接,那就是握紧了巴伐利亚血矛回捅了过去。

    毫无疑问,飞镖的这一刺又被“折射”所欺骗,很干净利落的刺了个空,只是方林岩的回击同样也无功而返,

    因为飞镖的左手居然掏出了一把看样子很古老的火绳手枪,用枪管对准了巴伐利亚血矛一磕,便将其攻击荡开,

    这就是近战当中的招架,可以格挡开对方的攻击,当然需要很娴熟的技巧。

    若是方林岩拥有近战武器掌握等类似能力,那么就不会如此轻易被格挡了。

    不仅如此,这把枪荡开了血矛以后,同时乘势就瞄准了方林岩轰出了一枪。

    “砰”“砰”的连续两发枪声响起,飞镖这一枪打出来的竟然是二连射!

    两颗大号铅弹打在了方林岩的胸口,被雅典娜之佑给挡了下来,顿时在方林岩的体表上荡漾起来了一层水波也似的纹理。

    见到了这一幕,飞镖的脸色顿时就凝重了起来,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自己犯了一个很要命的错误:

    那就是这个扳手的生命值看起来很少,可是绝对不代表他的生存力就弱了!

    因为这该死的魔法盾的存在,就意味着必须要先破盾再杀人,或者就得有直接透过魔法盾攻击到本体的手段,

    可是飞镖现在能拿得出手的破盾的手段,就只有碾压伤害!

    是的,他的力量也是一点儿也不低,甚至在装备的支持下能达到了20点,但问题就在于这个该死的扳手貌似力量值也不低啊,否则的话刚刚就应该直接打出碾压伤害了。

    在这种情况下,飞镖的脑海当中忍不住闪过了一个念头:

    “难不成杀这么一只小虾米,居然也要动用我的最终底牌吗?”

    “不行,如果真的事态恶劣到了那个份儿上,那么回头.......得加钱!”

    “不然的话,樱龙之束北极圈就别想要了,我虽然拿来没用,拿来卖掉也行啊。”

    而就在飞镖走神的瞬间,一股剧痛让他立即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因为方林岩的第二发龙嗽闪已经直接电到了他的身上,让他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此时飞镖身上的“食生铭”印记已经被累积到了两个,而樱龙之束的属性飞镖也再熟悉不过,知道一旦淤美加树傀一旦被叠加出来的话,非常麻烦,所以也果断使用了药物:兑过的青春泉水。

    这泉水不仅可以将他的生命值恢复到满状态,更是可以净化掉他身上所有的轻/中度负面状态。(无法清除掉残疾,濒死这种重度负面状态)

    紧接着,飞镖突前,双方再次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

    若说之前方林岩和伯维尔之前的战斗像是两只受伤的凶猛野兽在怒吼着互相撕咬,

    那么现在方林岩和飞镖的战斗,就像是两条被丢在了瓮中的毒蛇,无声的绞缠在一起,吐出“嘶嘶”的红色分叉舌头,每一次探头而出的咬噬都带着致命的凶险。

    飞镖显然对自身的调整能力非常强,最初的时候被折光迷惑了以后,后面就再也没犯错过。

    短短的十来秒钟内,方林岩就被捅了三刀并且又挨了一枪,哪怕是雅典娜之佑这样防御力超过了30点的强横魔法护盾,也是在瞬间被干掉了差不多近百点MP,而方林岩的MP加起来也才三百点左右啊!

    更要命的是,方林岩在近战方面的技巧方面被完爆。

    他感觉飞镖在近战当中完全就像是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自己一矛戳过去他明明是有个大空档的,可是要么就被对方招架开去,要么就被他一闪而过。

    最后两人分开的时候,方林岩也就只刺中了飞镖一下,外加给他来了一发龙嗽闪。

    在如此狭窄的空间当中,最后居然打出这么尴尬的战果,倘若是在空旷的区域,那岂不是方林岩只能被动挨打?

    别以为这是在说笑,在实战当中,对方依靠超强的灵活度一直在你的背后攻击盲区活动,那就真的是只能被打啊。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眼中精芒一闪,喘了一口气,居然再次朝着飞镖直扑了上去!

    扑出的一瞬间,方林岩的手腕上又飞射出了一道闪电,击中了飞镖。

    龙嗽闪!

    这一下威力并不大,可是附带的剧痛还是令飞镖抽搐了一下,然后紧握住了手中的断剑,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的冷笑。

    对于方林岩的这一次突袭,飞镖表示非常欢迎,他最喜欢和这种不怕死的头铁家伙打交道了,

    此时的他已经将方林岩的攻击手段摸得很清楚,无非就是拿矛刺,用龙嗽闪劈,外加施展出连刺三下那个技能-------并且后面连刺三下那个技能还需要蓄力一秒钟。

    这样的拙劣的近战技巧,真的令人嗤笑,浪费了那把看起来就卖相很不错的血矛!

    然后飞镖不退反进,反扑向了方林岩,在他的眼里面,方林岩这样的弱鸡他可以打十个。

    可是就在这时候,方林岩胸前衣服的口袋处,居然猛的喷出了一股浓烈的赤红色烟雾。

    倘若赌场老板麦迪森在这里的话,那么一定会认出此时方林岩所穿着的,就正是他的那件源自克洛勃的外套,

    而这件外套内置的机关的杀伤力,方林岩自己就已经亲身体验过,所以才在此时将其用了出来。

    飞镖就算是战斗经验异常丰富,却也万万没料到对方居然拿出来了如此阴损的手段,一下子就被喷了个正着!

    那一瞬间的感觉简直就像是被倒了一盆沸腾的硫酸在脸上似的,顿时痛苦大吼了起来。

    不仅如此,飞镖在这时候居然还能拼命挥舞断剑,试图阻拦方林岩的后续攻击,只是方林岩筹划这一击已经很久,早就将后续的攻击手段计算妥当,举起巴尔干血矛猛的就是一刺!

    方林岩所刺的位置可以说是异常刁钻,居然扎在了飞镖的左边大腿上,紧接着又施展出来了血色之矛,连续三下刺中的,又是飞镖的左边大腿!

    飞镖第一次感觉到大腿被刺中的时候,心中可以说还颇为庆幸,很显然,腿部受伤总比眼睛啊,心脏啊,下体等等部位受伤好吧。

    但接下来发觉对方的攻击全部集中在了左腿上的时候,心中顿时一寒。

    因为这种一开战先废掉对方一条腿的行为,飞镖自己也经常干。

    更何况他要想将自身的技巧发挥出来,基础的速度是必不可少的,一旦被废掉一条腿的话,那么只怕会被活生生的耗死。

    而那个该死的山羊显然也是抱着渔翁得利的主意,绝对不会出手了。(现在飞镖都还没猜出山羊的二五仔身份)

    在这种情况下,飞镖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够再保留什么,此时的他也万万没有料到,本来貌似是十拿九稳的一次刺杀行动,最后率先被逼上绝路的竟是自己!

    他心中此时已经掠过了一丝不祥的阴影,一咬牙已经使用了一项道具,可以见到身上忽然有白色鸽子的幻影一闪,然后就直接飞了出去。

    这项道具其实就是一件通讯道具:和平鸽。

    其用处就是在处于不妙的状况时,将自己想说的话传递给目标契约者,同时还能带出部分通用点和潜能点。

    并且和平鸽一旦被激发以后,就处于虚灵状态,不会被任何的方式拦截下,此效果具有优先性。

    和平鸽的弊端就在于,无法跨位面通信,只能找到处于本位面的目标。

    这只鸽子的送信目标毫无疑问,乃是那个女狙击手锦鲤。

    里面的语音是飞镖早就录制好了的。

    对于飞镖来说,这世界上最信得过的就是她,因为他确定锦鲤是爱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