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九十一章 维修
    这时候,锦鲤居然率先一步窜了过来,在地下一个翻滚后立即就做出了标准的狙击开枪的架势,然后就直接扣动班级一枪“砰”的一声轰了过来!

    方林岩知道这女人的枪法奇准,威力惊人,所以他也丝毫都没有大意,直接就开启了雅典娜之佑,很干脆的伸手朝着前方一按!

    那一枚狙击枪子弹很干脆的从他的手掌旁边飞过,直接打在了他的咽喉部位上,却也只能打得他身体表面的光盾一阵摇曳晃荡而已。

    亲身被锦鲤的这一枪击中之后,方林岩才知道她原来动用的是二连射的技能。

    看似只开了一枪,其实是两发子弹激射了过来,并且貌似还有额外暴击率增加,一旦两颗子弹都出了暴击,那是真有可能要秒人的。

    不过........就算是锦鲤秒天秒地秒空气,要想秒掉开了雅典娜之佑的方林岩那也是不可能的!

    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方林岩硬扛了锦鲤一枪之后,顺手就是一发龙嗽闪还了回去。

    见到了方林岩还击,锦鲤居然还能灵活的做了个规避动作,但她不管再怎么闪避,龙嗽闪这种法系技能都是从脑袋上面一电劈下来,要想躲避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一电虽然伤害不算高,但是带来的剧痛却令猝不及防的锦鲤痛哼了一声,脸色瞬间发了白,本来举起来想要继续瞄准射击的狙击枪也是剧烈颤抖了一下。

    好在这时候,锦鲤团队的其余人也是冲了进来,老黑一发骨矛就对准了方林岩甩了过去。

    惨白色的骨矛在空中高速旋转,发出慑人心魄的啸叫声,看起来就威力惊人。

    方林岩虽然用雅典娜之佑硬抗了下来,但上面附带的邪恶气息却还是直冲入体,让他生生打了两个寒颤,移动速度锐减百分之四十。

    不仅如此,戈尔斯更是咆哮了一声,将他手中的一柄双刃战斧对准了方林岩猛掷了过来,这把双刃战斧在空中高速旋转着,甚至掠出来了一道弧光,狠狠的斩在了方林岩的魔法盾上。

    这一击令方林岩的护盾值狂泻四分之一,因为打出来的是无视防御的恐怖伤害!不仅如此,方林岩更是觉得身体沉重无比,整个人也是眼前一黑,还被他的这一下强行晕眩了一秒!

    此时方林岩才发现了自己的实力在单打独斗的时候还算是不错,但一旦遇到了敌人多起来的话,那就真的是不够看了,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面前这三名敌人一轮攻击下来,差不多都已经打得自己毫无还手之力,并且身上的雅典娜之佑已经被消耗过了一半多,一旦再来一轮,那么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所以这时候,方林岩一伸手,就将一枚高爆榴弹给抛到了旁边的大门开关处,

    眼见得面前的三名敌人即将再次发起进攻,无人机已经从旁边的天花板夹缝里面俯冲而下,一发闪光弹陡然撕破这黑暗,炫目的白光在这空间当中炸开!!

    人进入到了黑暗的地方之后,瞳孔会本能的放大,以收集更多的光线来让自己看得更清楚,戈尔斯三人乃是人类同样也不例外。

    此时面对骤然出现的强光,已经开始适应黑暗的三人顿时被闪得眼前白茫茫的一片,甚至双眼都觉得有微微的刺痛感,眼泪情不自禁的流淌了出来!。

    抓住了这个机会,方林岩一扑一滚,平躺到了地板上,顺带已经将大腿伸进了即将合拢的钢铁大门下方。

    早就蹲在那里待命的精英机械准尉一把抓住了他的脚腕后猛的一拽,就将他拉了进去。

    在被拉入的这一瞬间,方林岩看到那还带着浇筑纹理的大门下缘距离自己的脸顶多只有十公分,并且还在缓缓下压,那种危机感和压迫感分外的强烈。

    倘若晚个五六秒钟,那么自己势必就是脑浆迸裂肝脑涂地的下场.......

    好在一切都是有惊无险,等到锦鲤三人咬牙切齿的从致盲状态当中回复过来以后,面前的那一扇机械大门已经降低到距离地板只有几厘米的位置,此时的话便是有人能钻过去,怕是也不敢冒险了。

    毕竟对面还有三名敌人在,一旦在钻大门的过程当中被暗算,那岂不是只有惨遭压死的下场?

    看着这一扇沉重厚实的大门轰然合上,然后旁边的操控台轰然爆炸,锦鲤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作响,仇人就在眼前,却被他这样从容逃走,这样的事情真的是令她怒火中烧,恨不得疯狂开枪泄愤一番。

    好在最后锦鲤终于还是冷静了下来,深呼吸了几口气道:

    “这个断后的敌人很强啊,我们三个人联手合击,他居然都能从容而退。”

    “而且,我刚刚被他反击了一次,这个人居然能使用闪电技能进行反击,打出来的伤害虽然不高,却造成了剧痛,让我后续的射击都直接落空了。”

    “这样的一个人,不会藉藉无名,头儿,你和蝙蝠比较熟,能不能拿到他的资料?”

    戈尔斯点点头道:

    “好,我去问问。”

    ***

    此时方林岩当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彻底被锦鲤盯上了。

    他正在忙着和山羊等人探索这一扇钢铁大门后面的世界,

    不过经过简单的探索以后,方林岩发现这里确实是一处俄国早期发现的外太空空间站,

    并且从旁边遗留下来的一些文件,还有上面的印记商标分析了出来,这里乃是礼炮-8号空间站。

    在官方承认的序列当中,俄国的礼炮系列空间站只发射到了7号,然后就被和平号空间站接替,而这里出现的礼炮-8号空间站显然是被秘密发射上来搞军事用途的,

    在当时冷战的时候,两个超级大国互相牵制,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发生什么事儿也不稀罕。

    因为知道这诡异的遗迹当中有了竞争者,所以两人此时也不敢多加逗留,匆匆沿着视网膜上的箭头前行而去。

    然后走到空间站的尽头的时候,方林岩立即就发现了前方出现的通道与空间站截然不同了,通体都是由银白色的金属打造而成的,严丝合缝,没有一点儿的瑕疵,也没有一点儿的缝隙,可以用浑然天成来形容。

    并且无论是上面的金属光泽,还是抚摸上去的金属材质,都和空间站完全不像是同一个时代的产物。

    礼炮-8号这以举国之力打造出来的战争机器,在这条精美一如艺术品似的金属通道之前,完全就像是个粗制滥造的小孩玩具似的。

    并且这通道整体都发出了柔和的光芒,将之前的那种浓郁得仿佛化不开的黑暗一扫而空。

    在进入到这金属通道之后,方林岩留意了一下旁边的缝隙,发现了外围还拥有多处对接口,看起来就像是将整个礼炮-8号空间站强行焊接,不对,应该说是黏合在了什么东西上似的。

    顺着这金属通道继续往前走出了三十米左右,方林岩两人再次停了下来,原因很简单:

    此路不通。

    这条金属通道的中央,被狠狠刺入了一根难以形容的东西,既像是长矛,又像是尖刺。

    这玩意儿露在外面的长度就超过了三米,横穿刺透了整个通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黑沉沉的貌似很不起眼,但看起来上面却充满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死寂感觉,仿佛一切生机都要被它扼杀掉。

    不仅如此,这金属通道被刺入的部位有着明显的翻卷痕迹,周围居然都生满了一层一层黑黄色的锈痕,那掉落的锈屑在地上足足都积了差不多半尺高。

    那锈痕足足扩散到了大半个金属通道的范围,看起来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惨烈。

    方林岩和山羊是可以绕过这一块区域继续前行的,但前方几米处就有一道银白色的密封门-----或者说是其余的东西将前路封死了。

    大概是在空间里面呆得比较多,方林岩甚至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就像是在一头巨大的金属生物体内血管里面行走似的,而前方的那扇门就像是血管里面的脉瓣。

    目睹了这样的情况,方林岩是什么人?联想到之前那人工智能的话,马上就心领神会了过来,这是要让自己把金属通道当中的这根刺拔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