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一百零五章 逼宫
    维罗妮卡实验室这件事此时闹得可以说是非常大,达克兰公司当中的几乎所有人都在密切关注此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德尔托为什么会倒霉,就是因为此时冈布奥公司的内线已经发回了消息,冈布奥公司在维罗妮卡基地下层获益惊人。

    有道是不患贫患不均,这横向一比较起来,德尔托带回来的这些情报和资料就显得太过普通了。

    再加上方林岩他们一直都没传回消息,并且留下来的团队当中有好几个人身上有安装生命检测器,显示他们的生命迹象已经消失,几乎就坐实了留下来的人已经全军覆没的这种说法。

    达克兰公司当中当然也有派系和内斗,便顺理成章的将德尔托给边缘化。

    正因为这样,在方林岩作为生还者发出了联络信号的时候,这个消息几乎震动了整个高层。

    公司的总裁拉尔逊先生已经直接批示,说是要亲自询问方林岩这个唯一生还者,其余的人不能提前与之接触。

    而霍利他们作为押送者则是被买通,以押送的名义顺带审问方林岩打个擦边球而已,无非就是要威逼利诱,尽可能的将德尔托无能这件事给坐实!

    这种事情倘若没被抓现行,那么肯定是瞒上不瞒下,不了了之,但是一旦被人抓住了真凭实据,那么问题就大了!只是一顶“罔顾总裁命令”的大帽子扣下来,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霍利三人此时哪里还顾得上威逼利诱?简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那样焦躁,只觉得时间在这一刻过得如此之快。

    其中一人急忙上前来看方林岩的伤势,并且尝试给他包扎,方林岩怎么可能让他如愿,两人就扭缠在一起。

    而这时候,旁边的墙壁上忽然也是传来了一个带着愠怒的声音:

    “霍利,够了啊!关闭摄像头这种事情两三分钟还可以说是线路和干扰问题!”

    “你现在关了摄像头整整五分钟了!稽查处的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你那该死的人情可不包括违规操作被稽查处叫去喝咖啡,现在马上给我恢复录像。”

    霍利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然后对着旁边的麦克风结结巴巴的道:

    “听我说,西蒙斯,出了点意外,不过相信我,事情还在掌控当中。”

    对面的西蒙斯呆滞了大概五秒钟,立即在麦克风那边大吼了起来:

    “接线员,马上给我接通审讯室那边的视频信号,马上,立刻,如果你不想自己的脑浆飞溅到显示器上的话!”

    大概三秒钟之后,西蒙斯就看到了审讯室里面的画面,方林岩正在和霍利的手下扭缠在一起,他的心立即沉了下去,然后仿佛屁股上被烟头烫了似的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大吼道:

    “所有人带上枪,马上跟我去审讯室!!”

    ***

    两分钟之后,西蒙斯将手按在了枪柄上,脸色铁青的对着霍利道:

    “很好,霍利,你就是这么回报我对你的信任的!!你答应过我什么!!”

    霍利绝望的大喊道:

    “我对我父亲的坟墓发誓,我只是打了他几拳,并且保证还是验不出伤的那种!他的手指是他自己折断的!!!”

    西蒙斯揪住了霍利的衣领大声咆哮道:

    “面对总裁和各位大董事的质问,我能拿你的这句话去堵住他们的嘴巴吗?!!!”

    “我的职责就是将这个人完好无损的交到BOSS的手里面!他现在出了问题,我就是渎职,他既然有自残倾向,为什么早不自残晚不自残,偏偏在你违规讯问以后就自残了?”

    面对西蒙斯的质问,霍利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因此根本就没有人留意到方林岩嘴角露出的那一丝冷笑。

    关于这件事,西蒙斯不敢压,并且因为目击者超过了五个人的缘故,西蒙斯也根本压不下来。

    所以他只能在第一时间致电给总裁,并且将其中的事情都说清楚,然后主动申请失职,这样的话占据主动权自己还能抢救一二,毕竟方林岩没有出太大的事情,至少不会耽误正事。

    说到底,西蒙斯犯的错也只是却不过霍利的情面而已,徇私这种事情很常见,虽然有错,也不至于是那种无法挽回的。

    当然,至于这件事的肇事者霍利,西蒙斯肯定就是死道友不死贫道,先将自己保住再说了。

    至于霍利所说的话是真是假,那其实都不重要,你他妈的将事情搞得大家都下不来台,那么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而达克兰公司里面是不能容许废物存在的。

    很快的,在短短半个小时内,方林岩这件事就直接传遍了整个达克兰公司的上下,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总裁拉尔逊闻讯以后,也是临时中断了一场重要会议,在半途上离席,选择了直接回返总部来见方林岩。

    不过这一次便直接有董事会成员提出了异议,说是这个温奇身上搞不好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否则的话,怎么会有人打算对他灭口?于是便要求在旁边一起参与会见。

    总裁拉尔逊此时也是将方林岩当成了一个烫手山芋,并且压力也很大,便允许四名大董事一起参与会见。

    至于对西蒙斯的处理则是降半级调职,而霍利的职务则是被一撸到底,然后交给了内务部处理。

    ***

    在半夜11点45分的时候,方林岩被带入到了一处灯火辉煌的会议室里面。

    他的身边站着四名面无表情的实验体,既有保护他的意思,也有控制他的意味在里面。

    接着,他就见到了总裁拉尔逊和列席的四位大董事,这五个人也都是气场十足,充满了上位者高高在上的味道,毕竟他们一念之间也能决定成千上万人的生死。

    没有任何的前奏,也没有任何的开场白,拉尔逊就开门见山的道:

    “温奇,我要知道你在维罗妮卡实验室下层发生的一切事情!”

    方林岩抬起了眼睛,看着拉尔逊道:

    “你是谁?”

    拉尔逊沉声道:

    “我是总裁拉尔逊,他们是公司的四位大董事。”

    方林岩淡淡的道:

    “抱歉,总裁先生,根据我进入特别小组以后拿到的保密条款的第十一条规定,我自从开始执行任务起,就已经进入了特殊状态,在此状态下,除非我的直属上级死亡,否则的话,我不能将任何信息透露给其余的人。”

    拉尔逊脸色顿时一变,立即对着旁边的秘书道:

    “马上去查一查是不是有这样的规定。”

    拉尔逊的秘书肯定是万里挑一,精明无比,在方林岩说话的时候立即就开始搜寻相关信息,只等拉尔逊一发问就立即低声道:

    “是的,这条规定是在去年三月十一日通过的董事会,次日由您亲自签字批示,然后在整个公司内部执行。”

    方林岩此时却接着道:

    “当时在分开的时候,我的直属上级德尔托受到了重伤,所以脱离了战场,请问他现在死亡了吗?”

    拉尔逊总裁脸色难看了起来,但旁边的一位大董事眼中却露出了笑意:

    “我是大董事佛朗西斯,德尔托现在还活着,并且非常健康。”

    听到了这位大董事的话,方林岩也是眼前一亮,自己等待已久的友军终于出现了,同时也暗中松了一口气,暗道德尔托果然还是有派系的,并且这个派系的实力还算不错,里面有顶尖的高层。

    所以,他现在的心定下来了之后,便很干脆的道:

    “那么,根据公司的保密条款,我将只会对德尔托先生负责,并且在见到他之前不会吐露任何东西,否则,我将会接受至少禁闭六个月,最高死刑的惩罚------各位总裁,大董事,你们不可能要我违规操作吧?”

    此时拉尔逊总裁和其余的三个大董事脸色都十分难看了起来,他们现在就有一种哔了狗的恶心感觉。

    身为整个达克兰公司的上位者和既得利益者,居然被自己亲手参与制定的规则给一手束缚住了!

    有的东西,背地里可以对其嗤之以鼻,觉得那玩意儿就是糊弄人的,甚至可以放话说我TM就是规则。

    但在公开场合--------尤其是在还有一位大董事显然站在对立面上的公开场合上,基本的遮羞布还是要的啊。

    方林岩看着佛朗西斯道:

    “大董事先生,我在维罗妮卡实验室的地下基地当中,获得了惊人的发现,这个发现,是当年的血伞公司都渴望拿到手却没有拿到的,并且我可以肯定,能让公司现有的技术获得重大突破!”

    此时无论是佛朗西斯还是拉尔逊等人,同时都勃然色变,拉尔逊甚至沉声道:

    “温奇,你知道你现在说的话代表着什么吗?”

    方林岩笑了笑道:

    “我现在的精神相当正常,并且当然会为自己所说的话负责,只要你们现在叫来德尔托,我自然就将这些东西都交出来,现在,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洗个澡,然后休息一下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