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章 难题
    方林岩在后面跟随着多尔加,发觉他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显然左腿受过伤,但行进的速度还是相当迅速。

    不仅如此,他总是微微的埋着头,腰也明显的弓着,走路的姿势貌似有些难看,其实这些小细节都是可以让他在受到袭击的时候第一时间做出规避的战术动作。可见他是一个具备丰富经验的老兵,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

    两人走出了十几步以后,多尔加忽然开口道:

    “你可以边走边吃,到了地方的话,估计就没时间吃了。”

    多尔加的声音有些嘶哑,不过其中带着一种难得的温和。

    听了多尔加的话以后,方林岩便急忙拆开了手中的单兵口粮盒子,发觉里面分成了四格,其中三格装着的是三根土黄色的棍状面包,不过面包的顶端有一个圆孔凹陷进去,能见到是中空的。这种面包在当地叫做特思格,可以保存一个月以上还不坏,而另外一个格子里面则是类似于牛肉干的肉条。

    见到方林岩对着手中的食物一脸懵逼的样子,多尔加张望了一下,然后来到了旁边的一株野生仙人掌处,掏出手中的军刀将上面的嫩芽给切了下来,削掉上面的皮,将之切成了淡绿色的小条之后,塞进了特思格顶端的凹陷里面,然后又抓了些肉干将特思格的凹陷填满,递给了方林岩让他吃。

    方林岩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情一口咬了下去,发觉特思格虽然又干又硬,却有着饼干的松脆,仔细嚼起来还有些回甘和小麦香,紧接着就品尝到的是嫩仙人掌条那柔滑多汁的口感,还有微微的苦涩,最后则是肉干的干香混合在一起,居然格外的好吃。

    他只吃了两条这种夹心特思格面包便觉得很有些撑了,然后多尔加递了一只军用水壶过来,他咕嘟咕嘟的将里面的水喝了一大半,顿时打了两个嗝饱腹感十足。

    两人走出了大概一公里之后,便见到前方出现了一扇有军人站岗的大门,大门周围都没有标识,围墙高耸,只有旁边飘扬的钢铁拳头旗帜在彰显此地的特殊性。

    走到了大门口之后,多尔加显然和门口的哨兵认识,与这人聊了几句后,便直接对着方林岩招手让他过去,两人并没有走大门,而是从旁边的值班室后门进入。

    走进去之后方林岩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机油味道,前方则是一个很是宽阔的停车场,差不多都有足球场大小,里面停着的车辆不少。

    停车场的两边则是一长排貌似维修车间的宽大厂房,里面停着七八辆正在被大卸八块的装甲车辆,周围有不少人正在忙碌着,这些装甲车辆里面有几辆方林岩都不认识,从外形上只能看出既类似于自走炮,又像是导弹发射车。

    多尔加很谨慎的带着方林岩远远的绕开了停车场,同时低声警告道:

    “小子,如果你不想找麻烦的话,那么把你那该死的脑袋低下来,眼睛看地面,脚步走快些,别怪我没有警告你,上一个在这里东张西望家伙的下场是脑门中了一枪被拽着脚拖出去。”

    听到了多尔加的话,方林岩立即就低下了头,然后跟随他绕进了后面的小路,在小路的尽头有一扇铁门,那里坐着一个眼神锐利,鹰钩鼻子的老头子,见到了多尔加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多尔加,你这混蛋这一次终于要输了,别忘了我们的赌注,四听鲑鱼罐头,并且还得是莱克作坊里面出产的!我得承认,你们小队的那辆JEEP曾经是个棒小伙子,但它这一次终于膝盖中箭了,报废是它唯一的出路。”

    多尔加冷哼一声道:

    “老沙克,你的眼光从来就没准过。”

    老头子笑得两只眼睛都眯缝在了一起:

    “是的,我的眼光是不准,但汉斯的眼光很准啊,他哭丧着脸已经在旁边呆了四十分钟了!”

    听到了这里,多尔加脸色一变,快步走进了老头看守的铁门当中,方林岩跟着走了进去之后便发现里面的场地也很宽敞,看守却很松懈,因为这里虽然车辆很多,但绝大部分都生锈变形了,应该就是废车场,里面堆放的都是那些被认为要报废的车辆,所以当然不用太过重视。

    很快的,多尔加就在废车场的一处空地找到了汉斯,他正垂头丧气的坐在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旁边停着的就是那辆JEEP,其外观都已经被修复了--------准确的来说,扭曲变形的车顶盖这些部件已经被换掉,但显然问题是出在了车辆的内部。

    见到了多尔加以后,汉斯满脸沮丧的走了过来,痛苦的道:

    “多尔加,真该死,我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喝酒,喝酒就算了,我为什么不睡在车上!要给那个该死的卡尔斯可乘之机,OHNO.......你知道我现在心里面的感觉吗。就像是眼睁睁的看着初恋被好几个大汉拖进森林里面,同时还在绝望的呐喊着,连他性感的小胡子都变了形!”

    多尔加皱眉道:

    “遇到麻烦了?”

    汉斯叹了一口气,痛苦道:

    “是的,非常大的麻烦,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多尔加道:

    “等什么?”

    汉斯愁眉苦脸的道:

    “等待新的报废车辆进来,然后还要祈祷这辆报废车上能拆下来我需要的零件........”

    听到了汉斯这么说,多尔加顿时无语,他是很清楚当下这状况的,搞不好十天半个月这废车场当中都难得开进来一辆车,更不要说还要从上面拆下来合适的零件了,这么说起来的话,不要说是在今晚九点以前修好车了,估计拖上个一两个月都说不准啊。

    两人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旁边“咣当”的一声巨响,汉斯急忙回头,正好看到方林岩将引擎盖拆下来抛到了旁边,目睹这一幕汉斯心痛得和什么似的,猛然大叫了起来:

    “喂!你在干什么?”

    方林岩此时也没答话,打量了一下发动机舱内的情形,然后就重新钻到了车底去,汉斯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想要制止这一切,没料到方林岩躺在了车底下道:

    “递一把螺丝钳给我,这辆车虽然损坏比较严重,但我觉得还是可以抢救一下啊,至少,今晚九点载着你们去执行任务没问题。”

    “你说什么?”汉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怎么可能!”

    方林岩眯缝着眼睛看着车底,头也不回的道:

    “汉斯先生,你现在困惑的应该是这根转向拉杆的问题吧,我也看到了,它遭受到了可怕的冲击,力量甚至传递到了旁边的进气歧管.......”

    汉斯立即急切的道:

    “是啊!你有解决方法?”

    方林岩淡然的道:

    “没有。”

    ***

    汉斯怒吼道:

    “没有还不快滚,想要变得和卷土一样短吗?”

    方林岩惊愕的说:

    “卷土短吗?”

    汉斯说:

    “已经有几千条这样的留言了,假的也变成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