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一章 子弹=奖金
    眼见得汉斯即将发飙,方林岩立即道:

    “不过你貌似陷入了一个很大的误区。”

    汉斯愕然道:

    “什么误区。”

    方林岩道:

    “你想的是怎么把它修复得焕然一新,我想的,却是怎么弄一辆车,哪怕是临时动起来,能支持着完成今晚的任务就行,至于剩余下来的事情以后再说。”

    汉斯呆了呆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

    方林岩道:

    “当然,区别很大!你看,如果只是临时动起来的话,我们可以这样改动一下线路,然后再拆掉这边的线圈,直接让二者连接起来,这样虽然会导致避震效果进一步降低,不过这辆车貌似从设计起就没有考虑过乘客的舒适性啊,所以这并不重要。”

    汉斯愣了一会儿,很快就看懂了方林岩的思路,立即仿佛被人捅了一下似的大叫了起来:

    “啊啊啊你这样做的话,从一开始车辆就会进入到超负荷运作状态,最后哪怕是能开回来,熄火以后进气系统和散热系统就根本不能用了啊!!”

    方林岩道:

    “所以在我的计划里面,还要在散热系统和轮毂那里额外安装一个简单的水冷装置,这样的话就能让车辆至少坚持两个小时以上了。”

    “水......水冷!?”汉斯再次哀嚎了起来:“你再用水冷的话,开回来以后刹车盘也会报废啊!”

    方林岩从下面钻出来,摊开手道:

    “老实说,是的。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这辆车现在停在这里也是处于报废状态啊。”

    汉斯顿时被堵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但他还是激烈摇头,用实际行动来表示自己的反对。

    对此方林岩摊开双手表示无奈,然后对多尔加道:

    “所以,我觉得现在需要一个能一锤定音的人。”

    多尔加点了点头,于是二十分钟后,卢肯上尉就来到了这里,他看样子来得比较急,背心都被汗水给打湿了,而卢肯上尉一来,则是很干脆的道:

    “大致情况我都听多尔加说了,扳手可以让这辆车在晚上九点之前动起来对吧?然后它能坚持多久?”

    方林岩道:

    “如果油料充足的话,三个小时,而且速度不能超过七十公里/小时,更重要的是,开回来以后......”

    卢肯上尉淡淡道:

    “开回来以后进气系统和散热系统会损坏,刹车盘有大概率不能用,整辆车陷入报废状态-------我已经听多尔加说了------但这并不是我关心的重点,重点是你能不能做到之前所说的那些话!”

    方林岩深吸了一口气道:

    “如果我有两三个听话的帮手的话。”

    卢肯上尉道:

    “没问题,汉斯可以帮你忙,如果你觉得他不合适,我可以去另外找人。”

    方林岩看了一眼汉斯道:

    “是的,我觉得汉斯先生并不适合在这里帮忙,因为我不认为能意见相左的时候能说服他,因此请上尉找几个老实听话肯干的人过来就行。嗯,我还需要一些奖金来刺激他们更好的干活儿。”

    卢肯上尉点点头道:

    “你要的人二十分钟以后就能到,至于奖励也没问题。”

    说着他在腰间一摸,就掏出来了两个弹匣,然后拿手指扣动了一下,里面黄涔涔的子弹就哗啦哗啦的掉落了出来,卢肯上尉道:

    “这里是二十发子弹,每一发子弹在市面上都是硬通货,都能在阳藩市里面换到一顿饭,吃好不可能,但吃饱却没问题,足够你用来刺激他们了。”

    方林岩点点头,很认真的看着卢肯上尉道:

    “那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

    四个小时以后,

    黄昏已至,

    天边的火烧云正炽,将整个地平线都烧得十分灿烂,只是傍晚的阴影已经悄然袭来,令人深切的觉得暮色深浓。

    正在哨岗处执勤的卢肯上尉阴沉着脸,正在对准了地上的一个倒霉蛋狠踹,完全无视对方哭爹喊娘的惨叫-------这家伙是个走私贩子,在平时上尉心情好的事情就直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去了-------但不巧的是,此时的上尉表面看起来很冷静,其实心里面却有一团邪火在烧。

    因为他此时得到的各种情报都在显示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这一队人应该是被暗算了,有对头打听到了小队的车辆出现了问题,所以在背后故意使绊子要他们好看,自己一共找了三个队长去借车,竟然全部都被拒绝了!

    倘若那个叫做扳手的家伙并不靠谱,那就意味今晚的任务得徒步过去执行,这样的话就算是一切顺利,要想即时赶回来交任务都很难!

    更要命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气象组那边还带来了一个糟糕的消息,今晚或者明天估计有大雨!在这种情况下,局面就只能用凶险来形容了。

    这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了引擎轰鸣的声音,哨岗里的人立即就紧张了起来,虽然知道此时被突袭乃是小概率事件,但就在半个月之前就发生过机械生命伪装成普通车辆想要蒙混进入,然后被识破以后大开杀戒的事件,所以不由得他们不紧张。

    结果远处一番尘土飞扬之后,乃是三架改造过的挎斗装甲摩托车由远及近的开了过来,每辆装甲摩托车上都载着两三个人。

    这三架摩托车的轮胎和挎斗都明显经过了改造加固,拥有本世界那种特殊的粗犷,耐操,实用的风格,为首那辆摩托车一直以高速冲到了哨岗门口才急刹车停下,从上面跳下来了一个矮壮的男子,身穿着制式军服,挽着袖子将粗壮的小臂露了出来,小臂上还纹着青黑色的刺青。

    这男子一跳下来就冲着卢肯上尉叫嚷道:

    “嘿!卢肯,怎么还在看门啊,不要把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啊!你看你手下这帮人,一个个都像是饿了七八天的难民一样,要是有搞不定的麻烦记得叫两声,咱们要是心情好的话,会出来帮忙的。”

    这男子语气十分放肆,那语意竟是将卢肯上尉当成了看门狗似的,说完就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卢肯上尉显然不善言辞,脸色铁青的道:

    “切特!你他M的赶紧滚!我不想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