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七章 突如其来的盘问
    接下来方林岩找了个隐蔽处,开始反复练习州长的咆哮这单手旋转上弹的特殊方式,最初的时候失败很多次,到后面总算是娴熟了一些,

    眼见得时间已经快到约定的那个点了,方林岩就重新来到了哨岗处,

    这时候早已天黑,因为机械生命习惯于在晚上发起突袭,所以这里的防卫比白天至少严密好几倍,若不是方林岩提前把铜制徽章别在胸前,搞不好早就被警惕的巡逻队拖过去先毒打一顿再盘问了。

    绕是如此,他一路上也是硬着头皮在枪口和注视当中行走,身上的压力巨大,明明到改造好的那一辆“猛犸”改装车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愣是让方林岩后背的冷汗都打湿了内衣。

    来到了猛犸改装车这里以后,留守的几个小队成员也都纷纷和方林岩打了个招呼,算是认可了他这个临时队友。想来汉斯也给他们科普了一下方林岩的重要性。

    大概又等了十分钟,小队的一干人都到齐了,只等卢肯上尉了。此时小队的成员都有些诧异,因为卢肯上尉是一个非常守时的人,平时几乎都是第一个到,最后一个走,极少出现他迟到的时候,好在这时候多尔加作为副队长很好的起到了约束他们的作用,避免一干人心浮气躁闹出些什么无端的事情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忽然之间,远处传来了引擎声,然后一辆军用吉普车转过拐角开了过来,可以见到副驾驶上面坐着的便是卢肯上尉,驾驶位上的是一名戴着黑色十字臂章的宪兵。

    这辆车停在了众人面前之后,宪兵跳下车,面无表情的对着卢肯上尉敬了个礼,然后淡淡的道:

    “上尉,你有五分钟搬运货物。”

    卢肯上尉点点头,然后对着这边大吼了一声道:

    “赶快过来搬东西!”

    方林岩与众人过去一看,这才发现原来吉普车的后方车厢当中竟是有一个大油桶,要两三人合力才能将之搬动,只听里面咣当咣当的,凑上去一闻就发觉赫然是柴油。应该就是卢肯上尉为这辆“猛犸”搞来的燃料了。给车辆加好了油后,卢肯上尉忽的深深看了方林岩一眼,指了指旁边道:

    “过去。”

    说完就率先朝着那边走了过去,方林岩听到了这句话以后,心中咯噔一动,靠近卢肯上尉后,鼻子里面顿时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他再仔细看去,竟发觉卢肯上尉的靴子,裤子腿上都是大团大团的暗影,应该就是飞溅上去的血迹!!

    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是提高了警惕,随时都准备开启自己的天赋子弹时间跑路。

    来到了旁边之后,卢肯上尉忽然道:

    “我是一个很重视时间观念的人,这五年一共迟到了两次,有一次是腹部中了三枪流血过多昏迷了过去,多尔加把我背回来,否则的话我已经是个死人。”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忽然手伸进了外套里面,看样子竟是要拔枪!

    这一瞬间方林岩都差点出现过激的反应,好在即时克制住了冲动,因为卢肯上尉接下来掏出来的是一支烟,点燃了后深深吸了一口接着道:

    “第二次,就是今天的集合,我整整迟到了二十二分钟!你知道我迟到的原因吗?”

    方林岩默默的摇了摇头。他已经看了出来,卢肯上尉是处于一种受刺激后的亢奋状态当中,堆积的压力颇大需要的是发泄,自己此时只需要做一个倾听者就好了。

    果然听到了卢肯上尉接着道:

    “因为我在来的路上,接到了临时征召令,说突袭一个地方缺乏人手,那地方是个皮革仓库,里面整整躲藏了十几个人,据说正在密谋闹事。”

    “我们攻进去的时候他们还发起了抵抗,其中有一个家伙居然用刀相当厉害,让我们死了三个人,剩余的人以为投降了就能免死,真是天真,最后领队的少校让我来执法,连续干掉了七个人!”

    听到这里,方林岩顿时明白了卢肯上尉浑身血迹的原因。

    卢肯上尉三下五除二就将那支烟吸完了,很是烦躁的将烟头丢在了地上,然后拿脚碾灭,对着方林岩一字一句的道:

    “那帮人虽然衣着打扮什么的都和普通人差不多,但他们身上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知道吗?与我们,甚至与整个阳藩市都格格不入的气质........而你,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身上也有与他们相同的气质!!”

    卢肯上尉的感觉是对的。

    试炼者生活在另外的世界当中,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生活环境,说话的方式,行为习惯都肯定与本地人有细微的差别,只要仔细留意的话,一定是可以感觉得出来的!

    按理说方林岩此时听到这句话应该惶恐不已,但此时的他经历了这数分钟的铺垫以后已经冷静了下来------卢肯上尉真是要干掉自己吗?

    那他废话什么,招呼一声就直接开枪了,何必浪费时间和精神呢?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卢肯上尉打死了方林岩能得到什么?

    他之前杀了那么人都没捞到什么好处,多杀方林岩一个就能捞得盆满钵满吗?

    更重要的是,杀了方林岩,反而少了一个熟练的修理工,他自己的利益还要受损呢。

    想必汉斯说得很清楚,这辆改装车是拼凑起来的,路上有大概率会抛锚,一旦少了方林岩,说难听一点全队团灭的几率都要上升10%啊。

    世间万物,熙熙攘攘,求的无非就是名利两个字而已。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方林岩当然就理清楚了思路,现在关键是要给卢肯上尉一个台阶,接下来诱之以利就好了,所以他立即无辜苦笑道:

    “头儿.......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我的来历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我一直都在大家眼皮子下面打转,全心全意做事,怎么会有闹事的心思呢!”

    “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是奸细,白天就已经取得了你们的信任就算是达到目的了,干嘛要和你们一起晚上去冒这大风险啊!”

    卢肯上尉听到了方林岩的话,斜眼看他道:

    “是啊,那你是为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