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四章 偷梁换柱
    刘胡子摇摇头沉声道:

    “那个人使的是标枪,非常强!”

    “大四儿本来天赋平平,并且还好逸恶劳,平时让他训练的时候能躲就躲,能闪就闪,在那个贼人手下走不了三个回合。我现在过去也只能给他收尸了。”

    方林岩恰到好处的露出了恐惧和惶恐的神色道:

    “那......那怎么办?”

    刘胡子冷冷道:

    “怕什么!那个贼人的两个同伙都被我祭出了师门的秘传给斩了!他也是来了就死。”

    方林岩咽下了一口唾沫道:

    “那就好。”

    这时候刘胡子忽然道:

    “对了,小七,你过来。”

    方林岩愕然道:

    “啊?好的。”

    却见到刘胡子将之前那半两银子又还了回来,对他低声道:

    “你现在也没啥事,就帮我跑个腿,咱们镖局的罗勇带着周卓去了邻县的王老财家里面收债,说是要明天才回来。”

    “你现在去找他们,把镖局的事情对他们说了,然后将这个信物交给罗勇,让他去泰阳府中找万顺绸缎庄的老板,就说当年的二十七号出事了。”

    方林岩听到了周卓两个字,心中立即一动,咽下了一口唾沫,做出了一副又是害怕又是看到银子两眼放光的贪婪模样,最后才咬咬牙道:

    “好!我马上就去。”

    说完了之后就接过了刘胡子手中的那个令牌要转身离开。

    不过刚转身就被刘胡子叫了回来,反复追问了他要带的口信几次,确认了他记下来了以后才放人走。

    然后刘胡子吩咐自己老婆去将镖局门给关上。

    方林岩离开了镖局以后,便拿出来了那件信物端详着,发现这玩意儿居然是个木牌。

    这木牌大概巴掌大小,上面有着奇特的花纹,看起来就像是刀剑的纹路。

    其正面写着一个空字,背面则是写着一个虚字,在旁边的小角落上还有山庄两个小字。

    方林岩之前乃是将机械矛隼停在了镖局旁边耳房的屋檐上,这时候正要将其召唤回来去前面探路。

    却没料到此时在机械矛隼的视角里面,刘胡子老婆一将门关上以后,刘胡子立即脸色大变,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然后他脸色惨白的捂着胸口瘫倒在地上,鲜血里面还混合着很多紫黑色的血块。

    他老婆见状,立即惊叫一声大哭着跑了过去,刘胡子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喘息着道:

    “别,别哭,别走漏风声。”

    然后接着道:

    “扶我进去。”

    他老婆身材胖大,扶起刘胡子还是没问题的,哭哭啼啼的带着男人进了厢房。

    方林岩立即控制着那只机械矛隼也直接飞到了厢房的屋顶上,用爪子轻易扒拉开了上面的苫草,立即就听到了里面刘胡子断断续续的声音:

    “这一次这帮贼人好生厉害,我走镖的时候没有招惹过这样的敌人。”

    “想来想去,应该还是当年我在空虚山庄的那段经历惹来的麻烦!”

    刘胡子说话的时候,他的老婆却一直都在嚎哭,听得刘胡子心烦意乱,忍不住张口骂道: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听老子好好说话。”

    “现在我已经将之前老大送我的最后一张竹斧箓用掉了,敌人卷土重来的时候就是老子的死期!”

    “我现在已经安排方小七做了送信的替死鬼,他多半会吸引掉敌人的注意力。”

    “时间宝贵,你现在去找你娘家的兄弟,让他带着这样东西马上去邻县找谢老二,他可是一直都想要自己的儿子拜个名师,所以拿到了这件信物以后就一定会过来帮忙的。”

    听到了这里,方林岩的嘴角立即露出了一抹冷笑。

    话说自己虽然时间紧迫,但这点时间还是抽得出来的。

    刘胡子这家伙天真的以为,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少年,却一定想不到方小七已经变成了黄雀吧。

    半个小时以后,方林岩便已经找到了刘胡子的小舅子,这家伙看起来就很是老实巴交,一听刘胡子老婆的交代以后就匆匆启程了。

    方林岩跟着他走出了两里地之后,便很干脆的从后面下手将其打晕了。

    然后仔细搜了他的身上一遍之后,在他的身上就发觉了一个木头盒子,盒子上面有着封条,打开了以后发现其中有一个铁牌。

    话说这铁牌和刘胡子交给自己的木头牌子一模一样,正面有一个空字,背面有一个虚字。

    本来方林岩觉得这木头牌子雕刻得相当精美,但与铁牌上的花纹一比起来,就完全就看出来是不折不扣的山寨版。

    因此不难推测出来,木牌应该是刘胡子没事的时候照着雕刻出来的,有备无患预备着用来糊弄人的。

    方林岩沉吟了一番之后,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将刘胡子的小舅子身上衣服解开,身上的钱搜走,甚至连新做的外套也抢走了,做出了一幅强盗打劫的现场。

    然后将那只装铁牌的木头盒子踩破丢在他的面前,将木牌塞进了盒子,便扬长而去。

    结果刘胡子的小舅子一醒来之后,就发觉自己外衣和钱都被拿走了,姐姐要自己送的木头盒子却被踩破丢在了面前。

    显然顺理成章的想到了自己被人敲闷棍打劫了。

    而他之前却也没见到木头盒子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此时见到里面精美的木牌,也并没想到这玩意儿已经被掉包。

    于是在暗叹倒霉的时候,也知道姐夫家的事情十分危急,耽搁不得,便继续赶路去了。

    方林岩见状微微一笑,知道对方已经上钩,便开始直接去忙自己的正事去了。

    ***

    在赶路的时候,方林岩就在考虑要不要将到手的两把钥匙开了。

    不过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忍住了。

    原因很简单,现在他的身上只有一点血腥值,

    而在这残酷的世界里面,方林岩还很不巧成为了黄金支线前置任务的任务目标......

    那就是说就算是他不找别人麻烦,别人也一定会来找他的麻烦。

    这也意味着血腥值接下来一定少不了。

    现在方林岩还暂时处于什么都不缺的状态,所以这两把钥匙当然要留到血腥值高的时候再开了。

    他紧赶慢赶了两个小时左右,便见到前方已经有一条大河,浩浩荡荡的流淌过去。

    大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弯,所以河面虽然显得宽阔了一些,水流却显得颇为缓慢,于是就常年都有人在这里摆渡。

    因为这里的渡口旁边有一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松,所以就被称为大松渡。

    渡船往返一趟需要差不多半小时的时间,在繁忙的时候,渡口这里往往会有不少等船的人。

    于是就有人看中了这里的商机,在此处开了个茶摊。

    卖的东西除了大碗凉茶之外,还有煮鸡蛋,煎饼等等容易携带的食物,也算是能赚些闲钱。

    根据大四儿的说法,镖局的镖师罗勇带着自己要找的目标人物周卓一大早就应该会从这里经过,喝上自己未婚婆姨弄的一碗凉茶。

    然后去邻县王老财的家里面收债回来以后,又来这里帮自己未婚婆姨收摊子。

    所以方林岩此时便走向了茶摊子,发觉这里摆摊的是一个满脸雀斑的年轻姑娘,于是丢下了一枚铜板道:

    “我要一碗凉茶。”

    这姑娘立即就端了一碗凉茶上来,方林岩便道:

    “哎,大妹子我打听个事儿,我今天路过田阳县镖局,镖头刘胡子听说我要去邻县办事,就让我顺便去给早走的伙计罗勇罗大哥带句话。”

    “我早就听罗大哥说他的婆姨在大松渡卖凉茶,是不是你啊?”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这姑娘的脸立即就红了起来,不过还是大大方方的道:

    “是啊,罗勇就是咱男人,不过只是定亲了,还没拜堂而已。”

    然后还顺手将那枚铜钱还了回来:

    “你是他朋友,那喝碗凉茶不值当啥,不能收钱。”

    方林岩笑着推拒道:

    “那不成的,姐你靠这养家呢,对了我自己这边还有事要办,怕是过去了邻县没空去寻罗大哥。”

    “就想问问早上罗大哥有说啥时候回来吗?我琢磨着下午办完事儿了以后,来茶摊这里候他。”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这姑娘诧异的道:

    “我都好几天没见到罗勇了,今儿早上没见到他啊。”

    方林岩的心中顿时一惊道:

    “啊?会不会错过了?”

    这姑娘很肯定的道:

    “不会的,俺娘天刚亮就会来这里把摊子摆出来,从田阳县到这里就算是骑马也要两个小时,不会错过的。”

    听到了这姑娘的说法,方林岩的眉头立即深深的皱了起来,点点头道:

    “啊?怎么会这样?”

    很显然,出现的这突发事件当中,必然有人出了问题。

    方林岩首先怀疑的,就是面前这个雀斑脸姑娘,因为罗勇和周卓两人去邻县这件事,方林岩从两个人的嘴巴里面都听说过。

    一个是大四儿,一个是刘胡子。

    两人联合起来说谎的可能性很小。

    不过,还有一个可能。

    罗勇和周卓两人他们两人一大早出门以后,在田阳县到大松渡这段路上遇到了意外。

    而就在方林岩脑子迅速转动着,苦苦思考的时候,他的视网膜上忽然弹出来了一条提示:

    “警告:试炼者ZB419号,目前田阳县当中居住在水边的方氏一族已经仅剩余下来了四十二人!”

    “幸存者业已低于方氏一族总人口的百分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