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二十九章 紧追不舍
    方林岩踩着石头对准了洞顶附近一看,立即发觉那里有一条裂缝,

    这裂缝居然还被枯叶和稻草给堵了起来,方林岩真的是忍不住在心中暗笑妖怪就是妖怪,只会耍这些小聪明。

    “你以为堵住了我就看不见吗?”

    “大哥,这里是山洞深处,怎么会飘进来枯叶和稻草,显然是人为的,你这样干岂不是摆明了这里藏着好东西吗?”

    带着一种智商碾压的优越感,方林岩很干脆的就抓住了裂缝前方露出来的稻草,然后伸手一拔,轻松的将其拉了出来。

    只是,为什么缝隙里面.......喷出来了一股烟雾?

    还是一股黄绿色的烟雾?!!!

    为什么这烟雾和那只老黄皮子喷出来的那么像.......

    然后,方林岩就感觉自己的整个呼吸系统都崩溃了,他眼前一黑,直接从石头凳子上栽倒了下来。

    绕是身为契约者被数据化了身体,方林岩也在这毒气攻击下实在是扛不住了,整个身体都剧烈痉挛着,好在还有鲁伯斯在旁边将他咬着脚后跟拖了出去。

    接下来方林岩就步了之前罗勇的后尘,趴在了旁边的小河河滩上哇哇哇哇的大吐特吐。

    那种糟糕的感觉无法形容,就像是整个呼吸系统都被灌满了发酵的稀屎,又仿佛是内脏开始由内而外出现了恐怖的腐烂,还有肥肥白白的蛆虫在不停蠕动.......

    当然,这也和方林岩只有区区的六点体力有很大关系。

    等到略微感觉好受了一些之后,方林岩才悲愤的发觉被智商碾压的不是那头狈妖,而是自己。

    等到略微恢复了一会儿之后,方林岩咬牙切齿的捂着鼻子重新回到了那里,然后很谨慎的让鲁伯斯重新变形成机械精英准尉,由它将其余的东西取出来。

    然而并没有另外的机关,鲁伯斯很轻易的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拿了出来,方林岩仿佛逃走也似的将这些东西带到了外面,好远离那个充满了噩梦一样气味的洞穴。

    “恩.......这就是暗算我的机关了?”

    方林岩首先注意到的,就是一个仿佛尿泡一样的东西,就是这玩意儿从里面喷出来了刺激无比的销魂屁,让方林岩结结实实的吃了个大亏。

    鲁伯斯对其进行了侦查,发觉这玩意儿的名字居然异常诗意,叫做云烟起。

    居然还是一件法宝,可以每隔一段时间生成销魂屁,但遗憾的是,必须要朝着里面注入特有的妖怪之力才行。

    接着方林岩发现了一根奇特的骨棒。

    这玩意儿仿佛是用小腿骨制作的,仔细看去上面有着很多花纹,钻了好几个孔,看起来很是粗糙紊乱,杂乱无章,

    不过在其正面刻着一个“高”字。

    背面还有两排小字,入庄凭证,遗失不补。

    方林岩将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居然立即发出了一声厉啸,听起来异常刺耳,仿佛要扎入人的耳膜中去,十分瘆人。

    骨棒旁边居然还有一张貌似用什么皮革制成的请帖,上面写着一行字,歪歪扭扭的十分模糊。

    写下请帖的人的口吻很是有些居高临下的,上面说本月十五日是他们老板的寿诞,请收到的人/妖务必准时抵达。

    否则的话,等到寿诞过后,高家客栈的人就一定会前来依次拜访的。

    另外一件东西则大概是之前提到过的寒冰珠了,依然是无法直接使用的道具。还是保持着低价卖空间,本世界剧情人物可能会高价收购的特色。

    最后一件东西居然是一张虎皮,看起来威风堂堂,充满了霸气,道具说明是一头妖虎的皮。

    除此之外,方林岩还在里面找到了二十多两纹银,这应该是本世界的货币了,是来自于狈妖残杀的受害者的身上。

    “高家客栈......”方林岩反复咀嚼着这个地名。

    “似乎,我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做些事呢!”

    接下来就需要开始进行长距离的追踪,方林岩便让鲁伯斯去闻了闻周卓靠着的那块岩石,开始捕捉血液和周卓身上的特有气息。

    顿时在鲁伯斯共享过来的视野当中,气味被视觉化了。

    环顾四周,可以见到到处都是大团大团的血色雾气,说明这附近的血腥味到处都是。

    不过,从高处看下去就能见到,只有两条由多团血色雾气形成的线条对准远处延伸了开去。

    这其中一条血色雾气路径指向的是尚书坟的来路,那是受伤的周卓被押送着来到这里留下来的血迹气味路径。

    不过,另外一条血色雾气路径则是从洞口前的那块大石头开始,一直延伸向小河的上游,这里就是周卓跟随着那个前来交换的高家客栈的人离开的路径。

    “妈的,在这里耽搁了太多时间,得抓紧一点了。”

    方林岩自言自语的道。

    然后便由鲁伯斯带路,一干人迅速消失在了树林当中。

    而方林岩不知道的是,此时在他之前逗留的尚书墓旁边,已经多了一群不速之客,正是锦鲤和北极圈一群人。

    这帮人此时乃是在战斗现场进行复盘,开始分析起当时的战况来。

    这方面锦鲤和比尔两人都是追踪专家,比尔率先找到的就是一发高爆榴弹的碎片,放到鼻子旁边闻了闻,顿时忍不住失声道:

    “这是典型的厚壁高爆榴弹,内嵌四十枚钢珠那种,本世界的原住民可玩不了这东西,难道有人抢在了我们的前面?”

    锦鲤却半跪在了地上,伸出两根手指丈量着前方的脚印,然后淡淡的道:

    “这个使用榴弹的家伙几乎没有在这里留下任何行动的痕迹,说明他应该是倾向于刺客或者盗贼一类的。”

    “你们来看这个脚印,看起来有些像是狼的,但能在这样密度下的泥土里面踩出如此深的足印,这头猛兽的体重也异常惊人。”

    “根据我的数据库分析,它的身体密度是成年雄性公狼的八倍!自然界里面是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怪物的。”

    “所以,它的真实身份不是呼之欲出了吗?那就是妖!!”

    比尔点点头,赞许的看了锦鲤一眼,然后和她交流了一会儿道:

    “所以,目前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我们要找的方小七来到这里以后,就遭受到了妖怪的袭击。”

    “目前我们能判断出来的妖怪种类有黄鼬妖.......”

    “现场的空气分析仪表示,这头妖怪释放的妖术堪比一次生化毒气袭击,现在残留在空气当中的成分都能对普通人类的呼吸系统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还有一头不折不扣的猛兽,它的跳跃能力和扑击能力都远超我们的认知,哪怕是在妖怪当中,它应该也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这时候,有一名斥候类型的契约者来到了这里,他应该是远距离对着方小七发射了一枚榴弹,试图进行直接的斩首打击。”

    “遗憾的是他显然没有得手,妖怪貌似在保护方小七的生命。”

    说到这里,比尔将手放在胸口上,微微鞠躬道:

    “以上,为根据现有素材推论出来的合理分析,下面请锦鲤女士来进行无证据的推论。”

    锦鲤冷冷道:

    “方小七目前貌似受到了妖怪的保护,这其中无非有两个原因。”

    “第一,他与妖怪勾结,”

    “第二,妖怪目前不缺血食,要将他带回去作为粮食储备。”

    “这其中,与妖怪勾结的概率较小,因为和强者做朋友是需要资本的,根据我们对方小七的调查,他就是一个胆小普通的人。”

    北极圈笑了笑道:

    “那么就意味着,我们接下来是要从妖怪的手里面抢夺他们的食物了?”

    “不,不对,我们只需要弄死方小七就行了。”

    说到这里,他的眼中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看向了锦鲤:

    “好在我们队伍里面有一位擅长从数千米外就收割掉敌人生命的专家。”

    锦鲤对这样的话貌似已经习以为常,礼节性的点了点头,然后就继续半跪在地,仔细寻找起地上的踪迹来。

    过了五分钟,她忽然抬起了头:

    “走这边,他们......难道是进了尚书墓。”

    ***

    方林岩对追踪一窍不通。

    好在鲁伯斯在这方面却是相当犀利。

    不过他们现在也是遇到了一个大麻烦,那就是空中由血色团状气雾形成的线路开始转向,然后延伸到了前面的宽阔河面当中去。

    在河面上的气味显然会更容易被吹散,所以河面上的血色团状气雾开始变得稀薄。

    很显然,那头鱼怪带着周卓在这里上了船,转向下游航行。

    根据方林岩的判断,这条河应该就是大松渡那条河,同时也是流经渔村方家庄那条河,不过现在他是位于河的下游而已。

    无奈之下,方林岩只能顺着河流朝下跑,大概跑出了一两里地,就见到了前方的河上出现了一艘打渔船。

    方林岩放声喊叫,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拿出了一两白花花的银子在手里面,渔船的船夫很快就靠了过来。

    然后被方林岩一把扯了下去,随手丢了五两银子丢给了他,顺带丢下一句:

    “到下游来拿你的船。”

    接着方林岩就跳上船直接将之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