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章 当然是肮脏的.....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欧米眉毛一挑,

    居然手中已经多了一袋不明品牌的薯片,喀嚓喀嚓的嚼吃了起来。

    因为她吃得颇快,所以有一些黄色的薯片碎屑很自然就洒落,然后被她高耸的胸口给阻挡了下来。

    欧米对此则是浑然不觉,似笑非笑的看着方林岩道:

    “哦?什么交易,说来听一听?”

    方林岩的目光正不由自主的,停留在那些薯片碎屑上,大家要理解一个身体变好了的十八岁男人的困扰......

    被欧米这么一问,立即有一种诡异的被抓现行的感觉,急忙有些慌不择言的道:

    “当然是肮脏的......啊不对,当然是一笔大买卖了!”

    欧米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的碎片碎屑,露出了一个明朗的笑容道:

    “哦?有多大?”

    方林岩暗道这女人的姿色平平无奇啊,自己怎么老是被她牵着鼻子走?便很干脆的道:

    “大概值一两件暗金装备和几件银色剧情装备吧。”

    他本意是用这样丰厚的报酬来让欧米吃一惊,没想到欧米却毫无意外之色的道:

    “哦,听你这么一说,我也猜到了。”

    “你应该是找到了怎么杀死方小七而让你活下来的方法吧?”

    方林岩认真的道:

    “和你想的应该有一定出入,不过最后的结果的确是这样的。”

    “我可以提供给你们一个干掉方小七的机会,并且告诉你们方小七的核心技能。”

    “不过能不能杀掉他,那就要看你们这边的实力了。”

    欧米沉吟了一下道:

    “听你的口气,似乎要杀方小七会有什么变数?”

    方林岩深吸了一口气道: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不会有。”

    “但是,空间秉持的原则是,风险和收益成正比,这其中应该有一个浮动的区间。”

    “比如一个人轻松干掉了一个怪物,产生了小概率事件拿到了一件蓝色装备,这是允许的。”

    “但是,绝对不可能出现一个人轻松干掉怪物,拿到黑色装备。”

    “那就更不用说是不劳而获的拿到一大堆暗金装备和银色剧情装备了。”

    “所以,我才会告诉你,能不能拿到丰厚的奖励,一定要靠实力去取。”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欧米沉默了一会儿。

    方林岩本来以为她是在考虑怎么应对风险的问题,

    没想到接下来欧米的一句话让他有些无言以对:

    “感觉你一个试炼者,为什么对空间的核心法则掌握得很透彻啊?”

    欧米一面说,一面再次捻起了一块薯片,喀嚓喀嚓吃下去后,然后认真的看着他道:

    “这其中的原因,能不能对我解释一下呢?”

    “卧槽,你为什么如此擅长歪楼!”

    方林岩在心中腹诽道。

    然后他很果断的拒绝了欧米的无理要求:

    “抱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你也不会把自己的三围拿来到处说对吧!”

    欧米淡然的道:

    “那倒是,不过如果你肯拿这个问题的秘密来交换我的三围尺码,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啊。”

    “事实上我觉得这是一门很有性价比的交易呢。”

    方林岩顿时无语了,他真是受不了欧米这种一本正经说骚话的风格,急忙岔开话题道:

    “那么咱们是不是要合作啊?”

    欧米道:

    “当然,既然你说得这样郑重,并且还很有些道理,所以我得抽点时间来整合一下人手。”

    “同时还要和团队里面的核心成员进行沟通,告知此事的风险和可行性。”

    说到这里,欧米再次看向了方林岩,淡淡的道:

    “还有,你既然提出来了这个条件,那么肯定不可能白白便宜我们吧?”

    “所以,我得先听一听你的诉求是什么。”

    方林岩很干脆的道:

    “我的要求很简单,虽然我在击杀方小七的时候很可能是出不了力的,但是我提供的情报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至少也能占据四成功劳。”

    “所以,如果最后击杀了他,我要求优先挑选一件装备。”

    欧米很干脆的道:

    “基本上没问题,但前提是,方小七掉落的装备必须多于四件以上。”

    “因为如果根据你之前所说的空间原则:风险越大收益越大的话,那么轻易击杀方小七后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他掉落的装备缩水。”

    方林岩愣了愣道:

    “是的,你说得有道理,我这里没问题。”

    ***

    两人商议已定之后,欧米要去召集团队中人宣布相应的计划,同时修整补给一番。

    方林岩则是要做一件要紧的事情,那就是进入固安县城以后,寻找到升华试炼的入口。

    此时他已经来到了固安县城的中央,却依然觉得无从入手。

    他站在了人流当中,忍不住开始重新起之前获得的相关提示来:

    “白骨妖乃是妖中之精,擅能变幻迷惑敌人。”

    “在北方的大国车迟国当中,有一位君王被白骨精幻化成的女子所迷惑。”

    “虽然一度亡国,痛定思痛后,居然还写下了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诗句。”

    “........”

    在沉吟了一会儿之后,方林岩见到了旁边有一座两层高的酒楼,生意兴隆,里面的位置都坐满了八成。

    方林岩心中微动,便直接上了酒楼占了一张桌子,然后随便点了两道小菜。

    不过重头戏还是在他接下来丢了五个铜钱给跑堂的小二哥,然后询问道:

    “这位小哥,在下初来乍到,不知道有本县有什么风景名胜可以游玩的?”

    小二拿到了赏钱以后立即眉飞色舞的道:

    “这位客官你这就问对人了,咱可是本地土生土长了二十多年的,本县的第一好玩去处,那肯定是城西的金刚池......”

    这小二噼里啪啦说了一大通以后,方林岩发觉没有收集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便道:

    “其实还有一件事要说给小二哥听,家母一直身体不适,所以我在各地奔走行商的时候,也会去各处神祠虔诚祭拜,不知道这里有类似的地方吗?”

    小二立即道:

    “若是这样的话,当然应该去清霄宫了,那里的娘娘可是十分灵验,无论是求子还是求平安,都是极灵的。”

    方林岩听了以后,立即一拍大腿道:

    “是了!我此前也听一位前辈说过此处,只是一时间忘了名字。”

    “他还说,清霄宫里面有一副对联写得极好,好像叫做什么一笑倾人城?”

    小二笑道:

    “这个小人就不知道了,可没有这个福分识字呢。”

    方林岩点点头,随便夹了几筷子就会账离开。

    不过紧接着从酒楼上面就跟随了两个黄脸汉子跟着他走了下来,

    然后一路都尾随着方林岩而行。

    方林岩这时候行路的时候,也开始渐渐的偏离大路,很快就来到了一处荒僻小巷当中。

    周围连一个人都没有,静悄悄的。

    后面跟随着他的那两人对望了一眼,有一个人便掏出了一把牛耳尖刀,对准了方林岩就直摸了上去。

    那人猛的从后面勒住了方林岩喉咙,然后拿寒光闪闪的尖刀直接点在了他的眼睛上。

    由此可见此人乃是此道行家,

    刀刃抵在背后和刀刃直戳在眼皮上的威慑力可谓是不可同日而语。

    紧接着他就恶狠狠的威胁道:

    “说,是谁派你来的。”

    方林岩却连声惨叫了出来: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人身上还有二十多两银子,情愿全部拿出来孝敬大爷。”

    “只求大爷手下留情,不要伤了我的性命!”

    旁边另外一名贼人“啪”的一声就抽了方林岩一个大嘴巴子:

    “你TM听不懂人话,问你话呢。”

    方林岩战战兢兢的道:

    “人?没有人派我来啊,我是来做生意的。”

    那贼人道:

    “做生意?呵呵,那我问你,一笑倾人城这句诗乃是刻在了清宵宫后面的禁区里面,你怎么知道的?”

    方林岩听了以后顿时恍然道:

    “哦?原来出处在这里啊。”

    他这句话一说,挟持他的男人陡然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最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挟持的就像是一头温和无害的绵羊,

    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刀尖所指之处,竟仿佛是一座汹涌澎湃的火山,随时都有可能大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