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三十六章 我说!
    方林岩点点头,很是放心的转身就朝着“猛犸”组装车走了过去,完全背对着卢肯上尉。

    只是,他在走出了六步以后,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咔哒”的一声轻响。

    这一瞬间,仿佛整个时间都为之凝固了,空气当中也是多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尴尬。

    然后方林岩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徐徐转身过来,便见到了卢肯上尉用受伤的右手手腕架着枪身,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自己,左手正死死的压在了霰弹枪的扳机上,满脸都是讥刺狠戾的神色!

    而他此时见到了方林岩安然无恙的回转身过来,甚至还有些难以置信的再狠狠扣了一下扳机,发觉依然无法开火之后,这才有些木然的徐徐放下了枪,嘴唇嗫嚅了一下想要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哈哈哈哈!”见到了这一幕,远处重伤的多尔加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我还以为这小子是个白痴,但现在看起来真正白痴的是你啊,卢肯,你摸了一辈子枪,居然到头来会紧张得忘记开保险!?”

    方林岩走到了呆若木鸡的卢肯上尉面前,伸手将自己的州长之咆哮拿了回来,淡淡的道:

    “头儿,真抱歉啊,我给了你机会,可是你没把握住。”

    卢肯上尉脸上的肌肉不停的抽搐,忽然狂吼道:

    “你有种就杀了我!你一样拿不到血兰果实,我早就知道你们这帮混蛋想要我的宝物,所以提前就将血兰花和果实分开,世界上只有我知道血兰果实藏在什么地方!”

    方林岩俯下身,将旁边的方形采集盒拿了起来,打开,发觉里面果然只有血兰,那颗殷红欲滴的果实已经不在了。

    方林岩却笑了笑道:

    “我这人不贪,能活着就行,哪怕这一趟出去什么都捞不到也没关系,何况现在还有血兰?所以.......上尉,很抱歉。”

    说到这里,方林岩猛的将州长之咆哮一甩,做出了一个很酷炫的旋转单手上膛,然后转身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枪响,直接就将有所异动的多尔加给打飞了出去!

    这一枪当中至少有一小半的霰弹轰在了多尔加的脸上,让他当场气绝死亡。

    可怜的多尔加到死的时候,都不明白为什么方林岩如此针对自己,反而对卢肯上尉这么宽容!

    这时候方林岩发觉视网膜下陡的弹出来了一个提示,不过此时他无暇去看,便将之忽略了。

    见到多尔加在自己面前死去,卢肯上尉心中也陡然涌出来了很复杂的情绪,尽管数分钟前他还恨不得将这个背叛自己的家伙碎尸万段,但随着多尔加一死,毕竟两人合作了十来年,那种血与火之间磨砺出来的交情不是说着玩的。

    卢肯上尉就觉得伤心,痛苦,当然,更强烈的还是兔死狐悲!!

    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卢肯上尉顿时浑身上下都颤栗了起来,他快速的喘了几口气,艰难的道:

    “小子,我们来做个交易......”

    方林岩却一口回绝道:

    “抱歉,我不想和你交易,我这人有个优点,那就是不贪!”

    “队长,看在你之前善待我的份儿上,我不杀你,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待会儿机械生命的追兵就要来了,希望你能活到它们来的时候,然后,老老实实的在机械生命的牢房里面被扒光衣服每天强制灌食,老老实实的做一头牲畜。”

    方林岩说完以后,便站起来转身就走-------他嘴里说得冠冕堂皇,其实不杀卢肯上尉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怕降低好不容易开启的钢拳兄弟会的声望!

    同时他也很清楚一件事,有的时候,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呢!

    果然,方林岩刚刚走出了几步,卢肯上尉已经在他的威胁面前彻底崩溃,然后大叫了起来:

    “别走,别走!求求你救救我,我,我不想被那些该死的钢铁怪物关起来,我告诉你血兰果实在什么地方,然后再告诉你怎么安全回去!”

    方林岩徐徐摇头道:

    “我刚刚就是想要救你,可惜你的回应是直接想要打死我,所以,没得谈了。”

    说到这里,方林岩接着用讥刺的语气道:

    “其实,我早就跟着多尔加的脚步回来了,那么晚现身的原因,当然是想要选择在最危急的时候再出手救下你,这才能让你的感激值达到巅峰了,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毫无意义......”

    “我想表达的真正意思是,我回来得很早,所以看到了你之前弯下腰往车底查看那一幕,你所说的安全回去的底牌,应该就隐藏在车底对吧?”

    听到了方林岩的话,卢肯上尉猛然浑身僵硬,然后颤声道:

    “你.......你!!!”

    果然,方林岩径直来到了卢肯上尉之前倚靠车身的位置,然后俯身下去仔细寻找,这辆车乃是他全程组装的,对其再熟悉不过了,因此很快就在下方发现了一个加装的暗格,貌似还上了锁。

    方林岩没心思慢吞吞的找钥匙,所以对准锁头就是一枪,“咣当”一声打得锁头乱颤,火星直冒,然后拿石头简单粗暴的将之砸开。

    结果打开一看,里面居然有着造型奇特的一个双肩背包,还有药物饮水之类的必须品。

    见到了这一幕,卢肯上尉瑟缩发抖得更厉害了,他感觉到了越来越近的死神,心里底线彻底被攻破,忍不住狂叫了起来:

    “我说,我说了!!血兰果实在驾驶室的反光镜后面,求你救救我.......求你了!!我一直都在流血!”

    看着卢肯上尉失态的样子,方林岩在心中微微叹息,生死之间果然是有大恐怖的,卢肯上尉一直以硬汉的姿态出场,可是在死亡面前,依然快速崩溃。

    不过,方林岩又忽然想到了自己确诊肺癌晚期时候的绝望,整夜都被死亡威胁折磨的失眠,也情不自禁的生出了一种奇特的同病相怜的感觉,便来到了反光镜后面拿到了血兰果实,又从车厢里面的医药箱里面取出了药物,走到了卢肯上尉身边给他包扎。

    大概是因为大量失血的缘故,所以卢肯上尉浑身上下一直都在哆嗦着,脸色惨白,甚至能听到牙关上下撞击的声音。

    方林岩包扎到一半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声,还有混乱的枪声,听到了这声音,卢肯上尉猛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它们来了!收割者叫来的援兵到了!罗根他们那边的人数更多,所以援兵盯上的是那边,只是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啊........我们,我们要赶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