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三十七章 逃走
    方林岩皱眉道:

    “该死,车还没修好。”

    卢肯上尉挣扎着焦急道:

    “这个背包,是我之前兑换出来的高科技产品,比罗根兑换的那双喷射助力鞋都要高出两个档次,根本就无法量产,叫做喷气背包,你赶快背上它带我走!!”

    方林岩按照卢肯上尉所说的挂上了喷气背包,然后按动了按钮,顿时就见到背包底部的两根管子喷出了强有力的气流,将整个人都抬升到了距离地面半米的高度,可以贴地快速飞行!不过,当方林岩将卢肯上尉带上了之后,两个人的重量就很难浮空了,但依然可以大幅度的降低跑步的消耗,并且跑动速度也是提升非常大。

    方林岩全力奔跑的时候,在喷气背包的辅助下,就像是在月球表面这种低重力的环境下面奔跑,每一步跨出都是两三米的距离,非但如此,更是一跃就能跳出五米开外,堪称是身轻如燕,并且因为大部分时间都走直线的缘故,所以甚至比开车的速度更加迅捷。

    不过跑出几十米之后,方林岩发觉自己公主抱着卢肯上尉跑路实在是太尴尬的,一来是长期保持这姿势手酸得不行,一来则是两个大男人这么抱着太基,毫无张无忌抱着赵郡主逃婚,将脸埋在美人小腹上的浪漫啊。

    因此方林岩果断将卢肯上尉放了下来,然后将喷气背包反过来挂在自己的胸前,只要两条喷气管还吊在脚髁的位置就好,然后将之背了起来两人重新赶路。

    两人逃出了大概两公里之后,便发觉在月华的照耀下,后方的戈壁地带已经是尘沙滚滚,有几辆机械生命正在追袭而来,其中一架是常见的收割者M型。

    还有一架则是明显大了一圈儿,其型号应该是收割者M型-改。这玩意儿被改造之后,选择放弃了远程攻击能力而强化了自身的捕奴能力,自带有声波振荡器,眩晕弹,电流鞭,大范围的红外线扫描器等,甚至为了避免俘虏死去,还配备有完备的医疗设备。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辆收割者M型-改的后方,还有一辆造型森然的庞大黑色车辆,其车灯部位依然闪耀着瘆人的红光,背后的车厢则是被改造成了多个钢筋栅栏的囚笼。

    这是捕奴车,专门用来运载抓住的人类,方林岩在囚笼里面找到了小队里面的所有人......或者尸体。也就是说,除了方林岩和卢肯上尉之外,整个小队已经全灭。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便开始发挥自己的优势,尽可能的选择往地形复杂的地方逃走,这里虽然大部分区域都是能让车辆通行的荒原,但也有很多的崎岖地形不方便车辆行进,方林岩的目的地就是前方的一条干涸河道。

    身后的收割者M型不停追来,并且开始射击,哒哒哒的规律子弹声听起来都令人脊背上直冒寒意,甚至最凶险的时候有一发从方林岩耳边擦过去,顶多只有十几厘米,令他脊背上冷汗顿时就冒了出来。

    忽然,卢肯上尉身体颤抖了一下,惨叫了一声:

    “啊!我中弹了.......”

    方林岩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安慰他未免显得幸灾乐祸,默不作声却又显得更冷血。

    短短几秒以后,卢肯上尉又是熟悉的颤抖了一下,哀求道:

    “......你能不能快点,我屁股上又挨了一枪。”

    方林岩此时忽然想到自己倘若没有背着他的话,那么挨枪子的就是自己了,这么说起来他是在给自己挡枪啊,于是急忙安慰道:

    “没关系,前方就能甩掉它们了。”

    又奔出了百多米之后,那条干涸的河道已是近在咫尺,河岸高达四米以上。

    方林岩依靠喷气背包的能力快速奔跑着跳下河道,然后在河床底部的大石块之间穿梭着,最后高高一跃,喷气背包的内置发动机在这时候也是全功率输出,声嘶力竭的发出了咆哮声,让方林岩抱着卢肯上尉飞到了五米左右的高度。

    他再全力将卢肯上尉一推,自己虽然落了下去,但卢肯上尉整个人已经被抛了出去,安全落到了对面的岸上,当然也发出了一声凄厉的痛叫。

    接下来方林岩一个人就方便多了,他依靠喷气背包的助力,三下五除二就爬了上去,拽着卢肯上尉就躲到了一块岩石背后。

    这时候两架收割者虽然已经来到了对岸,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足五十米,但是两架收割者都是依靠轮子行进的,根本不具备开下去以后还能再强行开上对面高达四五米陡峭河岸的能力,所以只能望洋兴叹。

    两架机械生命在对岸滞留了几十秒,身上的瘆人红色电子眼在不停的闪烁着,应该是在评估着开下干涸河道去抓人的可能性,最后还是放弃了,掉转车头就朝着远处驶去。方林岩见到它们远去,也是松了一口气,觉得脊背上的冷汗凉飕飕的。

    因为在抛出卢肯上尉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喷气背包的引擎轰鸣声有些不正常了,等他爬上河岸的时候,更是闻到背包后面明显传来了一股刺鼻的塑胶焦糊味道......而方林岩接下来连续按动了几下开关,便发觉那引擎声音越来越微弱,喷气管的风也是越来越小。

    所以如果这两架该死的收割者选择继续追击而来的话,那么方林岩估计真的就要面对十分棘手的局面。

    虽然收割者选择了离开,但方林岩也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万一这两个家伙并不是闪人而是绕路过来抓捕自己怎么办?所以他二话不说就来到了卢肯上尉的身边,把他的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后道:

    “队长,坚持一下吧,这里还很危险,咱们先去到.......嗯?”

    这时候方林岩才发觉,卢肯上尉浑身上下都完全瘫软了下去,浑不着力,只有嘴唇在轻微的动着。

    方林岩愣了愣,从自己的私人空间当中取出了烈酒给他灌了一口,然后又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卢肯上尉的脸上才略微有了点血色,然后发出了微弱的声音道:

    “扳手,扳手,我......我是不成的了,血兰和血兰果实都是你的了,都,都给你!回城以后.....拿着我的狗牌去找找......麦文中校,告诉他欠的酒不用,不用还了,他.....可以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