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六十三章 棋子的反抗(感谢盟主)
    (章节名输错,不影响订阅)方林岩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然后满足的看着眼前貌似杂乱的零件,用力捶打了一下酸痛的腰。

    “我靠,没有合适的工作台真是太折磨人了。”

    之前沉浸在了工作当中还不觉得,此时他一松懈下来,顿时觉得口干舌燥,困意上涌。当下便拿起来了旁边装水的竹筒喝了一口,却马上就喷了出来,原来这水放了一天一夜已经馊掉了。

    于是方林岩便快步走下了楼,然后去旁边的厨房水缸里面拿碗舀水喝,连续喝了三碗才停下来,惬意的哈了一口气。

    他这时候在团队频道里面叫了两声,发觉没有人回应,其余人应该都在百米之外。然后忽然听到了门口似乎有说话的声音,那老头讲了两句以后突然就听到了门口“砰”的一声巨响!院门就直接被踹开了,然后就是几个人很干脆的就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个人提着铁皮喇叭大叫道:

    “是在这里了,所有成员听着,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已经造成了多起重大伤亡,根本不能掉以轻心,一旦有机会就直接杀掉!”

    方林岩此时在厨房里面根本没看到人,可是听脚步声就知道事情严重,因为这些冲进来的人在脚步声当中还带着啪啦啪啦的声音,分明是枪械或者弹夹在衣服上发出的撞击响动声,显然来意不善,等他听到了喊叫声以后,更是忍不住愣了愣。

    团队频道里面这时候忽然传来了队长急促的声音:

    “扳手!你要小心,我们被人暗算了,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变成了被通缉的犯人,钢拳兄弟会出动了卫队来抓捕我们!我们现在局面很糟糕,你自己小心!”

    听到了队长的消息,方林岩喃喃的低声道:

    “不对,这根本不是追捕通缉犯的流程啊.......追捕通缉犯一般都是悄悄的围上,然后前门后门等能逃走的地方都一一安排好人手,然后若猫抓老鼠一样的缓缓接近,最后雷霆一击一举抓捕成功!”

    这时候,他已经悄然翻出了厨房当中,手腕一翻,直接发动了无人机技能!

    只见一架巴掌大小的无人机直接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当中,值得一提的是,无人机的机腹是根据环境拥有保护色的,若是蓝天白云的话,那么就是蓝白色,若是阴天的话,就是浅灰白色。

    无人机采用的是四旋翼设计,发出来的声音在白天嘈杂的时候几乎是听不到的,然后就在方林岩的意念下对准了天空飞了上去。顿时,方林岩的视网膜右上角就出现了一块子区域,里面显示的就是无人机这边收集到的俯瞰图像。

    方林岩接下来便让无人机启用了跟随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无人机将会在保持高度的状况下跟随他移动,并且沿途自动规避可能出现的障碍物,在遇到了无法跟随的情况会示警。

    放出了无人机以后方林岩便看到,前来抓捕的人杂乱无章的前行,而小楼的后方和侧后方都是空无一人,显然并没有做出任何围追堵截的预备工作。来抓自己这些人身上的穿着打扮花花绿绿的,并没有制式的服装,更像是拥有武装力量的游荡者,很明显看得出来军事素质很低并且混乱不堪。

    在阳藩市里面,这类人并不少见,平时依靠狩猎或者说是伏击巡逻的机械生命来讨生活,但一旦遇到了貌似防御力量薄弱的商队,则会摇身一变,化身为残忍的劫匪将商队洗劫一空。

    不过,在这些人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着钢拳兄弟会制服的男子,他的手中有着一个铁皮喇叭,应该先前就是他在喊话。

    让这些散漫贪婪的游荡者执法貌似很有些违和,但在阳藩市当中其实也不乏此类先例。此前钢拳兄弟会在人手不足的时候,就会让自己的嫡系临时招募一批熟悉的荒原武装游荡者,临时维持秩序,其性质就和条子局聘请的协警类似。

    不过方林岩发觉的疑点也是相当明显的:

    若是正常的抓捕,怎么会在还没有围上之前,就直接喊话说要格杀勿论的!正确的喊话难道不应该是坦白从宽,或者放下武器举手投降的吗?

    所以,在听到了喊话的一瞬间,方林岩的脑海里面浮现出来的就是四个字:

    “打草惊蛇!”

    在得出了这个结论以后,方林岩立即进一步推理:

    “那么,幕后干出来这些事情的人,是想要将我们这些试炼者赶到市面上来,制造混乱了?倘若他的目的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时候就应该发生一件事了。”

    他立即离开了厨房,然后迅速的翻过院墙,悄然来到了旁边隔壁邻居家的天台上,这里视野明显开阔得多,顿时就能看到,整个城市当中已经有好几条条黑色的烟柱在天穹当中格外醒目,斜斜飘荡.......

    “果然是这样呢,杀人,放火,驱使有破坏能力的人在市面上逃窜来制造混乱......这是故意要将水搅混的节奏啊!那么幕后主使者的目的岂不是呼之欲出了吗?

    “用最大的混乱来掩盖局部的混乱,让负责治安的力量疲于奔命,无暇旁顾,幕后的这帮家伙,是想要在阳藩市里面搞一件大事啊!”

    就在这时候,方林岩发觉那些家伙已经发现了自己的所在,直接追击了过来,而来追赶自己的这些家伙显然战斗素质很差,隔着大老远的就一梭子子弹打了过来,最近的着弹点距离方林岩只怕都有三米远。面对这样的攻击,方林岩二话不说跳下天台就逃入到了旁边的小巷里面.......

    “有意思,真有意思!”方林岩眉头紧皱:

    “幕后的那个人这是出了一道选择题啊,我现在的选择.......要么反抗要么逃,投降都不可能,站出去就会被乱枪打死!”

    “若是我反抗的话,杀掉这些乌合之众的追兵并不困难,可是接下来就一定会惹出更强大的力量,进而让整个城防更加空虚,为幕后者暗中在做的那件事制造出更大的活动空间!相当于是做了一只合格的棋子。”

    “我若是继续逃走的话,那么这些家伙也会一直追杀我,他们跟随着我的逃走路线大张旗鼓的来进行追捕,一面扫射一面追杀,无疑会误伤更多的人,让整个城市显得更加混乱,一样能混淆这座城市的实际管理者,钢拳兄弟会的视听.......还是为幕后的家伙做了棋子!”

    “也就是说,此时入局的人其实都是诱饵!无论在遇到袭击以后做出什么样的应对,都会被不自觉的利用!”

    沉吟了一会儿,方林岩眼前忽然一亮,立即冷笑道:

    “呵呵,利用别人可以,算计到我头上来,那可真是想太多了,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呢!”

    “既然面前的选择题所有的选择都是坑,那么我为什么还要做这道题?所以,我的选择是既不反抗,也不逃走,也不投降,而是.......真的抢劫!!”

    此时,方林岩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百余米追来的那些乌合之众,对准了旁边的一处质押行就大步走了进去。

    这处质押行的老板心黑手狠,仗着自己有几分关系,被他逼得倾家荡产买儿卖女的普通家庭可以说数不胜数,此时见到了方林岩大步走了进来,露出了奸笑正要习惯性的贬损几句然后方便压价,没料到方林岩二话不说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肚子上。

    这老板立即痛苦弯下腰干呕着,方林岩顺势一肘子就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老板立即翻着白眼软软倒下,方林岩拿出了他腰间的钥匙抛进了柜台当中,直接用98K指着里面吓傻眼的店员道:

    “开锁。”

    店员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咽下了一口唾沫,立即老老实实的乖乖照做。

    方林岩此时则是躲藏到了旁边的掩蔽物后面。

    这时候外面的追兵已经撵到了门口正在朝着里面冲,可是里面枪声一响,冲在最前面那人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大腿,痛苦的在地上翻滚,大声叫喊了起来。

    这些人见到同伴在地上痛苦哀嚎,心中肯定是有些发寒了,他们之前追了这么久,只当方林岩是个软柿子,没想到对方居然敢于开枪拒捕!感情是一块又臭又硬的难啃石头,立即就倒吸一口凉气纷纷找地方躲避了起来。

    这其实就是乌合之众的典型特征,不该开枪的时候咋咋呼呼的猛开枪,应该鼓起勇气冲上去的时候,一个个顿时就胆小如鼠。

    隔了几十秒,等到这帮人在身后的那名制服男连踹带骂的威胁下,鼓起勇气冲进质押行的时候,一个个顿时眼前一亮,原来他们竟然看到了柜台里面的地上竟是撒着大量的钱币和贵重物品,旁边的保险柜还是打开的,这帮人立即就贪婪本性立即发作,立即就两眼放光冲了上去。

    其余的人本来脑子里面或许还剩余了一点抓人的念头,可是看到同伴都已经冲了上去,或狂笑或怒骂着将好东西拼命往自己的腰包里面塞,立即就将那念头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