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七十一章 隐藏任务?
    紧接着,音乐声便响了起来。

    最初的时候,这首曲子听起来也就是普通的乐曲,但是隔了十几秒之后曲调一变,立即就让人觉得心里面十分的不舒服,周围的食客也都纷纷的远离了,好在方林岩自己还能忍受。

    不过,就在播出了三十秒不到,播放器当中传出的声音忽然中断了,取而代之的是发出了“咔哒”“咔哒”的呆板声。

    方林岩呆了呆,立即想起了希博尔的貌似对损坏播放器的人很不友善的传闻,所以马上就撇清关系道:

    “我没碰过它,不是我弄坏的。”

    希博尔微微一笑,端起酒杯喝了半口道:

    “我知道不是你弄坏的,不过,你拿损坏的喷气背包来给我交差,我拿损坏了的播放器给你,这岂不是很公平吗?”

    听到了希博尔的话,方林岩愣了愣,忽然微笑了起来道:

    “对,这很公平。”

    说实话,希博尔本来想要看到方林岩气急败坏的表情的,但是他显然失望了,方林岩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为什么显得如此淡定.......甚至还带着一丝窃喜?

    所以,希博尔第一时间就想要将那只损坏了的播放器给收回去,但是方林岩却很干脆的抢先一步将这播放器拿在了手里:

    “虽然它坏掉了,但我觉得也没关系,还没有打算还给您啊。”

    希博尔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道:

    “损坏的播放器你拿着还有什么用?”

    方林岩已经二话不说的开拆了,他的手指就像是蝴蝶纷飞那样的灵巧,居然给人以赏心悦目的感觉。旁边看过来的几个小姐姐顿时眼前一亮,貌似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仿佛一转眼之间,播放器的外壳和几颗螺丝钉就已经被拆卸下来摆放到了边上,露出里面复杂的集成电路板和机械结构。并且方林岩一面拆一面快速的道:

    “真巧,恰好我也懂得一些维修技术了,我觉得这播放器还没有彻底歇菜,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希博尔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呵呵,就凭你?我已经找阳藩市里面技术最好的几个工程师看过了,都表示无能为力,是其中的一个零件损坏了。可是,现在已经根本不具备制造这零件的能力了!除非是能在发觉遗迹的时候凑巧弄到.......”

    希博尔的话还没说完,便见到了方林岩已经从播放器内部取出来了一个明显变形破裂了的零件:

    “损坏的是这只2Y2稳压二极管吧?我已经找到了。”

    希博尔顿时有些呆,却见到了方林岩继续低下头去寻找着,隔了一会儿才从上面取下来了一个集成块道:

    “但这只2Y2稳压二极管的用处其实是防止窜键的,就算损坏了也不至于令机器无法发生,真正的罪魁祸首在这里,这个集成块当中的稳速电路损坏了------这种故障其实在汽车自带的收音机和播放器里面不要太常见,你给我二十分钟去找找材料,我保证能修好它,不过这台机器以后估计会损失倒放的功能了。”

    希博尔呆了呆,显然有些听不懂方林岩最初的那些专业术语,不过“保证能修好它”这六个字却是清晰入耳的,忍不住道:

    “倒放的功能并不是很重要,只要你能修好它的话,那么就算你过关了。”

    方林岩道:

    “二十分钟。”

    然后他就朝着不远处的一架商店小跑了过去,没过几分钟,就手里面拿着两个报废的收音机,还有一支电烙铁走了回来。

    然后总共只是用了十分钟不到,方林岩便成功修好了希博尔这个播放器,将黑色星期五的光盘放进去之后一按,里面立即就重新响起来了那低沉压抑的乐曲声........

    为什么阳藩市的技师修不了这玩意儿,方林岩能修呢?

    原因还是在于末世的来临使得人类的文明出现了局部断层的缘故,并且这个世界的机械文明与方林岩的世界相比起来还是有很多细微的差别,因此方林岩的思路其余的工程师也是接受不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方林岩这种修理的方法属于拆东墙补西墙,也就是说此时虽然暂时修好了能管一段时间,但隔上那么一两周多半就会重新再坏掉......

    大概只用了四分钟,方林岩就听完这首号称是十大禁曲,能诱人自杀的黑色星期五,对于此时心志坚硬冷漠若钢铁的他来说,黑色星期五也只能让他的心绪微微波动而已。

    这时候,方林岩的视网膜右下角便传出了一系列的提示:

    “你在本世界内成功聆听完毕了黑色星期五这首曲子。”

    “你达到了:禁曲聆听者的里程碑。”

    “你获得了称号:淡然处之。”

    “佩戴此称号后,可以让你更容易保持平常心,在使用远程攻击的时候命中率提升0.5%,此称号具有优先性。”

    “具有优先性的技能/称号/头衔,在遇到了与之冲突的相关属性时,(比如提升命中率的属性遇到了敌人提升闪避率的属性),会对其进行压制使其无效。”

    “若产生冲突的双方都具有优先性的时候,那么则会进行互相抵消,无法进行抵消的,则会进行一次随机覆盖判定。”

    看着新出现的一系列说明,方林岩默默的将“优先度”这个关键词记在了脑海里面,他敏锐的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稀有词缀,拥有它的装备或者称号应该都很值钱。

    ***

    就在方林岩发呆的时候,希博尔已经收回了播放器,测试一番确认播放器真的修复了之后,看着方林岩徐徐的道:

    “真没想到,你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他接下来就从怀中取出来了一件东西,轻轻一搓,这东西就在桌面上稳稳当当的高速旋转了起来,初看起来居然就像是纹丝不动的定在了原地似的,可见其精密程度!

    方林岩仔细看去,发觉这玩意儿居然是个指甲盖大小的精致陀螺,仔细打量看去,这陀螺竟是通体晶亮,浑然一体,天衣无缝,宛若艺术品一般。

    希博尔这轻轻一搓,这陀螺竟是在这木头桌面上整整旋转了六分钟才停下来,这时候他才对着方林岩道:

    “你可以造着这陀螺的模样自己造一个,当你做的陀螺比拳头还小,并且还能在桌面上旋转的时间超过三分钟的时候,来找我,有你的好处。”

    方林岩心中一喜,心道莫非我修好播放器触发了隐藏任务?表面上还是淡淡的道:

    “好的,我在哪里找你?”

    希博尔道:

    “我每天早上都在这里。”

    方林岩耸耸肩道:

    “呃,好吧,我的意思是说,两个小时以后我在哪里找你?”

    希博尔顿时呆了呆,很是不悦的道:

    “年轻人有勇气是好的,但为了哗众取宠过分夸大自己的实力,那就叫狂妄了!”

    方林岩无奈的道:

    “可是我没有夸大啊。”

    希博尔气极反笑道:

    “这是我的老朋友耗费了整整十天时间,才弄出来给我的生日礼物,他告诉我说如果遇到了在这方面有天赋的晚辈可以提携一下,你居然说两个小时就能制作出来这个催眠陀螺?”

    方林岩叹了一口气道:

    “我刚刚又想了想,觉得先前的话确实说得有些不大准确。”

    听到了他的话,希博尔面色稍缓,但方林岩的下一句话直接就将他气得脖子上的青筋都突突乱跳!

    “两个小时确实太不客观了,我觉得一个半小时就足够了。”

    此时希博尔还能说什么呢,咬牙切齿的站了起来:

    “好,好!跟我走,如果你一个半小时做不出来这东西,那么我今天就要给你一个教训,非常深刻的教训!”

    山羊也没料到方林岩居然如此能够拉仇恨,居然三言两语就说得希博尔如此激动,他连在旁边插嘴的机会都没有,这时候只能很无奈的陪同方林岩跟着希博尔往前走了。

    之前方林岩与希博尔的交谈也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留意,所以他们离开的时候也没有引来什么关注。

    在希博尔的带领下,很快的三人就来到了一处看起来颇为老旧的建筑物旁边,初看起来这房子很是一般,但细细打量却能感觉到其中的历史积淀。

    它有着简约的白墙黑瓦,长长窄窄的尖顶下木质栅格,门楣上有着贝壳状凹槽装饰,屋檐上还有着铁质的知更鸟风铃装饰,多看几眼就能感受到那种从骨子里面透出的沧桑高贵感觉。

    此时方林岩已经知道,阳藩市内的房价其实是取决于与钢拳要塞的距离,越靠近钢拳要塞的房子就越是值钱,因为一旦遇到危险可以最快的速度撤入到最安全的地区。

    所以,住在这栋建筑物当中的人的身份多半对钢拳兄弟会颇为重要。

    希博尔快步走上前去敲门,很快的,一个秃顶红鼻子老头就出来开门了,他滚圆的肚皮甚至将里面的衬衫都撑成了背心,让人觉得能够扣上肚脐眼处的纽扣都是奇迹,这老头见到了希博尔后顿时眼前一亮:

    “啊哈,酒鬼,你这是终于良心发现,要将输给我的两瓶杜松子酒兑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