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七十九章 两个霍尔
    当然,打架斗殴肯定是违反了某些条令,问题是那得斗殴的双方肯追究啊,不然说破天也就是拘留几天。

    最后,沙多和木铎直接放大招了,那扭打的两人“不慎”打坏了一个自己带来的一个袋子,里面装的全是屎尿,泼得旁边几名顾客满身都是.....

    这下子生意彻底泡汤,可是根据法律依然拿这几个小流氓没有啥办法!在咖啡厅里面不慎打翻屎尿......根本就没有违反法律哪一条啊!

    那名圆脸漂亮姑娘此时哪里还笑得出来?看样子已经完全是在原地捂着嘴几乎要哭出声来,只能用手足无措来形容了。

    这时候沙多和木铎也是见好就收,和其余人一哄而散,咖啡店里面的人哪里撵得上他们?只能悲哀的面对着这个烂摊子。

    站在街对面的方林岩笑了笑,眼中有寒芒闪过道:

    “这种情况下,店长应该出来了吧?”

    山羊见到了这一幕,也忍不住佩服的道:

    “头儿,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这样牛逼的招数都想得出来?”

    方林岩笑而不语,却想到了自己记忆当中那些艰难的流浪日子,那时候这种下三滥的招数不知道见识了多少,此时遇到麻烦,当然就熟极而流的用了出来。

    不过回忆这东西真的是很奇妙,在这一瞬间,方林岩的思维就无可遏制的放飞那些铭刻在灵魂深处的东西.......

    凌晨时候的热气腾腾的猪肝粥配上炸虾饼,香脆的口感令人迷醉。

    带着鲜红色剁椒,青白色葱花点缀的生腌蟹,吸上一口鲜得两眼发光呱呱叫,然后就是剁椒特有的生辣味道坚决的浮现出来,驱逐掉口齿内的那一缕海鲜微腥。

    若论填饱肚子的,那就是泛出金黄色光芒,油光水润的干炒牛河,肥嫩的大片牛肉一咬下去,里面的肉汁也是汹涌冒出.......

    想到了这些带着家乡味道的东西,方林岩就带着微微的惆怅叹息了一声,然后答非所问的道:

    “恩,这个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正主了吧?”

    原来,此时已经有一辆飞车从天而降,下来了一名身穿风衣,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两颊的法令纹很深。

    这家伙直接就来到了咖啡店门口,然后大步掀门走了进去.......然后,只是看了两眼就走了出来。

    等等!!为什么他这时候在仰天大笑?而且笑得如此欢畅?

    目睹如此反差强烈的一幕,无论是山羊还是秃鹫都有些呆滞了,求助似的望向方林岩,不过此时方林岩同样也是一头雾水,并不比他们心中的疑惑少上半点.......

    好在很快的,他们心中的谜底就被解开了,原来没过多久,从隔壁的二楼上就奔跑了下来一个干瘦女人,应该是烫头到一半的时候赶下来的,所以头发的造型完全就像是鸡窝一样。

    一见到了那名很有型的中年男人,这女人立即双眼发直,指着他的鼻子就直接骂了过去:

    “你这个王八蛋,老娘的铺子说不卖就不卖,你居然还要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笑笑笑,笑你M个头!”

    “信不信老娘马上去你死掉的老婆墓碑上泼一盆尿?”

    “.........”

    这女人充分展示出了雌性生物舌头的杰出灵活度,一直整整骂了那名有型的中年人长达五分钟。

    这家伙有好几次张了张嘴想要还口,都没能说出来,完全气势都被直接压倒了。

    最后他终于不顾体面的大声咆哮了出来:

    “霍尔你这个蠢货,这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来看看笑话都不行吗?”

    听到了男人的咆哮声,方林岩三人这时候才面面相觑,万万没想到自己要找的正主霍尔竟然是这么一个泼妇!

    霍尔一现身之后,一团糟的局面马上就得到了解决,她随口的吩咐了几句,咖啡馆里面的人立即就迅速的行动了起来。

    于是混乱的局面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在往咖啡馆里面喷了大量香水以后,甚至一块“今日五折”挽回人气的牌子也是迅速挂了出来。

    眼见得霍尔即将再次返回,前往隔壁二楼做头发,方林岩对山羊使了个眼色,山羊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你好,霍尔女士,冯.旦慕斯先生托我向你带个口信。”

    最初的时候,霍尔满脸都是不耐烦的模样,听到了山羊的话以后看了他一眼,很是有些莫名其妙的道:

    “冯.旦慕斯?那是谁?我不认识!滚开滚开,别挡着我的路!”

    这一幕顿时令一干人等都有些傻眼,没料到居然是这样的结果,山羊被霍尔一说,立即讪讪退开。

    方林岩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一时间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好在只是在那里呆了几分钟,一个相貌普通的男子走了过来,对着山羊低声道:

    “跟我来。”

    山羊愣了愣之后,指了指旁边的人:

    “我还有同伴。”

    这男子道:

    “那就一起来。”

    男子带着三人进了对面的咖啡馆,然后来到了二楼的包厢当中,示意三人坐下,紧接着就感觉到整个包厢微微一晃,然后就朝着地下降了下去。

    等到包厢停稳了以后,男子带着他们三人前行,发觉前方乃是一条长长的走廊,看起来有些类似于KTV包厢的形式,当然,其大门上没有那个该死的瞭望窗。

    男子带他们随便进了一个包房,发觉里面的陈设颇为简单,好在桌子上还有一个果盘,看起来像是在接待客人的模样,然后就很直接的道:

    “听说你们带来了冯.旦慕斯的口信?”

    山羊耸耸肩道:

    “非常抱歉,我接到的原话是只能告诉霍尔女士。”

    这男子道:

    “是吗?你确定?”

    山羊愣了愣道:

    “好吧,我收到的原话是,找到十七号大道“瑞星”咖啡店的店长霍尔。”

    这男子点点头道:

    “那就没问题了,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山羊奇道:

    “那么那位女士.......”

    这男子道:

    “她也叫霍尔,是我的妻子,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个名字我才对她产生了兴趣,最后娶了她。”

    “怎么,你们觉得夫妻两人同名很难接受吗?”

    方林岩叹了口气道:

    “还好,还好。”

    霍尔先生道:

    “好吧,让我们继续回到之前的话题,听说你们带来了冯.旦慕斯的口信?”

    山羊耸耸肩:

    “我很抱歉,那只是我为了引起霍尔女士注意的,事实上并没有什么口信。”

    男子目光一闪道:

    “哦?那么你们是想要引我出来了?”

    山羊道:

    “我们遇到冯.旦慕斯先生的时候,他已经受到了重伤奄奄一息,留下了那句话以后就昏迷了过去。”

    “所以,我们带来的并非是冯.旦慕斯先生的口信,而是他的尸体........在送他过来的路上,我的朋友就确定他已经断气了。”

    霍尔呆了呆:

    “噢,天哪,你们可真是带来了了不得的消息。”

    “那么好吧,冯.旦慕斯的尸体在哪里?”

    山羊道:

    “霍尔先生,如果你站到瑞星咖啡店的大门口朝着大街西面望过去,那么就能见到一辆蓝色的斯玛德家用电动飞车。”

    “而冯.旦慕斯先生的尸体就在飞车的后备箱里面,我们很抱歉这样对待他的遗体,但这总比被警察拦下来要强。”

    霍尔微微点头,突然对着旁边的墙角道:

    “听到了他们的话吗?马上去查证一下。”

    然后霍尔看着三人耸了耸肩道:

    “先生们,很抱歉接下来要限制一下你们的人身自由,不过如果你们说的都是真话,那么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说完了这句话以后,霍尔的身形便迅速的变淡,消失.......原来这家伙竟然一直都在以全息投影的方式与方林岩他们对话!难怪他有恃无恐。

    不仅如此,三人更是听到了包厢的大门处传来了“咔哒”的一声上锁声,秃鹫心中一惊,走上去摸了摸那貌似很薄的包厢门,顿时脸色难看的道:

    “这门硬度很高,很难打开。”

    方林岩笑了笑道:

    “没关系,我们又没有做亏心事,怕什么。”

    说完了之后顺手拿起面前果盘里面的一颗葡萄扔进了嘴巴里面,赞道:

    “味道还不错,又脆又甜,要不要尝尝?”

    山羊和秃鹫同时表示谢绝,方林岩却很快将这盘水果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学着霍尔的样子,对着旁边的墙角道:

    “喂!我知道你应该能听到吧!如果可以的话,再送一份果盘来好吗?”

    果然,过了不到三分钟,旁边的墙壁上真的开了个洞,然后递送过来了一份果盘,红色的火龙果,碧绿的葡萄,黄黄的香蕉,看起来卖相很好,应该是刚刚用水洗过,一看就让人觉得很有食欲。

    方林岩继续老神在在的吃着果盘,大概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旁边的包厢门就被“咣当”一声直接打开了,然后霍尔重新站到了他们的面前:

    “先生们,我们已经成功进行了核实,感谢你将冯.旦慕斯的尸体送回来,不过我们还有一些细节想要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