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最初进化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追击
    于是山羊在水杯周围摩挲了一会儿,然后尝试将精神力注入其中,便见到其下方自行出现了一个小孔。

    就在山羊打算凑近看一看的时候,一根金属棒子却从小孔中滑了出来,“铛铛”一声脆响掉落在地上

    棒子漆黑细长,滚圆光滑,看起来和半截筷子类似,将之握在手里以后,这根金属棒应该是被精神力注入的缘故,棒体流光跃动,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

    然后山羊举起这根金属细棒,轻轻的在水杯口敲击了一下。

    顿时,“叮”的一声轻响就在空中当中传播了开来,而这敲击的声音十分清脆,袅袅的在暗室当中回荡着,似乎令人的心境都开始变得愉悦了起来。

    不仅如此,还能见到本来斑驳的杯壁上,居然出现了一道道奇特玄奥的发光线条,就仿佛集成电路一样,随着声音的消失又开始渐渐的暗淡了下去。

    于是山羊便再次拿起了金属棒连续敲击了起来,伴随声声脆响的发出,杯壁上面的奇特线条越发清晰明朗,并且开始明暗交加的闪耀。

    不仅仅是这样,水杯当中居然开始出现了淡淡的白色微光和雾气,甚至在空气当中都传来了一阵阵奇特的潮汐声。

    当雾气填满了整个杯中之后,就开始浓密得有若实质,然后开始快速旋转,迅速的朝着杯子中央汇聚。

    同时,还能感受到杯中的温度骤降,杯壁上开始陆续有一点点米粒大小的圆润水滴形成,最后形成了半杯清澈的泉水。

    方林岩和山羊两人倒了半杯尝了尝,发觉这玩意儿看起来也只是一种像水的液体而已,喝到嘴巴里面以后,直接就在口腔当中被分解吸收了。

    本来正常喝水还有一个吞咽动作,而现在则是根本吞无可吞。

    他们接下来将所有的这清澈的魔力泉水都倒给了秃鹫喝,只是秃鹫喝下去以后也只是开始觉得缓解了一点,然后就发觉更难受了。

    不仅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剧痛,脸上自觉发烫,甚至更是觉得意识昏聩起来。

    他立即意识到伍德临死前困住自己的荆棘有大问题,便立即脱掉了上衣让人帮忙查看。

    结果方林岩和山羊一看之下,发觉之前秃鹫被刺伤的地方已经红肿发黑,显然有毒。

    于是山羊急忙让秃鹫躺下,取出想了想以后,又取出了赤梭星盗配给的急救包里面的解毒剂进行注射。

    然后在刺伤处划出十字形状的伤口,将里面的断刺拔出来以后,再利用火罐的原理吸出里面的毒血。

    然而秃鹫却依旧躺在地上呼吸急促,浑身滚烫,四肢倦怠,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喘息声连几米外都能听见。

    又过了几分钟后,其嘴边呛咳声不止,甚至流淌出了黑色的血液,瞳孔已快缩成了针眼,精神越发萎靡。

    见到了这一幕,方林岩终于确定伍德这家伙死前释放出来的那一击绝非小可,估计知道自己必死,所以用出来了代价极大的一击。

    在这种情况下,总不能让秃鹫使用一瓶全面回复药剂吧?

    而且方林岩很怀疑伍德这样的临死一击,多半是带有极高的优先性的,全面回复药剂也不是万能的。

    所以他想了想之后,便很干脆的先联系达摩克,让山羊先护送秃鹫回去再说。

    赤梭星盗的基地当中是有那种功效很强的维生舱的,应该能护住秃鹫使其伤势不至于恶化。

    同时,方林岩此时也发觉了在这附近团队通信频道不能使用,应该是遭受到了强力压制,所以伍德虽然死掉了,但也没来得及将死前的情报放出去。

    不仅如此,伍德被围殴了这么久都没人来帮忙,也说明他们整个团队已经被彻底打散......

    在这种情况下,方林岩觉得自己哪怕是遇到敌人,打不过就跑还是做得到的,便选择了独自一人留下来。

    于他而言,昨夜被追杀撵得落荒而逃的怨气,今天就要彻底找回来!一个伍德还不足以让他心满意足。

    山羊虽然有些担心,不过见到方林岩信心满满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叮嘱了一下小心,又给了方林岩一些补给,就带着秃鹫离开。

    ***

    等到山羊离开之后,方林岩便直接开启了雅典娜之佑。

    然后吃掉了山羊之前交易过来的一份持续恢复生命值的军用干粮以后,就重新独自一人踏入到了这异星神秘凶险的沼泽当中。

    虽说茫茫沼泽,要寻找人也是十分困难,但昨天夜里一战方林岩三人虽然惨败,古西尔却也品尝到了柯斯特鲜血的味道,

    这时候方林岩也知道对方的团队多半已经被打散,所以就动用了古西尔的血脉能力:狂猎追踪!同时继续放出机械矛隼。

    这样一来的话,哪怕是机械矛隼再次被人击毁,也比毫无征兆就被敌人摸到了近处强啊,毕竟此时方林岩乃是身处危机四伏的战场上,不仅属于星空财团的契约者,殖猎者要攻击他,难道己方的这些家伙就是善类吗?

    很快的,古西尔在血脉能力被启动以后,仰天发出了一声低嚎。

    那声音十分难听,和狼嚎,狗叫之类的完全不沾边,就像是两块生锈的金属在不停的碰撞,摩擦似的,低沉而嘶哑,但考虑到它构装生物的身份,却也并不奇怪。

    不过这低嚎其中蕴藏的力量却是不小,震得旁边好几株巨蘑菇下方的成熟孢子都簌簌而落,然后它就小跑着直接在前方带路了。

    这时候也亏得方林岩身上有喷上赤梭星盗提供的专属驱虫雾气,能够掩盖掉身上的气息,不被本土生物攻击,否则的话要想行进几乎是不可能的。

    大概追踪了整整两个小时,这里已经来到了球子蕨沼泽的边缘地带。

    倘若说球子蕨沼泽本身是处于盆地的底部的话,那么这里已经是盆地开始升高的部分。

    地形就明显的由沼地变成了平缓的山坡。

    这里生长的植物也是由毛叶蕨,金星蕨,巨型真菌,羽茎蕨等等变成了高山大戟,小垂头菊,山地寄生蕨等等,植被也开始变得明显稀疏起来。

    “恩?这是?”

    方林岩见到古西尔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在旁边闻着什么。

    他当然选择走过去观看,发觉这里有一从植物生长得很是茂盛。

    这植物的叶片类似于芭蕉叶片那样,又宽又光滑,而叶片上则是撒着几点又黑又粘稠的液体,闻起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腥味。

    方林岩沉吟了一下,便对着这玩意儿用便携终端拍摄了两张照片,然后来到了高处以后继续往上攀爬。

    然后发觉这里的电子信号虽然还很弱,不足以支持个人便携终端的即时通讯,但利用断点续传的方式,与实际直线距离不超过三十公里的C7号秘密基地取得文字上的联系还是可以。

    于是方林岩就给那边的赤梭星盗支援联络群当中发过去了一条消息,然后继续跟随着古西尔前行。

    结果大概过了五分钟之后,就有一条消息回复了过来:

    “请在附近五米内寻找一下,看一看是不是有着奇特的脚印。这脚印应该有些奇特,有些类似于鹅,鸭等有蹼类生物的脚印,不过在最前方会有一个明显的凹洞。”

    方林岩这时候距离发现那液体的位置已经离开了数百米,当下也懒得回头,结果没过一会儿又有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如果又遇到了那种液体,请收集,很有可能非常具有研究价值。”

    古西尔又停了下来。

    不消说,它又发现了那种又黑又粘稠的液体。

    并且这一次是汇聚在了旁边一块石头的凹陷里面,差不多有足足半碗的样子。

    方林岩习惯性的拍照,上传,然后他想起了寻找脚印的事儿,结果就在旁边果然发现了脚印,于是继续拍照,上传。

    大概这里地势更高的缘故,所以信号更好,于是回复很快就出现了:

    “小心,是哈霍兰子嗣,这是它受伤以后流出来的血液。”

    方林岩看到了这回复之后,也是大吃一惊,自己不是在追踪那名殖猎者的仆人柯斯特吗?这怎么又变成追踪起这星球上食物链顶端的生物:哈霍兰子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