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都市现实 > 重生手艺人 > 398章 针锋相对
    柳老所在的帐篷。

    门帘是打开的。

    邓起站在一旁正在吸烟,这看到刘星来了,连忙迎了上去:“你来的不是时候,现在诸葛老师跟柳老正在里面吵架呢!”

    “吵架?因为什么?”刘星有些糊涂了。

    “因为那个科林的事情。”邓起小声说了句。

    “这事情柳老好像没有错吧?”刘星在明白过来后,那是忍不住笑了。

    “我也知道柳老没错,但是西南山有竹神洞窟的事情,可不能告诉诸葛老师!”邓起谨慎的看了一眼周围,见没有其他陌生人,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因为竹神洞窟被国家列为了SS级别的机密,像诸葛老师这样的人,根本就无权知道的。”

    “唉!这事情闹得!”刘星叹气摇头,在拍了拍邓起的肩膀后,就径直走进了柳老所在的帐篷。

    帐篷内。

    柳老负手而立,脸色铁青正在呵斥诸葛诞:“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竟然敢拿一百颗龙虎肉跟一千株野生灵芝去换科林在湘西建造纸厂,你知道吗?先别说湘西有没有一百颗龙虎肉,就是有,那一颗的价值也能值好几百万,这一百颗你知道有多少钱吗?”

    “爸,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一百颗龙虎肉的价值,但您知道吗?造纸厂一旦在湘西落户,那创造的价值根本就不是钱能衡量的,我辛辛苦苦靠着老同学的关系,好不容易才将科林给拉到了湘西,您却是直接叫他滚,先不说我怎么跟我那老同学交代,就是之前为了拉拢这科林花出去的钱我也收不回来了啊!”诸葛诞也是气极了,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后,当场就跟柳老对着干了起来。

    就是一旁一只朝他使眼色的柳如烟,他都选择了无视。

    走进帐篷内的刘星,听到诸葛诞这话直接反驳道:“老师您这话可就有些以偏概全了,说实话,我跟柳老也一样认为这造纸厂落户湘西,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好。”

    “你不懂就不要说好吗?科林投资湘西的造纸厂,那可是价值几千万美金,能解决上千湘西百姓的工作岗位问题,还能给湘西带来大量的税收,这其中的好处你懂吗?”诸葛诞这话不是在征对刘星,也不是在嘲笑刘星,而是在掏心掏肺倾诉,这个造纸厂对于湘西的贡献有多大。

    毕竟……

    对于他来说刘星不是外人。

    虽然说话的立场不同,但都是对事不对人。

    “哈哈哈……”刘星闻言却是忍不住笑了:“诸葛老师,那您知道造纸厂对于湘西的环境污染有多大吗?您知道造纸厂在国外现在都属于重污染企业吗?”

    “这个……”诸葛诞一愣之下连摇头。

    说实话,环境污染这个词语他听到的不多,更加别说重污染企业这个听着很陌生又别扭的词语了。

    “那我来告诉你,造纸厂的建造首先要依靠河流或者湖泊排污才能运行得起来,要不然它一天生产出来的污水跟废弃物,就能毒死好几个人!”刘星认真的说道:“别不信我说的话,你可以去问问其他有造纸厂的村子,那环境被污染成了什么样,河里面的鱼虾是不是都死绝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你想后悔只怕都来不及了。”

    “你说的这些都是小问题好不好,实在污染环境的话,我们可以先跟科林说好,建造一个排污系统出来嘛!它跟发展湘西的经济比起来,简直不值得一提!”诸葛诞有些生气的一摊手反驳道。

    “呵呵……是不值得一提,我现在只问诸葛老师一句话,那排污系统排出去的污水跟废弃物,最后是不是还是进了湘西的河流湖泊,到时候你喝了这样被污染的水,你儿子甚至你孙子喝了这样的水,你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吗?”刘星见诸葛诞竟然还钻了牛角尖,当下也生气了起来,说话的语气都变了,变得锋利了,就像一把刀,直接跟诸葛诞针锋相对。

    一旁的柳老看到这一幕,暗自赞许的点头。

    就是柳如烟,也为刘星的口才感到意外。

    而诸葛诞则是被怼的张了张嘴,最后话卡在喉咙中就是说不出来。

    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刘星说的问题。

    这个问题看似不会存在,但要真的出现了,只怕湘西就完了。

    因为自古以来,有干净水源的地方才能让人类栖息繁衍,反之则会被摒弃。

    这一刻安静,静的落针可闻。

    诸葛诞知道刘星也是为了湘西好,当下带着歉意说道:“对不起,我有些冲动了,但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将落后的湘西给建设好,因为我自己就是湘西人,知道这些年湘西百姓过的真不容易。”

    “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也知道你为了拉到科林这个大财神,在这其中付出了好多,但你知道吗?造纸厂落户在湘西真的行不通,先不说环境污染的问题,就是西南山那块地都不可能卖给科林的!”刘星轻叹一声说道。

    “为什么?”诸葛诞有些糊涂了。

    人家科林可是准备花好几百万美金来买西南山这块地,这可是出了高价的,要是放到其他省市去,只怕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因为……西南山有咱们国家最值钱的宝贝在那里!”刘星说这话的时候,也没有征询柳老的意见,而是直接说了出来,见诸葛诞惊骇的有些不相信,当下又补充了一句:“不信你可以问柳老。”

    “是吗?”诸葛诞连看向了柳老。

    柳如烟也屏住了呼吸。

    在同时她心中也很诧异,因为连她跟诸葛诞都不知道的内幕,这个刘星竟然都知道,看来这个刘星的身份不只是手艺人这样简单啊!

    柳老苦笑一声缓缓的点头:“是的,你知道湘北省建造养猪大棚的那几千万哪来的吗?就是从湘西西南山一个洞窟中找到的黄金宝箱卖钱而来的,而像同样的黄金宝箱,西南山至少还有几百个,只是因为太过于危险,咱们国家不想牺牲去里面取而已!”

    “什么……这样重要的事情您为什么不早跟我说?”诸葛诞失声喊了出来。

    到此时他才明白,这个科林来湘西建造纸厂,真的是居心不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在里面。

    “我怎么跟你说,有关西南山的竹神洞窟,可是国家SS级别的机密,你这个镇长我看也是白当了,难道就没有看出来,这些年在西南山有部队驻扎在里面吗?”柳老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既然刘星将机密给透露了出来,那自然是只得如实相告,只希望诸葛诞不要外泄就好。

    其实他一点都没有怪刘星,因为是傻子都看的出来,这竹神洞窟虽然是国家SS级别的机密,但像科林这样的外国人都知道了,那哪里还有什么机密可言。

    也就是说,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像竹神洞窟的秘密,也是时候跟诸葛诞透露一下了,毕竟诸葛诞现在是湘西的镇长,要是什么都瞒着他,那只怕以后又会有今天这样的误会出现。

    “岳父……我……我真的不知道您的良苦用心啊!”诸葛诞在得知这一内幕后,那是后悔的要死,也许别人不知道这国家SS级别机密意味着什么,他心中却是清楚的很。

    然而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既然知道了这个机密,那就同样要承担这个保护机密的责任,一时间……诸葛诞只感觉肩膀上的担子无形间就重了许多。

    他到现在才知道,这个湘西真的不简单。

    比他当初所认识的湘西要复杂多了,也要有价值多了。

    “这不怪你,我也知道你跟刘星一样,都是为了湘西好,但有些时候,不是为了湘西好就是正确的!”柳老背着双手淡笑开口:“现在湘西又发现了像凤凰草这样的好东西,所以你应该庆幸才是,因为就算是没有了科林造纸厂的投资,你好好利用这凤凰草,也能将湘西的经济给运作起来。”

    “您的意思是?”诸葛诞的疑惑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在下一秒顿时有些明白岳父话中的意思。

    的确,这凤凰草现在可是全世界的宝贝,要是利用的好,那还需要什么造纸厂给湘西创造经济啊!

    说句不好听的,打理好这些凤凰草,那整个湘西就会受益无穷了,绝对会从以前最落后的乡镇,一跃成为整个湘南省最好的乡镇。

    想到这,诸葛诞不由激动了起来。

    正要询问一下岳父这凤凰草具体的运作细节,一个瘦个黑衣人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报告,科林的调查资料已经出来了。”

    “哦,拿过来看看!”柳老连道。

    “是!”瘦个黑衣人将文件递到了柳老的手里,接着转身离去。

    诸葛诞处于好奇,连忙凑到了柳老的身边,当看到这个科林有不良的社会背景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当然了,这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科林的造纸厂,在他的那个国家已经被封停了。至于原因,那就是因为环境污染严重,造成了三百多人的死伤,而且给当地数十万人的饮水造成了很大污染。

    据文件上的资料显示,到现在至少有数千人因为喝了污染的水源而得了各种奇怪的病症,这些病症基本上都治不好,只有在家等死的份。

    而科林对于这些人的补偿,竟然只有区区几百美金,兑换成国内流通的货币,最多也就是几千块钱。

    这几千块钱就要买一个人的命,说实话诸葛诞在反应过来后,那是吓出了一声冷汗。

    他到现在才明白,之前刘星对他说的全都肺腑之言,而不是胡编乱造的谎言。

    要是湘西因为他引进了造纸厂而变成了文件上所说的样子,只怕就是再有钱都弥补不了心中对老百姓的愧疚了。

    而这个科林,竟然还当做一点事情都没有来湘西商谈建造造纸厂的事情,这他娘的不是在帮助湘西,而是在害湘西,还有湘西数十万百姓啊!

    一想到这,诸葛诞就懊恼的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

    幸亏自己没有钻牛角尖听信了科林的谗言,而是听了刘星跟岳父的话,要不然真的是会被这科林给害死了。

    刘星看着诸葛诞的样子不由好笑的摇头,正要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情,之前的那个瘦个黑衣人又走了进来:“报告,那个叫科林的外国人又来了,带着十几个人要见诸葛镇长!”

    “他还有脸来!”诸葛诞气的咬牙切齿。

    “说了什么事情吗?”柳老皱眉问道。

    “说是要跟诸葛镇长谈一笔有关七号病的大买卖,只要能成功,这个科林愿意先垫付五千万美金!”瘦个黑衣人将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他是为了凤凰草而来!”刘星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不错,只是我很好奇,这个凤凰草的内幕我不是都封住了吗?他科林是怎么知道的?”柳老诧异的看向了诸葛诞:“是你小子说的吗?”

    “不!不!绝对不可能,我昨天下午跟今天上午,都在湘西跟唐村长还有庄族长处理得了七号病生猪的事情,那有着空闲将凤凰草的内幕给说出去啊!”诸葛诞连摆手回道。

    “那就是这科林在湘西安插了内线了,要不然他不可能知道这西南山的事情,还有凤凰草的事情!”刘星笑了笑说道。

    “嗯,言之有理!那我们一起去会会这个科林如何?”柳老跟着笑了。

    “好啊!”刘星点头。

    这个科林,之前打竹神洞窟的事情还没有找他算账,现在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又想打凤凰草的主意,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那走!”柳老走在前面带路。

    刘星跟诸葛诞还有柳如烟连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