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玄幻奇幻 > LCK的唯一男援 > 第一百四十一幕 情感顾问赵诗姮
    中场休息结束。

    上一局MVP得主浮现在转播大屏上,7-0-3的乐芙兰当之无愧。

    更换了四名队员的SKT重新回到赛场。

    尽管人员的更迭引起了解说和观众的注意,但都觉得正常。

    现在SKT全队,队员和教练加起来,一共十个人。

    面对强队可能会拿出最成熟的阵容,但是面对这种战术风格单一的‘送分’队,锻炼锻炼新人也未尝不可。

    第二局,双方红蓝交换,SKT先BAN先选。

    和上局的思路相同。

    金贞薰继续将BP的方向标准对方下路,克格勃、凯特琳、伊泽瑞尔,全部在第一轮中被封锁。

    转而拿到了在前期极具进攻性的打野嘉文皇子,下路选择了卡莉斯塔和牛头的组合。

    虽然初登赛场,但两位新人表现得可圈可点。

    不管是Thal的树精绕后,还是Bloss的果断开团,都让SKT在前中期的碰撞中占尽了优势。

    推塔拿龙,一点点蚕食JAG的发育空间。

    在两条火龙一条风龙的加持下,SKT五人赢下了二十八分钟的男爵团战。

    三十分钟前结束比赛。

    连续以2:0战胜KT和JAG,SKT稳稳地站在了积分榜榜首,领跑全场。

    而Bang以6-2-5的豪华战绩,成为了第二局的MVP。

    两人来到后台,接受赛后采访。

    对着场下坚持留守的观众躬身问好后。主持人李贤京开始提问。

    “想问问Faker选手,第一局为什么会首选乐芙兰这个英雄?”

    改版之后的乐芙兰,缺失了瞬间的爆发,很多中单选手都弃之如履。

    可李湘荷却钟爱有加。

    不管是K杯的决赛,还是对战JAG,都自信满满地首抢。

    “我觉得乐芙兰会赢,所以就选了。”对于这个问题,李姐的回答异常简单。

    这样直截了当的当然,场下的观众忍不住哄笑。

    “第二个问题。”李贤京继续看了看手中的提示卡片,“第一局男爵团战的时候,你站在后方草丛,一套技能将凯特琳击杀。想知道当时你是什么想法。”

    对于这个问题,接过话筒的李湘荷犹豫了一会儿。“我当时没什么想法,只觉得应该制裁一下对面的ADC。”

    “所以Faker选手你才会频繁地游走下路?”李贤京接着问。

    “对的。”李湘荷点头承认,“因为JAG是一支以下路为核心的战队,只要遏制住她们下路的发育,我们就能轻松获得胜利。”

    “果然是Teddy的超鬼亚索得罪了李姐。”

    “连续两场的战绩都非常难看,Teddy心里苦啊。”

    “让你坑我排位,让你玩下路亚索。这次比赛之后,看你还玩不玩!”

    “之前Teddy的伊泽瑞尔就被李姐的乐芙兰屠杀过,没有想到会在赛场上再现经典。”

    “超鬼的伊泽瑞尔,配上0-5的凯特琳,简直是绝配!”

    …………

    采访结束后,已然是晚上十点。

    加上后天还有和KZ的比赛,大家随便在场馆附近买了点小零食当作宵夜。便坐着战队的接送大巴返回基地。

    至于明天的训练。金贞薰大手一挥,表示大家可以自由安排。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假期,大巴上爆发出一阵欢呼。

    苏宇航坐在窗旁,怀里是睡着的蒲公英,旁边的李湘荷时不时伸手抚摸。

    对于这样充满亲密意味的画面,队员们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毕竟两人都在一起养宠物了。

    哪怕不久之后成为情侣,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晚上我们就不双排了吧?”苏宇航揉揉自己有些疲倦的睡眼,询问意见。

    “嗯。”李湘荷点头同意,“你回去之后早点休息。如果觉得麻烦的话,可以把蒲公英交给我照顾。”

    似乎是听到了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昂起脑袋喵呜一声。

    “不用了,毕竟它都习惯在猫窝里睡觉了。”苏宇航笑着摇头,婉拒了少女的好意。

    顿了顿,接着说:“等会儿回去之后,你也别直播太晚,熬夜对身体不太好。”

    李在婉坐在过道对面,将两人‘情意绵绵’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无意间,她又被塞了满嘴的猫粮。

    看着自己曾经喜欢的男孩,和她人亲亲我我,颇有一种无奈的心酸。

    撇撇嘴,拿出眼罩和耳机给自己戴上,表示‘眼不见心不烦’。

    “明天有一天的假期,要不我们去景福宫看看?”李湘荷鼓起勇气提议。

    景福宫位于首尔市区的北部,是韩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的王宫。其气派恢弘蔚为壮观,每天前去参观的游客不计其数。

    “那我们下午去吧。”想了想,苏宇航点头同意。“早上的话,就好好地睡个懒觉。”

    自从上一次和李在婉一起敲过少女的房门后。

    他就知道对方跟自己有着相同的爱好,就是喜欢趁着假期,赖床不起。

    …………

    将苏宇航送回公寓后,李湘荷一个人返回基地。

    对于明天的两人旅行,充满了期待。

    在用手机查阅旅行攻略时,她发现景福宫附近有一个专门为情侣定做木雕的礼品店。

    之前那对济州岛石龟,总觉得没什么纪念意义。

    要不要趁着这次机会,和苏宇航去定做一对带有署名的木雕呢?

    她微微皱眉,犹豫不决。

    遇事不决找Mata。

    躺上休息室的按摩椅后,李湘荷拨通了赵诗姮的电话。

    “李姐,这么晚找我有事吗?”

    电话那头非常吵闹,似乎是Mata在跟队友们聚餐。

    “你现在有空吧?”李湘荷试探性地问。

    “有空有空,刚刚吃完饭,正准备去KTV唱歌放松。”赵诗姮说。

    “我明天想带苏宇航去木雕礼品店,你觉得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赵诗姮一脸懵逼。

    心说想去就去呗,干嘛问我的意见?

    要问也是问苏宇航。

    似乎感觉到了对方的困惑,李湘荷进行解释。

    “情况是这样,我邀请苏宇航去参观景福宫,他同意了。在景福宫旁边有一家情侣木雕的礼品店,我不知道该不该去。”

    得了,又是熟悉的情感选择问题。

    赵诗姮微微叹气。

    心说李姐你还真把我当成了专属的情感顾问啊?

    “意思就是说,李姐你很想去,但不知道苏宇航的想法。对吧?”

    “对对对。”李湘荷点头如捣蒜。

    “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你可以故意从礼品店的旁边路过,偷偷看看苏宇航是什么反应。”赵诗姮说,“要是苏宇航很好奇,你就可以带他进去看看。”

    “要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呢?”李湘荷问。

    “那你们还是好好地游览一下景福宫吧。”